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院漂亮女毕业生漂泊生活很无奈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1 20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一群不属于四川美院体制但仍然在黄桷坪生活和创作的艺术家,被称为“黄漂”。其中女性艺术家属于极少部分。那么,这“一小撮”女“黄漂”,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呢?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对她们进行了走访。


短漂居多 “80后”是主打



在黄桷坪著名的交通茶馆,“黄漂”了近10年的“老板凳”李勇,努力搜索着记忆中的女“黄漂”,但印象寡淡,“呆一两年的倒是很多,但像我这样一直赖着不走的没有,至少我不知道。”坐在他旁边的,是记者打听到的年纪最大的女“黄漂”,33岁的庞云,很漂亮。她说得很直接:“女人到了一定年龄,该结婚的结婚,该消失的消失。安全感对一个女人很重要,漂起缺乏安全感。”据她所知,现在漂在黄桷坪的女性艺术家,基本上是毕业没多久的“80后”。



今年生日,庞云邀约了相熟的30个左右“黄漂”去KTV唱歌,女性只有三个。



各种压力 被迫来漂起



其实,大多数在黄桷坪漂流的女画家,都是迫于无奈。



28岁的自贡姑娘陈蔚回忆:“前几年隔三岔五就有人到工作室来看画,都想通过投资艺术品来赚钱。”受金融危机影响,现在的黄桷坪安静多了,但随之而来的情形是,工作不好找,画也不像以前那么好卖了。“明年7月之后,会有更多的人在黄桷坪漂起。”不过陈蔚还好,漂亮的她今年2月结了婚,结束了“黄漂”生活。



正在川美读研三的赵寰告诉记者,这几个月,许多找工作的同学都失望而归,又决定回来漂起。她的情况也不乐观,如果没有更好的去向,在明年毕业后,她也将加入“黄漂”队伍。



同样读研三的刘玉洁认为选择“漂”的女性艺术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做出成绩的,一种是没找到工作的。李勇认为,大多数女“黄漂”都是被迫在漂。



走还是留 最终会离开



在陈蔚眼里,黄桷坪就像一个池塘,各色人等都能在里面生存,各得其乐。28岁的广元姑娘任曲去年从川美毕业后,就躲在自己租的安乐窝里,多半时间是在看书,偶尔卖出一张画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被朋友开玩笑说过的是“苦行僧”的日子。但任曲却认为自己过得“太安逸了”,自由已经过量了。



任曲有时也会感到矛盾,家里的弟弟妹妹都参加工作了,而她还在外面漂着,“很想孝敬父母,但又不愿放弃。”她给自己订了个短期目标,如果在春节前还没找到自己要画的东西,可能就会结束目前的生活方式。



周煜嵋是黄桷坪少有的主攻装置的女性艺术家。因为装置艺术在国内几乎没有市场,“从画‘菜画’到做家教,凡是能挣钱的都做。”前段时间她还去看守过展览场地,50块钱一天。周煜嵋不会一直持续“黄漂”的状态,她说,明年打算去考一所综合性大学的研究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