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九十一章 弥勒之乱(十四)

gaoyu19840128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那位小姐被人抢走了...”

在罗士信的威逼恐吓之下,那小老头儿抖抖索索的招出了一些情况,原来他们这些人还真是去过江家别宅,在那里也的确见过小美女长孙无垢,罗士信原本已经听出了希望,可小老头儿的最后一句话却又让他瘪了茄子。

“哇呀呀!你说什么!”

“小英雄饶命,饶命啊!小老儿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就靠我一人养活啊,我真的不是那弥勒教人,都是钱三儿鼓弄的,都是他鼓弄的......”

罗士信这一嗓门,居然把小老头儿给吓哭了,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又跪在那里啰啰嗦嗦的求饶起来。

“我又没说要杀你,你哭什么!我问你什么,你只管照实回答便是,若是小爷爷我听得满意,这锭银子就是你的了!”

说着罗士信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在那小老头儿眼前晃了一晃。罗士信看出来了,光靠威逼是不行的,还必须以利诱辅之,一定要在他们面前展现出自己和蔼可亲的一面,否则这些人一个个都吓得好像鹌鹑一样,自己哪里还能问出什么来。

这招儿果然奏效,小老头儿一见有钱拿,马上就两眼放光。想想也是,如果这些人不贪财,他们也不会冒着杀头的风险跑出来闹革命,虽然他们大部分都是抱着法不责众的侥幸心态。

“哎哎,小英雄有话便问,小老儿一定如实回答...”

“我来问你,劫走那姑娘的是一伙儿什么样的人物?”

“嗯...”,小老头儿闻言想了一想,道:

“那伙儿人全都骑着高头大马,武艺高强的很,衣裳也不像别的各路义军...啊不,是匪军,不像各路匪军那样破乱,有几个人还披着甲胄呢...”

“他们有多少人马?向哪里去了?!”,罗士信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十几骑吧,领头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只见那老头儿,好是威风,跨下马掌中枪,乱军之中所向披靡......”

“你哪那么多废话!我问你他们向哪里去了,没让你说书!”

为了拿到传说中那锭银子,小老头儿描述得是相当卖力,尽量绘声绘色,可是罗士信受不了啊,自己的妞儿现在还下落不明,他哪有心思听这厮在这里白话。

“那...那边!”,小老头儿向南指了指,哆哆嗦嗦道。

罗士信把银子往地上一扔,然后拍马就向南边冲去。

此时他已经将江家在此地的别宅抛在了身后,那里已然被洗劫一空,只留下满地冰冷的尸体。尸体的服饰也杂乱的很,有破衣滥服的乱民、有青衣青冒的江家护卫、有黄袍黄头巾的弥勒教徒、有山匪、有官兵,总之一看就知道那里发生过大混战。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弥勒教反军袭掠之地,定然有无数匪盗流民前来相投,其他敢于反抗的,一律屠杀殆尽。至于官兵,是没权利享受缴枪不杀这样人道待遇的,投不投降结果都是一死。

越向南行,罗士信这颗心就越发感到不安,因为再往南就要进入弥勒之乱的重灾区,那里已经成为了人间炼狱,官兵和叛军在里面打得不亦乐呼。只要还能动的百姓,就没有不携家带口外逃的,那伙掳劫长孙无垢的人马还往这个方向走,他们八成就是弥勒教邪人。

一路催马疾驰,路两旁到处都是被乱军焚毁的房舍,农田荒废,不时的还能看见一堆堆被烧焦的尸山,有官兵的、有百姓的、也有乱军的。死去的人虽然可悲,活着的人更加凄惨,罗士信这一路上看到不少被人扒得一丝不挂的妇人,幸运的还能留下一条性命,但多数都会被乱军蹂躏致死。

兴,百姓虽苦;乱,百姓更苦。

看到这样骇人的场景,罗士信的心都已经冷到了冰点,呼出的气息似乎都寒冷彻骨,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小美女,能不能逃过这样的遭遇......

