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秘密使命) 第三季《水落石出》 (6)

信周 收藏 4 20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9.html


警报响起的时候小娇刚把飞天壶装进携带的包里,听到报警后她干脆将腰带挂在钢丝绳上的扣环打开,然后落到地板上,既然警报已经触动也就无所谓了。

小娇站到地板上,又开始把另外五个茶盏朝挎包里装,担心瓷器碰坏,她向包里放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全部放进去后她一只手抓着盛装九龙茶具的包就向门外跑。

警报响起后两扇安全门立即开始向中间自动关闭,当里面的小娇从钢丝绳上下来时坚实的钢制门已经关闭到一半,眼看就要将小娇封闭在密室中。

门外的姜无为焦急地催促小娇,“快,快出来,不要管茶具了……”大喊的同时无为在想办法制止安全门地关闭,他忽然看到了放在地板上的射枪,急中生智他一把抓起射枪横在即将关闭的两扇门中间。

不锈钢的安全门有十多公分厚,被一尺来长的射枪顶住了,发出拉咔咔的响声,姜无为抓住射枪的手能感觉到两扇门的颤动,他知道这样不会支撑太久,好在小娇已经来到门口,她把手里的包递给无为,随后侧着身体挤了出来。

小娇的身体刚从门缝中出来,射枪就被坚实的钢门挤压弯曲猛然弹了出来,两扇安全门瞬间合拢在一起。如果再晚一两秒钟小娇不是被关在密室里就是被坚实的大门挤住,俩人都被惊出了一头冷汗,心里暗暗说好悬。

小娇出来后,把盛瓷器的小包放进背包里,然后将背包固定在背后。姜无为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把阿斯特拉双动手枪递给小娇,把背包又背上,随即从腋下拔出手枪,俩人迅速朝出口方向跑去。

这时候俩人的耳机里传出天娇焦急的声音,“你们动作要快,警报触动后所有的安全门都被自动锁死了,我控制不了无法打开。”

听到天娇的话俩人心里都不由自主地一怔,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要想从地下通道出去是不可能了,只能另找出路。

然而当姜无为和小娇赶到楼梯口时发现这里的安全门已经关闭了,这一下无为可真的着急了,因为他知道这条走廊只有这一个出口,他们被困住了。

城堡内原来的走廊都是四通八达相互连接,自从这几间密室被改为存放珍贵文物的地方后,走廊两端都被封闭了起来,只留下这一个出口,如果这里被封闭就意味着他们俩已经无路可走。

正在监控室里的沙漠之鹰看到被困在走廊中的姜无为和小娇,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冷酷的脸上露出了少见的笑容,他一把抓过话筒,洋洋得意地说:“姜无为,你知道我是谁吗?哈哈……”

姜无为正在焦急地思考着脱身之策,忽然听到头顶的一个扩音器里传出嘲弄的声音,他当即就听出这是沙漠之鹰的声音,无为仰起来头对着旁边的监控探头笑着说:“老子当然知道你是谁。一个我手下的败将,什么时候让我把你的另外一只狗爪砍下来,哈哈……”

沙漠之鹰一下子被姜无为激怒了,他怒吼起来,“好小子,已经成了阶下囚还这么狂,很快我就会让你笑不起来。”

“沙漠之鹰,你别做梦了,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姜无为说话的同时举起了双枪,啪、啪两枪,把监控探头和扩音器击毁。

“无为哥,怎么办?”小娇着急地问。

“别怕,我们先把安全门炸开。”姜无为说着话把背包放在地板上,从里面取出一块塑胶炸药,然后快速把炸药固定在门缝上,把一段导火索插在炸药上,点燃后他拉着小娇迅速躲闪到一边。

轰隆一声猛烈的爆炸,无为急忙又跑回来,只见钢制的安全门纹丝不动,只留下了爆炸产生的黑黑印迹。

“哈哈......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两扇安全是用精钢制成的,重达两吨,用榴弹炮都打不坏,你们俩就束手就擒吧。”走廊里又响起沙漠之鹰得意的声音。

