强敌围攻林彪逃跑 贺自珍不顾身孕保护毛泽东 (ZT)

shan..lin 收藏 0 53
导读:1928年11月,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的红五军,在平江起义后,历尽艰险,来到井冈山,与红四军会合。红军的给养本来困难,现在人多了,困难更大了。国民党反动派了解到这两支红军在井冈山会合,非常害怕,立即调集二十一个团的兵力,共两万多人,进攻井冈山。 1929年1月4日,毛泽东在宁冈的柏露,召开前委、特委、军委和地方党组织联席会议,讨论对策。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柏露会议。会议决定,留下红五军和袁文才、王佐领导的三十二团坚守井冈山,红四军下山到外线去打击敌人,开辟新的根据地。

1928年11月,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的红五军,在平江起义后,历尽艰险,来到井冈山,与红四军会合。红军的给养本来困难,现在人多了,困难更大了。国民党反动派了解到这两支红军在井冈山会合,非常害怕,立即调集二十一个团的兵力,共两万多人,进攻井冈山。


1929年1月4日,毛泽东在宁冈的柏露,召开前委、特委、军委和地方党组织联席会议,讨论对策。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柏露会议。会议决定,留下红五军和袁文才、王佐领导的三十二团坚守井冈山,红四军下山到外线去打击敌人,开辟新的根据地。


1929年1月14日,红四军主力从小行洲出发,向赣南方向前进。


要离开生活一年多的井冈山,贺自珍真有些依依难舍。这里印满了她战斗的足迹,记录了她人生的重要历程。细心的毛泽东觉察到她的心情,一面帮她整理文件、行装,一面满怀深情地说:


"我和你一样,永远忘不了在井冈山的这段生活。我相信,井冈山上的红旗是不会倒的。井冈山的旗帜不但表现了共产党的力量,而且宣告了资产阶级的破产,它在全国、全世界都有重要意义。"


他们怀着对井冈山无限眷恋的心情,踏上了征途。


这是一次异常艰苦的行军。


有人认为南方的冬天是温暖的,可南方的冬天比北方的冬天有时更难过。北方下了一场雪,落地结成冰坨子,等来年春天才化开,它是干冷的。而南方却不同,下过一场雪后,很快就融化了,是湿冷湿冷的。他们一下山,就碰上一场大雪。赣南一带是山区,一座山连着一座山。山顶上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雪花夹着雨水,落到身上,很快融化了,弄得浑身上下全是湿漉漉的;落到地面上,结成一层冰凌,战士们从上面走过,冰凌发出碎裂的响声。队伍过得多了,道路变得非常泥泞,又滑又冷。许多战士穿着单薄的衣衫,有的连鞋子都没有,赤着脚,行进在冰冷的烂泥路上。在有的山谷里,积雪把他们的脚踝都埋住了,许多同志的脚被冻裂,渗出的血水把白雪染红了。


吃的更加困难。他们下山前,为了给留守的红五军多准备些粮食,把搜集到的粮食大部分留下了。在他们出发前,前委发动全军又一次挑粮上山,下山的同志只带很少一点儿干粮。干粮很快就吃完了。原来,前委以为,部队下山后很快能补充到给养,没有料到赣南山区比较偏僻,居住的人也不多,有时队伍走了两三天,都找不到一个村子。而且,这一带的群众,对红军不了解,队伍还没进村,老百姓早就逃到山上了。他们买不到粮食,找不到向导,了解不到情况,宿营、侦察都很困难。有时候,一天都搞不到东西吃,只得饿着肚子行军。


更为严重的是,敌人已经觉察到一部分红军下山的动向。他们除了调集重兵进攻井冈山外,又派出军队尾随红四军而来,迫使红军不得不在极其困难、极其不利的条件下作战。


当时,贺自珍已经怀孕了。领导上为了照顾她的身体,拨给她一匹棕色的马。军队用马,一般都不喜欢白色的,因为目标明显,不易隐蔽。贺自珍虽然有马,但她骑马的时间不多。部队下山不久,就同敌人遭遇了。为了避开敌人,他们就让开大路,专走小路,昼伏夜行。崎岖的山路非常狭窄,有时一个人走都困难,马更是没有发挥作用的余地了。在这种时候,贺自珍就自己牵着马往前走。


