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海军杯]海军原创征文大赛开始以来,左思右想,我对海军装备、海军战略战术、民用船只都不甚了解,写了一篇《请接缆》,又太短了,连个精华


都没评上,因此,记忆里的往事,一个一个慢慢浮现脑海,在此奉与大家,与我一起走进我的难忘的记忆……


(一)参谋长的尴尬事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星期天,高叔叔领着我和他女儿琪琪去公园玩。高叔叔那时是海军某巡防区的参谋长,人高马大,办任何事总是雷厉风行;他女儿琪


琪比我大两岁,是一个爱说爱笑讨人喜欢的漂亮丫头。这次相约去公园玩,是高叔叔半年前就答应的,由于他工作太忙,一直没抽出空来,今天才履行他的承


诺。


“爸爸”,当我们走到辽宁路的时候,琪琪用手指着路边一个门头对高叔叔说:“单立人加个牛念什么?”,“牛”,高叔叔随口而来。


当时琪琪刚上学,认识一些字。“噢,汽车配牛。”……


“啊?”,高叔叔问:“什么?”,琪琪重复道:“汽车配牛”。


“哈哈哈哈……”高叔叔大笑起来,“傻丫头,爸爸错了,我在想牛仔裤,仔,牛,件,哈哈哈哈……”,“那个字念件,是汽车配件。”。


当时,我和琪琪傻了吧唧的愣在那里,不知道高叔叔为什么这样大笑。现在知道了,有时想起来还偷偷地笑呐。


晚上我回家,我老爸老妈正在吃饭。“疯丫头,和老高出去一天了,没有不听话吧。”,“很 听 话!”我嚷嚷着。突然我说:“高叔叔可能今天犯错


误了。”,老爸问:“小孩丫丫,参谋长能犯什么错误?”,我就把那事讲了一遍。


“扑哧”,老爸的一口饭喷了出来,然后,老爸老妈大笑起来,我傻愣着,“哈哈哈哈……”,我也不知不觉跟着笑了起来……


后来听老爸说,高叔叔在党委会和下连队经常引用这件事,告诫大家,办事要仔细认真,戒骄戒躁。


(二)可爱的司务长


靶档站是舰艇部队打靶的那靶船维修保养的单位,就在我们海军大院门岗的东面不远处。由于很近又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我们小时候经常光顾,同靶档站


的上上下下熟得很。


靶档站的司务长,是个可爱的黑胖家伙,给我的印象,就是天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后面绑着一个大破竹筐,去供应站往回运菜呀,肉呀什么的。再就是


办个黑板报,躲在被窝里看书。那时,部队有时供应一种面叫全面粉,蒸出来的馒头黑乎乎的,由于司务长黑胖黑胖的,大家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全面粉”。


有一天,我们又到靶档站玩,不知是上面检查工作还是随便走走,张副司令的车开到了靶档站。


“谁搞的,胡闹。”,张副司令气呼呼的从伙房出来。怎么回事?我们呼啦地跑过去。原来伙房的墙是不久前刚粉刷的,不知是谁在雪白的墙上用木炭写


了几行字。“什么乱七八糟的。”张副司令大声嚷嚷着。这时,司务长走过来说:“是我胡乱写的。”


