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享雨露:开放在皇帝龙床上的后庭花 zt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 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这首《玉树后 庭花》的七律是南朝后主陈叔宝的杰作,一直被世人称之为亡国之音。这首诗之所以被称为亡国之音,就因为它写的是所谓的红颜祸水张丽华的美色,而陈后主正是因为贪恋张丽华的花容月貌,结果竟成为国破家亡的亡国之君。那么,张丽华究竟有多美,以至成为宠冠后宫、独享雨露、开放在皇帝龙床上的玉树后 庭花呢?还好要从张丽华入宫的时候说起。


当年张丽华入宫,年仅十岁,为孔妃的侍女。有一天,还是太子的陈叔宝偶然遇见张丽华,不禁大惊,端视良久,才对孔妃说:“此国色也。卿何藏此佳丽,而不令我见?”孔妃说:“妾谓殿下此时见之,犹嫌其早。”陈叔宝问何故,她说:“她年纪尚幼,恐微葩嫩蕊,不足以受殿下采折。”陈叔宝心里虽很怜爱,只是因为她年小幼弱,不忍强与交欢。因此做小词,以金花笺书写后送给张丽华。


此时,张丽华虽然年尚幼小,但是天资聪明,吹弹歌舞,一学便会,诗词歌赋,寓目即晓。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出落得轻盈婀娜,进止闲雅,姿容艳丽。每一回眸,光彩照映左右。陈叔宝虽未曾临幸,却常把她抱置膝上,抚摩她的身体。此时张丽华已经怀春,芳心早动,云情雨意,盈盈欲露,引得陈叔宝益发动情。陈叔宝即欲染指淫狎,张丽华半推半就,惹得他这位南陈的太子神魂颠倒,不能自持。一天夜里,风景融和,明亮的月光如水一般,借着酒意陈叔宝手挽张丽华同床共寝。张丽华初承雨露,娇啼宛转,不胜羞涩。从此后两情缱绻,如胶似漆。从此,张丽华宠冠后宫,独享雨露。


不久陈宣帝驾崩,陈叔宝正式即位,是为后主,当即册封张丽华为贵妃。谁想在一次内乱时,陈后主脖颈不幸被砍受伤,在承香殿中养病。他屏去诸姬,独留张丽华随侍。陈后主病愈后,对张丽华更加爱幸。自陈武帝开国以来,内廷陈设很简朴,而陈后主嫌其居处简陋,不能作为藏娇之金屋,于是在临光殿的前面,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十丈,袤延数十间,穷土木之奇,极人工之巧。窗牖墙壁栏槛,都是以沉檀木做的,以金玉珠翠装饰。门口垂着珍珠帘,里面设有宝床宝帐。服玩珍奇,器物瑰丽,皆近古未有。阁下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植以奇树名花。每当微风吹过,香闻数十里。陈后主自居临春阁,张丽华居结绮阁,龚、孔二贵嫔,居望仙阁,其中有复道连接。又有王、季二美人,张、薛二淑媛,袁昭仪、何婕妤、江修容等七人,都以才色见幸,轮流召幸,得游其上。张丽华曾于阁上梳妆,有时临轩独坐,有时倚栏遥望,看见的人都以为仙子临凡,在缥缈的天上,令人可望不可即。


张丽华也确是艺貌双佳,她发长七尺,黑亮如漆,光可鉴人。并且脸若朝霞,肤如白雪,目似秋水,眉比远山,顾盼之间光彩夺目,照映左右。陈叔宝宠爱贵妃张丽华,“耽荒为长夜之饮,嬖宠同艳妻之孽”,到了国家大事也“置张贵妃于膝上共决之”的地步。皇室国戚犯法,只要向张丽华乞求,无不代为开脱。王公大臣如不听从内旨,也只由张丽华一句话,便即疏斥。因此江东小朝廷,不知有陈叔宝,但知有张丽华。


陈后主热衷于诗文,因此在他周围聚集了一批文人骚客,以官拜尚书令的“好学,能属文,于七言、五言尤善”的江总为首。他们这些朝廷命官,不理政治,天天与陈叔宝一起饮酒做诗听曲。陈叔宝还将十几个才色兼备、通翰墨会诗歌的宫女名为“女学士”。才有余而色不及的,命为“女校书”,供笔墨之职。每次宴会,妃嫔群集,诸妃嫔及女学士、狎客杂坐联吟,互相赠答,飞觞醉月,大多是靡靡的曼词艳语。文思迟缓者则被罚酒,最后选那些写诗写得特别艳丽的,谱上新曲子,令聪慧的宫女们学习新声,按歌度曲。歌曲有《玉树后 庭花》、《临春乐》等。流传最广的有“壁户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十字。陈后主的那首《玉树后 庭花》也就是此时有感而发所作。然而,“玉树后 庭花,花开不复久。”南陈君臣酣歌,帝妃纵欲,连夕达旦,并以此为常。所有军国政事,皆置不问。


