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江湖险恶之血战移花宫!

ywbo 收藏 121 210
导读:[B]色狼谷众人赶到移花宫山脚下的小树林时,日已偏西。 波波一眼就看到了一高一矮两个黑衣人正从另一个方向掠向林子,这两个人是谁?波波瞧见两人的身形有些眼熟 不愿再想那么多,对莽汉、铁鸡公和妖狐道:“你们慢慢上山,我先去探一下动静!”然后便如大鸟般掠起,丹田提气,全身虚浮,踏上一丛树梢,疾向那正要消失的两个黑点追去。只过片刻便悄然跟在了那两个黑衣人的身后数十丈远。 这二人一路掠到了后山。山顶积雪如锥,在斜阳柔射下映出绚丽迷目的光彩。山腰却是一片紫花绿草,春意盎然。 波波悄然跟着他们下了林梢。看着眼前这

色狼谷众人赶到移花宫山脚下的小树林时,日已偏西。

波波一眼就看到了一高一矮两个黑衣人正从另一个方向掠向林子,这两个人是谁?波波瞧见两人的身形有些眼熟 不愿再想那么多,对莽汉、铁鸡公和妖狐道:“你们慢慢上山,我先去探一下动静!”然后便如大鸟般掠起,丹田提气,全身虚浮,踏上一丛树梢,疾向那正要消失的两个黑点追去。只过片刻便悄然跟在了那两个黑衣人的身后数十丈远。

这二人一路掠到了后山。山顶积雪如锥,在斜阳柔射下映出绚丽迷目的光彩。山腰却是一片紫花绿草,春意盎然。

波波悄然跟着他们下了林梢。看着眼前这些再熟悉不过、梦里头出现了千千万万遍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二十多年的生活情景接踵巨浪般在波波的脑海中滚涌翻腾,而其中最清晰的,是与上官焉然携手漫步在花丛蝶群之间……那是一段梦萦魂牵的时光。波波正想着,只听那两人已停了步,恭声道:“叩见师尊!”

波波心中一震,暗道:“怎么会是他们?难怪这么熟悉”心中一个朦胧的、可怕的念头似要隐隐而生,,颤抖着双手轻轻拨开面前的一丛杂草,看到了那跪着的两人前边立着一个熟悉的背影!然后响起的声音那永生永世都不会陌生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这人赫然便是波波的师傅上官虚.

那两个黑衣人站了起来。较高的那人道:“禀师尊,二师兄被二个身份不明之人救了,这二人的武功奇高,一个白衣年轻人使一柄剑,神出鬼没;还有一人刀法精湛,像是少林达摩院的绝技,数十名弟兄都死在了他们手下,他们却未伤着一人!” 上官虚缓缓转过身来,略一沉吟,捻须道:"那个那白衣年轻人,定是铁血剑神铁公鸡,至于另一人使刀的么,估计就是那九尾妖狐!”言罢抬头望了望树林子,轻声道:“他们也都该回来了……”

正说着,只听“嗖嗖嗖嗖”数声风响,又有四个黑衣人已流星般疾驰而来,飘然落在了上官虚的面前。

这四人齐地跪倒在上官虚跟前拜道:“叩见师尊!”然后便各自除了头上的蒙面纱巾,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

波波看清了这四人的相貌,也正是自己的四个师弟.

上官虚对三弟子挂空挡道:“涩狼谷那边的办妥了没有?”

挂空挡垂下头,道:"弟子无能半个月也没能攻进色狼谷,反而被赶回的二师兄和另外二人杀退"

上官虚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不怪你,色狼谷的俱是武艺高强之辈”又转首对四弟子朱湘儿道:“唉,你们二师兄武功高强、精明能干,若不是为人太过刚烈耿直,必成为本宫主最得力的臂膀——嗯,还会是焉儿的如意郎君……”说到这里,眼神有些迷朦了。

一直没说话的五弟子宋海峰沉吟道:“任二师兄如何了得,还能斗得过师尊您老人家么?”

