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四十四节 突袭襄平

maxian1908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URL] “这,那好吧,不过中郎大人说了,昌黎兵造所制的马镫非常适合骑兵使用,这乃是中郎大人取胜苏仆延的致胜决窍,如果将军大人感兴趣的话,中郎大人就将兵造所制的那批马镫移交给将军大人,待明年开春,如果将军大人允许,中郎大人可以派一些骑兵教将军大人部下如何使用马镫。” “哦,真的?”公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这,那好吧,不过中郎大人说了,昌黎兵造所制的马镫非常适合骑兵使用,这乃是中郎大人取胜苏仆延的致胜决窍,如果将军大人感兴趣的话,中郎大人就将兵造所制的那批马镫移交给将军大人,待明年开春,如果将军大人允许,中郎大人可以派一些骑兵教将军大人部下如何使用马镫。”

“哦,真的?”公孙度缴获了昌黎兵造的马镫后,对这种新奇东西感到很奇怪,一时也摸不清该怎么用,本待挎问李旭如果使用,可是想到要以李旭作人质,也就暂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突然听说周坚开春以后将派专人教他怎么用马镫,一时间不禁觉有点后悔太莽撞,既然周坚如此谦恭,自己乘人之危偷袭人家,是不是有点太不仗义了,想到这里老脸不自觉红了一下,“周中郎如此厚意,倒叫公孙度有点承受不起了。”

“哪里,中郎大人说了,他初至辽东,不熟悉当地情况,以后在辽东还要多仰仗将军大人提携呢。”

“莫非周坚想以退为进,故意示弱,麻痹我们父子,等时机成熟,乘我不备突然袭击吗?”一直跪坐于一旁没作声的公孙恭说话了,对于周坚的态度,如果说因为被度辽将军府袭占了昌黎,不得不低三下四地交还玄菟示好的话尚可理解,可是现在竟然连自己最核心的技术都要拿出来与敌人共享,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周坚的用心了。公孙度抬头看了看公孙恭,这个小儿子一向以智谋闻名,也正好借此机会试探一下简雍,所以他就没有打断公孙恭,听任公孙恭质问简雍。

“二公子多虑了,其实说起来我家中郎大人与将军大人并无利害冲突,只是因为在交还玄菟的时间上未与将军沟通好,才致造成今天的误会。”简雍面不改色,“再说中郎大人与将军大人同为大汉属官,本应相互携手,共御外敌,只要汉军骑兵能装上马镫,那么我大汉骑兵就不弱于那些长期生活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有了马镫,我们就有了遏制异族南侵的办法,甚至将来还可以替大汉开疆拓土,也许将来有一天将军大人也能出征大漠,立下不弱于先祖的功绩。”

“嗯。”公孙度连连点头,深以为然,看看公孙恭还要说话,连忙一摆手制止了公孙恭,然后站起来冲简雍一拱手,“宪和先生,时候不早,是否回到馆驿歇息歇息。”

“雍谢过将军大人。”简雍连忙站起来,深深一辑,“将军大人,现在高显城为了办理移交事宜,正忙得不可开交,中郎大人来之前一再嘱咐雍,如果将军大人允许的话,请许雍携李旭先生回高显,协助中郎大人处理高显杂务,也好尽快将玄菟移交给将军。”

“嗯,先生所言有理。来人啊,带简雍先生去见李旭,然后给他们安排车马,送宪和先生出城。” ”公孙度冲门外喊了一声,然后冲简雍一抱拳,“我俗事缠身,就不送先生了。”

“雍一小小信使,岂敢劳将军大人相送。”简雍一施礼,“那雍就此告退,明年春天雍在高显等候将军大人大驾。”

“哈哈哈……”公孙度放怀大笑。

简雍一转身,退出度辽将军府,门外早有侍卫将马牵来,一踩马镫,简雍骑上马,刚想甩马鞭驱马前行,突然从府内冲出一青袍儒士,一把拉住简雍坐骑。

“简宪和,你欺我度辽将军府没人吗?”青袍儒士拉住简雍坐骑,“周中郎以退为进,明明对公孙度偷袭昌黎愤恨不已,想杀公孙度以解心头之恨,却百般谦卑,意图麻痹公孙度,待明年开春再与公孙度一战。既然是这样,简先生不妨留下来等周中郎大军来时再看看如何?”

“啊……”简雍一惊,此人是谁,竟然看破了中郎的计谋,一时间竟然有些着急,连声音也颤抖起来,“不知这位先生是谁,怎可有此想法。”

“某清河崔琰崔季珪是也。”说完崔琰一把将简雍拉下马,拖着简雍来到一个僻静之所,“周中郎事前是否如此交待过先生?”