沙漠之鹰的话音刚落,姜无为和小娇猛然感觉脚下的地板剧烈的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一股气浪从走廊的一端冲击了过来,差一点儿把俩人掀翻在地,姜无为猜测走廊的一端发生了爆炸。

令姜无为惊奇的是产生如此巨大的威力爆炸,声音却很小,只听到了沉闷的一声轰响。

紧接着姜无为听到自己的耳机有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传出来,而且讲得是标准的普通话,“姜先生,请你们俩马上从走廊的一端撤出来。”

姜无为愣了一下,感到非常惊讶,他和双娇使用的无线电通讯是在一个固定的频率上,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这个声音自己是第一次听到,更难以理解的是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姓名。

“你是谁?”姜无为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

“现在来不及向你解释,请立即按照我说的做。”声音里透露着一种威严,让人产生不得不服从的感觉。

双娇姐妹也从耳机里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刚开始她们还以为姜无为与这个人认识,没想到无为竟然问对方是谁。

姜无为本能地感觉应该听从这个人的话,他跟小娇立即向走廊的另一端跑去。

这条走廊是被用建筑城堡一样的大石块封堵起来,石壁被炸开了一个大孔,看到散落在走廊地板上的碎石块,姜无为第一感觉地下隧道里的石壁也是被这个人打开得。

俩人从炸开的洞口冲出来,迎面跑过来几个警卫,姜无为和小娇的枪同时响了起来,俩人边开枪边向前冲锋。

“你们从原路回不去了,遇到楼梯就向上走,一定要上到城堡的最顶部。”听到女人的提示后,姜无为随即跟小娇冲上旁边的楼梯,然后沿楼梯迅速向上攀登。

城堡里的警卫显然没有料到他们会朝上去,上到城堡的顶部只会是死路一天,因为城堡周围的墙壁都在十几米高,从任何地方跳下去必然是粉身碎骨。

沙漠之鹰做梦也想不到姜无为能从封闭的走廊里逃出来,而且他还没有发现救他们的人,他实在猜不出是什么人来救姜无为。当他发觉姜无为和小娇逃向城堡顶部的时候,随即命令在城堡顶上警戒的警卫们阻击俩人。

姜无为和小娇一口气爬到最顶端,还没从楼梯间出去,就听到一阵激烈的突击步枪的枪声,密集的子弹封锁住了出口。

城堡的顶上为了抗击进攻的敌人都修建成了平整的,所有内部建筑的顶部相互连接,城墙周围有墙垛,便于军队在上面打击敌人和快速运动。飞鹰组织把城堡作为总部后,在顶部也增加了很多安全设施,城墙周围安排了多个岗哨。得到沙漠之鹰的命令后,十多名警卫都集中到了姜无为和小娇上来的楼梯房周围,从两边封锁住楼梯出口。

姜无为刚从出口探出头来,就遭到密集子弹的射击,他马上有缩了回去。听到外面激烈的枪声,姜无为判断出对方的火力很猛,仅凭俩人手中的三只手枪很难与敌人对抗。糟糕的是后面的警卫已经从楼梯追了上来,小娇回身前面的两个警卫打倒,尸体滚下了楼梯,后面的人躲入死角接连不断地向上面盲目的射击。

姜无为把背包取下来放在地上,背包里除了还有几颗手雷已经没有其它东西了,他把手雷拿出来,准备借手雷的爆炸作掩护冲出去。他先把两颗手雷的拉环拽下来,把第一颗顺着楼梯扔了下去,间隔几秒钟后又把第二颗扔了下去。

楼梯下面相继传来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下面的射击也噶然止住了,姜无为又把另外两颗手雷拿起来,准备抛到楼梯房的外边,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外面的枪声竟然也停了下来,紧接着耳机里又穿出那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你们立即出来,然后向左侧冲,快,动作要快……”

听到那人的催促声姜无为和小娇来不及多想,马上冲出楼梯房,随后按照她的提示向左侧方向跑去。

“在你们的前面有一个塔楼,在它的右侧有根攀登绳。”神秘的人显然发现他俩冲出来了,又在提示他们。

耳机里的话音刚落,姜无为又听到身后响起几声噗、噗的轻微声音,是那种装消音器的枪响,他知道又是这个神秘的女人替自己解了围。

姜无为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直觉,神秘的人不是一个人,因为刚才在楼梯房内他听到两侧都有枪声,一个人显然不可能同时消灭两边的警卫。

