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21、简单葬礼

菊月箫人 收藏 13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URL] 21 整个野人山晓雾弥漫。 清晨,太阳的脸模糊在雾气山岚之中,像一杯浓牛奶中浸泡的橘片。熹微的晨光有气无力地的向林子里渗透,步履蹒跚的脚步无法抵达密林的深处。林子中氤氲着一层层浓浓的乳白色雾气。偶尔掠过的一阵清风,随意地搅合着林间晓雾,雾气一会儿这里浓点,那里淡点;一会儿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21

整个野人山晓雾弥漫。

清晨,太阳的脸模糊在雾气山岚之中,像一杯浓牛奶中浸泡的橘片。熹微的晨光有气无力地的向林子里渗透,步履蹒跚的脚步无法抵达密林的深处。林子中氤氲着一层层浓浓的乳白色雾气。偶尔掠过的一阵清风,随意地搅合着林间晓雾,雾气一会儿这里浓点,那里淡点;一会儿这里淡点,那里浓点。从叶尖上滑落的露珠,滴答作响。

野人山睁开了睡意惺忪的朦胧的眼。

晓雾将歇。

熊熊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宁一民的尸体,他知道自古以来,人们对死者的尸体都充满着敬畏之情。按家乡的风俗,不管日子如何穷困潦倒,家中如果死了人,就是倾其所有也要打一副薄棺材来装殓死者,让死者入土为安。就是穷光蛋,也要找来一领席子来安葬。更有甚者为了死者体面地入土,不惜卖身取财,也要求得一副板材。

他弓起身来,揉了揉红肿的眼睛,瞅瞅四周。几个战友正匍匐在阵地上,眼睛凝视着前方。在他们之间,有几具尸体仰面八叉。他不想惊动战友们,闹出更大的动静。他背好枪,猫着身子,蹑手蹑脚地在堑壕里逡巡,瞪着的红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地面,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蹦出来落在地上。

他在寻找昨夜敌人丢下的构筑工事时丢弃的工具。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一脚踩到一根木棒,木棒前端的几具日军尸体动了动。他仔细一看,木棒很光滑,一定是什么工具的柄把。就是它了!他抽了抽,抽不动!再用力地抽了抽,还是没有抽出来。

他索性叉开两腿,双手捏住露出的柄把,向上一抬,撬翻了盖在木棒上的日军尸体。他一看,原来还有一只手死手紧紧地捏着铁镐木把的正中。

妈个B!真是可恶!

熊熊用一只脚踩住那只死手腕,稍微一拗,取出那把铁镐。

“你想干什么?”匍匐着的一个战士听见响动,侧过脸来,惊诧地问道。

熊熊没有应声,做了一个手势,竖着右食指,嘘了一声。他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个战士一直怔怔地望着自己,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那不是大鹰勾鼻张鹏吗?张鹏也认出了熊熊。两人相视一会儿,看见的都是对方黑乎乎的脸,张鹏咧开嘴角,露出白白的牙齿傻傻的笑了一下,提着枪,猫身朝熊熊走过来。

“你这是准备……”张鹏弄不清楚熊熊大清晨提着一把铁镐而且神情凄然,焦躁不安,到底想要干什么。

“埋人!”熊熊嗫嚅着说了一句。

“什么?埋人?”张鹏惊诧万分。“埋谁啊?小日本鬼子吗?你疯了!”张鹏情绪很激动,愤愤不满地说。

“鸡巴哦,笑话!我会吗?”熊熊轻蔑地说,“是找我生死相依,情同骨肉的兄弟宁一民啊!”熊熊抑制不住自己悲痛的情绪,声音哽咽,说完蹲下,捂住嘴,就要抽泣起来。

“哦,是这样。我知道了!不能哭!我跟你一起去!”张鹏被熊熊的重情重义所感染,态度很坚决说。

“你不能去,这儿更需要你!”熊熊抹了一把夺眶而出的泪水,不失清醒地说。

“没事!有三连的众多弟兄在这儿守着呢!走吧”

