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五章 第一节:机场迎接的人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size][/URL] 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唤,它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约瑟夫虽然继续朝前走着,但是目光向左边望了一眼。看到了那位一直注视自己的警察,正朝他做着手势,他不由地站住了。他得不到什么的!约瑟夫·达翰自信地想着,他等待着。注视着粗鲁地挤开人群,向他走来的警察。此人来到了他的面前,用他太熟习的,那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


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唤,它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约瑟夫虽然继续朝前走着,但是目光向左边望了一眼。看到了那位一直注视自己的警察,正朝他做着手势,他不由地站住了。他得不到什么的!约瑟夫·达翰自信地想着,他等待着。注视着粗鲁地挤开人群,向他走来的警察。此人来到了他的面前,用他太熟习的,那种冰冷的目光打量着他。

“您很面熟!”此人用警察惯有的嗓门,毫不客气地问道:“我觉得在哪儿见到过您?”

这话不假。他在试探达翰呢!

“有可能吧!警官先生!大伙儿是怎么说得,--人人都长得一个样。”

“您很幽默先生!在下哈合比·米切尔。”

着为纽约刑警队的哈合比·米切尔中尉,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他有一张圆胖,但不是整个脸部,额头部分就非常的消瘦,让人一看极不相称,仿佛是一个葫芦般的脸型。上帝可真有创造力,溥溥的嘴唇,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跟屁眼一般大小。他是这样一类型的男人。同事们不喜欢他,罪犯们恨他,甚至连他的妻子也厌恶他。但是他能到上司的器重,干起事来一丝不苟,简直像一架机器。他很少睡觉,正因为这个,他的妻子难守空房,跟人厮混,他好好地教训了她一顿,而带来的结果是离婚。然而他对此事毫不在乎,很久以来,他就认为那婆娘是自己的累赘。他自认为自己诡谲狡鸷,在四十岁的年级只做到了中尉,弯路是走得多了一点,但是他非常地清楚,晋升的大门己向他展开。他是一个雄心勃勃与注有远大抱负的人。

不管任何乔扮的罪犯,如果让他碰上,哈合比·米切尔大脑后层的肌肉就开始跳动。他一直认为这种肌肉的跳动是携带着一种神谕,他每每试着去做,正确的比例还相当高呢!当他看到电话厅里那个打电话的旅客时,他的大脑后层肌肉就出现了鼓跳的症状,当然他对此是不会放过的。

约瑟夫回答:“拉比·迪林斯!”这是他护照上的名字。

“您不是美国人?”

“不是!”迪林斯迎视着对方的目光。“我是法国人!”

哈合比·米切尔警官沉思了一下,他的嘴唇嚅动了一番。面前这个名叫拉比·迪林斯的旅客,那种明显随便的神态,使他很不满意。“您到这儿来是干什么的?”

“旅行!”迪林斯显得十分吃惊。“这个也是您管辖的范围?”

“旅行!”他沉下了脸来,围着他瞪视了一圈。“有目的吗?”

“这当然有了,警官先生!我准备对美国各大城市,都去逛一逛!”

“是第一次来美国吗?”

“是的,第一次!”

警官米切尔锋芒毕露。“别自作聪明,先生!我们这座城市可不喜欢自命不凡的家伙!”

“谁都可能这么去做得,警官先生!”

米切尔饱经风霜的脸膛,顿时变得更加阴沉了起来。

“我说过了,别自作聪明!您从哪儿来的?”

所有的美国警察都是一些;横行霸道,粗鲁的家伙。“法国--巴黎!”

“先生!是否可以看一下您的证件?”

“当然可以,警官先生!”

达翰妥当得体的姿势,让警官佩服。他放下手提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证件。哈合比在一旁站着,显得象随常那般让公民出示证件一样的漠然样子。可是今天他的确花了一番心绪,他飞快地翻查着记忆中的存储档案。因为此人令他越看越眼熟,而且好像在某件事情的当中,仿佛曾经命令自己记下过的那样。只是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模糊地记得对方,也是一个法国人。

“既然您这么好奇,哈合比先生!就请您自己看一下好啦。”

他接过证件,仔细地看了一遍,并且暗暗记下在他认为是值得记下的东西,因为他很相信预感。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证件合上,还给约瑟夫·达翰,也就是护照上注明之人--拉比·迪林斯先生。

“呃!”他开始用尊敬的目光,端详着对方。“好了先生!请原谅!欢迎您到本市来,纽约不会比巴黎逊色。但是,这个城市比任何他妈的都市都要糟糕,我的职责是平息事态,生气吗?先生!”说罢朝他伸出了手来:“祝您旅途愉快,拉比·迪林斯先生!”

