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资本时代的全球性经济灾难

babaluosha 收藏 0 36

资本时代的全球性经济灾难


田忠国

经济危机的大潮席卷全球,并且一波未完,一波又起。对于这场灾难性的经济危机,世界各国主流经济学家纷纷登台,不着边际的胡言乱语,遮掩着他们如火一样的占有欲望。在他们纷纷抛出救市方案的时候,我冷凝的心灵之眼,平静的观望着他们欲望的舞蹈,不过是从一个占有领域转移到另一个占有领域而已。这样的救市,有人形容为“抱薪救火”,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因为,如果人类不搞清楚这场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就是一个以占有为主体的资本制度机制所导致的必然结果,并且,依然用资本制度机制助推占有率增高,在救火的同时,加柴添火,导致更大的灾难性后果。


一、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在哪里?


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重大话题。当然,世界各国的主流经济一致认为,是美国金融监管不力、不到位引发的金融海啸引起的经济危机。事实上果真是如此么?当然,如果我们从占有就是经济发展的根本目标这一经济学理论出发,世界各国主流经济学家的分析也确实如此。但如果我们从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上分析,占有不仅不是个马克思所说的不创造价值的问题,更是个制造经济灾难的问题。因为,经济学是叫众人如何更好更快的生产、生活和更快更好的增长与更好的提升人类生活的学问,而不是更好更多更快的占有。现在的问题是,世界各国的主流经济学家,把研究目标,锁定在如何更好更多更更快的占有经济发展成果,并以资本制度机制的方式,保障更好更多更快的占有。


而导致世界各国主流经济学家共同研究如何更好更多更快占有人类创造成果的原因,首先是他们的思想是腐朽没落的,也就是说,他们为满足占有欲望(而不是人类共同更好的生存的欲望),不惜用资本制度机制毁灭整个世界。从这个角度说,以占有为人生宗旨的西方思想文化,是毁灭人类的最大源头。


由此可知,西方发达国家,如果想自救,唯一的途径是清除经济学中以占有为人生宗旨的西方思想文化体系,构建相对动态均衡的经济制度机制,也就是田氏经济发展模式。田氏经济发展模式,源于马克思经济学原理,但又不同于马克思的经济学原理,因为,马克思经济学原理是公有制下的人民民主管理,而本则认为,在现在不改变产权归属的前提下,实施人民民主管理,并对创造的经济成果,实行平等分享的制度机制,有效避免占有率膨胀涌堵导致的经济危机继续漫延。本人认为,这是扼阻世界性经济崩溃的唯一途径。当然,这是在不改变私有制前提下的经济发展模式革命,其关键之处在于:一,所有国家全面实行人民民主,所有人拥有对国家、企业、教育和军队的平等管理权,而不仅仅是票选。历史事实证明,票选式民主解决不了真正的社会问题,特别是解决不了经济发展的核心:制度机制的问题。二,实行相对动态均衡式经济发展制度机制,也就是说,在消费与发展之间,构建一个动态制衡点,国家在这个制衡点上,实施有效调控。我称这种政治与经济的结合,叫新社会主义模式,因为,它既不同于传统的社会主义概念,也不同于瑞典的资本主义式的社会主义。但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剥夺资本拥有者的管理权,由员工推选自己的管理者,并形成人民民主的决策机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妨试试,因为,我以为这才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唯一出路。如果为政者不愿意这样做,美国各个地方,可以武装选择自己的道路。


另外,世界各国全部实行平均发钱,通过提振消费能力的方法,提振经济发展能力。


二、为什么说资本制度机制是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说资本制度机制是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前面说过,资本主义制度机制,是一种保障占有率,维护资本利益的制度机制。无节制的占有,必然导致占有率膨胀式涌堵,其直接表现就是经济危机。为什么这样说呢?一般情况,作为经济流通领域的标志性东西,也就是货币,正常情况下,是生产与市场的互动,但在资本机制下,拥有资本的一方,随着占有率的不断膨胀,使消费的一方,也就是普通劳者群体,手中的钱必然越来越少,并最终失去消费能力。在此之前,也就是失去消费能力之前,必定有一个繁荣期,而这个繁荣期,是由资本信心和消费信心双方促成的,因为,在占有率不断递增的过程中,由于占有率的基点还小,随着占有率的不断膨胀,当占有率达到一定峰值后,也最后市场最繁荣的时候,其实,占有率悄悄产生极变效应,巨量扩张,而这个极变式的巨量扩张,是消费能力的突然萎缩,也就是说,大家用以消费的钱,大部分进入了资本的囊中。结果就会出现,轻则经济危机,重则经济崩盘。直接点说,就是马克思早就指出的,经济剥削是经济危机的必然结果。


