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要求中英平分香港主权"撒切尔夫人"做时尚模特

命运的邂逅 收藏 5 41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王亲临撒切尔夫人80岁生日宴会,两位女士虽已年暮,也依然保持着英式的优雅,分别身着珍珠白和天鹅绒蓝礼服,一派大家风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茛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25周年纪念活动,撒切尔夫人和布莱尔夫人的着装可谓是“姹紫嫣红”。


铁娘子VS时尚,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甚至有些对立的词如今被摆到了一起——82岁高龄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为英国版 《时尚》杂志当了一回模特。在撒切尔夫人当政的上世纪80年代,政治人物们远没有像现在的萨科奇、普京或者奥巴马那样,把个人穿着视为从政的助推剂。如今英国政客们还是穿得不怎么样,但撒切尔夫人早在20多年前就因为自己硬朗的着装风格,成为职业女性的楷模。


82岁的《时尚》模特处女秀


对于初次成为《时尚》杂志模特的人来说,82岁的年龄或许大了一些,但撒切尔夫人在杂志上的出现,却没有给人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时尚》赞美她的风格,赞美她闪亮的硬壳提包……配图的文字专注于庆祝她的不朽,“真正的风格需要自信,很少有女性能如她那样把自信贯穿于日常生活中,这就是这张照片给我们的感觉。”


为她拍照“御用”摄影师的梦想


这次给撒切尔夫人拍照的是著名摄影师马里奥·泰斯迪诺,他曾为英国查尔斯王妃戴安娜拍摄了最后的官方纪念照片。这位秘鲁裔比利时摄影师的拍摄对象从凯特·莫斯到威廉王子、哈里王子应有尽有,但他多年来的梦想却是为撒切尔夫人拍照,“政治人物通常在任期结束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但撒切尔夫人不同,当我1976年去英国的时候,这个国家还是如此贫穷,是她为英国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铁娘子”要求修掉脖子皱褶


这是撒切尔夫人第4次为时尚杂志做“模特儿”。为保证照片的效果,马里奥与撒切尔夫人在伦敦克拉瑞芝大酒店度过了一个下午。拍摄完两张照片后,她坚持要求在摄影师的电脑里研究一下这些作品,“那里皱褶太多了,”她指着照片上的外套部分说,“我脖子上有阴影,我们能为此做点儿什么吗?”


想象这个拍摄场合并不容易,高挑的泰斯迪诺有着棕色皮肤、大白牙和宽眼睛,喜欢拿着相机做些喜剧化动作,当他面对年轻女郎时,他会边拍边说:“喔~太迷人了~”,“就这么做!就这么做!”在给撒切尔夫人拍照时,拉美人抑制不住自己的激情,泰斯迪诺还是会带出些口头语,“对宝贝!是的宝贝……”这让屋里的其他人觉得无比好玩,而撒切尔夫人则像是一百年没有笑过一样,有点尴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撒切尔夫人上榜


英国《每日邮报》评选出让英国蒙羞的35大名人


尽管大多数英国人都很有钱,也拥有各种各样的高科技优势,但今天的英国似乎并不是一个快乐的国家。到底是谁让英国变得丑陋、无知、混乱,到处充斥着醉酒和争吵喧嚷的呢?近日,英国《每日邮报》专栏作家昆廷·莱茨日前评选出令英国荣誉受损的35大名人,以下就是这些人的名单:


1.杰佛里·阿切尔


杰佛里﹒阿切尔,1940年生于英国,毕业于牛津大学威灵顿学院,曾是英国下院最年轻的议员,担任过保守党副领袖。


杰弗里粗鲁自负、喜好交际、一意孤行以及善于推脱,他曾在1999年竞选伦敦市长时嫖妓,2001年做伪证,并以搅乱英国政局为乐。


2.理查德·皮卿


铁路的发明,把无数小规模的地方经济连接在一起,推动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批重工业企业的发展。然而20世纪60年代,理查德这个“短视的笨蛋”和精于算计的家伙却决定关闭2000多个车站,裁员10万铁路工人,致使8000公里长的铁路“无所事事”,他的行为被称为过去50年间“反进步改革”的最大典型之一。而今天的交通拥挤、污染增加,令成百上千的通勤者痛苦不堪,也要归因于理查德当时采取的措施。