张鹏跟着熊熊从前沿阵地往榕树的方向退后了十来米远。很快找到了宁一民的尸体。

榕树下也有其他连队的一些战士在清理战场。

“你们三连的人,怎么也来清理战场了?营长说了,清理战场你们三连就不要参加了!”一连战士丁平中看见熊熊和张鹏也在清理战场,搭讪说。

熊熊没有接茬,只是埋头用铁镐狠狠地挖着。见熊熊没说话,丁平中走过去,看到熊熊身后的宁一民的尸体,这才觉得刚才自己说的话很是多余,他恨不得掌自己的嘴。他们都知道宁一民跟熊熊的关系——他俩是亲密战友,铁血兄弟,又是同乡。尽管不是这样,作为同祖同宗,血管里流着同一样血液的炎黄子孙,同一条战壕的患难兄弟,眼看战死沙场的战友,谁会漠然置之,袖手旁观呢?

“来,让我挖挖!”丁平中语气很诚恳,说着就去拿熊熊手里的铁镐。

熊熊没有推辞。

他确实是累了,放开铁镐就一屁股坐下去,神情木然地打量着沾满泥土的手中刚取出的长命锁。这是一个死人对活人的嘱托,说到底是一种特殊环境下牺牲的战友对自己的无比的信赖。就在找到宁一民的尸首之后,他找了几处地方,其中的一眼溶洞深不可测,他丢了一块土坷垃下去,很久很久才听到土坷垃噗的一声掉到洞底的声音。如果把宁一民的尸体丢进溶洞,按理说,也无可非议。战争环境有多少人死无葬身之地,连尸首都留不下来呢!然而他不愿意那样做!他毕竟还有法可想,找到了可以利用的工具——铁镐。再怎么样也要给宁一民留下一抔坟堆吧!

熊熊轻轻地合拢了宁一民圆睁的双眼,揩了揩他脸上血迹,系好他的纽扣。

张鹏气喘吁吁地抱来一捆芭蕉叶,哗啦哗啦地放在地上。这声音在熊熊听来是多么的残忍,冷酷,带着露水,冰凉冰凉的,向熊熊的身上袭来一阵阵寒意。

现在的熊熊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纵然想给宁一民卷席裹尸也做不到,更别说其它的了。只能想到这不是办法的办法,以叶包尸,掘土为坑,给宁一民的亡灵一隅简陋的栖身之所。

丁平中在往挖好的坑里铺填枯叶,铺了一层又一层,然后铺上芭蕉叶。

熊熊肃穆地托起宁一民的尸体,小心翼翼地往坑里挪动。脸朝上,入天堂,熊熊一边默叨着这句家乡流传下来的丧葬语,不断地为他祈福:兄弟,你现在可以回家了!放心地走吧,愿你的灵魂得到安息!一边把他平放在泥坑中,慢慢地,庄重地,唯恐把沉睡的宁一民惊醒。尽管他的尸体因为失去双腿而变得很短,但泥坑还是显得稍微有些狭窄。盖上芭蕉叶之后,再铺盖一层层枯叶,几个人不一会儿就把泥坑填平。

“兄弟啊,原谅我不能让你像模像样入土为安吧!也不能为你烧香上供,只能给你磕几个响头送你上路。你嘱咐我的事,我都记住了。我一看定会把你交给我的长命锁亲自交到你亲人的手中。你放心地走吧,我发誓,一定会完成你的遗愿,跟着营长狠狠地打击小日本鬼子,为你报仇!”嘀咕完后,熊熊亡命地用粗壮有力的手指抓捧地下挖松的泥土,一捧一捧地往上堆,不知什么是疲倦,也不知什么是指疼。

转瞬间,一团小小的坟堆赫然矗立在几个战士的眼前。没有墓碑,没有铭文,也没有下葬时鸣枪的礼炮。

几个战士不约而同举起右手,神色庄重肃穆,目光炯炯。

榕树底下,聚拢的战士越来越多,倏忽又散去,像雾一样。

晓雾散尽。

原来榕树是那么葱郁,那么巍峨!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