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忆事:打狗

yehe666 收藏 79 232
导读: 小时候的乡下,猪肉虽便宜但得凭票供应,收入也少、,几乎人人常年处在缺肉的状态。饿得那些身强力壮的青皮后生,看到一只老鼠跑过,眼睛都能泛出绿光。那时虽虽说几乎家家养猪、养羊、养狗、养鸡,但猪是要公社交收购站的,羊是留着自家过年宰杀招待亲朋好友或卖了供孩子上学、置衣贴补家用,这些一旦被偷那就是上岗上线影响民生的大问题,村民多会去派出所报案……一个不慎赔偿不算,搞不好还官司缠身。鸡太小,肉少,偷上一只担风险而不能完全解馋,后生们的目光最后都落到狗身上――狗被偷后,主人通常也就站村头的三岔路口,骂街三天,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时候的乡下,猪肉虽便宜但得凭票供应,收入也少、,几乎人人常年处在缺肉的状态。饿得那些身强力壮的青皮后生,看到一只老鼠跑过,眼睛都能泛出绿光。那时虽虽说几乎家家养猪、养羊、养狗、养鸡,但猪是要公社交收购站的,羊是留着自家过年宰杀招待亲朋好友或卖了供孩子上学、置衣贴补家用,这些一旦被偷那就是上岗上线影响民生的大问题,村民多会去派出所报案……一个不慎赔偿不算,搞不好还官司缠身。鸡太小,肉少,偷上一只担风险而不能完全解馋,后生们的目光最后都落到狗身上――狗被偷后,主人通常也就站村头的三岔路口,骂街三天,这三天中主人会把所以自己知道的、最恶毒的、不管正史野史上有无记载的骂人话都重复上N遍,所骂对象基本上是偷狗者的祖宗上九代下九代计十八代,更有甚者还拿上砧板和刀,边剁边骂,当是“一旦发现,剁为肉酱”之意。虽然青皮们坚信“骂是骂不死人的”,但在这样的伴奏下,吃肉的兴头要减淡许多,何况还有被细心的失主寻着肉香找上门来抓个正着的风险,所以偷狗者很少偷自家村或邻村的狗,越远越好――一旦耳不听,心不烦,可就全剩下吃肉的乐趣了。

偷狗分为两种,一种是拿老鼠药毒杀――把老鼠药和上少量米(面)做成药团,趁主家去田地劳作,家中无人,悄悄扔在狗出没的屋后竹园,诱其吞食,优点是简单易行,缺陷是在邻村药的狗由于目标较大很难顺利带回家中,一般打狗人都是拿一条蛇皮袋装着,走那偏僻小道。可农村人对那些手提蛇皮袋“拾荒者”有一种天生的警惕,经常强行开袋检查,所以风险较大。隔壁的王哥更把这讥为“没技术含量”而弃用,他兄弟三采取的是更为惊险的扁担击杀法。

每年一到深秋,兄弟三就心痒手痒,于是选那月黑风高的日子,傍晚先由老三领着家里那条膘肥体壮的母狗大黑,慢慢骑着家里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的破车,去邻村溜达,这狗也挺解主人意,一路搔首弄姿,一路拉屎拉尿留下印记,整的邻村那些个大小公狗左窜右跳,兴奋异常,全不知危险的临近。

到了晚上,兄弟三先早早关上大门,把母狗拴在自家堂屋的老式八仙桌腿上,全不理会那门前屋后心痒难忍的狗情郎的焦躁,乡下深秋的晚上天冷少娱乐,劳累了一天的村民,九点多就会早早关门上床,堪堪熬到十点半的样子,那些等得不耐烦的狗渐渐散去,左邻右舍都入梦乡后,这三兄弟来神了,老二会先开上堂屋灯,把后门半掩,昏黄的光束刺破竹园的黑暗后,那些阴影中的坚定守候者慢慢凑近,老二粗看后会选中一条自己中意的,有意识让它从门缝进入,赶走其它落选者后关上后门,自己也进入与堂屋相连的东厢房虚掩上门后与老大老三会合……留给狗狗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没有了竞争者,大黑也一去扭捏之态,两条狗很快郎情妾意打得火热……听到大黑毫无顾忌愉快的呜咽,就是老大出手的时候了。老大轻手轻脚推开房门,手提毛竹扁担,瞅准正处于极度兴奋中的公狗脑袋,一扁担下去就让公狗脑浆迸裂,这一扁担的部位和力道一定要拿捏的几乎分毫不差――要是一下子没打死,受惊了的疯狗两眼发红,逮哪咬哪决不松口,嘴岔子一拧就能撕下一块肉来,那麻烦可大了,老大腿上的那一块茶杯口大的伤疤就是第一次自己打狗留下的,好多年也消不掉。

打的奄奄一息的狗身子却还连在一起,用尿浇,方解,然后栓住后退吊在厢屋房梁上,拿凉水灌,这些狗东西四腿乱蹬,呜嗷惨叫,令人不能耳闻目睹,其状虽惨,但剥起皮来要容易很多:发情之际的公狗浑身热血沸腾,给凉水一呛,身上的毛都乍起来,这样剥出的皮薄如油纸,能多出好几斤肉。扒皮、开膛、洗净后的狗加上葱姜、茴香、滴几滴老白干入大锅加柴火猛烧,煮熟后肉捞起、骨剔除、汤另拿钢精锅剩上……毛皮、骨头就近深埋在屋后竹园,一切停当后,三兄弟会切上一大盘狗肉,蘸着酱油,就着老白干小小庆祝一下,吃喝得面红耳热,各自睡去,第二天也会给左邻右舍装上一点送去――毕竟人家也闻了半晚上的狗肉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