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 花皮鬼脸 (六)

sy65048 收藏 12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7.html[/size][/URL] 方天勇也从床上坐起来,说:“赵老兵,多保重呀,希望还有机会看到你。” “好呀,二位兄弟,那我就先走一……”赵河南话刚说到一半,看到护士燕子端着托盘,从外面走进来。 燕子看了一眼手里的药单,然后说:“三号床的赵河南,你这是干什么呀?” 赵河南愣了一下儿,慌忙说:“我,我刚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7.html


方天勇也从床上坐起来,说:“赵老兵,多保重呀,希望还有机会看到你。”

“好呀,二位兄弟,那我就先走一……”赵河南话刚说到一半,看到护士燕子端着托盘,从外面走进来。

燕子看了一眼手里的药单,然后说:“三号床的赵河南,你这是干什么呀?”

赵河南愣了一下儿,慌忙说:“我,我刚刚开完了伙食关系,我出院回团呀。”

燕子把托盘放下,拿起了针管说:“你这出院手续到是办的挺积极的,刚才没有通知你,还有最后一针消炎针还没有打吗?”

赵河南咧着嘴说:“燕子护士呀,你在整个21医院来说,是心肠最好,人长的也最漂亮的护士,你就放我一马,这最后一针就不要打了吧,我还有十几里的路要走呢,屁股已经都快扎漏了……求你了,不打了行吗?”

燕子举着手里的针管,把里面的空气推净了,又用手指弹了一下儿,说:“你到床上趴好了,药都配好了,不打不浪费了吗。打不打是医生说了算,你我说了都不算,你这一针不打,回头到了团里再发了炎,这谁敢负责呀,快点,把裤子脱下来。”

赵河南只好苦着脸咬着牙,又解开了裤腰带,重新又趴到了床边。燕子拿着针走过来,用酒精棉在赵河南的屁股上点了点,然后把针推进了他的肉里。疼的赵河南停住呼吸,并猛的把眼睛闭上。

燕子起完了针要走的时候,回头又说:“赵河南呀,谢谢你刚才夸我长的漂亮,呵……听了心里很舒服。”燕子说完了哼唱着走了。

赵河南趴在床上,咬着牙说:“嗯,这丫头她这是纯心气我。”

刘二宝笑着说:“行了,起来吧,赶快捂着你的屁股,回咱的青山沟吧。”

赵河南这次从床上起来,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捂着屁股就走了。方天勇和刘二宝透过窗户看到,赵河南一直走出医院大门,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儿。

上午的天气很好,暖暖的阳光照耀着医院楼下草地上的最后一丝残雪,昨天还寒风吹拂的北方小城,总算是有了春天临近的感觉。医院里的伤员与病号,都就着好天气出来散步活动身体。刘二宝也扶着方天勇走下楼,来到草地边的椅子上坐着晒太阳。

刘二宝眯着眼,直挺着身子把他那张大黑脸对着天,说:“哥呀,你家大姐知道你负伤吗?”

方天勇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去参战我姐都不知道,我写信的时候什么也没说。”

刘二宝对方天勇家的情况十分的了解,知道方天勇的父母很小的时候就都不在了,他是跟着姐姐一起嫁到马婆村的。他也知道村里的荷花喜欢方天勇,而方天勇心里也一直装着荷花。

“唉,我也没和我家里说,死了就死了,我爸和我妈还有我哥养呢,呵……没想到,我还活着回来了。对了,荷花没给你来信呀?”刘二宝又问。

“我从战场上下来,就到这里来住院了,我也不知道她们给我写没写信。”方天勇望着刺眼的阳光,也把眼睛闭上了。

脚步声传来,方天勇转脸看到护士燕子微笑着走过来。

方天勇自言自语的说:“兄弟,我们今天上午的针都打了吧?”

刘二宝也忙把眼睛睁开说:“打了呀。”

燕子走到他们俩人的面前,微笑着说:“你们俩可真会找地方享受呀,快回屋吧,有人来看你们了。”

方天勇忙说:“噢,我以为又要打针呢,是谁呀来看我们俩?”

燕子笑着说:“你以为我成天就会打针呀,快去吧,在你们房间里等你们呢,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刘二宝说:“这个燕子护士今天还和我们卖起关子来了,走吧哥,咱去看看。”

刘二宝扶着方天勇回到了病房,看到连长黄国强正坐在病房里,方天勇与刘二宝马上将身体立正。黄国强看到他们二人回来了,忙笑着起身走过来,拉他们俩坐到床上。

“怎么样,你们俩的伤恢复的很好吧?”黄国强说着伸手拍了拍方天勇的肩膀。

方天勇说:“连长,我们恢复的很好,我想很快就可以回连参加训练了。”

黄国强听方天勇这样说,他脸上的情绪稍微变化了一点,但是很快他就掩饰了过去,方天勇与刘二宝谁也没有查觉到。

刘二宝问:“黄连长,象我们这样从各团抽调配属过来的兵,是继续留在你们这师直侦察连,还是回到我们原来的老部队去?”

黄国强说:“现在任务结束了,你们配属过来的战士们都要回到各自的连队去,在这里把伤养好了,你们的伙食关系就直接开往原来的老单位了。”黄国强从包里拿出两个红色的盒子,又接着说:“对了,光顾着和你们说别的了,这正事不要忘了呀。来,一人一个,你们二人在此次和战中十分英勇,组织上特此给你们每人记二等功一次,这是军功章。”

方天勇和刘二宝望着手里金光闪闪的军功章,心情都十分的激动,他们都知道,这块军功章是他们经历战火硝烟真实的写照,更是对他们保卫祖国流过热血的肯定。

“二宝呀,你到参战部队来配属期间的表现签定,我已经写好并存入你的档案,回到了连队呀好好干吧。”黄国强说着也拍了拍刘二宝的肩膀。

方天勇听出了黄国强语气中,透露出了一丝伤感。这时黄国强苦笑了一下儿,说:“作为师直侦察连的连长,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以连长的名义,来看望你们。”

“连长,你……”方天勇忙问。

黄国强苦笑着说:“我从新兵当到班长,又从排长当到侦察连的连长,我还从没有离开过这个连,对这个连有感情呀,现在我因调职要离开了,具体到哪个岗位还不知道,正在等命令。从你们这里回去后,我就要和新上任的连长进行交接了,噢,对了。”黄国强象是又想起了什么,从挎包里拿出几封信交到了方天勇的手上,接着说:“这是我临来的时候,咱们连里通信员让我捎给你的,好象都是家里来的,现在平安回来了,抓紧给家里写封信,报个平安吧。”

方天勇看以几封信上的字迹都是荷花的,因为姐姐没有上过学不会写字,所以平时姐组给方天勇写的信,都是有荷花来代笔的,而荷花写给方天勇的信,也放到这个信封里一起邮过来。

黄国强没坐多长时间就走了,方天勇和刘二宝一直把他送到楼下。望着走远的黄国强,方天勇心中也十分感慨,他感觉平时威风八面火气十足,长的高大结实的连长,现在失落的象个刚刚离家出走的孩子,如此的孤单寂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