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患上膀胱癌后,毛泽东确实阻止过给总理的一些治疗,也确实放过鞭炮;但那些反辱毛泽东集团的卖国精英们只抓住一点一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开始利用自己的的权利胡乱造谣说:“毛泽东真黑呀,周恩来患膀胱癌后还阻止给来治疗,还放鞭炮庆贺。”关于这个问题,很多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中作了详细的记述,非常清晰的记录毛泽东阻止给总理治疗膀胱癌的真实原因;

上世纪的1972年5月,周恩来被确诊患有膀胱癌。这对于大量内政外交事务都需要依靠周恩来的毛泽东来说,无疑是一个新的打击。毛泽东的秘书观察到:当逐字逐句地看完医疗组关于周恩来病情的报告后,主席的心情是那样沉重,这种沉重的心情反映在他平时很少出现过的异样严肃的脸上和紧皱着的眉头上。他叮嘱这件事对外要保密。对于怎样治疗,他说:“开刀容易扩散,有危险,是否可通过中医的方法,用中药来控制病情。”并且这样解释:“你们外科医生动不动就开刀,开一个死一个,陈老总不是开刀死了吗?谢富治不也是开刀死了吗?”毛泽东还要求“防止扩散,注意营养和休息”。同年11月,鉴于周恩来日益严重的病状,医务人员再次向中央报告有关情况。毛泽东在报告上批道:“应当休息,节劳,不可大意。”在著名泌尿科专家吴阶平主持下,经过多次检查,决定采取“电烧”的办法,取得比较好的效果。手术后不到半小时,毛泽东就要身边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吴阶平等医务人员说:医生们做得好,感谢他们!这以后,毛泽东每次审阅周恩来的病情报告时,总是非常认真仔细。特别是在因患眼病不能亲自阅看病情报告的情况下,听读报告时也是全神贯注。工作人员读过的报告,毛泽东能记住周恩来每天失血的数字以及实施手术的次数等细节。为了让毛泽东能够及时了解、掌握周恩来的病情和治疗方案,工作人员常常是从周恩来的住地或医院将报告直接呈送毛泽东。

现在海外反毛泽东图书还讳莫如深地把1976年春节毛泽东要身边工作人员放鞭炮一事,同不久前周恩来的去世联系起来,进行影射。关于这个问题,毛泽东的秘书张玉凤的一段回忆:“时间进入1976年初农历除夕之夜( 1月30日 )是毛主席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毛主席这里没有客人,也没有自己家的亲人,只有身边几个工作人员陪伴着他,度过他生命的最后一个春节。他在这天,依然像往常一样在病榻上倒卧着吃了几口他历来喜欢吃的武昌鱼和一点米饭。这就是伟大领袖的最后一次年夜饭。……入夜时隐隐约约听见远处的鞭炮声,他看看眼前日夜陪伴他的几个工作人员。远处的鞭炮声,使他想起了往年燃放鞭炮的情景。他用低哑的声音对我说:“放点爆竹吧。你们这些年轻人也该过过节。’就这样,我通知了正在值班的其他几名工作人员。他们准备好了几挂鞭炮在房外燃放了一会儿。此刻的毛主席听着这爆竹声,在他那瘦弱、松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们心里都明白,主席的这一丝笑容,是在宽慰我们这些陪伴他的工作人员。”

我们都认识汉字,我们都有思想能力,我们都能在事情前明辩是非,因为我们是人,一个可以独立思考的中国人。可在今天的中华大地上为什么还有那么一部分人追随反辱毛泽东集团后面,为什么会相信他们的谣言,为什么还在为他们摇旗呐喊消亡毛泽东思想;而最可怕的就是这些污蔑一代伟人毛泽东的书籍文章居然能出现在堂堂正正的书店,能出现在大小报刊网络。这已经不是低级的污蔑行为,这已经是我们更多中国人思考的严重问题:“如果在这样继续下去,我们和我们的国家会是什么?亡国,亡党还是亡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