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三十七节 朝廷斗争的漩涡(二)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URL] 乔桥随那后宫太监出了殿门。那太监弓身对乔桥道:“乔大人请这边走。” 乔桥道:“公公忘了么,进宫是不能携带刀枪的。我须回住所一趟。” 那太监笑道:“真是,这个倒给忘了。乔大人请稍候,我去叫人备辇。” 一会儿,那太监叫了一辆马车过来。乔桥同那太监上车,出了皇宫,往中央御林军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


乔桥随那后宫太监出了殿门。那太监弓身对乔桥道:“乔大人请这边走。”

乔桥道:“公公忘了么,进宫是不能携带刀枪的。我须回住所一趟。”

那太监笑道:“真是,这个倒给忘了。乔大人请稍候,我去叫人备辇。”

一会儿,那太监叫了一辆马车过来。乔桥同那太监上车,出了皇宫,往中央御林军统领府而行。

进得“家”门,乔桥便闻到一股饭菜和酒的香味。可人迎上乔桥,道:“公子,卫兵已将午餐送到,请公子先用。”

乔桥对那太监道:“公公,那玉妃并不急在一时吧?你我在此用过午餐再进宫如何?我陪公公小酌两杯。”

那太监鼻子翕动,脸上一副闻酒香而神往的表情,看来是个好酒贪杯之徒。听到乔桥邀他吃饭喝酒,忙不迭地点头,道:“不急,不急。也好,也好。如此,叨扰乔大人了。”

乔桥一笑,道:“勿须客气。公公请!”

那太监果是个嗜酒之徒,几杯酒下肚,话便多了起来。什么妃嫔争斗,后宫逸闻,全都说将出来。乔桥见此,趁机向他打探一些有关玉妃的事情。

当然,乔桥并不直接去问玉妃,而是绕了个圈子:“公公,当今圣上,除了皇后娘娘,有几位宠妃?”

那太监酒酣耳热,咽下一块肉,眯着双眼,道:“乔大人刚来我太平国,后宫之事不知也是情理之中。乔大人,你够朋友,有些事我方说与你听。当今圣上,并不宠爱皇后。三年之前,圣上欲废皇后而立新后,差点酿成大祸!”

乔桥道:“这却是为何?”

那太监装出一副神秘样子,把头朝乔桥身边斜过来,道:“还不是为这玉妃娘娘!”

乔桥道:“怎么说?”

太监喝下一口酒,又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道:“乔大人有所不知,这玉妃,啧啧啧,其美艳真是天下无匹!一入后宫,上千粉黛尽皆失色,圣上宠爱有加,神魂俱为所夺。而我朝规矩,皇后一经确立,无大事则圣上亦不可随意废止。当年圣上欲废皇后而立玉妃,招致满朝文武反对,无奈之下不了了之。”

乔桥道:“公公,鄙人斗胆问一句,这玉妃竟是何等样人物,有何等能耐,能集圣上宠爱于一身?”

那太监用手抹了抹满是油的嘴,道:“这玉妃啊,乔大人,我与你说,这玉妃不只美艳无比,且有一身惊人本事,与大人一样能于几百步之外顷刻间杀人。三年之前,她本是南方角山中啸聚山林的悍匪首领,曾数挫进剿官军。此事惊动朝廷,圣上着近卫军进剿,才将其捉拿来京。”

乔桥道:“一悍匪成了宠妃,倒也是奇事一件。”

那太监嘻嘻一笑,歪过头,对乔桥轻声道:“若仅此一项,还不足以夺圣上之心魂。这玉妃还有一项本事,宫内传言,其床上功夫,啧啧,嘻嘻!”

乔桥看着太监脸上油滑的样子,有点恶心,皱了皱眉,道:“敢问公公,这玉妃可有何特别来历?”

太监道:“这个却不甚清楚。近日宫内有些传言,说玉妃乃上界仙女,因犯杀戒被贬至人间。更有人言道,玉妃从上天降下时,通身衣饰与我太平国妇女着装全然不同。传言纷纭,不知是真是假。”

乔桥心中一动,但瞬间又否定了脑海中闪过的念头。

乔桥再问有关玉妃别的事时,那太监便茫然摇头,不知道什么了。乔桥见要问的都已问得差不多了,便举杯道:“公公,时辰不早,你我再喝一杯,该去宫中了。”

太监点头,又喝了一大杯酒,摇摇晃晃地离席。

乔桥到自己房间取了短枪出来,扶了那已经半醉的太监上车,一同往皇宫而去。

一进入后宫,乔桥便闻到一种怪异的香气,浓得有些腻人,让人生出几分莫名的兴奋,又有几分难以言说的慵懒,脑中竟有了些飘飘渺渺如丝若缕的幻象。

乔桥吃了一惊,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问身边的太监道:“公公,这气味为何如此怪异?”

