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第一部分 蜕变 都是酒精惹的祸(2)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2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小女人不由分说地把谭子庚架进了淋浴间,帮他把水龙头开了,说:“你先洗着,我帮你拿块毛巾过来。”

淋浴间里有一种女人特有的香味弥漫,谭子庚脱了衣服,四下打量了一会,淋浴间虽然小,可里面的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看来小女人还是蛮会持家的。谭子庚一边用喷头冲洗身子,一边四处张望。墙角的小塑料盆里还堆放着几件小女人的内衣内裤,估计是昨天晚上小女人洗澡时换下来的,还没来得及洗。看着小女人红色的内衣内裤,谭子庚有些心猿意马,忍不住拿起小内衣,凑到嘴边闻了一下,好香啊!特别是小内裤上还粘着几根卷曲的毛发,更是让谭子庚躁动不已,眼前好像又浮现了小女人那诱人的胸脯。谭子庚咽了一把口水,正准备把内衣放回去,门突然给拉开了,小女人拿着毛巾站在门口,看着谭子庚正拿着她的内衣,脸刷地红了,娇嗔了一句:“你——真坏!”

那一刻,谭子庚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过了好半响他才回过神来,呐呐地说:“我,我,我怕打湿了,所以想帮你找个地方挂起来。”说完赶紧把内衣递给小女人。小女人犹豫了一下,把内衣接了过去,红着脸说:“哪,你的毛巾,自己洗吧,有什么事叫我。”说完不敢再看谭子庚,低着头出去了。

谭子庚叹了口气,把头埋进水桶里,心想自己到底怎么了,这个时候还有如此龌龊的想法。当下胡乱的洗了洗,准备穿衣服时候,发现小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衣服拿走了,没办法谭子庚只好穿了条内裤就走了出去。“怎么这么快?”小女人见他一下子就出来了,奇怪的问道。

“恩,洗完了。”谭子庚用毛巾遮住下身,有些尴尬,那表情就像刚被拔光了毛的公鸡。小女人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这么害羞呢?我是老虎啊。”

“师傅说山下女人是老虎。”谭子庚情急之下随口说道。

“哦,那你看我像只什么老虎呢?”小女人故意逗她。

“母老虎。”谭子庚脱口而出。

“哼,我是母老虎,那你呢?”小女人不依不饶的追问。

“阿芬,别逗了,赶紧把衣服给我吧。”面对这样的捉摸不透女人,谭子庚有些无奈,他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应付。刚刚还脸红呢,一眨眼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看来一旦女人跟男人亲密接触过,什么都好像放得开了。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的衣服都脏了,我帮你正用水泡着呢,刚准备给你洗洗,你就出来了。这样吧,我给你拿一套他的衣服,你们俩个子差不多,先凑合着穿一下。”小女人抿着嘴笑道。

“不,不用了,这样吧,你上我房间帮我拿一条裤子来吧。”谭子庚说完指了指桌上的钥匙,“钥匙在那里,衣服在客厅那简易的衣柜里。”

小女人看了他一眼,说:“好吧,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去拿。”

小女人上楼去了,谭子庚长吁了一口气,靠着沙发坐了下来,松弛下来之后顿时感觉全身酸痛。他咧咧嘴,骂道:“他奶奶的,那帮家伙下手还真狠,差点把老子给挂了。看来往后还得跟王杰学几招防身啊。”想到王杰,谭子庚突然记起今天还约了小沐一起细化方案呢,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肯怕是没有办法去天豪了。谭子庚拿起桌上的手机正准备给小沐打电话,突然想起手机已经给打坏了。“唉,人要背时真是天都没法帮啊。”谭子庚嘀咕了一句。

“在嘀咕什么呢?”小女人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条裤子。

“哦,没什么,这不今天还得上班嘛,可是我这个样子哪还能上班啊,所以想打个电话请下假。”谭子庚苦笑着说。

“那就打呗。”小女人把裤子递给谭子庚。

“我手机昨天晚上摔坏了。”

“那怎么办?”小女人望着谭子庚手里已经摔坏的手机,“你记得号码么?”谭子庚摇摇头。

“要不这样,你把你的手机卡取出来,放我的手机上打吧。”小女人灵机一动想了个办法。谭子庚看着小女人,嘿嘿笑道:“还是你聪明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换了卡,谭子庚给小沐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有事不能去天豪了,让她先把那个方案细化一下,回头再一起商量。小沐在那边问谭子庚发生什么事不能去了,谭子庚随便找了个借口,告诉她说自己病了所以去不了。没想到小沐在电话里连连表示关切,这让一旁的小女人听了有些不自在。谭子庚没留意到小女人表情的变化,和小沐通完电话后又给王杰打了个电话,借口一样。王杰倒没说什么,只是让他好好休息。

谭子庚打完电话,小女人带着醋意问他,“刚才那女孩子是谁呢,听口气好像蛮关心你的呢?”谭子庚给她说得一愣,一下没反应过来。

见谭子庚没说话,小女人轻轻地哼了一声,没有再出声。谭子庚看了小女人一眼方才反应过来,“哦,你说小沐啊,嘿嘿,她是我的工作搭档,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

“她好像很关心你呢。”小女人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不是吧,人家可不定看得上我这样的人呢,况且搭档之间,这点关心也很正常啊,就像你一样,你不也很关心我么?”谭子庚笑嘻嘻地说道。

“你少来了,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了?我们都是纯洁的同志关系嘛。”谭子庚想让气氛轻松一点。

“谁跟你是同志关系啊。”

“哦,错了错了,我们应该是邻居关系才对。”

“去你的,我才没你这样的邻居。”小女人的脸又开始红了。谭子庚看在眼里,觉得这女人实在是有些捉摸不透。

“那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谭子庚故作轻松道。

“懒得跟你说啦,你要是没事就在这里先休息,我出去买菜,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吧。”小女人转换了话题。

“这么说,我又可以白吃白喝了?阿芬那,谁要是娶了你啊,那可真是他的福气呢。啊,不对不对,你已经嫁人了,哈哈”谭子庚见状打趣道。

“是吗?”小女人幽幽地看着谭子庚。这让谭子庚觉得有些不自在,感觉小女人看自己的眼神跟往常有些不同,眼里带着一丝哀怨。这女人该不是喜欢上自己了吧?谭子庚心里咯噔了一下。

“看你这样一时半会也动不了,先坐着看看电视吧。”小女人见谭子庚面无表情,有些失望。谭子庚看在眼里,恩了一声没敢再说话。

小女人出去买菜了,谭子庚躺在沙发上,本想好好休息一下,可是脑子里却一直浮现小女人那哀怨的眼神。难道小女人喜欢上了自己?如果真是这样可就麻烦了,想想与小女人交往的这段时间,自己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怎么样,至于那天晚上的一时冲动,也只是酒精惹的祸而已,跟喜欢无关,跟爱更扯不上关系。况且,人家小女人是有老公的人呢,自己可不能背负一个破坏人家婚姻的骂名。看来得赶紧了断跟小女人这层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想到这里,谭子庚再也没有心思呆在小女人的家里,他打开门,一瘸一拐地爬上了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