“什么刺眼,少女,你整天都胡想什么?”,我在旁边看到张叔叔脸红脖子粗的,还要发火,就大声说:“不要骂胖叔叔。”,“薇薇,你不懂,去玩去


吧。”,“骂人就不对。”,我还梗着脖子嚷嚷。


最后,司务长还是提着小桶去搞了些石灰什么的,把那墙上的字刷掉了。


晚上,我父亲狠狠地骂了我一通,差一点没揍我。那时我小,不知司务长写了什么?但是,那次事以后,司务长就调走了,听说还去上了军校。


去年回家过年,我还提及这事,我父亲哈哈一笑,说:“那全面粉是个人才,值得培养。”。


原来,司务长那时在他的床头挂着一张挂历,图片是一个女孩在郁郁葱葱的草丛中,抱着一把羽毛球拍微笑。每当司务长醒来,都能看到,司务长想到自


己长这么大,一事无成,有感而发,就在伙房墙上写了一首歪诗。


这首诗,我老爸还记得,是这样的:路崎崎泪不断,青春美好怎是甜;前途光明刺人眼,花丛少女笑我懒。


是歪诗吧,哈哈,可爱的司务长,可爱的全面粉,可爱的胖叔叔,愿你的前途繁花似锦,苦尽甘来。


(三)杀猪轶事


警卫连在我们的北山坡上,连部是英式小楼,掩映在郁郁葱葱的大树之中。


那是一个夏日的早上,“嗷嗷”的猪叫声,把我们几个百无聊赖的闲人吸引到警卫连的操场上。一个大木架子上,绑着一口肥肥的待杀大猪,靠猪头那下


面放着一个接血的大盆。它正在努力的做垂死挣扎。刘连长磨刀霍霍,还绑了个围裙,正要充当今天的刽子手。


我们坐在不高的围墙上,看着那口可怜巴巴的大猪,真的有点不忍心。“嗷嗷”,它歇斯底里的大叫着;突然,它的努力成功了,它挣脱了束缚它的绳


子,跳下大木架子,踢翻了木架下的大盆,狂跑起来。这下可好看了,刘连长丢下杀猪刀,大叫:“关大门。”,然后对着办公楼喊:“关楼门”,但来不及


了,那家伙一溜烟窜进了办公楼,噼里啪啦一阵声音后,又冲出来了,人越来越多,都在猪的后面追,我们可乐坏了,“刘叔叔,加油;刘叔叔,加油!”,


最后,那猪还是被捉住了。刘叔叔一手按着肚子,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来到我们面前,“薇薇,瞎起什么哄,这,这,这又不是……”,哈哈。


那猪冲进楼里的战果是:打碎四把暖瓶;撞到一台落地钟(上下玻璃均破损);踢碎若干花盆;搪瓷脸盆两个被磕碰的斑驳陆离……


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当时不应该喊“刘叔叔,加油;刘叔叔,加油!”,但我们应该喊什么呢?(*^__^*) 嘻嘻……


(四)赶小海


小的时候,总是感觉天空特别的蓝,海水特别的清澈,那一年,我父亲下连队来到这个海岛,我也有幸和老妈去探望。


住的是以前英国人建造的洋楼里,长长的过廊,打开大门,就是辽阔的大海,海鸥自由的飞翔,海面上舰船往来,留下后面道道白浪,简直就是一幅美丽


的图画,至今还使我常常游历梦中。


在我们隔壁,住的是这个训练大队大队长的家属,是从内地来的,也是探亲的。一来二往,两家人就熟了,也就不分彼此了。


大队长的儿子,好像那时上初中了,反正在我眼里是很高,很大了。有一天,应该是星期天吧,因为有大人在,我们相约去岛西那边赶海。那时人们叫马


井还是黄岛什么的。


天蓝蓝,海蓝蓝,真是个大好天呀,我们在退了潮的海床上尽情搜索,什么螃蟹啦,哱罗(人们都这么叫,怎么写还真不知道)啦,一会儿就赶了一大


堆,可能有的人不信,那时的确是海阔物博,不像今天,今天即使是再好的渔民,捉一只像样的螃蟹,也是难事。


“扑通”的一声,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拍水声,怎么回事?我父亲当时马上跑过去,原来是大队长的儿子掉进了海沟里。那家伙是内地人,不会水,我父


亲对他大声说:“小子,别慌,往这边,把手伸过来。”,这时,大队长也过来了,和我父亲一起把他拽了上来。


那小子被拖上了后,吐了好几口水,你们猜,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o(∩_∩)o...哈哈,“好咸啊……”!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都在那低着头忙活的时候,他已经溜到了海沟那了,海水特别清澈,水下的景物历历在目,大大的海星,圆圆的海胆,还有那肥


肥的海参,就在眼前,伸手可得。他就开始伸手了,怎么还够不着,再往前……就这样掉进去了。(*^__^*) 嘻嘻……其实我也是这件事后才懂得,海水有放


大的效应,你看水下的东西就在眼前,其实那有好几米深呐。


回去后,那小子跟什么事没发生似地,吃着海鲜,上蹿下跳。这就是我在岛上赶海的经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天就写到这里吧,还有很多的故事,有机会我会奉献给大家。慷慨激扬的我不会写,只能写写我在部队的点点滴滴了。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