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江湖险恶之色狼谷大战!

ywbo 收藏 86 1199
导读:[B]众人一跨进色狼谷,便看到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具尸体,接着波波左边的太阳穴便感到了一阵紧迫的风声,再接着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影向波波攻来。 波波猜想出手之人定是色狼谷之人,便向右斜斜一纵两丈开外,单掌竖在胸前道:“住手,是自己人!”然后波波便看到了几乎不成人形的莽汉:红眼黑颊,干瘦如柴,从头到脚脏乱不堪,全身散发着一大股腐臭味。 妖狐不由吃了一惊道:“大汉,谷里发生什么事了,怎地变成了这副模样?!” 莽汉收住架势,血红的眼珠紧紧地瞪着三人,愕然道:“是你们?” 铁鸡公淫荡笑了笑道:“本剑神难道

众人一跨进色狼谷,便看到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具尸体,接着波波左边的太阳穴便感到了一阵紧迫的风声,再接着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影向波波攻来。

波波猜想出手之人定是色狼谷之人,便向右斜斜一纵两丈开外,单掌竖在胸前道:“住手,是自己人!”然后波波便看到了几乎不成人形的莽汉:红眼黑颊,干瘦如柴,从头到脚脏乱不堪,全身散发着一大股腐臭味。

妖狐不由吃了一惊道:“大汉,谷里发生什么事了,怎地变成了这副模样?!”

莽汉收住架势,血红的眼珠紧紧地瞪着三人,愕然道:“是你们?”

铁鸡公淫荡笑了笑道:“本剑神难道又变帅了,那还得了——倒是大汉,怎生瘦成了这般模样?那刚刚勾搭上的姘头有这么厉害么,都快把我们的大汉给榨干了……嘿嘿,他娘的你还好像一年半载都没有洗澡了……”

“卖糕的!”莽汉凝视波波片刻后叫道,“波波又怎地弄成了这般境况?难道是时下非主流流行的自残艺术?”

波波一时语塞没有回答,只是招呼妖狐和铁鸡公一起坐下来饮茶,慢慢地众人将那日发生的事情大致说给了莽汉听。

莽汉呆思了许久,又摸了摸波波的脸和手,苦笑道:“可怜的波波,保住性命总算万幸,身上的伤慢慢总能可以恢复的……”

波波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我倒不担心,倒是谷里的情形是怎么回事?”

“狗娘养的!”莽汉又瞪起了血红的眼珠,狠狠骂道,“那天从飘香楼我那小甜甜的住处离开后,回到色狼谷,没看到你们的鸟影子,原以为你们撇下本护法又跑到哪去风流快活去了,不多久就来了一群黑衣人,不分白天黑夜地来袭击……娘的,这半个多月来没有吃好一顿饭、睡好一个觉,就连上茅厕也得提心吊胆地防着他们,更不消说洗什么澡了,身上全是那帮混蛋的狗血难受死了,现在我想明白了他们肯定是趁大家伙不在,攻打色狼谷来寻找那绿林令..”

“城管没派人来管么?”妖狐问道。

莽汉仍气冲冲地道:“杜杀手下那帮酒囊饭袋,来了也不顶用,定是被那黑衣人的凶残吓寒了胆……嘿嘿,老子组织谷中的弟子硬闯了几次都没能闯出他们的围击,最后动员弟子从后墙挖了个大洞想溜,谁料那帮狗崽子早在后面埋伏了大批的弓箭手,倘若再这么拖下去的话,不出一个月老子就非得累死了不可!”

妖狐淫笑道:“这段日子谷里头的补药定被你吃了不少了?而最可惜的是,‘飘香楼’你那骚娘们不在,呵呵..”

莽汉一摆手道:“累的要死,再怎么补也补不回来,哪有精力想那事!”

波波摇头苦笑了一下,又摸了摸肚皮道:“现下咱们可以好好地喝一顿酒了,不知道小宝,水狩到长安办事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等着吧,我琢磨着水狩好歹也要把长安的姑娘糟蹋个遍才肯回来的,莽汉起身边向后门走去,边道:我过去吩咐下弟子让他们准备酒菜!”

