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英杀妻

巴比伦大炮 收藏 46 108821
导读: 张亮,女。中国共产党优秀的党员,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指挥家、中国共产党久经考验的战士项英之妻。因有出卖瞿秋白同志的嫌疑被项英同志在盛怒之下枪毙,从此背上了“可耻叛徒”的黑锅沉冤于世。直到解放后张亮同志才能才沉冤得雪。[size=16][/size]   曾是中国共 产党第二任领袖的瞿秋白,于1935年6月18日,在福建长汀西部的罗汉岭脚下从容就义。瞿秋白的牺牲在党内引起巨大的悲痛,同时让人们疑惑:瞿秋白被捕后的头两个月,并没有暴露身份,后来是谁出卖了他?当时与瞿秋白一同突围的4个人,何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亮,女。中国共产党优秀的党员,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指挥家、中国共产党久经考验的战士项英之妻。因有出卖瞿秋白同志的嫌疑被项英同志在盛怒之下枪毙,从此背上了“可耻叛徒”的黑锅沉冤于世。直到解放后张亮同志才能才沉冤得雪。

曾是中国共 产党第二任领袖的瞿秋白,于1935年6月18日,在福建长汀西部的罗汉岭脚下从容就义。瞿秋白的牺牲在党内引起巨大的悲痛,同时让人们疑惑:瞿秋白被捕后的头两个月,并没有暴露身份,后来是谁出卖了他?当时与瞿秋白一同突围的4个人,何叔衡当场牺牲,邓子恢突出敌人包围后,很快找到了游击队,不存在嫌疑。只有张亮与周月林这两位女同志,她们与瞿秋白一道被俘,一起关押。两个多月后,瞿秋白的身份被敌人知悉,屡次劝降不成后由蒋介石下令杀害。而张亮与周月林在关押3年后被释放。

“瞿秋白是被这两个女人出卖的。”不但一般人认为,就是张亮的丈夫项英,也这样认定,因而在怒不可遏的情况下,一枪击毙了自己的妻子。1938年5月,被保释出狱的张亮,经过一番颇为艰难的跋涉,辗转来到了皖南泾县的新四军军部,找到了时任中共中央东南分局书记、新四军副军长的项英。面对分别3年多的妻子项英语气严厉地说:“你说,瞿秋白同志是怎样死的?是不是你和那个周月林干的?”张亮感到受了莫大的冤屈,气急之下有些结巴地回道:“怎、怎么可能?我、我……”怒气填胸的项英,看见张亮这副紧张失措的模样,心头的疑惑似乎得到证实,他拔出手枪推弹上膛,将满身行尘的张亮击倒在地。项英杀妻一事,当时并未受到追究。张亮就这么死在丈夫的枪口下,而且背着“可耻叛徒”的黑锅沉冤于世。

女部长以“叛徒”之名被捕。1955年6月18日,瞿秋白的遗骸从长汀罗汉岭的盘龙冈取出,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瞿秋白夫人杨之华,向中央要求缉拿出卖瞿秋白的叛徒。有关部门很快成立了专案小组。因为张亮1938年在皖南被项英击毙,专案小组把目光对准周月林。周月林1922 年曾被党组织派往苏联海参崴党校学习,1931年9月回国来到瑞金,几年后被任命为中央政府妇女部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周月林的丈夫留下来协助项英、陈毅的工作,周月林也随同留下来。主力红军前脚离开中央苏区,敌军就从四面八方向苏区腹地推进。中央分局、中央政府办事处等机关留下来的16000余人,被敌人层层围困。中央分局决定派出一个警卫排,护送患肺病的瞿秋白和年过60的何叔衡离开瑞金,突围出去。同行的还有邓子恢,已经怀孕的项英之妻张亮和周月林。8天之后,这支小队伍到达长汀县四都,在汤屋遇到了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由他派人护送向永定县境进发。行至梅坑,被敌人发现包围。何叔衡牺牲、邓子恢突走,瞿秋白与张亮、周月林同时被俘。1955年8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接到上级命令,迅速将周月林逮捕。被关押了10年后,直到1965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正式刑事判决,以“出卖党的领导人”的罪名,判处周月林12年徒刑。鉴于“罪行重大”,她刑满后继续被关押在狱。