上官虚摇头道:“不然,若不是有焉儿,当初哪能轻易的抓住波波……"说着,单手朝波波藏身的地方一指,沉声道:“这位朋友,你已在那里呆了很久,不嫌累么?”

波波起身向上官虚走去,缓缓走到他的跟前,停下,两眼带着复杂的神色定定地看着

上官虚凝视了波波片刻,忽地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你是波波?”

很久很久没有听到师傅唤“波波”这个称呼了!波波不由心中一酸,不敢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上官虚道:“波波,你恨师父么?”

波波凄然一笑道:“我的命是师父捡回来的,我的一生也是师父毁的——从今往后,我们互不相欠了!”

上官虚若有所思地道:“看来嬅嫽畴说得对,我早该杀了你,免得你今日成为我的一大劲敌。”又点了点头,叹息道:“波波,你可知大师兄做的那件事是我指使的、你的穴道也是我点的么?……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知道你的脾气,知你定会悄然离去,故没有杀你——这是我犯下的一个大错……焉儿也没舍得杀你,虽然她也很想得到里绿林令,好为她的丈夫添一件功劳,她虽很喜欢你,只可惜什么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什么朋友之间的忠肝义胆都是虚假的、靠不住的,只有亲情才是真实的、可靠的!”

波波淡然笑了笑道:“这些事若在几年前说,打死我我也不会信,可是如今,信不信都已不重要了."

上官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你变了,确实变了,变得令人捉摸不透了,变得连我都有些怕你了……”

波波淡淡道:“我并没有变,只不过你一直都没有真正了解我罢了!”

上官虚叹了一口气道:“以前我没有杀你,如今我仍不想亲自动手杀你……”说着,对六个弟子一挥手,指着波波道:“你们六人一起上,不可小瞧你们的二师兄!”

波波早已悄然掣出了单刀,上官虚的话还未落口,突然暴起发难,闪电般欺身跨上,一招秋风扫落叶,将六人悉数砍翻在地.在紧要险恶的生死拼杀关头,绝没有半分侥幸可言!谁更强、更快、更狠、更稳,谁就能赢得战斗的胜利!就算你比对手只差了毫厘,也只有死!

上官虚的手已摁在了腰间的刀柄上,微眯起双眼,盯着波波缓缓道:“看来,我还是太低估了你。”

波波苦笑了笑道:“高估自己未尝不可,低估了对手却只有死路一条."

这时,南边忽地传来了一阵喧闹,然后波波便又听到了那个令他神迷魂醉肠断心碎的声音:“爹,有两个身份不明之人杀了上山来,我和师哥都挡不住他们……”然后便又看到了上官焉,这个令他爱极、恨极的女人!

接着又听到了大师兄嬅嫽畴的声音:“师父,这两个人弟子招架不住了……”二人被色狼谷的莽**铁鸡公一路逼杀了过这边来。

上官虚朝嬅嫽畴,上官焉冷叱道:“移花宫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

莽**铁公鸡看见了波波,停住追杀,齐身跃到了其身旁。

上官焉身子一震,怔怔地瞪着波波,颤声道:“二师兄,是你么?”

波波点了点头道:“是我。”但见嬅嫽畴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横眉冷眼地盯着自己,心中暗付:大师兄,你不是想杀了我么?反正我是决不会再让你好好活着的了!

上官焉凄然叹道:“二师兄你一定很狠焉儿吧!”

波波并没有答复,反而转问莽汉:“大汉,死妖狐呢?他怎地没上来?”

莽汉鄙视的看了一眼,被砍翻在地上哀声不断的移花宫弟子,答道:“我们隐隐听得山上有打斗之声,便循声杀了上来,妖狐没有上来,我们叫他在山下策应的……”还正说着呢,已见妖狐施展少林秘门轻功“陀罗飞天步”疾驰而来,瞬时后便落在了三人身边,略喘息着道:“狐爷怕情势有险,便赶了上来……你们还算没事罢?”

