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旭日东洋、第三部菊花文章、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笫46节:洋幕僚

平山大侠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46节:洋幕僚

人物简介

1.毕德格:(年——1901年)美国人,李鸿章幕僚。1872年为美驻天津领事馆的副领事和翻译。1878年担任李鸿章的私人秘书和翻译,同时还是李家子弟的英语家庭教师。他的中文水平也相当高。另外他还是在北洋舰队里任职的外国人的联络官。

2.德璀琳:(年——年)德国人,李鸿章幕僚。是外国人在华北工商企业家的联络官。在李鸿章幕府他主要负责西欧的洋务与外交。


在一百余名身穿灰呢窄袖衣,肩扛洋枪,步履齐整的卫兵担任前导与护卫下,李鸿章由毕德格等洋幕僚的陪伴下回到了北洋大臣位于海河与南运河交界处的金刚桥官邸(即现在天津李公祠大街一带)。他刚从天津制造局视察回来,心情很好,来到书房换了便装后问毕德格:“洋教习,昨天《双城记》已经讲完,现在先生打算给学生讲点什么?”

“不敢,不敢!”毕德格站在一旁毕恭毕敬地说“今天我打算给大人讲法国大仲马的名著《三个火枪手》。”

“《三个火枪手》?”李鸿章若有所思“好,这个名字好,就讲《三个火枪手》吧。”

这位毕德格先生在美国内战时期,原是驻纽约一个骑兵团的骑兵。后来他对古老的中华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更多更好地了解和掌握中华文化,他远渡重洋,经过努力学习,成为一个造诣很高的汉学家,不仅中英文口语互译水平很好,而且还能用中文阅读和写作;同时他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由于这些原因,美国政府在1872年任命他为美国驻天津领事馆的副领事和翻译。除1880年——1884年外,他一直担任这个职务。

以后在一个偶然的外交场合下,他结识了李鸿章,并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而去追随李鸿章,担任了他的私人秘书。美国政府认为他如果成为李鸿章的私人秘书,那么就不可能公正地履行政府赋予他的职责,多次劝说. 告诫. 阻拦无效后,愤而解除了他的公职。毕德格竟然宁可抛弃领事馆副领事的金饭碗,反而高兴地接受了,遂成为李鸿章幕府中不多的洋心腹之一。

自从进入李鸿章幕府后,闲遐之余,他用流利地中文为李鸿章朗读,讲解了几百部西方自然科学与社会人文名箸,使李鸿章眼界大开,了解了西方,知道了世界。

两人坐定,老仆沏好茶退出,毕德格端起盖碗,呷了一口香茶,打开扉页正要开讲,李鸿章忽然间想起了什么,问道:“德璀琳还没有消息吗?”

这位德璀琳先生是德国人,李鸿章视之为心腹,与他的关系比之毕德格更为密切,在李鸿章幕府中他专司西欧的洋务与外交。

通过与太平天国的战争,“天津教案” 等历练,李鸿章深深懂得办洋务的重要和必要,他要利用自已身为朝廷重臣的身份,利用手中的权利,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换枪换炮,提高淮军的作战能力,巩固海防。因为“安内”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要做的是“攘外”了。

天津是个华洋杂处的港埠,又是拱卫京师的前哨阵地,洋人们都很重视这个能为本国谋取政治与经济利益的舞台,所以在洋人眼里,天津不仅仅是简单的天津,而且是不是军机处,不是总理衙门;但却又等同于军机处,等同于总理衙门的一个敏感的地方,因为中堂大人——李鸿章北洋大臣的座位就在天津。洋人们在与大清打了多年的交道后,也深谙. 明了中国的政治,而座位这个东西正是中国政治的晴雨表。

现在大家都知道座位这个东西是一个典型的物质与精神的结合物。本来座位作为一种物质,它不过就是个座位,有一把椅子,不论它是木制的. 藤制的. 竹制的,抑或是其他什么材料制作的,只要坐着它好说话,能办事就行。但是如果这个座位不是普普通通的,一把随便什么材料制作的椅子,而是用鸡翅木. 花梨木. 进而是用金丝檀木,花雕. 透雕等精湛工艺打造出来的太师椅. 将军座,又安置于一处不得了的美轮美奂的建筑,那它的意义就非比寻常了。坐在这样的一把椅子上,坐在这样的一处不得了的美轮美奂的建筑,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这便是精神享受了。

