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军痛歼英军皇家坦克营 彭德怀赞:打得好!

immer 收藏 6 442
导读:现在上了50岁的人大概还会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连环画书,名字就叫《志愿军痛歼英军皇家坦克营》。 这支英军坦克营是二战名将蒙哥马利的队伍,有着显赫战功:在敦刻尔克战役中勇敢地掩护了英、法、比、荷联军的大撤退;在北非战役特别是阿拉曼战役中,曾给“沙漠之狐”隆美尔的德国部队予以致命打击……入朝作战后,由于它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百人队长”式坦克,更成了一支非同凡响的坦克部队。 但是,这支不可一世的英军皇家坦克营,就是被由两万多云南将士组成的第50军歼灭的。 1951年12月15日,志愿军总部决定提前发起第三次战

现在上了50岁的人大概还会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连环画书,名字就叫《志愿军痛歼英军皇家坦克营》。

这支英军坦克营是二战名将蒙哥马利的队伍,有着显赫战功:在敦刻尔克战役中勇敢地掩护了英、法、比、荷联军的大撤退;在北非战役特别是阿拉曼战役中,曾给“沙漠之狐”隆美尔的德国部队予以致命打击……入朝作战后,由于它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百人队长”式坦克,更成了一支非同凡响的坦克部队。

但是,这支不可一世的英军皇家坦克营,就是被由两万多云南将士组成的第50军歼灭的。

1951年12月15日,志愿军总部决定提前发起第三次战役。1951年1月3日晚,我50军第149师急令446团2营和445团1营分别插入仙游里至梧琴里以西谷地截击敌人,和英军皇家坦克营遭遇并将其彻底歼灭了。

对于这场战斗,1951年2月26日的《人民日报》曾以三分之一的版面予以精彩的报道:经3小时激战,我军歼灭了英军第29旅来复枪第57团一部和英军第8骑兵(坦克)团直属分队(皇家坦克营)全部,炸毁敌坦克和装甲车27辆,汽车3辆,缴获坦克4辆,装甲车3辆,汽车18辆,榴弹炮两门,毙、伤敌军500余人,俘虏敌少校营长柯尼斯以下官兵189人。

50多年后,经历了这场战斗的50军老兵向记者讲述了痛歼英军皇家坦克营的过程。

老兵周启龙:“全靠人用炸药包炸”

那是第三次战役中的战斗吧。我当时被调到149师446团2营当教导员,营长叫杨树云,全营3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共900来人。

1951年1月3日,部队到了离汉城30多公里外的一片丘陵地带。这时,前卫排突然派人回来报告:前面出现了“轰轰”的响声。

我和杨营长靠前观察,前行了800多米,发现这片响声出自一个十来亩宽的山坳里。杨营长肯定地说:“这是敌人的铁碉堡(即坦克)。”

我们即刻用雨衣遮住自己,打开手电筒,对着地图商量开来。这一带地形很复杂,也显得很封闭:西面是峭壁陡山,南、北两面是山丘树林,只有东面一条弯弯的公路可以过得去,但必须经过一个小垭口,才能退向汉城,而且一次只能过一辆坦克,如果是两辆坦克根本无法平行通过。当时天已全黑了,并且下起了小雨,部队的求战情绪很高。天时、地利、人和,全被我们占着了。“是个打坦克的好地方,而且敌人毫无防备,正有利于我们出奇制胜。”杨营长对我说,“你看呢,老周?”

我完全同意,随即向部队进行了简短的战斗动员,杨营长非常风趣地说:“大家不要怕这些铁碉堡,把履带一炸,它比王八还老实!”干部、战士们都被逗笑了。紧接着,全营按命令迅速展开,4连加机枪连占领西面山顶,用火力压制敌人;杨营长率5连从正面冲击;我和6连从东面绕过去堵住小垭口。

我带领部队用20多分钟跑完两公里的山路,进入预定位置,定睛一看:好家伙,那小坳里,坦克、汽车、装甲车密密麻麻一大片,还开着车灯,很刺眼。敌人一点也没有发现我们的行动。我急忙命令构筑工事,同时将3个排9个班组成了9个爆破组,每20米一个,严阵以待。不一会儿,敌人吃完饭,有恃无恐地上路了。敌人的确很蠢,居然还没有发现我们,真利于我们出其不意。

我们屏着呼吸等着,眼看敌人的坦克越开越近,但他们走在最前面的坦克突然退到了三辆坦克的后面。后来我们才知道,这辆坦克是敌人营长乘坐的指挥车,为了稳妥起见,是主动退回去的。敌人的坦克继续大摇大摆地前行,但第一辆坦克刚到小垭口就停了一下,离我们只有十来米。我们以为被敌人发现了,其实这辆坦克是为了观察情况和等一下后面的坦克。一分钟后,它刚要发动,我们爆破组强冲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炸了。敌人完全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出现,第二辆坦克被吓得“哗”的一下打开车灯,朝我们冲了过来,坦克上的机关枪“哒哒哒哒”响成一片。还没等它逞够威风,与我们协同作战的445团一营炮连的炮火响了,一下打得它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们又一个爆破组冲了上去把它炸了。敌人两辆坦克顿时成了两堆废铜烂铁横在小垭口的路上,将路堵死。

这时,我4连和机枪连从西面山顶集中火力射击,打得汽车里的敌人抬不起头,毫无办法掩护自己的坦克部队。杨营长率5连乘势冲了上去,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完全搅乱了阵脚,所有坦克像醉汉一样东一辆、西一辆如鸟兽散,各自夺路而逃。

杨营长大喊起来:“打一辆坦克立一大功,同志们,为祖国、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领导身先士卒,全营上下更是士气高昂,争先恐后地追打敌坦克、敌军车。近距离作战,敌人的坦克显不出威风了,我们的翻译和文化教员也一边追杀敌人,一边高声大喊“缴枪不杀”!现在想想当时的情景,我们的装备很差,连一具火箭筒都没有,全是靠人用炸药包打坦克,又都是头一次面对面地和敌人及其拥有的现代化装备交手,怎么会有这种不怕死的精神?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敌人有一种“喷火坦克”给我们带来很大伤亡,后来是被446团2营5连副班长李光禄炸毁的。他那天一共炸了3辆坦克。

这一仗打了3小时左右,这支曾经雄驰欧洲战场的英军皇家坦克营最后剩下几辆坦克,像几只缩头乌龟趴在地上打开车灯,亮出了白旗。

彭德怀:云南老乡打得好!

很多50军老兵说:当时打了胜仗很高兴,至今都还清楚地记得,当俘虏英军少校营长柯尼斯时,这家伙好像刚从腌菜罐底掏出来似的,表情麻木,精神完全垮了。大概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败得那么快、那么惨。而且就在头天晚上,英国的一家权威电台还在说,这支皇家坦克部队在汉城33公里处的高阳附近“英勇地”阻击了中朝军队,使之不能前进半步;而在抓住柯尼斯的当天晚上,我们的电台也开始了广播,并让这个英军少校营长讲了话:“我的皇家坦克营报销了,但我还好好地活着……”

后来,英军战史将葬送“日不落帝国皇家铁骑”的这片谷地,称之为“死谷”。

彭德怀则对50军军长曾泽生说:“云南老乡打得好!很勇敢!”并与邓华、洪学智、韩先楚等志司首长上报中央军委,通报表彰了第445团1营和446团2营,号召全军向他们学习。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