谁是真正的叛徒?几十年来,周月林一直思索:到底是谁暴露了“林祺祥”的真实身份。1935年2月17日,周月林等人偕同瞿秋白在汤屋碰到了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万永诚让瞿秋白等人扮成被俘的红军,由穿上国民党军服的军区特务连一个排,“押送”着走出了敌人的封锁线。2月21日,他们进入了上杭县的梅坑。半夜村口忽然响起了枪声,排长传令战士们截住敌人,要瞿秋白等人赶紧向村后的山上撤。瞿秋白等人登上这座山头,才知道陷入了绝境。望着背面陡峭的山势,不知谁喊了一句“滚下去吧”,人们没有犹豫,都双手抱头地朝山下滚去。滚到了山脚下的周月林,张目四望寻找伙伴,看见了跌坐在乱草中的瞿秋白。两人走不多远,又发现了张亮。3人走下山脚,打算在草丛中隐藏起来,却被抄过来的敌人抓住。3个人偷偷地商议了应对敌人审讯的办法。周月林假称叫陈秀英,是被红军抓去当护士的。张亮则自称周莲玉,是香菇商行的老板娘,瞿秋白叫林祺祥,有病来上杭疗养,被红军抓去不到一个月。翌日上午,敌人在营部对他们加以审问,3人按照商议好的应对,没有露出破绽,敌人只对他们加以一般的关押。

3月9日,瞿秋白以“林祺祥”的名字写信寄往上海,通过周建人转给鲁迅、杨之华,要他们设法营救。时上杭县城有个姓赵的糖果店老板新近丧偶,看中了张亮的人品,也不嫌她怀有身孕,欲娶为妻室,便花钱将张亮保释出来。周月林也逢上了一个机会,因她自供给红军当过护士,恰好有一个李营长的堂弟媳妇将要分娩,周便被保出去护理产妇。想不到两个月后,她们又同时被敌人抓到上杭监狱,直到审讯的时候她们才得知,敌人已发现了瞿秋白的身份,将他转押长汀国民党军三十六师师部了。其实真正出卖瞿秋自的是另一个女人——万永诚的妻子徐氏。2月21日,瞿秋白等人遇到万永诚,徐氏知道其中有瞿秋白。4月10日,万永诚指挥人们在山里与敌周旋,坚持了两天,最后在战斗中牺牲,万妻被俘,熬不过酷刑,供出了瞿秋白曾在汤屋住了两晚,然后向上杭水田镇赶去的情况。敌人根据徐氏提供的情况,不费力地从被俘人员中找到了有气质特征的瞿秋白,为进一步证实,又让被俘的、曾当过收发员的郑大鹏在暗处指认,证实“林祺祥”确系共 产党的前“魁首”瞿秋白。张亮、周月林与瞿秋白同行,敌人判断她们也非一般人,遂对重新收监的张、周二人加以严审。最后,上杭国民党当局以“共匪坚定分子”的罪名,对张亮、周月林各判处10年徒刑。 沉冤终于昭雪 在国民党龙岩监狱中,周月林为张亮接生了一个男孩,两人带着这个孩子,在铁窗里艰难地熬过了3个春秋。1938年5月的一天,周月林突然得到通知,有人保释她和张亮出狱。原来,周月林丈夫的故人陈士明,时在闽西龙岩国民党党部担任要职。他利用国共业已合作、保释共 产党人方便得多的有利时机,疏通关系,将周月林、张亮两人保释出狱,并资助她俩离开闽南。出狱的周月林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党的组织。可是过去的老关系早已中断,茫茫人海中她无法寻觅,迫于生计,周月林嫁给了一个贫穷的船工。周月林过着平凡的生活,命运却洞开了厄难的大门,1955年8月24日,一副锃亮的手铐戴到了她的手上。20多年的服刑生涯,并没有使周月林精神崩溃。她在劳改农场提出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申诉。有关部门根据申诉进行了认真核查。结果,在国民党当年的一张报纸上,发现了“赤共闽省书记之妻投诚,供出匪魁瞿秋白之身份”的报道。这一发现与党史部门新近掌握的郑大鹏暗中指认的资料结合起来,形成了有力证据,推翻了原来的“两个女人出卖瞿秋白”之说。至此,事件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出卖瞿秋白的叛徒首先是万永诚的妻子,再一个就是郑大鹏。1979年11月1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撤销对周月林的原判,予以无罪释放。1980 年3月,山西省委组织部给周月林落实政策,按1925年参加革命给她办理了离休手续。