连绵不断的雨雪使她浑身湿透,冷得发抖。买不到粮,队伍断了炊,又使她饥肠辘辘。在这饥寒交迫的时刻,贺自珍没有喊过一声苦,没有说过一句埋怨的话。她知道,红四军正面临困难的时刻,带领大家进行这场战斗的毛泽东,担子已经很重,不能再增加他任何精神负担。红四军有时一天急行军八十里,她都坚持下来,没有掉队。


1月23日,红四军主力攻下大余县。大余在江西省南部同广东省交界的地方,是个比较富裕的县。街道整齐,铺子很多。前委决定在这里筹粮、筹款。


队伍进入大余县后,贺自珍同政工干部一起,来到大街上,从街的一头开始,一家铺子、一家铺子地派款。那时候,来不及详细调查每个商户资金、资产情况,他们只能根据哪家铺子店面大、货物多,就多派,哪家铺子小,他们就少派。贺自珍和同志们一面筹粮筹款,一面向群众宣传红军保护工商业的政策,教育他们安居乐业,支援红军。


筹粮筹款的工作正在顺利进行,不料,第二天傍晚,大余城外突然响起了枪声。国民党金汉鼎部和李文彬部了解到红军主力攻占了大余,就直奔大余而来,包围了红军。


红四军下山的队伍,只有两个团:二十八团和三十一团,还有两个营:特务营和独立营。由于红四军进驻大余只有一天的时间,群众还没有组织起来,耳目不太灵通;加上事前没有估计到敌人会这么快发起突然袭击,军队一下子无法集中起来。虽然红四军开进大余后,军队曾布置二十八团担任新城、赣州方向的警戒,但是,团长林彪思想麻痹了,没有认真警戒,直到敌人来到跟前,才仓促应战。当枪声传到军部时,他们发现,敌人已经完成了对大余的包围,统一进行战斗部署已经来不及安排了。


这时,贺自珍正在毛泽东的身边。毛泽东听到枪声是从二十八团驻地响起的,估计这里首先同敌人接上了火。他立即把军部的工作交给朱德,决定亲自赶到二十八团的驻地去。他说:"我想实地看看战斗的情况,摸一摸敌人究竟来了多少。"


贺自珍担心他的安全,不愿意离开他身边,就说:"我同你一起去。"


毛泽东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陈毅也同他们一起离开军部。来到二十八团的团部,他们没有停留,径直向前沿阵地走去。在枪林弹雨中,毛泽东发现,二十八团并没有组织认真的抵抗,已经在节节后退了。他立即让警卫员把二十八团的团长林彪找了来,说:


"你一定要组织力量顶住,要主动向敌人出击,否则军队要转移都很困难。"


林彪当着毛泽东的面答应了。可是他回到阵地,看到二十八团的队伍一个劲地向后撤,害怕了,连组织抵抗的命令都没有下,带着队伍向后跑起来。毛泽东正想返回军部,忽然看到一支部队从身边一冲而过,往后飞奔。贺自珍眼尖,一眼看到林彪在队伍里,立即说:


"林彪带头逃跑!"


站在毛泽东身边的陈毅,也看到了这个情形,赶忙大声地招呼:


"林彪,你怎么自己往后跑了?毛委员还在这里呢,你还不赶快组织抵抗?"


林彪没有理睬陈毅,装作没听见,头也不回,一直跑到他认为安全的地带才停下来。


失去指挥的二十八团,队伍顿时大乱,不断向后撤退。毛泽东和陈毅都有暴露在敌人的面前,被敌人追击的危险。


在此关键时刻,贺自珍拔出手枪,一步也不离毛泽东的左右,生怕他发生意外。此时,她看到毛泽东紧闭着嘴唇,表情沉着、刚毅,像钢铸铁打的一般。


在这危急的时刻,红四军大多数官兵并没有畏惧。三十一团在缺乏统一指挥的情况下,人自为战,奋力抗击敌人。独立营和特务营的同志们也是这样,虽然是寡不敌众,仍然尽最大的努力,杀伤敌人。独立营的营长张威,就是为了掩护军部的同志,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的。


