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八路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


转眼间,就进入了38年12月份。

新兵已经结束了近两个月的严格训练,通过了考核,被打散补充到了队伍中。严骏与傅龙朝商量后将人员已经扩大了的四个连直接升格为了四个营,经过严格的筛选,又有五十名战士被挑选了出来扩大了狼牙的编制。在严骏的指示下严玉和周贵德进行了密切配合,从周边县城采购回来了大量的药品、食盐、布匹运到秘密基地储存了起来。后勤部更是从老乡手中购买了大量的粮食,并且严骏指示要不限量收购,根据地的粮食价格也被抬了起来,按照现在的形势如果小鬼子不来,老百姓就可以过几天安稳日子了。

地道也已经基本成型,严骏带领着傅龙朝等人经过仔细检查还是比较满意的,老百姓也从队伍上得到了开挖地道的奖励。由于山里本来就有很多蘑菇,菌种不缺,所以在地道里种植蘑菇的事也已经实验成功,只待大规模推广。

由于中原大战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日军暂时无力抽调军队围剿后方,严骏他们过了几天难得的清静日子,也为部队训练提供了最好的时机。

这天,严骏他们正在作战室召开会议,打算主动出击,打击鬼子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声洪亮的“报告”声。

“进来。”严骏停下正在讨论的战斗方案。

“报告团长,有一队自称是八路军的队伍人进入了我们的根据地,驻扎在了根据地边缘的小庄子。几个当官的和一队警卫部队被民兵逐村护送了过来,前来拜会。大概两个小时后到达。”报告的是充当警卫员的一个狼牙战士。

“啊,八路军?”严骏失神地说道,楞了片刻,挥挥手让战士退了出去,心说:“该来的到底还是会来啊,来了也好。”

“八路军,他们来干什么?”傅龙朝首先问道。

看着围着桌子坐成一圈的一帮手下,严骏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八路军来是干什么来了,但他不能说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怕什么?”夏振宇从来就不是怕事的主。

严骏想了想,站起来,说道:“算了,先散会吧。准备迎接,都是打鬼子的,先了解清楚他们的意图再说吧。”说完,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严骏走回了自己住的屋子。

“该怎么办呢?”他把自己关在屋里,苦恼地想了起来。


严骏和傅龙朝、夏振宇站在军营外面等候着,他们身后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狼牙小队,罕见地穿起了迷彩服,脸上更是涂满了伪装色。

远远看到四个穿着灰布军装的人在一个十五人民兵小队的护送下,慢慢地向严骏他们走来,再后面则是一个警卫排得八路军战士。严骏打眼望去,只见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八路军军官,三十来岁、灰色的军装上补了好几个补丁,破旧的帽子上是青天白日帽徽,腰里挂着一把小勃朗宁手枪。在他侧面差半步紧跟的则是一个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干部模样的八路军军官,穿戴配枪都差不多,但比起最前面的那个来多了一份儒雅之气。跟在他们两个后面的两个八路军一个看上去也就刚二十出头,没戴帽子,腰里挎着一把驳壳枪,身后则不伦不类地背着一杆红缨枪,另一个则身后背了一把大刀,年龄稍大些,目光冷厉。

打眼间,几个人已经来到了面前。严骏独自上迎了一步,刚想举手敬礼又停了下来,转为拱手,大声说道:“在下严骏,欢迎长官。”

领头的八路军官显然楞了一下,马上也拱手说道:“哈哈,严当家的客气了,兄弟八路军独立团团长李云龙,冒昧前来打扰,还望海涵啊。”

“什么?李云龙?”严骏一听这个名字,马上一激灵,记得在以前在自己来的那个世界,看到过一部曾经红极一时的电视剧叫《亮剑》,其中的主人公好象就是叫李云龙的一个八路军独立团团长,但那是活动在山西的。

不是一个人,肯定不是一个人,中国人重名重姓的太多了。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却说道:“那这位是?”