太监嘻嘻一笑,神秘地道:“此气味便是自玉妃娘娘宫中传出,香溢整个后宫。女子及我等净身之人闻了只觉舒服,如大人这般健壮男子闻了,便会大有异样了。据传此香乃奇花之粉制成,那奇花长于南方角山人迹罕至的峭崖之上,是玉妃娘娘带入宫中的。”

太监的一番话让乔桥听得大皱眉头,心想那玉妃定是个妖媚的“狐狸精”,极不情愿去见她。但一想这趟来后宫可是“钦命”,又不得不忍着。

车在宫中转来转去,终于来到了一座很是气派的宫殿前。乔桥看那宫殿,和后宫别的宫殿相比,就只有正对着的东面正宫高矮大小一样,别的规模都小多了。宫殿的每扇木格窗户上,都糊着几乎透明的米黄色绢绸,绢绸上饰以各种花草花纹,显得极是精致。从宫殿的外表上就可以看出,这宫里的主人地位和东面正宫里的皇后是不相上下的。

下了车,乔桥随着太监进殿,再沿回廊转了两转,来到了一座小花园中。花园的东边是一座精致的房子,这房子不像宫中其它房屋是由石头建成,而全是木料架构,显得很是小巧。花园内绿草茵茵,各色鲜花盛开。

这时,乔桥又是大皱眉头。那房子精致美观,里面传出的声音却让人恶心——那分明是女人摄人心魂的喘息与呻吟,还偶尔间杂着一两声低低的嬉笑。不用看到,谁都能凭这声音想象出里面的人在做什么勾当。乔桥心想,这个什么玉妃的生活果然是糜烂不堪!

太监对乔桥一笑,道:“大人请稍候,我去通报娘娘。”

乔桥点点头。那太监走到木屋门边,捏着嗓子道:“禀玉妃娘娘,乔大人到了。”

那木屋内的呻吟声停了,又传来一阵低低的嬉笑。

只呼一个极柔媚的女子声音道:“是小五子么?乔大人既已来了,就请他进来吧。”

太监将门上的帘子掀起一角,弓身对乔桥道:“大人请!”

乔桥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向那木屋走去。

乔桥掀帘进屋,屋内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那屋里,左右两边竟站了两排赤身裸体的女人!

乔桥慌不迭地往门外退。慌乱之中,脚在门上绊了一下,差点摔倒。那太监见状,忙上前扶住了。

乔桥面红耳赤,手指屋内,道:“公公,这,这……”

太监将满是酒气的嘴贴到乔桥耳边,轻声道:“大人不必惊慌。这等情景,于后宫人而言习以为常。因后宫除圣上与我等净身之人,寻常人是进不来的。如大人这般,是极有福的了。进去吧,不定娘娘还会赏赐大人呢!”

乔桥听了太监的话,知他所说的赏赐是什么意思,心中如吞了只苍蝇般恶心。

屋内的女人又呻吟了两声,道:“乔大人不习此种情景,尔等先退下吧。乔大人,可以进来了!”

乔桥极力抑制着心中的厌恶与反感,掀开门帘进去。他刚跨进一只脚,便听到里面的女人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而后是一阵放肆的、彻底喧泄的喊叫。乔桥忙闭上眼睛,僵在门口,进又不想,退又不能。

片刻之后,那女人懒洋洋地道:“乔大人,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啊!”

乔桥跨进屋内,睁开眼睛,见对面一张很宽大的床,床的四面围着米黄色的帐幔。帐幔是半透明的,床上侧卧着一个赤裸的女人,朦胧中看不清面目。一个女人赤着身子掀开帐幔下床,走到床后的屏风后面去了,临了还回头朝乔桥飞了一眼,露出一脸狐媚的笑。

乔桥皱眉低头,弯腰行礼(他不愿行跪拜礼),道:“臣乔桥参见玉妃娘娘。请娘娘穿衣下床,臣才好与娘娘说话。”

那玉妃嘻嘻一笑,道:“好了,你也别臣啊娘娘的,叫着让人别扭。特种兵,你抬起头来,看看我是谁?”

乔桥心头一震,猛地抬头,见床上帐幔已经拉开,一个女人裸着身子坐在床沿,看着他暧昧地笑。那分明就是几年前和他一起掉进那个古怪洞中的女毒枭秦玉卿!

“天啊,秦玉卿,果然是你!”乔桥在此处见到她,内心的复杂真是难以言表。自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时代后,他也曾好些时候想过找到这个女人,毕竟,她也是21世纪的人,如果找到,他也不至全然“孤单”。

“当然是我。”秦玉卿笑着对乔桥招手,“你过来,坐下说。”

乔桥扭头看向窗外,道:“你穿上衣服吧。这个样子,像什么话!说实话,看到你现在这么淫荡无耻,我真想一枪崩了你!”

秦玉卿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算了吧,别那么古板正经。老天爷捉弄人,居然把我们两个弄到这远古来了。你说,人一辈子的事,有比这更加莫名其妙的么?你我都抗不过老天爷,得行乐时且行乐吧。这是我的卧房,没有凳子给你坐,就坐床上来吧,我有话跟你说。”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