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墓里的诅咒(原名:魅影) 魅影 4

老何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9.html[/size][/URL] 4 青云观后面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松柏林。古树参天,荫以蔽日。迟鹏几个穿过青云观往后走,不料七绕八拐地竟然在观里迷了路。正如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时,却被一个青年道士拦住去路。 没等小道士问话,迟鹏就先发制人地问道:“请问师傅,去后山怎么走啊?” 小道士打量了一下几人,说:“几位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9.html


4

青云观后面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松柏林。古树参天,荫以蔽日。迟鹏几个穿过青云观往后走,不料七绕八拐地竟然在观里迷了路。正如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时,却被一个青年道士拦住去路。

没等小道士问话,迟鹏就先发制人地问道:“请问师傅,去后山怎么走啊?”

小道士打量了一下几人,说:“几位还是在观里游玩吧,拜拜三清四帝。后面还是别去了,乱石嵯峨,古树成荫,恐非善地,怕有脏东西缠人呢!”

众人听了这话,隔着高高的宫墙远远望去,却见后山松涛阵阵,似乎有一丝凉气袭来,使众人后背直发冷。

孙达明打个寒战,说:“我看咱们还是别去了,真的很瘆人呢!”

李小琪白了他一眼说:“你胆儿小就回去,反正俺们几个得去看看!”

赵曦拉了一把李小琪,转身问小道士:“请问大师法名如何称呼?”

小道士垂目低眉地说:“小道法名听风,不知先生如何指教?”

赵曦又问:“大师既然名为听风,那么一定经常去后山听松涛之声了?”

听风打个稽首,说:“后山乃老君休憩之地,凡人安敢惊扰!”

赵曦笑道:“大师方才言说后山恐怕有脏东西,难道太上老君竟然治不住妖魔鬼怪吗?”

听风语塞,只是摇头道:“具体我也不知。只是师父嘱咐,万不可进后山林中。我道家尚且如此,你等闲人更不可造次啊!”

钱程笑道:“你们怕我们去后山,莫不是藏了女人在后面,怕人知道啊?”

听风哭笑不得地说:“诸位既然不信,小道也无话说——只是去了后山,有什么结局你们得自己担着!”

赵曦还想说什么,却被迟鹏拉开:“走吧!跟出家人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几个人离去的背影,小道士听风的眼色忽然变得阴暗无比,冷哼一声,跑着向前院追去。

迟鹏几个出了山门,顺着围墙想绕过青云观,可没想到围墙外根本没有路,只好在半人高的乱草中彳亍而行。

走了一半,前面忽然有一片空地,李小琪忽地靠着墙坐下去不走了:“妈呀,累死我了!休息一下吧?”

孙达明紧挨着李小琪坐下:“我说不来吧,你们非来——这回后悔了吧?”

李小琪没好气地说:“谁后悔了?你要走自己走,没人拦你!”

孙达明笑笑不语。

钱程一屁股坐到李小琪身边,掏出烟就要点。李小琪一把夺过来丢出去:“去去!要抽烟离我远点!”

钱程连滚带爬地跑过去捡起来:“别扔啊!这可是我从我们老爷子那里偷的,大中华啊!”

迟鹏说:“佛爷,你还是别抽了,小心着火!”

钱程不以为然地说:“这么绿的草,就是用火点也点不着啊!一个烟头算得了什么啊?”

赵曦过来坐下,说:“你小子就抽吧,小心看林的人罚款!”

钱程满不在乎地说:“罚就罚!反正我没钱,要罚款你小子得给我垫上!”

几个人胡侃着,却见迟鹏一言不发,忧心忡忡地看着地面。赵曦笑道:“别胡思乱想了!不就一女鬼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切!”钱程不屑地吐出口烟,“你小子怎么知道是女鬼?莫非你认识?”

赵曦笑笑,说:“岂止认识,而且还知道他的前世今生呢!”

钱程哼了说一声扭头不理。李小琪却满是期冀地凑过来问:“那她前世是谁,后世又是谁啊?”