18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项英杀妻真相 一个讹传已久的话题 (转)


近年来,在涉及项英的文章中,有一个讹传已久的话题,即说项英怒杀了其妻张亮,必须予以澄清。


笔者从1982年受命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撰写[项英]条目起,对项英的研究从

未中断,今将多年查询的情况介绍如下,以正视听。


一、1988年10月7日和1990年4月12日,笔者为寻查项英的史料,两次走访原新四军军部秘书长、后为C.P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李一氓。有关张亮的情况,他谈到:1938年春,东南分局、新四军军部在南昌时,张亮找来,项英同她见面交谈过一次,由于项英早已知道张亮1935年春突围时在福建被国民party军俘去,而且俘去后的情况当时无法查清,故没有把她留下,而是给她一些钱让她走了。


二、1998年,有报刊上讲到项英怀疑其妻张亮出卖瞿秋白,一气之下,枪毙了张亮。为查清此事,笔者当即找到老红军、曾任项英警卫排长的李德和。据他所言,这是根本没有的事。1938年二三月间,项英在南昌着手编组新四军时,张亮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找到东南分局,李德和随项英由军部去分局驻地同张亮会面,他们在一间房子里谈话,小孩由李德和带着在门外玩,大约说了个把钟头,根本没有发生枪毙张亮的事。谈话后,项英到东南分局副书记曾山处去了一下,就回军部驻地,此后再没有与张亮见过面。几天后,张亮带着小孩离开那里,她去哪里不清楚。


三、笔者为研究项英、写《项英传》,寻查项英相关的史料中,均未出现所谓项英枪毙其妻张亮的事;走访过许多熟悉项英的老同志,包括原东南分局青年部长、后任C.P中央书记处书记、中顾委常委的陈丕显,原新四军军部通信科长、后任上海市委第二书记的胡立教,以及原在皖南新四军军部工作的杨明、邓旭初、王征明等,他们均讲没有听说项英杀妻之事。


四、笔者多次同项英、张亮的女儿项苏云交谈,得知其父、母的情况:1930年11月,其父项英被party中央由上海派往中央苏区,其母张亮身怀有孕,未一起前往,继续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4个月后,张亮生下苏云(叫张苏云),不久,张亮调赴中央苏区,将苏云托付给教育家陶行知抚养,1938年7月苏云被辗转送到延安,中央组织部长陈云、副部长李富春得知苏云是项英的女儿,就让她进鲁迅小学读书,改叫项苏云,并带她到延安保育院见到了年已三岁的弟弟项学成。项苏云后来得知:1935年3月,中央军区部队突围时,怀孕在身的母亲张亮,和瞿秋白、周月林等向福建转移,途中遭国民party军伏击被俘,在龙岩国民party监狱里生下弟弟学成,1938年4月将学成送到延安,后去向不明。


上述情况说明:第一,项英没有怒杀妻子张亮;第二,张亮在与项英见面后将儿子项学成送到延安,交给中央组织部,这更佐证了项英没有打死张亮的事。


项英在新四军里干的那些事,简直令人不齿,令人发指,纯粹是一个蝇营狗苟的小人,他怎么能是什么“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指挥家、中国共产党久经考验的战士”?如果没有项英掣肘,而是由叶挺全权指挥,新四军会是那样的悲惨结局吗?“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我认为,不只说的是国共同室,更指叶项同室。叶之奇冤,也不只来自国民党军的伏击,更来自项英的错误!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