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7.html


望着东方焜手里的牌子,小山石丽猛然瞪大眼睛,脸上流露着复杂的表情,看不出是惊骇、恐惧还是痛苦。

小山石丽停顿了几秒钟后,唰得一把将东方焜手中的金牌抢了过去,拿在手里后急速地翻看了一下,身体轻微地颤抖着,猛得抬起头,神情紧张地问东方焜,“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牌子?”

小山石丽的表情没有逃过东方焜的眼睛,他知道小山石丽必定与这块牌子有很深的渊源。于是不动声色地说:“一个朋友给我的。”

“能告诉我,你这个朋友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块牌子的吗?”小山石丽说话的时候眼里含着泪花,看得出她在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说是在一个海岛战役中捡到得,具体什么地方忘记了。”东方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他本能觉得不能告诉她真相。

小山石丽轻轻地抚摸着手里的牌子,神态如同忽然见到自己丢失好久的心爱宝贝,好大一会儿她才抬头,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东方焜,百感交集地说:“您能不能把它转送给我?”

东方焜不假思索就同意了,他爽快地说:“没问题,不过得有个条件。”

“东方哥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小山石丽极尽温柔地说。

“你必须告诉我这块牌子的来历。”

“就这么简单?”小山石丽惊讶地追问了一句。

东方焜微笑着点点头,“不错,就这么简单,你只要告诉我这块牌子的来历就可以。”

小山石丽侧脸凝视着东北方向,神情变得非常庄重,停了一会儿,随后用低沉的声音说了起来,“其实你一定已经猜出来这块牌子属于我们辛木家族,否则不会拿出来给我看。我们辛木家族的徽章有两种,一种是圆形,另一种是方形。圆形徽章的图案是天女木兰花,是我们辛木家族的女人配戴,而方形徽章的图案是你们中国甲骨文中的武字,表示我们辛木家族的尚武精神。而这块徽章是属于我亲哥哥得,因为这块上面有个特殊的标记,是我小时候用牙齿咬上去。我哥与家里失去联系有三年多时间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音讯也没有,我父亲动用所有关系也没有打听到他的下落,现在看来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否则……”说到这里小山石丽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能告诉我你哥哥失踪前是干什么的吗?”东方焜轻声问。

“他是一名海军军官,我只知道他们的部队是隶属于海军司令总部的一只特种作战部队,具体从事什么工作我真的不知道,包括我的父母也不清楚,他们执行的都是极为机密的任务。”

东方焜看小山石丽的表情不象在撒谎,她可能真的不知道她哥哥的事情,否则不会不知道他死亡的消息。

小山石丽的话让鬼岛上的那些坟墓更增加了神秘色彩,连辛木家族的人都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情况,他们所执行任务的保密级别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候,东方焜忽然注意到不远处出现了汉德尔的身影,他径直朝这边过来,他的两个手下远远地跟在后面,象是在保护他。

汉德尔也在暗中一直注意着东方焜的行动,他让两个手下一个负责监视东方的山洞,另外一个监视小山石丽那帮人。他现在对那一帮人都不放心。

当手下向他报告小山石丽一个人提着皮箱进入了东方焜的山洞,汉德尔暗说不好,这两个人以前就曾搅和在一起,他非常清楚这个日本魔女的魅力,只要是生理健全的男人绝对逃不出她的手心。他们如果联合起来,哪里会有自己的好事。

汉德尔急得如同热锅里的蚂蚁,不过他实在琢磨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正当他束手无策的时候,手下又跑来报告,东方焜从山洞出来了,而且那个日本女人也跟在后面,俩人朝海岛的东南方向去了。

汉德尔一听更坐不住了,立即从另一侧去岛的东南部。当他赶到那里的时候发现东方焜已经在寻找东西,而小山石丽则远远站在一边,见此情景汉德尔没有现身,而是躲藏了起来,在暗处观察着俩人的一举一动。

汉德尔知道东方焜一定是在寻找宝藏,所以他眼也不敢眨一下,死死盯着东方焜。他把整个身体趴在一块岩石后面,甚至顾不上身体下面的尿粪。

火山岛上是海鸟的天堂,到处都落满了鸟粪,有的地方甚至有几十公分厚,踩在上面如同松软的沙发垫,上校现在趴在上面感觉还很舒服,比趴在石头上好多了,就是弄得身上臭不可闻。

当他看到东方焜和小山石丽坐在了一起,心里随即紧张起来,干柴烈火,遇到一起不猛烈地燃烧起来才怪呢。还好事情并没有按照他想象的情景发展,经过紧张地思考,汉德尔决定亲自过去警告他们一下。

见汉德尔走过来,东方焜和小山石丽都坐在那里没有动,还没等他靠近,俩人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屎臭味,小山石丽忍不住用手帕把嘴巴鼻子都捂了起来。

等汉德尔走进后,东方焜终于看清了他粘在衣服上的鸟粪,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上校先生,你不会是睡在鸟窝里吧?”