上官虚扫了四人一眼,点头道:“好一帮可畏的后生!”又盯着妖狐沉声道:“阁下便是被少林寺逐出门墙的‘九尾妖狐么?”不待妖狐答话,接着道:“老夫十多年前便下定了决心,要一统武林,对外声称退隐,其实在暗中主导一切,原本打算将宫主之位传给波波,奈何波波性格刚烈,倘若要他知道我的计划,定然会极力阻止的.所以老夫便协助嬅嫽畴逼走了波波,后来江湖传闻波波盗得了绿林令,这绿林令能号令天下武林,对老夫一统武林自然有莫大帮助,老夫定然不能放过.”

波波喃喃道:“为了这虚无飘渺的地位,你连自己的女儿都能牺牲?”说到这里,他忽地狂笑了起来:“今日就让我们师徒彻底的做个了结吧”

师父的眼角一阵抽搐,转身对嬅嫽畴道:“逼走波波后,为师不让你做这个宫主,只因你是为师的女婿,更重要的是,你的武功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为师可不想焉儿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他见嬅嫽畴满脸的不服气,便又道:“几年前那场比武没有比成,如你真不服气的话,今日你就跟二师弟切磋一番罢!”

嬅嫽畴大声道:“好!”话声中,举刀纵至波波的面前,蓄势待发。

波波叹息着对上官虚道:“你明知大师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叫他来送死呢?”

上官虚面无表情:“这是他自找的,须怨不得我。”

嬅嫽畴目中喷火,两手发颤,大吼一声便是一重刀,向波波狂劈而来!

果然不愧为移花宫的大师兄,这刀法淫浸的火候够深,只可惜碰上了知己知彼的波波,十多招后,波波的刀已无情地贯透了他的胸膛.

上官焉惊呼一声,上前扶住了嬅嫽畴,盯着波波恨恨道:“二师兄你太狠心了,干脆连我也一起杀了罢!”

嬅嫽畴拼尽了最后一口气叫道:“不,焉妹,你不能死——小山儿不能没有娘!……”

“小山儿?!这对狗男女的野种么?!”波波听了嬅嫽畴的话,不由更为恼怒,昔日的一点点旧情,霎时被无比的怨恨冲得一干二净。恨声道:“那我就成全你们!”一把将刀从嬅嫽畴的胸口抽出,在空中抡了个大圆,向上官焉的脖子挥去,上官焉搂着嬅嫽畴微闭起双目,眼角沁出了几颗晶莹的泪珠……

上官虚慌忙拔刀,一下将波波的刀架了开去。

妖狐淫笑道:“老不死的终于肯出手了……”

上官虚深切地看了看凌意嫮道:“徒弟我多的是,女婿我也可以再找个更好的,可女儿却只有一个,我说过,这世上只有亲情才是最可靠的!”

莽汉微一点头道:“不错,虎毒尚且不食子,阁下毕竟还算有一点人性.”

上官虚不再答话,手一指莽汉、妖狐和铁公鸡,道:“你们几个一起上吧!”

“杀!”一声喊起,惊心动魄的激战已然展开。

上官虚向前跨出一步,似泰山迁移般沉重而缓慢,顿时有一股无形的杀气直逼了过来!

波波左腿微弓,右脚尖点地,斜身横刀静静等待着。

上官虚手上的勤筋暴突,大喝一声,托刀向波波直撞过来,一路刀光似铺天盖地,雷霆万钧之势暗挟无声无息的劲气之中,一刀紧接一刀,每一刀都石破天惊,全不给四人以半分喘息之机!

不管往哪儿挡、从哪边退、向哪里躲,似乎全都在其的预料之中。四人的头顶、面门、双肩、前胸、后背、小腹、大腿都连连被上官虚锐利的刀锋划破,四人身经百数次生死恶战,也碰到过许多强劲的对手,而这种被对手杀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形却还从未有过。

此刻方能体会老江湖们说的“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的深义,倘若四人单个的话没有哪个能在上官虚的手上走十招.

