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五章 30、再解塔楼围

东风几度 收藏 2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size][/URL] 塔楼,正在经历一场腥风血雨。 日军的轻重机枪压得寨墙上的忠义军抬不起头来,大炮更是发挥出骇人的威力,每一声爆炸过后,不是断壁残垣,就是伤亡一片。日本人的强悍更是令人生畏,一排排士兵倒下,后面的踏着前面的尸体仍在向前冲锋,直到全部倒下为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


塔楼,正在经历一场腥风血雨。


日军的轻重机枪压得寨墙上的忠义军抬不起头来,大炮更是发挥出骇人的威力,每一声爆炸过后,不是断壁残垣,就是伤亡一片。日本士兵的强悍更是令人生畏,一排排倒下,后面的人踏着前面的尸体仍在向前冲锋,直到全部倒下为止。


已经数不清打退了敌人多少次的进攻,数不清多少次与冲上寨墙的日军展开肉搏,数不清多少兄弟在他身边倒下。面对着巨大的伤亡,满身血污的柳黑子眼睛都快要喷血了。


炮弹掠过寨墙,飞进了塔楼村内,一座座房屋被夷为平地,整个塔楼都在燃烧。塔楼的丁壮们都已经上了寨墙,尽管许多人几天前还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长这么大连枪都没摸过。妇女和老人们也在运送弹药和石头、梁柱,不少人被流弹击中倒在了血泊里。没有畏惧,没有犹豫,大家都明白,守住塔楼大家或许还有活路,塔楼被占领只能有一个结果——屠寨,因为在寨墙前、葫芦泊里抛下了太多日本人的尸体,同样杀红了眼的日本人不会不报复。


这个不屈的村落,也让小野唏嘘不已,经历过太多的大仗恶仗,还没有那次战斗让他如此震撼。这些中国“土匪”抵抗的顽强、赴死的从容,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在付出了前所未有的伤亡之后,那并不算高大的寨墙依然耸立,弹痕累累的忠义军旗帜仍在寨墙上飘扬。小野一瞬间甚至有了悔意,莫非进攻塔楼本身就是个错误。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皇军的荣誉和个人的尊严,唯一能做的就是进攻、进攻、再进攻,无论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都必须拿下塔楼,否则只能自杀以谢天皇。小野咬着牙下令,集中所有炮火轰击城墙,再轰塌一个缺口,全力予以突破。


“轰轰”在接连不断的轰击下,寨墙北侧一段的砖石开始松动,在巨大的“哗啦”声响之后,那段寨墙倒塌了,出现了一个两长来宽的缺口。小野指挥刀一举,成群的日军呐喊着向那个缺口涌了过去。


“堵住,堵住!”柳黑子提起刀率先向那个缺口跑去。


肉搏,肉搏!


在接连砍倒了4、5个日本兵之后,柳黑子浑身溅满了鲜血。就在他刚刚劈倒对面的一个敌人时,一把刺刀从他背后刺来,听到风声的柳黑子赶紧躲闪,还是被刺中了腰部,鲜血喷涌而出。柳黑子反手一刀,把身后偷袭的鬼子砍翻在地,自己也慢慢倒下。忠义军的两个兄弟看着柳黑子受伤,不由分说架起他就往后撤。柳黑子挣扎着,怒骂着,不想撤下去。


日军蜂拥而入,忠义军的弟兄们接连在日军的刺刀下倒下。城墙上的忠义军拼命向拥入缺口的日军射击、投弹,仍然阻挡不住日军的脚步。几个战士见情况危急,抱着炸药包向下跳去,炸药包在敌群中爆炸,顿时血肉横飞。忠义军趁机不断向缺口填下麻袋和砖石,终于堵住了那个口子。


躺在寨墙上的柳黑子,看着身旁满脸乌黑的柳雪梅、头部挂彩的杨鹤龄,苦笑着说道:“看来,咱们塔楼是撑不住了,咱们死了没啥,连累了乡亲们了!”


杨鹤龄的神情也很黯然,叹口气说:“弟兄们的伤亡且不说,弹药也不多了,恐怕真的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想不到今天就是咱们忠义军的大限。”


寨墙上所有人的都表情凝重,有的在擦刀,有的在压子弹,有的在收拢手榴弹,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柳雪梅打破了这种令人压抑的宁静,说道:“我们忠义军吉人自有天相,上次郝三才来攻咱们,不是卢少爷在关键时刻救了咱们?”


卢少爷?柳黑子自言自语地说:“但愿吧!”



天色越来越黑了,面对着又一次进攻失败,小野已经出离了愤怒。他的士兵们已经尽了全力,但。。。。小野下令,士兵们就地休息吃点东西。


身旁的士兵给小野递过来饼干,小野没有接。他站起来,冲着他的士兵们走了过去。那些士兵们有的坐着,有的躺着,在嘴里塞着干涩的饼干。几个躺在地上的伤员断断续续发出痛苦的呻吟,让小野觉得心里一阵凄然。


突然,身后葫芦泊的方向亮起了一片片的火光,许多日本兵站起来,有的惊恐,有的喜悦。


小野的大脑在迅速旋转,援兵?并没有向中村旅团长求援啊,莫非是旅团长得知了这里的战况,派人来增援?敌人?附近的土匪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胆量,卢克俭已经去了北平,保安团不应该有什么变数,莫非是传言最近在临近地区活动频繁的八路军?小野一团雾水,命令一名军曹迅速靠过去看个究竟。


军曹向火光的方向跑了过去,近前一看,火光下果然是许多身穿日军军服的人。军曹站在远处大声询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对方用流利的日语回答:“冈村联队的,奉中村旅团长的命令,来支援你们!”


军曹跑回来报告小野。冈村联队?那支部队远在200公里外驻防,居然赶过来了?小野正在疑虑,火光却在逐渐接近,竟然突然开火了!


“不好!是敌人!”小野急忙下令部队还击。



寨墙上的柳黑子看到火光时,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盼着是自己的援军,又怕是日本人的增援部队。当枪声大起时,柳黑子挣扎着站起来,高兴地喊道:“弟兄们,咱们的援军来了!打开寨门,收拾这些小鬼子!”寨墙上欢呼声响成一片。


寨门缓缓打开,忠义军的兄弟们呐喊着,向日军冲去。


小野陷入了被前后夹攻的境地,看这阵势有被包围的危险。小野缓缓拔出了军刀,倒过刀头向自己的腹部刺去。这时身边的参谋拦腰抱住他,“小野队长,现在不是玉碎的时候,带着部队突围要紧!”


小野冷静下来,命令集中所有的重火力开路,迅速与泊边看守汽船的部队会合。


20余名日本士兵端着轻机枪冲在前面,枪口不断喷射着火舌,阻拦他们的“假日本人”不断倒下。与留守部队会合后,小野下令部队分批登船撤离,其余部队全力阻击追击他们的敌人。



那支化妆成日军的部队,正是卢克俭的保安团。


在火光中,卢克俭与柳黑子再一次相见,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柳黑子眼含热泪,摇着卢克俭的手说:“卢团长,又是你救了塔楼,救了忠义军!”


卢克俭笑着说:“不是救,是我们保安团来投奔柳司令来了。”


“真的?终于还是把卢团长盼来了,俺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做梦!哥你没见卢少爷把开禾的乡亲们也带来了?”一旁的柳雪梅满脸笑容,说完含情脉脉地望着卢克俭。


“好,太好了!以后塔楼第一把交椅就是卢团长的,忠义军所有的人都归卢团长指挥!”柳黑子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