洋人们知道:在大清国不论是什么样的座位,都是要排一个次序的。毕格德就十分清楚:中国有一部讲魔怪,力乱神的书叫《封神榜》。何为封神榜?不就是给这些乱七八糟的神仙妖怪.精灵鬼魄们安排一个座位吗?当然了这座位是要讲先后次序的。毕格德认为姜子牙授命封神榜还算公平。可是到了中国另一部书《水浒传》中,梁山泊一百单八条好汉排座次,就差劲了,完全是讲人际关系,远近亲疏,结果大不一样。现实中的大清国呢?唉!就更是小巫见大巫,一蟹不如一蟹了!

大清国的大小官员们,虽然并不懂得什么物质与精神的理论和辨证关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官本位意识,他们心里很清楚,很明白,座位其实就是官位!就是等级!就是权力!

天津因为华洋杂处,固然是一个复杂的所在;而也正因为华洋杂处,也存在着有利的环境。

李鸿章决心利用天津有利的一面,抓紧更新淮军的武器装备,以备不时之需。这就需要一批洋幕僚、洋顾问、洋朋友;需要一批属于自己的翻译人才和擅长洋务的干才。因此在李鸿章身边聚集了一大批洋幕僚和洋技师。在当时, 大清国除了李鸿章,再没有一个督抚大员能像他有这么大的胆量和气魄,要做出一番大事业来!李鸿章就是要“洋为中用. 洋为我用” ,把他们当做睁开眼睛看世界的窗口,天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能很快知道。洋幕僚们则有意无意地,客观上也常代表本国的利益,在向李鸿章施加影响。

正当李鸿章踌躇满志地办洋务,“讲求洋品”,庆幸中国(其时是自巳掌握的淮军)也有了“开花大炮”,还想与日本联手抗击西洋进犯中国时,日本军队突然武装侵占台湾,使李鸿章这“一厢情愿”的美梦被无情的现实击碎,李鸿章愤怒了!他有着强烈的报复心理,发誓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还以颜色。

他加紧、加快了外购军火的步伐,在西方军火市场上各式军火都有,比如说英国的阿姆斯特朗炮和格林兵器。但是购买什么品牌的大炮小炮才最经济实用, 不要说是清廷,就连经过战火考验的李鸿章,一开头心中也不是很有数。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无巧不成书!在李鸿章最需要克虏伯的时候,恰好也正是克虏伯需要李鸿章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 机遇再次庞幸了李鸿章,地球的那一边,爆发了一场战争—普法战争, 德璀琳立即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了李鸿章。不要忘记了,德璀琳正是德国人。

隆隆的炮声让李鸿章兴奋不与。普法战争中,德国克虏伯公司制造的大炮大出风头,尤其是色当一战,普鲁士第一军的一百二十门大炮,以排山倒海之势,集中轰向法军的阵地,不仅把法军的炮阵压得根本抬不起头来,而且把法军的步兵也挡在了二千米之外,为普鲁士军队成功地赢得了时间,最后赢得了胜利。

这一战役奠定了普鲁士胜利的基础,也奠定了德意志统一的基础,意义极其重大。普鲁士军队使用的大炮就是克虏伯的新式大炮,德璀琳不失时机地对李鸿章说:“普法战争的胜利,实际上就是克虏伯大炮的胜利。”因为这些大炮的确是当时世界上最厉害的陆军兵器。在德璀琳的极力推荐下,李鸿章对克虏伯大炮简直就佩服得不得了,羡慕、眼馋极了,他梦中的淮军就应当是普鲁士军队这个样子。他一再感慨德国人的政治军事,把德国视为中国的榜样,他在给清廷的奏折中说:“该国(德国)近年来发愤为雄,其军政修明,船械精利,与英俄各邦并峙。”

所以他在主持引进西式兵器时,通过与比较,最终看中了克虏伯大炮。他计划用克虏伯大炮来装备京津一带和长江一线的炮台。这期间他在写给他的干将丁汝昌信中说:“津案结后,自强之策,大沽海口南北炮台及北塘等处应驻重兵。长江以炮台为经,轮船为纬。但保津畿、长江自固根本,外人必不敢轻视。”而李鸿章指定的,负责与西欧军火商谈判购买军火的人就是德璀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