三、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我们知道,经济剥削是经济危机的必然结果,而防止或者叫扼阻经济危机的唯一出路,就是防止剥削。防止剥削,就是防止占有率膨胀式涌堵,没有占有率膨胀式涌堵现象,就不会出现经济危机。当然,过惯了占有生活的主流精英(世界各国都是如此,只是有点顾忌到社会的暴力革命,愿意多让一点利给民众,有的则不顾催生暴力革命而已,比如说中国,因为他们作好了一旦发生暴力革命就出逃国外的准备),是很难放弃占有为自己最高价值观念的。但这也不等于人类世界就没有出路了,有,一个是主流精英的思想文化革命,主动放弃原有的价值观念,但这个可能不是很大。另一个是人民革命。美国人民革命意识的觉醒,比如说实施暴力革命,像俄国专家建议的那样,分成六个国家,是美国人民走向富裕的真正开始。因为,美国霸权和资本占有率的高度膨胀,才是导致美国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美国人民不自觉打掉美国这两个不治之癌-------美国霸权和资本占有率的高度膨胀--------美国民众就没有好日子过。


四、中国会不会成为全球性经济危机最大的受灾国?


事实证明,中国已经成了全球性经济危机最大的受灾国。中国之所以成为全球性经济危机最大的受灾国,主要有两个因素,国内因素和国际原因。也就是说,国内的经济制度再先,并由国内的经济制度引导进世界经济危机大潮的涌进。理由如下:其一,自由经济制度(其实是资本主义制度换了一种曾经接受过社会主义洗礼的民众能够接受的说法),是制造占有率膨胀式涌堵的制度机制,但由于中国纳入美国的经济体系之中,而中国又只居有产业链的最低端,中国就出现了两股通道,一个是国内财富的高度集中,另一个是财富流向美国。这是制度机制的必然。这也是中国财数总量虽然剧增,但民众消费能力却相对减少了的主要原因。其二,在自由经济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机制模式之前,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价值观念的蜕变,也就是说,中国原来的平等创造、共同分享的价值观念,蜕变为占有的价值观了。在这种情况下,弗里德曼受命于美国,到中国搞经济革命,竟然一试成功。其三,以美国利益为主体的自由经济观念,成为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圣经”,主动向美国输送利益就成了社会发展的必然。其四,美国金融一危机,中国中小企业纷纷倒闭。为什么倒闭?一是中国民众没有消费能力,二是由于美国金融危机,向美国输送物质产品的美元通道突然堵塞了,导致生产过剩。这后一个“损失”,叫我看不是什么损失,到是中国走自主道路的开始。


现在,中国大体采取了三条腿走路的救市措施(其实和过去三驾马车一个样),投资、出口、拉动内需。但是,通过投资的方式拉动内需,这无疑是“抱薪救火”,而偏重于刺激中小企业生产,无非是制造新一轮的产品过剩而已。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经济严冬没到,但更大的经济灾难就要到来。


五、是世界革命,还是世界沉没?


是世界革命,还是世界沉没?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因为,这是世界人民的选择问题。但我可以做个比较乐观的预测:前者的可能性大。因为,在世界沉没前,人类总会有求生存的欲望,使世界人民做出自己的选择。当然,思想文化的革命,比世界革命的代价小,效果好,但从中国的社会实践看,此路不通。因为,提倡思想文化革命的毛泽东,因此被中国主流精英批判了三十年,到现在还批兴正浓呢。但是,世界历史告诉我们,一旦世界革命潮涌起,任何想重新一场思想革命的努力都为时已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