3.霍华德·舒尔茨


几十年前,人们可以用买一份报纸的钱买一杯咖啡,这个容量不到500毫升的杯子很烫,以至于我们可能要在买了10分钟后才能喝。这要责备谁呢?霍华德·舒尔茨,尽管他没有发明星巴克,但却在1987年购买了这家咖啡连锁店,并致力于打造全球“咖啡连锁超人”,星巴克的连锁店几乎每天都有新开业的,几乎扩张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4.詹姆斯·卡拉汉


卡拉汉一身兼有两个“英国之最”:他既是英国历史上最长寿的首相,也是唯一曾经出任首相、财政大臣、外交大臣和内政大臣4个内阁大臣职务的政治家。可是1966年他担任财政大臣的时候宣称改变英国人的“找零钱方式”。英国此前一直实行十二进制的货币制度,这种制度加强英国人的心算速度、国家凝聚力以及阻止外国人。可是“狡猾精明”的卡拉汉改变了这种货币制度,采取十进制。尽管计算更加简单,却让商店店员们无所事事,令我们区别于欧洲其他国家的“自豪之处”从此消失。


5.戴安娜·斯宾塞


戴安娜被称为“人民王妃”,她可能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也是一位魅力四射的女性,几乎受到所有人的喜爱和崇拜。然而,正是人们对戴安娜的崇拜观念,大大削弱了英国社会,让英国人更加神经质。戴安娜之后,整个英国很容易装模作样,很难分辨出人们的眼泪意味着什么。因为戴安娜,英国人嘴里开始出现“危机”、“灾难”这样的词,英国人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多成年人失败后痛哭流涕,人们甚至对从战场返回的士兵感到厌恶。戴安娜对英国的稳定是一个潜在危险。


6.格雷戈·戴克


英国国防部生化武器顾问戴维·凯利死亡事件致使英国广播公司总经理格雷戈·戴克引咎辞职,但这不是他犯下的最大错误。他最大的错误时将英国广播公司一台的主要新闻节目从晚上九点挪到了十点。九点新闻通常让你有时间下楼溜溜狗、关掉电源、刷牙洗脸,大约9点45分就能上床睡觉。到第二天早上7点,人们至少有9个消失的睡眠时间。然而当英国独立电视台取消10点新闻后,戴克似乎看到了机会,将为公众服务的想法抛于脑后,目的只为压倒独立电视台。


7.查尔斯·萨奇


伊拉克出生的萨奇对英国的破坏比萨达姆被绞死前对英国的破坏性还要大,从广告商变成艺术品经销商的他,制订了他自己的一套公众品味标准,歪曲伦敦的艺术品市场,让他本人名利双收。萨奇让传统艺术技巧“靠边站”,让人们忽略了“美丽”的观念。如果一个社会失去美丽的标准,也就意味着失去了良好行为的标准。萨奇应该为英国国家审美观点陷入病态负责。


8.格雷厄姆·凯利


一个成功的足球队能为一个城市的市民提供英雄,帮助市民们树立一个榜样,对整座城市产生强烈的认同感。但是如果这只球队由于足球协会签署了堕落的协议而完蛋的话,不会产生上面的效果。1992年,英国足球协会首席执行官(以前是一名银行出纳员)签字放弃一流足球队,反而支持那些低级球队引入国际巨星,允许他们购买豪华汽车、包养情妇等。这位“头脑迟钝”的执行官对英国球队今天的颓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9.安东尼·克罗斯兰


在1965年到1967年担任英国教育大臣期间,安东尼·克罗斯兰曾发誓:“如果这是我最后做的事,那么我会毁掉英格兰、威尔士以及北爱尔兰所有文法学校。”尽管他没有完成这个目标,但是他确实毁掉了一些高等教育学校。他提出了高等教育的双重制设想,将90所学院合并成30多所多科技术学院,覆盖全国,提供全日制课程。这种制度让数百万英国学生、他们的父母和老师的生活陷入混乱,他所做的与他所希望的恰好相反。


10.约翰·麦肯罗


麦肯罗是美国职业网球运动员,曾是国际男子职业网球巡回赛单打和双打世界排名第一。他在职业生涯中共夺得ATP巡回赛单打冠军77个和双打冠军71个。然而,麦肯罗性格暴躁,言论火爆和具挑衅性,容易和对手发生争执,而且不时不服裁判判决,所以他被传媒和球坛称为坏孩子。他曾经多次因为在比赛场上辱骂裁判和行为不检,被比赛组委会罚款和勒令停赛。麦肯罗的行为导致英国年轻一代对生活的态度非常不严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