“这,”一下子被人看透了心思,简雍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现在是在襄平,如果崔琰报于公孙度,不但不能顺利救出李旭,反而自己的小命也要搭在这里。

“先生担心琰告密否?”崔琰哈哈一笑。

“先生救我!”一看脱不开身,简雍干脆就软了下来。

“哈哈哈!”崔琰大笑,“公孙度如棺中腐尸,死期将至尤不自知,琰慕周中郎久矣,一直没有机会投奔,今日点破中郎之策,实是希望能借先生引荐一二。”

“呼——”简雍长出一口气,原来如此,把自己吓得不轻,连忙拉住崔琰道:“此事莫非仅季珪一人看出来否。”

“那公孙恭绝顶聪明,岂会看不出中郎大人的计划,”崔琰道,“先生脱困容易,但若等公孙度反应过来,调重兵于襄平一线设防,以中郎大人劳师远征,恐怕一时间也难耐襄平。”

“那以先生以为,中郎大人该如何取襄平。”

“现在天寒地冻,大雪封路,寻常人定然会以为冬季作战不很顺利,其实不然,如果我在中郎帐前参知军事,我会建议中郎大人乘公孙度以为冬日不能发动攻势时突袭高句丽,从公孙度认为不可能的地方突然进至襄平城下,到那时公孙度大军派往无虑不能撤回,襄平防守空虚,正好可以一举拿下,这样不用等到春天,这辽东就是中郎大人的天下了。”

“雍佩服先生的远见卓识。”简雍冲崔琰深深一缉,“我家中郎大人就是这样计划的,在我出发之时中郎大人的大军已经杀奔高句丽浑江城,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恐怕此时高句丽国内城已经拿下了,中郎大军不日就会杀至襄平城下。”

“什么?中郎大人也是这么计划的。”崔琰脸色一黯,本来想以此计在周坚面前邀功,作为引进之梯,可没想到人家周坚早就想到了,一时间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看到崔琰失望之色,简雍连忙道:“季珪也莫失望,中郎大人用人从来不看出身,只看是否有才能,以先生能谋算出中郎大人偷袭襄平之策,定然能得中郎大人重用。”

“嗯。”想了想,崔琰一剁脚,“简先生,琰欲投中郎,本来想献上奇袭高句丽之策,现在中郎大人早已计划好了,崔琰之策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不如暂且留在襄平城中,联络一些有识之士,待中郎大人大军一到,好里应外合,一举助中郎拿下襄平。”

“这样也好。”简雍点点头。

“好了,简先生接出李旭后速走,若是等公孙度反应过来,恐怕就走不了了。”说完,一推简雍,示意他快离开襄平。

“那雍先告退了。”简雍一抱拳,马鞭抽在马屁股上,坐骑痛嘶一声,扬蹄而去。

此时将军府中,公孙恭正将心中的疑惑说于公孙度,以周坚铁血手腕,怎么会轻易示弱,甚至将马镫这样的不传之秘也拿出来与敌人共享,这样的用心也是太明显了吧。

公孙度听了儿子的分析,心中也是犹豫,那边公孙康早已按捺不住,作为公孙度的两个儿子,公孙康莽撞,公孙恭沉稳,但公孙恭由于为人谦和,更得襄平部众拥戴,一直以来公孙康对此就耿耿于怀,今日见周坚如此谦卑,而公孙恭却疑神疑鬼,早已不满,现在也迫不及待地跳出来。

“二弟此言差矣,那周坚大军陷于玄菟和扶余,一时间也抽调不出大军与父亲对抗,另外父亲久居辽东,甚得人望,那周坚乃一介山贼,又投靠阉党,为辽东人所不喜,现在又逢天降大雪,阻其南归,无论天时、地利和人和,周坚都不占有,所以认输服软也是正常,何况辽东国被辽东和辽西两郡包围,即使父亲将昌黎交还给周坚,那周坚因为地理原因,也是受制于父亲和公孙瓒的大军,唯今之际,周坚只有尽量接交公孙世家,方能在辽东立足,所以此次周坚言语谦恭,实属正常,二弟也是大多疑了吧。”

公孙度一听,连连点头。

“大哥,只怕周坚狼子野心,以退为进,到那时我们不曾防备,待周坚兵临城下,就悔之晚矣。”公孙恭仍然试图说服二人。

“这样吧,二弟所说也不无道理,”公孙康道,“从高显至襄平,必要经过无虑,父亲,孩儿愿领兵驻军无虑,阻周坚南下。”

“嗯,这样也好。”公孙度点点头。

“可是如果周坚经高句丽直击襄平呢?”公孙恭大急,无虑易守难攻,倒不担心,最怕的是周坚经高句丽直杀襄平。

“恭儿也太小心了。”公孙度一看公孙恭一点也不顾自己情面,有些不悦,“先不说凭伯固倾国之力,周坚是否能够通过高句丽,就说现在大雪封路,待到明年春天周坚攻打高句丽,我们难道就一点防备也没有吗?”

“父亲。”公孙恭还要坚持。

“好了,时候不早了,就依你大哥的办法,”公孙度不耐烦地打断公孙恭,“明日一早康儿你率国渊赴无虑上任吧,记住,无虑千万不能失。”

“请父亲放心,如果无虑有失,孩儿提头来见。”公孙康大乐,终于有领兵在外的机会了。

“唉——”公孙恭长叹一声,离府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