那个儒雅的八路军军官上前一步,“啪”敬了一个礼,说道:“在下赵刚,是独立团政委。”

“什么?赵刚?政委?”严骏咽了口唾沫,眼睛望向另外两个挎着驳壳枪的八路军。

“哈哈哈,严当家的,这两位是独立团警卫排长魏大勇,少林和尚出身,绰号魏和尚。那位是一营营长张大彪。”李云龙看着严骏马上大声说道。

严骏是彻底被雷倒了,自己是被不知什么该死的原因给穿越了回来,这李云龙独立团应该是在山西啊,怎么也莫名其妙地弄到这里来了。八路军要来也应该来的是120师贺总的部队啊。妈的,严骏心里骂道,一定是那个《亮剑》编剧搞错了,把河北的弄到山西了。他只能这么想了。李云龙这小子,还真象电视上演的,死不吃亏的主,自己拱手为礼,这家伙马上就来了个“严大当家”,敢情是把自己当土匪了啊。好吧,看咱们谁玩谁。心里想着,严骏嘴里说着话,把傅龙朝和夏振宇给八路军介绍了,一边说一边把李云龙四人让到了作战室,至于警卫员则留在了外面。他哪里知道,一路上这李云龙早被雷倒了,这个根据地民兵的武器装备居然比他这个正规军用的都好,一色的三八大盖,还有机枪。根据地也是大得没天理了,足足在民兵名为护送实为监视下走了三天才来到了这里。这个营房更是建的亮亮堂堂,整整齐齐,他这个正规军团长还从来没有用过这么漂亮的营房。他是一路走,一路不停地咽着唾沫才来到这里的。

(不好意思啊,亮剑里的李云龙是军神刘元帅的手下。本来我打算拉个把贺老总的手下名将的,但想来想去实在是找不出我熟悉和喜欢的,我又喜欢李云龙这小子,所以啊在这里我就把他强行划归到贺老总的战斗序列里了,至于他的上级,大家觉得八路军的独臂刀王也是后来名震天下的独臂将军贺炳炎将军如何?我还在考虑把楚云飞也给拉来,可他是晋绥军,不好安排的,再者阎锡山肯定不答应到河北来的,呵呵。)

一进指挥室,李云龙首先看到的是挂着墙上的巨大地图,这显然是从小鬼子手上那里弄来的,并且至少是鬼子联队或旅团指挥部才有资格拥有这么详尽的地图。而赵刚,则马上被指挥室里挂着的军规和严骏手书的条幅给吸引了,不自觉地大声喝彩到:“好,好诗啊。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鞭入东京。好诗,真是好诗。”

严骏右手虚引,双方分坐在了桌子两边。赵刚的眼光则仍旧被牢牢地吸引在严骏制订的军规上,边看边点头也不时地皱皱眉头。

“不知李团长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啊?”等警卫员给每人沏了一杯茶退出后,严骏首先问道。

“哈哈,严大当家……..”李云龙笑得和他的长相一点也不相称刚要说话。

严骏赶忙打断:“停,停,李团长,兄弟必须先正视听。兄弟是民众抗日保国军司令,不是土匪,所以,李团长,你是不是可以改口了。”

“哈哈,不好意思啊,兄弟失敬了,原来是严司令当面啊。待会喝一杯给严司令赔礼道歉啊,哈哈。”

严骏心里暗暗发笑,自己还没张罗要请他喝酒呢,他自己反倒先张罗上了,果然跟电视里一样一样的。

“赔礼倒不必了,喝一杯吗还行。”严骏说着,别人可是听出来了,好象不怎么乐意请这一顿酒。

李云龙这家伙简直是厚颜无耻,假装没听出来,眉开眼笑地说道:“好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会一定要陪严大当家,哦,不,是严司令多喝几杯。”得,反倒是他陪严骏要多喝几杯了。

傅龙朝他们几个是觉得又气又好笑,八路军同来的魏大勇和张大彪是笑不出来憋的难受,赵刚则是在桌子下狠狠踩了李云龙一脚。

“赵刚你小子,踩我干吗啊?”李云龙吃疼地喊了出来,冲赵刚就喊。

“哈哈哈哈哈”屋子里的人忍不住全都大笑起来。

笑完了,严骏站起来,喊了一声:“警卫员!”