“不生气!”他握着对方伸来的手回答。

“您准备呆多长时间?先生!”

“时间可能不太长,巴黎还有工作等着我回去呢!我来的目的无非是想换一个环境,当然不是这里的阳光空气有多么的好。”

“是不太好理想。”哈合比·米切尔搔了搔自己的鼻尖,仰头快速地望了一下天空。在天空的另一边,有许多黑茫茫的溥云烟块儿,那些可都是对人体不利的烟雾。他建议地对他说:“假如是我的话,就会选择到澳大利亚的原野去,那儿才有新鲜的空气与明媚的阳光。我去过那儿,相信我的建议是不会错的。”

“下次如有机会,我想我不会忘记您的建议的。”

“记住准没有错!”哈合比·米切尔自信地说,接着他放声地笑了一下。“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认为,再见!祝您渡过一个愉快的假期。”说罢,他转身加入到了人流里,朝机场的出口走去。

约瑟夫·达翰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才发现了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在越过候机大厅之后,走出了机场。在他朝停车场走去的时候,哈合比警官的那种狡谲的目光,仍然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想他是很难忘记这种目光的记忆了。由于同哈合比警官的相遇,约瑟夫本能地提高了自己的警惕性,以并防患于未然。他曾在许多的国家里制造过警告性质的恐怖事件,就是因为这种本能,才使他历经艰险而安然无恙。而一些曾和他一起策划的许多老手,因一时的麻痹大意,遭到了逮捕,投进了监狱。达翰养成了一种,对可能出现问题都及时利用高度警惕的直觉去进行判断,虽使离开了法国也一个样,他从不放松,于是这种本领依然如故。

朝出租汽车的地方走去时,一辆漆着黄杠的“奔驰”小汽车里有一个女人正望着他。若是在平时,是不会引起他的注意的,但是他现在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心态,对一切都不放心。

他装着欣赏机场周围建筑物,并对此感兴趣的样子,朝轿车那边扫了一眼。一遍以足够了,可惜的是;她那副大大的墨镜,挡住了半边脸,很难判断是否属主观上的臆想。寻思着自己目前的处境,不能完全地支配自己,是带着任务才来到纽约。是受“游泳池”方面的控制与操纵的。他觉得她不是自己要找的女人。至于那个他还没有面对面接触过的女人,也仅仅只能从照片上了解,她是一个高鼻梁,小嘴唇,年青的女人。难道她的化妆会让她变成目前的这个样吗?他摇了摇头,认为自己太过于神经质。

对面的女人,他估计在四十岁以上,一个徐娘半老的人。一定是被无边的孤独与寂寞所逼,到机场以求碰到一个聊以知心的男人,过上一夜的露水夫妻。而促使他如此想的是;感到躲在镜片后的那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而在这个方面上,达翰是相当自信的。因为他有强壮的体魄,并且这种事他还遇到个不少。在英国的那段时间里,他在想:几乎使那位太太发狂。“你真是一个世上少有的尤物!”连续几小时的求欢,那位太太喘着粗气对他如此称赞。从此之后,他自认为还没有碰到过,难以对付的女人呢。

想到这里,立刻有一股另外的,不可言状的饥饿产生了出来。他的脚超出了大脑的控制范围,朝轿车停的地走去。紧接着竟奇怪地闪烁着一个念头;为什么要把这种可能丢掉呢?达翰百思不解,自己竟然产生了这种念头。

女人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他觉察到;有一瞬间在她的脸面上,闪过了一丝的微笑。并且取下了墨镜,她不太老。大约在三十七,八岁之间。同他的年纪同处在一个分区之内。油头粉面地用心打扮过一番。眼睛的周围还描着黑晕,当妓女的!尽管如此地猜想,但是她很漂亮,将他吸引住了。

当他行到了轿车旁边,她冲他一笑。这可不容他有半点的怀疑了,他朝她挥手致礼。

“您好,女士!”

“您是一位法国人对吧!”她的英语有一点地方口音。

“是的,您说得一点也没有错。”

“从您一进入我的眼际我就知道。”她很优雅地说:“是来旅行的吗?”