追击了约摸一顿饭的功夫,罗士信终于发现刚刚那小老头儿口中的人马,领队之人果然是一个威风凛凛的白胡子老者。远远看去,就见这老头外罩绛紫锦龙半身武生袍,戴束发紫金冠,胯下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他身后跟着七八个锦衣玉袍的骑士,却不见小美女长孙无垢的身影。

这些人衣裳华丽,看样子不像是出来打土豪分田地的弥勒乱军,不过罗士信此时根本没有多余的智慧去判断他们是不是弥勒妖人,现在他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长孙无垢安然无恙,不论劫走她的人是兵是匪,敢伤小姑娘一根毫毛者,一律大枪伺候!

“前边的人都给我站住!”

罗士信人未到声先到,前面一群骑士听见后方有人大吼,不约而同都驻马回身,定睛看来。

“来者何人?!立时报上名来,如若不然,枪戟伺候!”

众人见一个黑人骑了一匹黑马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此地不比他处,正是军匪混战的重灾区,见到有人这样不友好的冲过来,当然要问个清楚。

“把花姑娘交出来,不然你们谁也别想走!”

或许是急糊涂了,罗士信也不知自己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不靠谱的话,不过算了,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就成。

那白髯老者听闻这小子出言不逊,眉头就是一皱,向身旁一个绿衣骑士微一颔首,那骑士见状领命,一催胯下坐骑,舞动手中撼天锤,迎着罗士信就扑了上来。

这些人转过身来,罗士信才看清楚,原来在他们的锦绣武生袍下,都穿了一件护胸轻甲,马鞍桥上的兵器也是各式各样。就比如这迎杀上来的绿衣将,他手中的大锤就很是特别,一般用锤者大都是使短柄双锤,而这猛将手中的大锤却只有一个,而且还是个长柄锤,形状与那铁匠打铁之锤很是相似,不过型号却要大上好多,而且柄锤一体,都是用精铁打造,看架势,起码得有四五百斤的分量。

北边一个黑袍黑马黑枪男,南侧一员绿袍棕马铁锤将,两者好像高速飞行的彗星,带着可怕的惯性,对冲向一起。

当——

吁——

轰——

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金属相磕巨响,然后是马匹的一声惨鸣,最后伴随着一声闷响,两颗彗星的相撞点涌起了两丈多高的尘土。

老者身边一群骑士还未来得及惊叹,就见那黑脸小将已经带着一阵风尘从弥漫满天的黄土中冲了出来,似乎刚刚那惊天骇人的一撞,根本不曾阻延他哪怕是一点的速度。

一群人中没有几个看清了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几乎就在一眨眼之间,一切就都结束了。可是那白髯老者却是将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原来,就在两颗彗星即将相撞的一刻,绿衣将本想率先出招,先发制敌,可是大铁锤还未抡开,对方的镔铁枪却已经向自己头顶砸来。这丫的枪速实在太快了,若是与他比出招的速度,自己一定会先被挂掉。慌忙之中,绿衣将只得举锤来架,那一声金属相磕的巨响就是由此而来。

绿衣将自身臂力奇大,何曾在力气的较量中吃过亏,可没想到今天却碰上个更生猛的。枪锤相碰的巨大力道,绿衣将好悬没能扛住,在被震出一口鲜血之后,他最终还是顶住了这致命一击。人虽勉强接下了这一枪,可是胯下坐骑却没能撑住,一声惨鸣,被生生的砸塌了架子,轰的一声瘫倒在地,掀起了漫天的尘土。

拍躺下阻拦他的绿衣将,罗士信也不继续绞杀,马不停蹄向白胡子老者这里冲来,因为他才是主要目标。

“好勇猛的一员小将!”,白髯老者看着一脸杀气扑将过来的罗士信,不由得轻轻赞叹道。

“小贼找死!”

“休得猖狂!”

“站住!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眼见绿衣将被这小子放倒了,老者身边又有两名骑士想要迎战上去,可还没等两人启动,就被白髯老者喝止住了。老者从马鞍桥上摘下囚龙精钢枪,轻轻抖了一抖,低喝道:

“让老夫来会会他!”

言罢白髯老者一催胯下白马,迎着罗士信就冲了过来。或许是这些骑士习惯于遵从老者的命令,抑或是他们对于老者的本事非常放心,总之他们对于一个老人家出战,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看到对方首领出战,罗士信心中不禁暗自欣喜,若是擒下这老东西,还怕他们不肯交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