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怀念“赤脚医生”?[铁血军事写手同盟]

为什么有人怀念“赤脚医生”?[铁血军事写手同盟]



总结30年,有许多伟大成就,但在医疗体制改革上,可谓怨声不断。近年不少人怀念起“赤脚医生”制度,重温起毛泽东关于“医疗卫生的重点应该放到农村”的最高指示,甚至对毛泽东批评卫生部是“城市老爷卫生部”这样的过激之词也有共鸣!

这能简单地认为是“左倾回潮”吗?不能。这让我们深深感到改革的复杂艰难与历史的曲折顿挫。


勿庸置疑,“赤脚医生”制度曾经是一个受到农民欢迎的医疗保障制度,其中确实包含了政府、医疗人员对农民的一份诚意。国际社会对它也曾经有过赞美。但今天对它的怀念,还是包含了很大程度的“记忆中的乐观主义”成分,它毕竟是以当时的公社制度“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为前提的。但公社制度毕竟不能解决中国的吃饭问题,公社办不下去,“赤脚医生”也就难以为继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初实行农村改革,以家庭为生产单位,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大问题,但“小农经济”不能支撑乡村的医疗防疫体系。顾得吃饭,顾不了治病啊!


所以今天人们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就怀念赤脚医生,也骂起“城市老爷卫生部”来,这不一定是理性的观点表达,但却是不可忽视的情绪表达。我们深知,走回头路是没有前途的,但政府应像古代的统治者重视采集风谣一样,重视这种情绪,这叫“观风知化”。


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的建立,对卫生管理部门、对医院、对医生的信任感,都是我们所鹄首以待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