狼牙的警卫员马上推门走了进来:“到!”

“马上安排食堂准备午饭,为李团长他们接风。不用特别安排,按照正常标准准备。”严骏命令道,哼哼,先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的伙食,这可不是八路军能够配给的,来个下马威,看你还狂。

“各位,我们先到营区走走,队伍正在训练,几位都是行家,比我们这庄稼把式懂的多,也请给指教指教。有事我们酒足饭饱后再聊。”严骏邀请道。

“好好,严司令我们是久闻大名了,打鬼子杀汉奸确实不含糊,我们也真想见识见识贵军的英雄气概,学习学习。”李云龙连声说道,赵刚也没有阻止,他也想看看保国军的真正实力,看看他们凭什么能够消灭那么多鬼子。

正在指挥和组织训练的李皓看到严骏他们过来,马上一阵小跑跑到跟前,脚后跟一磕,“啪”地敬了一个礼。

“报告司令,教导队正在组织队伍训练,请指示!”

“李队长啊,这是八路军独立团的李团长和赵政委,命令所有部队全副武装集合,接受检阅。”

“是!”李皓马上跑去传达命令。

傅龙朝叫了一声“司令……”刚要阻止,严骏挥挥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他是铁了心要给李云龙这个捣蛋鬼一个下马威,彻底让他死了收编自己的心。

五分钟后,保国军除了在外面警戒的战士外,全部集合在了训练场上。

李皓跑了过来:“报告司令,部队已集合完毕,请您检阅。”

“好,入列。”严骏手一引,向李云龙他们说道:“李团长、赵政委,请”。说完便领先而行。

李云龙、赵刚他们是越看越心惊,七八十个穿着花花绿绿服装的战士一看就是经过战火洗礼的精锐中的精锐,装备更是豪华的没谱,机枪、步枪、迫击炮不说,每人都额外配有手枪。炮营更是离谱,居然有五门九二式步兵炮,十多门迫击炮。至于三个步兵营,装备也是相当惊人,一个营的火力足足抵得上他们现在一个团的火力。

正在惊异时,走在前面的严骏大喊一声:“兄弟们好!”

“杀鬼子!”战士们整齐的吼声吓了李云龙一大跳。

严骏继续喊道:“弟兄们辛苦了!”

战士们则吼出了震天的口号声:“精忠报国!”


检阅完队伍,严骏又带着他们看了队伍的训练,李云龙开始显得忧心忡忡,有点蔫吧了,而赵刚则是没什么表情。

回到营房吃饭时,李云龙他们再次被雷了一次,他们一桌八个人,四大盆菜,分别是烧土豆、白菜炖粉条、红烧肉、还有一盆咸菜,主食馒头管够。另外他们这一桌还单独上了一大碗炒花生、几瓶高粱酒。赵刚借口出去撒尿,还到食堂看了看保国军其他战士的伙食,除了没有花生和酒,其它的一模一样。

被严骏刺激的不行的八路军官兵,甩开了腮帮子放开了肚皮大吃,然后在严骏、傅龙朝、夏振宇以及其他几个战士的陪同下,开始喝酒,没多大功夫除了两个警卫员外,全都给喝趴下了。尤其李云龙、张大彪和魏和尚,估计是很久没有这么大吃大喝了,每人至少吃下了严骏他们两人份的饭菜,酒每人喝了不少于两瓶。赵刚斯文些,但也喝了一瓶。

这样子下午也谈不了什么事情了,严骏只好命人把他们抬到了一个营房中,扔在大炕上。

八路军警卫排的战士则负责几个长官的安全警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