俩人转眼间来到有尖顶的塔楼旁,很快就发现放在旁边的攀登绳,而且绳的一端已经固定好,栓在避雷装置上。

小娇抓起绳索朝城墙下抛了出去,姜无为背向着她,双手端着手枪注视着前面的情况,低声说:“快下去。”

现在不是推让的时候,多待一时就多一份危险,小娇抓住攀登绳,登上墙垛,面向城墙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我已经落地了,无为哥,你快下来吧。”耳机传出小娇的声音,姜无为把枪交叉着插入腋下枪套里,随后双手抓住攀登绳,双脚蹬着城墙快速溜下去。

姜无为双脚落地后,立即对着微型话筒说:“朋友,谢谢你们的多次帮助,希望有机会能见到你们。”

等了一会儿,但是耳机里再也没有回音,神秘人就象从未出现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姜无为拉起小娇的手转身消失在夜色中,跑出一段距离后俩人停下脚步长出了一口气。

“无为哥,我怎么从你的话里听着救我们的人好象不是一个?”小娇好奇地问。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一种直觉,至少应该有两个人,他们已经救过我两次了,一直没能见到庐山真面目。”

天娇从监控和耳机里了解到姜无为他俩所遇到的一切,她的心也随着俩人的遭遇不时地起伏,她甚至紧张地不敢讲话,当听到俩人安全脱险后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看到无为和小娇被困在走廊里比他们还焦急,听到俩人从城堡中出来,心情比他们还激动。

天娇跑出帐篷,当看到无为和小娇回来时,天娇一反平时的矜持冲上来一条胳膊一个,同时搂住了俩人的脖子。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相互拍拍后背,此刻彼此都能体会到对方的心情。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复杂的心情用语言难以表达。

过了一会儿,天娇率先开了口,“无为哥,你真的不知道救你们的神秘人是谁吗?”

“丝毫不知,我甚至都猜不出神秘人的来路。她们好象知道我的一切,在北美的时候救过我,现在又来到了这里,我忽然感觉对方一直在跟踪我,越想越觉得奇怪。”

“无为哥,是不是哪个暗恋你的女孩在暗中保护你?”小娇开玩笑地说,刚脱离险境她就恢复了刁钻玩皮的神态。

“你少闹了,快到帐篷里看看瓷器损坏了没有?”天娇说着话拉着俩人的手回到帐篷里。

小娇解开腹前固定背包的安全带,天娇小心翼翼接下背包,先从里面小包,再从小包里拿出裹在包装袋里的茶盏。

姜无为接过一个茶盏,迫不及待地打开外边的包装袋,刚拿到茶盏就忍不住啊地惊呼了一声,他赶紧又把茶盏靠近灯光仔细的看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随后用缓慢的语调低声说:“我们上当受骗了,这是赝品。”

听到无为说是赝品双娇也大吃一惊,不由自主问:“你说什么?”

这时天娇刚把飞天壶取出来,急忙递给无为,“你再看看飞天壶是不是真的。”

姜无为把茶壶从包装袋里取出来,看也没看就说:“不用看,我用手一摸就知道是赝品。”

姐妹俩都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冒着生命危险抢回来的竟然是毫无价值的赝品,小娇随后愤怒地说:“肯定是沙漠之鹰搞得鬼,再让我遇到他一定不放过这个家伙。”

天娇默默打开剩余几个包装袋,把里面的茶盏取出来,无一例外都是赝品。三个人好长时间没有说,都有些黯然神伤。

“赶快收拾一下离开这里,防止飞鹰组织的人找到我们。”姜无为轻声对姐妹俩说。

“咱们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小娇不甘心地说。

“从目前的情况看只能先回师傅那里,以后再想办法弄到九龙飞天壶。”姜无为神色戚然地说。

三个人整理好东西,连夜驾车返回位于哥本哈根郊外的农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