波波,妖狐动手收拾了一下桌子,片刻酒菜就摆上桌了,菜虽少,酒却好。

泡酒的甘草、人参、黄耆、桔梗、知母、狗脊、仙茅、淫羊藿、地榆、白术、青蒿、当归、升麻、龙胆、细辛、白芷、勺药、山柰、杜若、野菊、薇衔、鸡冠、积雪草……等等等等,多如牛毛。“饭可以不吃,酒却不能不喝!”这是某淫狐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奇怪的是,这样的一个酒鬼,甚至还可以说是个色鬼,竟然以前还出过家,还经常规劝谷中弟子什么“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

谷口不时有人影在晃动。甚至还能听见有人在嘀嘀咕咕说着些什么。

但始终都没有人敢来骚扰四人喝酒。

他们不来惹四人,四人却不会放过他们。所以当四人饮干最后一瓠酒后,活动了一下筋骨,便操起家伙准备干活了.

四人一跨出门槛便遭到了一阵阵暗器狂雹般的猛攻.嘣.嘣..嘣....嘣.....炒豆的声音?

呵呵,这是无数次飞镖钉在四人身后的木墙上了。

当然,这些下三烂的玩艺根本伤不到四人——莽汉站着未动一下,任那各式各样的暗器打在身上却毫发无损,莽汉的铁布衫果然练到家了;铁公鸡夺艳剑一挥,无论大小暗器都尽被挑落地上;妖狐手拿妖刀,手腕轻抖,身前产生一堵劲风铁壁任水都泼不进;波波双手往前一探,拈了一大把烂铜破铁。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哪个手上不沾满了血腥?哪个身上没有几处刀伤剑创?江湖上没有儿女情长,只有刀光剑影!

四人就迎着这数十个围上来的黑衣人冲了上去,真个狼入羊群,波波双掌左拍右劈,十数个脑袋的红水白汁四处暴溅;铁公鸡长剑直刺斜斩,穿透了十数人的咽喉、砍断了十数人的脖子;莽汉抢得一根长棍,施展出一路打狗棍法,指东打西,刚猛凌厉,数十人一沾上便即刻惨叫着倒地翻滚;妖狐手持妖刀,两眼冒出嗜血的红光,斜身舒臂一个轮旋转劈,立将近处的几人拦腰斩断!

黑衣人一批接一批地倒了下去,却仿佛杀不尽一样,又有一批接一批的人涌了出来。

尸积已如山,血流似成河。

黄昏中的修罗屠场。

躺着的人越来越多,站着的人却仍不少——杀不尽么!

终于,直到夕阳西下,才只有四人仍然站着,个个都好似刚从血缸子里爬出来一样,从头到脚一片红。

莽汉丢下不知道何时拿在手上刃口已卷的单刀,从地上另捡了一柄插在腰间以作日后备用。

妖狐血眼四顾,嘶哑着嗓门叫道:“痛快,痛快,还有么,不怕死的就来!”

波波黯然叹道:“我这个大师兄果真不简单,竟有这么多人为他死,我终究还是小看了他……”

铁公鸡收起夺艳剑,轻轻擦拭着剑上的血迹道:“也许他们倒并非不怕死,只不过他们若不死在咱们的手下,你那个什么狗屁大师兄,也决不会让他们好好的活着……”

莽汉按住波波的肩头道:“波波,咱们现下该怎么做?”

波波咬了咬牙,一字一顿地道:“既然他这么想要我死,那我就送上门去”

妖狐淫笑道:“那个女人呢?你舍得杀了她?”

波波坚毅地点了点头:“变了心的女人,杀了眼不见心不烦!”

铁公鸡斜眼看着波波:“能下得了手么?要不要我代劳”

波波淡淡一笑道:“虽没你们那么心狠手辣,真个下起手来,我也决不会婆婆妈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