赵曦笑道:“她前世是条美女蛇,后世吗……”止住话头卖关子不说了。

众人都感兴趣地看着赵曦,不料赵曦拧开瓶盖喝起水来,气得李小琪劈手夺过来作势要扔:“快讲,不讲就给你扔了!”

赵曦急忙抢回来:“别!我讲还不行吗!”

孙达明笑道:“大排就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赵曦一口气把自己瓶子里的矿泉水喝干,顺手抢过孙达明手里的:“那你要是给驴把青草,那驴自然就干活了。”

孙达明要抢回来,却被李小琪拦住。李小琪把自己的水给了孙达明,回头对赵曦说:“快讲啊!”孙达明也说:“都给你草了,还不快尥蹶子?”

赵曦笑笑,装腔作势地用手掐算了一下:“这女鬼后来嫁了个人,可是过门三个月就死了。他的丈夫很伤心,后悔那天晚上不该让她出去为得病的自己去买药,跑了大半个市区,回来后不久就因为淋了雨而病倒了,病得把生命也赔了进去。他来到公墓园里妻子的墓前泣不成声,回忆着以前与她相识相知直至相爱的点点滴滴,悲痛的难以自制。

“哭着哭着,疲惫的他居然在妻子墓前睡着了。等他被夜风吹醒时,已经是深夜了,公墓在静静的月光下透着恐怖的气氛。

“他很害怕,急忙往公墓门口赶去,可是大门已经紧闭了。无奈,他只好坐在一颗大树下,等待黎明的到来。

“忽然,他觉得自己左边不远的一座豪华的墓在摇动!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再次望去,没错,是在摇!

“一具骷髅忽然凭空出现在公墓前。月光下清楚地可以看到,他浑身是泥,眼里冒着惨绿惨绿的光,下颌骨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喃喃自语。

“扫墓的人吓得不敢动弹,缩在树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借着月光,他看到了墓碑上的字:‘吴海,终年69岁,为人和善,行善无数,受人尊敬,希望他安息。’

“骷髅忽然悲鸣起来,凄厉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忽然骷髅用手在碑上抹了几下,然后用手指刻了几行字,刻完了才略显平静的消失了。它刻的是:‘吴海,终年69岁,为了遗产害死了自己的亲弟弟一家,当局长时无恶不做又沽名钓誉,后来死于心脏病。’

“慢慢的,几乎每个墓碑前都出现了骷髅。显然,它们都是埋在里面的人。它们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改碑文……”

赵曦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让人毛骨悚然。忽然一阵山风掠过,周围的树枝草叶发出了“唰唰”的声响。孙达明一拉赵曦:“别讲了,瘆人!”

李小琪一把打开孙达明的手:“去!害怕你别听,一边待着去!”

赵曦带着坏笑看了看周围的人,继续讲道:“扫墓人的好奇心压过了恐惧,他悄悄地在墓园里盘恒,看骷髅们写什么。奇怪的是,骷髅们似乎根本看不见他。

“他发现,里面埋的人原先的碑文大都把死者形容成具有乐善好施,光明正大等高尚品格的人,可被改后的碑文都会把死者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恶行记下来,总之,这些人在改过的碑文里的形象和原先的天差地别。

“扫墓人忽然觉得很有趣:这是死人在说真话吗?他忽然想看看妻子会不会也改碑文,就跑到妻子的墓前。

“月光下,扫墓人认出了那张曾经美丽的脸。她趴在碑前,用只剩下骨头的手指写道:‘我是钱程的老婆,为了和情夫幽会,骗丈夫说是出去买药,结果因淋雨得病而死……”

话音刚落,众人爆发出一阵笑声。钱程气急败坏地把手里的烟头摔向赵曦:“你个死排骨,真会编排人!”

赵曦拍拍屁股站起来,说:“兔子(同志)们,休息了半天,咱们该上路了——苦不苦,想想人家萨达姆;累不累,想想美国黑社会!走啊!”

忽然孙达明变腔变调地喊道:“别动,蛇!”

众人顺他手指看去,只见一条通体碧绿、隐身在草丛中的蛇,昂起了半截身子,吐着舌头,两只三角眼发出了恶毒的目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