看到东方焜开心的样子,汉德尔却觉得并不好笑,他表情严肃地对东方焜说:“我现在正式告诫阁下,无论从那个角度讲,我们德意志第三帝国对鬼岛的宝藏拥有所有权,无论谁发现了宝藏都必须告知我,由我来决定宝藏的分配……”

没等汉德儿说完,东方焜就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想不到这个家伙天真的如此可笑,他都懒得同他辩驳,东方焜停住大笑后对汉德尔说:“上校先生,请你先回去把你身上的鸟屎洗干净再来跟我说话,你已经被屎臭熏昏了头脑,只会说糊话了。”

不等汉德尔有所表示,东方焜马上从石头上站起来,抓起背包转身离开,小山石丽也急忙跟随着站起来,拿着东方焜的上衣跟在后面,把汉德尔一个人丢在那里。

东方焜已经寻找了一天半的时间,直到第二天下午仍然一无所获,小山石丽依然不离不散地跟在他身边,而汉德尔也一直远远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东方焜对他们视而不见,根本不在乎他们的存在,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他坚信自己一定能找到第一个标志物,因为老天似乎格外地垂青于他,让他一步步解开了藏宝图上的秘密,东方焜有个直觉,他已经离第一个标志物越来越近了。

龙老大对天气的预测真的非常准确,上午头顶上还是晴空,而下午三点过后,南方上空的白头云忽然越集越多,慢慢地涌了过来,不经意间头顶已经是乌云密布了,伴随着低沉的雷声,一场暴雨即将降临。

东方焜似乎没有注意到天气的变化,依然弯着腰,低着头在岩石上仔细地寻找。

站在不远处的小山石丽大声对东方焜说:“东方哥,咱们先回去吧,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听到小山石丽的喊声,东方焜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大团的乌云已经压了下来,似乎已经逼近了海面,波涛汹涌的海面忽然变得异常平静,无边的乌云仿佛将海浪压了下去。东方焜知道暴风骤雨来了。

东方焜从一块岩石上跳下来,刚要转身离开,忽然一道耀眼的闪电从头顶的乌云中劈了下来,如同发怒的天神把宝刀砍向海岛,咔嚓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火山岛仿佛被劈成了两半。

东方焜感觉一道热辣辣的光柱从他身边一闪而过,他在瞬间感到了死神的降临,一股焦糊味钻进了他的鼻子里。再看他刚跳下来的那块岩石,竟然被闪电劈成了两块。

东方焜暗自庆幸,如果自己跳下来的再晚几秒钟,现在恐怕就变成了烤鸭了,当他的目光扫过破碎的岩石上方时,猛然愣住了。

在这块岩石的上部是一个很大的斜坡,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鸟粪,鸟粪完全把下面的岩石遮盖住了。刚才的闪电如同一道激光把十几公分厚的鸟粪切割开来,露出了一条近两米宽的裂缝。

东方焜猛然看到在裂缝的中间部位赫然有一个三角形。与此同时铜钱大小的雨点猛烈地砸了下来,东方焜已经顾不上这一切了,他手脚并用朝那块斜着岩石爬了上去。

刚才闪电劈下来的时候,吓得小山石丽双手抱住头蹲在了地上,巨大的恐怖让她感觉似乎是世界末日的来临,还没清醒过来,大雨已经倾盆而下,顿时将她全身浇透。

小山石丽战战兢兢地站起身,却发现东方焜已经爬上一块倾斜的巨大岩石上。

当东方焜爬到岩石上时,如注的雨水已经把岩石上被闪电烧焦的鸟粪冲涮干净,把刻在上面的巨大三角清晰地露了出来。

只见这个等边三角形的边长接近半米,上面的角指向左侧十点方位,东方焜用手抚摸了一下巨大的三角形,心想难怪一直没能发现它,原来被厚厚的鸟粪盖住了,如果不是这道闪电,自己永远发现不了它,他忍不住兴奋的对天高呼,“谢谢老天,我终于找到了……”

小山石丽望着欣喜若狂的东方焜,猜想他一定有重大发现,虽然她也看到了那个巨大三角形,却不知道它代表什么意思,她大声对东方焜说:“东方哥,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雨停后再来看吧……”

找到了第一个标志,后面的就简单多了,东方焜从岩石的斜面上滑了下来,高兴的一把抓住小山石丽的手,拉着她就朝前跑。

刚才的闪电仿佛将天河劈开了一道口子,雨水不是滴下来,而是哗哗地从天上淌下来,瓢泼大雨冲在俩人脸上,眼睛都睁不开,只好用一只手挡在额头上。

东方焜在寻找标志物的时候曾发现了一个不大的岩洞,他拉着小山石丽跑进了岩洞里避雨。

当俩人跑进洞里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有一点干的地方,雨水顺着身体流到地上,甚至鞋子里都灌满了水,每走一步水就扑哧一下从鞋子里喷出来。

东方焜坐在地上,把自己的两只鞋子脱下来,然后侧脸对小山石丽说:“先脱了鞋子……”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

他看见小山石丽站在洞口处,身上的连衣裙被暴雨浇湿后紧紧地贴在肌肤上,将她玲珑的肌体显露无遗,在洞口光线的衬托下犹如刚出浴的维纳斯女神,东方焜怔怔地望着这尊女神像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知道是因为被雨水淋湿的原因,还是内心的紧张,小山石丽身体不住的在微微颤抖,她忍不住喃喃低语,“我好冷……好冷……东方哥……抱抱我……”

东方焜似乎听到来自天穹的召唤,缓缓地站起来,轻轻地走到女神的前面温柔地将他揽在了怀里。

小山石丽闭上双眼,发出了宛如春燕嘶鸣的嘤嘤声,东方焜张开双唇,牙齿轻轻咬在了蝤蛴般的脖颈上。

电闪雷鸣阻挡不住洞内莺莺燕燕的呻吟,狂风暴雨掩盖不住洞内风风韵韵的春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