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投机革命 四、友谊之手

elbt 收藏 11 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回到军营的第二天,老爹和大哥就找到军营里了。说郑义大叔被北伐军抓起来了。我一听,这还了得。马上向总司令校长报告我的情况,又把我和郑义大叔的关系向他做了解说。郑义大叔也就是一个警署的小署长。我缠住老蒋,要他写了人情条子,又请了假。马上在老爹的带领下直奔关押郑义大叔的地方,也就是原警察局的临时监狱。看守的北伐军士兵竟然认得我是老蒋身边的警卫员,又有老蒋的条子,我又买了一条香烟做人情,给足了看守人员面子。二话没说,放人。郑义大叔胡子拉碴的,好在没被人打,只要人没事就好。我和老爹、大哥一直把郑义大叔送到他家,郑大婶见到老伴,两人抱在一起,大婶的哭声掩盖了大叔的哽咽声。好一会,他们才想起旁边还有三位在呢。于是忙不迭的擦去泪痕。我对郑大叔说:“大叔,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在国民革命军总指挥部任职,如果有人敢找你麻烦,你就报我的名号,再不然就去找我,相信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这里有一些钱,你们先用着。”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二十块大洋给他。他推辞不要,我说:“你还跟我客气,当初是谁把我带到上海的,拿着。”这次他不推辞了。我对老爹和大哥说:“你们有空多点过来和大叔说说话,有事就找我。不要客气!”大哥马上说:“小弟,给点钱用吧!”还真有不客气的,现大洋只有几块了,拿不出手,我给了他一张一百块大洋的银票。大哥要到了钱,也从老爹那得了句“臭小子!”钱不就是赚来花的吗!我也给了老爹同样面额的银票,大哥来劲了,竟然说“臭老爹!”老爹一脚踹去,大哥一个闪过,人从门口外逝去,风中飘过一句“爹你一个人先回家,不用等我了”,大叔两夫妻也被这一幕逗得一笑。

1927年4月10日,在上海的原军校政治部主任周先生,收到一封匿名信,上面写着: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在后天。署名是:小学生。他不敢等闲视之,马上找到当时陈独秀商量。陈独秀根本就不把这当一回事,认为是某个无聊人在恶作剧。所以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倒是周先生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本着小心没大错的原则,于二十四小时后疏散了一小部分本党人员,反正一天后就要知道信中所说的真假。

11日下午,杜月笙派杜维富来请我到他家吃饭,并叮嘱杜维富一定要请到我,不然就不认他这个侄子。在杜府的晚宴上,杜月笙问我对共产党的看法,我说:“该党有严密的组织,成员遍布城乡,北伐就是国共合作一起进行的,现在已到得到不错的成绩。”“我问的是你对它以后的看法,你用一下你的预知能力看看。”我停顿了一下,又作思考状,就是不说话,把老杜看得直急。看看差不多了,我对他说:“想听真话?”“不是真话,我听来有什么用?”“我刚才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图画,还有四个字,是逐鹿中原。”“完了?”“完了。”我起身告辞,留下杜月笙在那动脑。

1927年4月12日,"4.12"反革命事变爆发,白色恐怖笼罩全国。国民党新军阀在陕西各地大搞反共反人民的"清党"运动,镇压革命。许多党组织被破坏,工会、农会被解散。许多共产党员遭到杀害,上世历史统计,损失了近八成党员。原本公开的活动一下子变成了地下活动。但在这个时空中,我在明暗(一是匿名通风,二是令到杜月笙在关键时刻产生犹豫而没有赶尽杀绝)两方面影响了这次事变,人员损失相对上世少了许多。周先生对陈独秀是痛恨,对自己是悔恨。4月28日,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先生在北京遇害。

陈华山上尉又一次在庆幸:好在在军校时没有加入那个党派。他不禁为自己英明地选择了跟随郝上尉而飘飘然。其实是我英明地选择了让他跟从。很多年后,我们还在为这个问题争执,但始终没有结果。

事变后不久,我拿着一些军装效果图给老蒋看,说以后要在上海办工厂,为校长的军队做新式的军装。但缺少地皮。老蒋好象很生气的说:“这样的事也要找我,你这样的事情也要问我?””校长,你要不要这样啊!“”他欣赏着我的表情,笑着说:“跟你开玩笑的,不行么?”“你是总司令哦!”“谁说总司令不能开玩笑的,说吧,看上哪块地皮了?”我当下也不客气,就把事先看好的地方说了出来。他说:“你到时找上海市政府,如果他们为难你,我娘希匹了他。”“条子”“又要条子,你写我签名”我会跟他客气,我是救过你的人哦。我后来才搞清楚,原来,身为(基)(督)(教)徒的宋美人答应了他,等他现在的夫人陈女士一离开他,就嫁给他,怪不得。我也高兴选对了办事的日子。不久,我就委托杜维富请人帮我建厂房,我只是把建房要求告诉了他。反正我还有几万块钱在他那。

1927年8月1日,周先生和朱团长、贺军长、叶挺等人在南昌组织起义,建立了其本党的第一支武装。后来,起义军为政府军击溃。

现在老蒋的侍从已有很多,我就趁机提出,说这几年幸保校长平安,现在想换个环境。同时向老蒋推荐黄埔六期生的戴笠,老将脱口道:“戴季陶也推荐他,难道他真的有不错,到时也让他到我身边来干一段时间看看。”我对老蒋说要趁没办服装厂前到湖南看看,帮校长调查调查那的治安情况。老蒋答应了。因为我和陈华山跟在他身边也有段日子,又救过他,现在才上尉,年龄太小的借口也不能用了,所以,他把我和陈华山都升成了少校。我只好又忍痛说了不少校长的好话,更有预祝他“新”生活快乐的话也说了出来,反正他不明白,只以为是好听的话。于是,我和陈华山顶着特别巡视员的帽子在湖南巡视开了。

一路所过之处,我俩惟恐不够张扬,便到处担心当地的治安情况。那些地方官员很会揣摩上官的心思,暗暗的,有一些银票落入我俩的口袋,数量的多少跟当地的治安情况成反比。我们的陈华山少校因此长了不少见识。五大铁我就差和他一起嫖过娼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