此时四人只剩最后一招,就是——拼命,以命博命!

突然,上官虚的刀幻出一朵花来,一刹那间从虚攻莽汉的面门到实砍到了波波的左肩,一下将波波的左肩骨劈掉了一寸多!波波佯装一个踉跄,身形一阵大乱,老家伙对自己信心足得很,沉喝声中已如惊豹般腾身蹿过波波的头顶,翻身中探手冲波波的脑门当头一刀劈来,看来他意在这一招叫波波不死也得重伤。

机会来了!

波波左肩一伸展,头向右一偏,迎着老家伙的刀口冲了上去,那半寸厚、蒲掌宽的刀身一下深深嵌进了波波的左肩直没至刀背!深入骨髓的痛!突如其来的剧痛往往能激发人最大的爆发力,波波在即将中刀之时已运足功力,左肩骨紧紧夹住了老家伙的刀,此刻妖狐那蓄势已久的一招,已如雷霆闪电般斩向了老家伙的腰间!刀斩腰最难躲闪,何况老家伙身在空中!但老姜竟然够辣,空中提气再斜身掠起,在妖狐的刀将他双腿齐膝斩断的同时,他厉吼一声,竟将手中的刀柄拔离了刀身,刀柄上竟赫然连着一把泛漾幽光的短剑!这短剑一下穿过了铁公鸡的后背,贯透了胸膛,在前胸露出了一截剑尖。妖狐的刀已再度挥起,将老家伙握剑的右手齐肘砍了下来,任它孤零零地吊在铁公鸡的后背上。

莽汉的刀身压着老家伙的脖子一同落地。上官焉突地大叫一声:“不要杀他!”接着她跑了过来,扶起了老家伙,流着泪看着众人,哀戚戚地道:“他已成了个废人,你们就放过他罢"莽汉的刀口缓缓的离开了老家伙的脖子,然后望着波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老家伙以一片狂戾怨毒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波波,忽地厉嘶一声,左手一掌拍在了铁公鸡胸口上的剑尖上,那剑一下子飞出了胸膛,跟着是一大腔一大腔的热血狂喷而出!而同时莽汉的刀这时毫不由于砍了下去,生生地将老家伙的头颅与他的脖子分了家!

上官焉又一阵嘶心裂肺的哭喊,然后拔出刀,突然一刀洞穿了波波的小腹!然后她瞪大了眼惊恐地看着波波,喃喃道:“我终于还是亲手杀了你……我亲手杀了你……”

波波咧嘴笑了笑,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挥刀,单刀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刀身拂过了上官焉光洁滑嫩的粉脖,然后重重地倒下了.

当波波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打了右臂石膏的莽**柱着双拐的妖狐,只有铁公鸡倒没有变.这骚公鸡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胸部被对穿居然好的这么快!

“波波,你终于醒了!”莽汉欣慰地笑道,“你可知你已昏迷了一个星期了?”

波波不由苦笑道:“总算检回来一条命”

妖狐没好气地道:“色狼谷里面的名贵药材,基本上全都用在你身上了,你没那么容易就完了!倒是我,现在腿不方便,他娘的都不知能不能做那种事情了!”

铁公鸡笑道:“还是妖狐和莽汉厉害,他们将我俩点了穴道、上了金创药止血后,受那么重的伤还能把我们扛回‘色狼谷’继续疗伤……”

莽汉仍似很有气地道:“有件坏事要说一下,最近江湖上出了个神秘门派,横行无忌、嚣张跋扈,我们色狼谷也已经有几个人被他们打伤了..”

众人笑了,舒心地笑了。这算什么破事情,现下懒得去想他。只要有众色狼在,谁要想在江湖上支手遮天就决不实现!

江湖,是铁血男儿的江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