毛泽东的身边只剩下一些警卫战士了。他果断地把这些同志组织起来,试图突围。第一次失败了。他重新选择突破口,又组织第二次突围。毛泽东的好战友陈毅,始终跟随在他的身边,保护着他向外突围。


激战从傍晚进行到深夜,又延续到了第二天的傍晚,他们才撤出了战斗。在军部指挥战斗的朱德也脱险了。


陆续突围出来的战士,在距大余四十里的杨眉寺集合起来。整顿队伍时毛泽东发现,二十八团的党代表何挺颖负了重伤。他立即指示林彪,要把他抬着走。可是后来发现,林彪并没有这样做,他只顾自己逃命,竟把何挺颖抛弃在路旁,何挺颖牺牲了。


当时为了尽快甩掉敌人,毛泽东和朱德决定,连夜出发。他们不顾激战后的疲劳,立即上路。他们摸黑走了二三十里山路,来到一个山沟沟,队伍就在这个山沟里宿营。


混战中,贺自珍那匹小棕马丢失了。她同大家一样,步行来到宿营地。直到这时,她那极度紧张的神经才松弛下来,只觉得两腿发软,全身无力,连动都不想动一动了。那天晚上,为了不暴露目标,红军没有点火做饭。他们已经一天多水米未沾了,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得已的,谁都没有作声,没有人喊饿,贺自珍和几个女同志一起,靠在一棵大树下休息,饿着肚子,等待天明。


毛泽东同军部的同志还不能休息,他们要了解突围出来多少人,伤亡多少,失散多少。另外,初战失利,队伍思想混乱,有许多工作要做。特别是,怎样应付眼前的敌人,扭转被动的局面,都亟待着拿出办法。因此,队伍宿营后,毛泽东异常忙碌,无暇顾及贺自珍。一直等到事情都安排妥当,天已经蒙蒙亮了,他才抽出空来看看贺自珍。他见到她平安无事,点点头,没说上几句,又急急忙忙回军部了。


在迷蒙的晨曦中,队伍以急行军的速度出发了。一口气跑了九十里,傍晚他们来到广东省南雄县的乌径。为了不打搅老百姓,队伍没有进村,就在野外宿营。


贺自珍饱饱地吃了一顿饭,同几个女同志找了点稻草铺在地上,正要躺下,侦察兵来报告说,敌人追来了,她和几个女同志赶紧收拾,又随队伍出发。为了不让敌人了解到红四军的行踪,队伍出发时,不吹号,不做声。他们连夜过了一条河,来到信丰县,以后又转到安远。


在这种连续的强行军中,贺自珍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只有一个心思,这就是跟上队伍,往前走。有时候,她实在困得厉害,眼皮都睁不开了,一面走一面打盹,可是脑子里还有一根神经没有休息,一再给她发出信号:往前走,不要掉队!


为了打开局面,军部要求全体干部和战士,大力开展群众工作。每次宿营,政工干部第一件事不是休息,而是做群众工作,筹粮筹款。在行军路上,贺自珍无论怎样疲劳,只要队伍一停下,她顾不上歇一口气,赶快到附近的村庄做宣传。刚开始,信丰、安远一带的群众因受到军阀的欺骗,见红军开过来,青壮年都逃到山上去了,有的全家都跑光了,只剩下跑不动的老人。贺自珍一进村,就逐家地敲门,向没有离开的老人宣传红军的政策,通过他们动员村里的群众回家来。她还帮助群众挑柴担水,打扫院子。有的村子全村人都跑光了,她就向附近的山头喊话,对躲在山上的群众做工作。当乡亲们打消了顾虑,重返家园时,贺自珍组织群众,斗争地主豪绅,争取自身的解放。她还按照前委的指示,帮助群众建立党的组织和农民武装,建立革命政权。


红四军一路上辛勤播下的革命种子,很快在赣南、广东一带扎根、开花、结果,这些地方的土地革命活动蓬勃开展起来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