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41

過山風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041



秦保军他们往里没走几步,发就现前方的半空中停着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白色圆形物体。秦保军和孔英文顿时心中一惊。正在他们为是不是该马上逃跑而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个白色物体一下子变大了几十倍,下面出现了两个白色的带状物体,把他俩吓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个白色物体一会变大,一会又变小,发出嘎嘎的声音,拖着两条白色的带子朝他们慢慢悠悠地飘来。


秦保军、孔英文和其他干部见此情景,调头就跑。众人都往回跑,佐愉民却一心想到前面去冲锋陷阵,于是拼命往前挤,结果被人群推倒,踩在脚下。佐愉民听到那些人大声呼号,感觉到他们在他的身上、头上到处践踏,仿佛千军万马在他身上展开撕杀,这让他惊恐万分。不过更令他惊恐的是,那些人半天也不离开,好象不把他踩死就不肯罢休似的。原来,跑在后面的干部不甘心落后,就揪住前面的干部不放,前面的为了摆脱纠缠,对后面的又踢又打,结果纠成一团,谁也跑不了,只好待在原地互相谩骂,撕扯打斗。


秦保军正在队伍的后面,刚才他拳打脚踢,也没能杀出一条血路,还被前面的不知是谁狠狠踹了几脚,于是决定另找出路。他发现左侧的土坡上从上到下分布着一些小树苗,就决定利用它们爬到坡顶。他健步冲上土坡,伸出双手抓住一棵树苗,然后腾出一只手去抓位置更高的另一棵。就这样,他十秒以内就利用那些小树苗爬了四、五米高。身体微胖的他原来竟能如人猿、狒狒般敏捷,连他自己都稍感得意。他回头看看下面的形势,眯了一下眼,伸出右手抓住后面的那棵刚刚还被他当作救命稻草的树苗,猛一使劲,把它连根拔起,使劲朝天上一甩,得意地看着下面撕打着的众人。


孔英文虽然和众人纠缠在一起,但一直都在留意秦保军的动向。他本来想等秦保军安全地爬上土坡之后,自己也如法炮制,不料秦保军竟过河拆桥。事已至此,孔英文不再犹豫。他嚎叫着与身边的人奋力撕打了几下,从人堆里挣脱出来,冲到土坡下面的一丛高草旁边,站在那里惨叫一声,然后倒进草丛里装死。


秦保军正在得意,右手中的树苗却因承受不了他的体重被他连根拔起。他心中大惊,失声惨叫,顺着土坡滚了下去。滚下土坡,他又在地上翻滚了几周,靠在一个东西上,才停了下来,眼前天旋地转。


此时白色物体那边亮起两束白光。众人一看,是黑地滋和爱瑞斯拿着手电站在那里。


爱瑞斯大声喊道:“快散开!!有个人在你们脚下!!”


干部们一看来者是黑地滋和爱瑞斯,顿时放下心来,不再互相谩骂、撕打了。


爱瑞斯推开干部们,来到惊昏未定的佐愉民身边。只见佐愉民勾成一团,侧躺在地上,双臂护着头,一动不动。爱瑞斯赶忙蹲下,查看佐愉民是否还活着,并不停地喊着佐愉民的名字。


佐愉民可没那么容易被踩死。他只是被踩得有些神智不清了。


刚才秦保军躺在地上,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一个来自上方的声音说道:“秦先生!我们按照约定来这和您见面!您这么爬到上面去了!?”


秦保军听出说话的是黑地滋,吃了一惊。这时周围亮起光来,不远处传来爱瑞斯让干部们散开的喊声。秦保军借助亮光,发现自己正靠在一双穿着DPM 84型迷彩裤的裤腿上。他抬起头,见黑地滋右手拿着手电,左手拿着一个白色的东西,一边冷笑一边看着他。他也顾不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晕晕乎乎地站起身来,对黑地滋说:“原来是黑地滋先生啊!我到这以后没看见你们,还以为你们迟到了,就到上面锻炼身体去了!唉!最近国事缠身,疏于锻炼,黑地滋先生见笑了!”


“您太谦虚了!秦先生!”黑地滋说,“我可不认为您疏于锻炼!很少有人能够象您那样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拔掉两棵树!”


还没等秦保军说话,孔英文哈哈大笑着从旁边的草丛里走了出来,说道:“秦三爷,您就不用再谦虚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再谦虚就见外了!”


秦保军带着冷笑对孔英文说:“英文哪,你怎么从草里出来了!?”


“是这么回事!”孔英文对秦保军说,“我刚才见您锻炼身体,自己也想试试!我发现有一片草挺高的,就想在里面练习匍匐前进!这不,一练就练到现在!”


“哈哈!”黑地滋笑道,“孔先生,你知道,我越来越不相信我的洞察力了!我还以为您是在装死呢!”


秦保军和孔英文闻言哈哈大笑。


在爱瑞斯的搀扶下,佐愉民终于原地坐了起来。他灰头土脸,抬头环视着爱瑞斯和围观的干部们,一副茫然的表情,一言不发地坐在原地,若有所思。他已经意识到刚才是谁在他身上践踏,不过他认为干部们之所以逃跑是为了积蓄力量,将来找机会和爱瑞斯拼命,所以他能理解。


“秦先生,”黑地滋见佐愉民已经醒了,就把手里的白色东西送到秦保军跟前,“这就是您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您愿意,可以把它拿走!”


听到黑地滋的话,干部们争先恐后地离开了佐愉民,来到秦保军跟前。他们都想知道学校里闹鬼的真相。


秦保军仔细一看黑地滋手里的东西,颇感意外。那东西的主体是一个雨伞架子。架子顶面固覆盖着一件破白袍子。袍子上有两根布条,是被人从袍子上裁出来的。伞架底面拴了四根不短于两米的绳子。如果绳子再多几根的话,这东西就更象降落伞了。伞杆上用绳子接了一根大约两米长的竹竿。


秦保军:“就是这个东西!?”


“是的!它的工作原理非常简单!”黑地滋说,“在正对观察者的情况下,依靠人力收放那四根绳子,就可以改变它在观察者眼中的体积。至于那根竹竿,它可以制造逼近的效果!你们刚才已经亲眼所见,必定印象深刻!”


“原来就是这么个东西!”孔英文道,“那是谁在操纵这个鬼东西!?此人吓唬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操纵者就是那个被您认为是保安的人!”黑地滋道,“他的目的当然是吓退那些对这间仓库感兴趣的人!”


“英文哪,这件事已经水落石出了!”秦保军道,“跟我大秦毫无关系!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孔英文:“谨遵秦三爷之命!”


秦保军不再多说。他带着笑容从黑地滋手上接过那个东西。


几个干部在一旁为两人拍照留念。


至此,学校闹鬼事件终于平息了。尽管各方对此结果满意与否不得而知,但至少除了佐愉民之外,大家都显得非常愉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