消息传入长安,正值隋文帝开皇年间。隋文帝本有削平四海之志,于是隋之群臣,争劝隋文帝伐陈。于是,隋文帝下诏命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总管韩擒虎、贺若弼等,率兵分道直取江南。隋兵有五十一万八千万,东接沧海,西距巴蜀,旌旗舟楫,横亘数千里,无不奋勇争先,尽欲灭了陈朝。


但陈后主却深居高阁,整日里花天酒地,不闻外事。及隋军深入,州郡相继告急,陈后主依旧奏乐侑酒,赋诗不辍。此时南陈有一位才能颇佳的将领萧摩诃丧偶,续娶夫人任氏。这任氏正值妙年丽色,貌可倾城,与张丽华话语十分投机,便结为姊妹。任氏生得花容月貌,体态轻盈,兼能吟诗做赋,自矜才色,颇慕风流。她在宫里看见陈后主与张丽华,两情相悦,不胜欣羡。因此见了陈后主,往往眉目传情。


一天,陈后主独遇任氏,便挽定玉手,携入密室,拥抱求欢。任氏含笑相就,一时翻云覆雨,娇喘盈盈。自此任氏常被召入宫,留宿过夜,调情纵乐,做长夜欢聚。在萧摩诃面前,只说被张贵妃留住,不肯放归。萧摩诃是直性人,开始还信以为实,也不用心查问。后来风声渐露,才知妻子与后主有奸,不胜大怒,叹道:“我为国家苦争恶战,立下无数功劳,才得打成天下。今嗣主不顾纲常名分,奸污我妻子,玷辱我门风,教我何颜立于朝廷!”


隋兵渡江,如入无人之境。沿江守将,望风尽走。而萧摩诃以陈后主私通其妻,全无战意。最后被擒降隋。隋军直入朱雀门。南陈的大臣皆散走。陈后主带着宫嫔十余人,奔至后堂景阳殿,与张丽华、孔贵嫔三人并作一束,同投井中。隋兵入宫,得知陈后主已经投井,便用绳子把他们拉上来。据说他们被拉上来时,张丽华嘴唇上的胭脂蹭在井口,后人就把这口井叫“胭脂井”。但也有人不耻于陈后主与张丽华、孔贵嫔的行为,把它叫做“耻辱井”。后人有感于此,作诗讽刺:“擒虎戈矛满六宫,春花无树不秋风;仓皇益见多情处,同穴甘心赴井中。”


当初,隋朝晋王杨广素慕张丽华之美,私嘱部将高颎:“你进入建康,必找到张丽华,勿害其命。”高颎至,召张丽华来见,他说:“昔太公灭纣,尝蒙面斩妲己,此等妖妃,岂可留得?”即斩之于青溪。晋王杨广得知后便从此恨透了高颎,也埋下了后来杀高颎的种子。


张丽华的香消玉殒,杨广为之惋惜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要争夺皇位的继承权,不得不多有矫饰,装出一副礼贤下士、恭谨仁厚的模样,故示俭约,不好声色。及其登位而为隋炀帝,接二连三地糟踏女子,甚至不惜杀兄奸嫂,但都不能满足他对张丽华的想念。最后不惜开凿运河,三下江都,劳民伤财,归根结底,就是对江南风物人情与佳丽的思慕,特别是为了满足他未曾得到张丽华,在心理上获得一些补偿。


陈后主的好日子就像玉树后 庭花一样短暂。仁寿四年,他死于隋大兴城,时年五十二岁。后来,唐朝著名诗人杜牧夜泊秦淮,闻岸上酒家女子还在月下高歌陈后主的玉树后 庭花,歌声凄婉,兼蕴南朝幽怨气韵,良夜宁静,益增遐思,于是作《秦淮夜泊》:“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 庭花。”南陈虽亡,但张丽华留下的风流韵事,至今仍惹人遐想不已。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啊,几许风流何日才能随风而去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