“让您说中了。”

“纽约可不太好。”

“是吗?”

“您会清楚的。”

“也算是吧!”他回答。

达翰不知道内心里,是否愿意将这个话题谈下去。在陌生人的面前,他总是觉得很自然的,特别是在陌生的女人面前。她看上去不像那种;在巴黎的街头,逛来逛去的那种妓女。可现在是在美国,他不知道美国的妓女是怎样打扮,怎么说话的。在法国他不喜欢同女人勾勾搭搭,他的身上有一股叫人难以接近的味道,他的朋友与同伴曾经对此评价过:他这个人俨然难犯。着为恐怖集团组织的一名领导人,就是要让人感到俨然难犯。

年轻的时候,达翰就养成了一种平易近人,嘻嘻哈哈的个性。即同那类;庸俗俚否鄙的小孩和大人又不一样。

“您玩得高兴吧?”这个女人问。声音有一些沙哑,略带一点粗糙,听起来悦耳动听。

“事实上!”他回答说:“我刚到美国,还没有来的及呢?”

“是吗!”

“对!”

达翰的手撑着车窗上,思忖着象眼前的这样一位太太,要不要先来一套装腔作势的做着,以及一番可笑的张罗。同时,他在猜想着她,或者在她的那一行里,恐怕是要价较高的一类。约瑟夫非常清楚这一套,她们不肯开门见山地拉客,却装着对一个人感兴趣,让人觉得不完全是一桩,肉体与金钱上的交易。

目光将的她全身刷了一遍,没有任何的方面能证实他的推断。她冲他蓦然一笑,这一笑是短暂的,轻微的。她有一点贵夫人的风度,她不可能同;那些徘徊在纽约街头上的,那些油头粉面的野妓女是一类的。他只能肯定这一点。虽说干得是同一职业,他在法国时曾听人说过。在美国也有一些举止高雅的妓女,而这些人只能用电话去召唤。有失业的女演员、或模特儿。甚至也有身着貂皮大衣的高贵家庭主妇。也有为了求欢,不甘忍受寂寞的女继承人。

她朝他问道:“是为了业务上的事,来到美国的吧?”

“基本上是的。”他回答:“美国可真可爱。”达翰立即感到,最后补上的一句,是装腔作势的修饰性从句。

约瑟夫·达翰的心里,不由自禁地产生出一种冲动的涟漪。他明白这是由于尽力克制,过渡到松弛阶段上来的生理原因所至。有一片刻间里,他在深问着自己,克制了多久啦!整整一年,此时此刻,他的心血激昂,也就是说;他的肉体自然的生理需要在要求他,他真想填饱一番。并且浮想翩翩地肯定,眼下的时刻里,成千上万的人,男人和女人,正舒服地躺在舒适的床上,厮缠在一起。

“纽约会让您喜欢的,请问您在纽约会住上一阵子吗?”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是有这种打算,很抱歉,我有可能打搅了您。”

她淡淡一笑。“您在等人,一位美国的朋友?”

“是的!”

“约定了时间?”

“是的!”

他扭头扫视机场的停车场,刚才在电话中说半小时后,赶来接他的可爱的,理查德·赫尔姆斯还没有来。他不知道超过了时间没有,但是他懒得去看手表,于是他又朝女郎扭过了头过来。

“太太!您是我到达美国后,第一个与之交谈的人!”也许他立刻忘记了,他和那位显得专横的米切尔警官交谈过呢!

“是吗!但愿我给了您一个好的印象。”

“非常荣兴。”

“到过菲尔莫酒吧吗?”随后她笑了起来。“我忘了您是刚到美国的。”

“我已经记住了,我会去得。”

“今晚行吗?”

他不知道自己的任务历程表,将是如何安排的。但是他还是说:“我一定会去得。”

女人左右摆晃了一下头,好像是他拦住她的视线,当他侧移一点后她说:“瞧!那一定是您的朋友来了,记住菲尔莫酒吧!”她发动了汽车。“晚上7点,我在那儿等着您。”

理查德·赫尔姆斯向他挥着手急步走了过来,挺直身来向她道别,不能同她欢爱一番,感到有一半如解重荷,而另一半豁然若失。

“哦,内德!我可爱的人!”达翰欢呼着。

汽车正好经由他俩之间通过。一声轻微的咔嗒声,这位女士,悄悄拍下了相逢的,热情拥抱的场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