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出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张主席,我呢是个不懂得大道理的人,不过我还认为有些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去做的好。”刘江很严肃地盯着那个张主席,他们现在是在开往武汉的火车上的一个包厢里。车就要开出了,在包厢的外面,有七八个大汉保持着大门,让来往的旅客都不得不饶着走路。

一路从延安出来,到和那个什么什么蒋主席的一起祭奠完黄帝陵,刘江都很小心,和那张主席是寸步不离,一方面作为他的警卫人员,必要的警惕是要的,另外一方面,刘江想的是万一发现有不妥当的,自己就把那个牛日的张主席绑架了,逼着他回延安。

可是这样的机会刘江没有得到,一祭奠完,张主席就钻进了蒋主席的小车里,然后伸锄头来吩咐刘江,让他告诉警卫连的战士回延安,自己要去视察长江局的工作!

妈的个巴子,你钻到GMD的车子里去长江局视察工作?有病哦!刘江坚持要跟着一起,把警卫连的副连长叫过来,吩咐他赶紧去找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的负责人,就说张主席这里出了重大变故,然后死活不管,往车门上一站,跟着张主席一起往火车站来了。

看来是早有准备的,一到车站,张主席就上车进了包厢。几个大汉把持着包厢的大门,要不是刘江把手中的冲锋枪摆开对准了对方,估计自己连上车进入包厢的机会都没有。

“小刘啊,你不懂的!”张主席把身体靠在包厢的座椅上,看得出来,他很疲惫也很彷徨。“我们高层的东西,你是不知道的啊!”有什么不知道的,不外就是个权利二字!权利俺们没有那个机会接触到,不过书还是看过不少的!这玩意害人哦。

“那个黄超黄政委你是认识的,还有那个李特别李参谋长,他们都死了!”张主席的眼睛里有一丝的恐惧,好象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就在他的眼前一样。

“黄超?李特?”刘江的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名字,有点影响,但不是好清楚的,只记得在电视上看到多,那个李特在长征途中,他策马追赶过毛大爷的中央红军,并且极力阻拦红军北上。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嘛,怎么变成了李参谋长的?

还有那个黄超,记忆中的影响很模糊,好象就是跟着红5军防守高台的那个人,红5军的军长董将军牺牲了,他怎么了就不清楚了。这个时候真纳公主系提出这两个人的名字,啥意思啊?

“黄政委和李参谋长都是率领部队胜利地到达了新疆的,前些天,他们两个都死了!”张主席把眼睛从刘江身上移开,往车窗外看去,那边有一些热闹,好象还有人在争吵。

胜利的到了新疆,然后死了?啥意思?病了,伤重不治?被特务暗杀?刘江还是没有搞清楚他们的死和张主席有什么关系。

“他们被说成是中国的托派!托派的意思你能明白吗?那就是说这个人被暗示是一个法西斯主义的间谍或者破坏分子,跟我们说的特务是一回事情!”张主席还耐心给刘江解释着。日哦,啥鸡鸡托派,狗日的都是那些吃饱了饭没球事干的人,一心想着靠搞人整人老升官来显示自己的能力的人发明的名称,这个名字在这个年代可是不好戴的哦,哪个戴上这个帽子,哪个也就意味被宣布死期到了!这个东西太可怕了,苏联的斯大林同志在1937年就是用的这个名字弄翻了几十个红军的元帅、上千的将军、几十万的红军干部的!可怕的不光是把人弄死就算了,人死了连你的名誉一起也要被搞反,被别人所不耻!这个就太可怕了!

至于那两个所谓的托派,刘江不想去关心,死就死嘛,啥球大不了的,这个世界死个人还不就和死了蚂蚁差不多!再说谁叫你们运气不好呢,站错了队列,你们不死那谁死啊,难道把我这个小小的警卫连长弄死?!不过自己还是要小心点,老老实实地呆着,别出风头!做人低调点,和组织要保持坚定的一致才行!

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惨白的张主席,刘江还真是为他可怜起来。人啊,不论是什么时候,也不关他曾经是多么的辉煌,一旦自己的政治前途没有了,而且又面临着生命的危险,都不会太镇定的!至少刘江个人认为这个事情要是自己遇到了,也一样的六神无主!不过这个世界还真他妈的有趣,过去你张主席不是也用的这样那样的借口在整人吗?!看来天道循环,还是有道理的!

还是在战场上干脆点,真刀真枪的,炸药包一扛,手榴弹一拉,老子就往你的身上招呼过去,大不了你一样的来个,都同归于尽了,谁也不吃亏!谁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占多大的便宜!看来要是等自己回延安了,无论如何得找借口到前面去,后方不适合自己的生存啊!

刘江无话可说了,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换成是自己,是不是也有可能被恐惧吓倒,然后一样的拍屁股溜人呢?估计应该是的!

车厢门口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一个人,刘江是非常的熟悉-------在电视电影里是无数次看到过嘛,那个就是未来的共和国总理。他进了包厢,把手扬了扬,刘江知趣地出了门,然后把门带上了。他的心里还在翻腾着呢,为自己能够看到自己最佩服和景仰的偶像人物而翻腾!

说起来,刘江最早看的一部带内应居然就是那个十里长安街,哭送周总理的记录片呢!所以自小就被感染过了。等后来大点看的书、传记文学、历史等等,又不断地加深了对那个人的认识。还真是个让人不得不五体投地的豪杰啊!

他们应该是要私下沟通一阵子了,也不知道效果如何,不过原来历史哂纳感是没有说服张主席离开的,他最终选择了出走和叛变,现在呢,还会不会一样的选择同样的路走下去呢?刘江不知道,他也没有能力去改变掉哪个人的思想。

。。。。。。。

“啥?张GT带着刀鞘上了往武汉来的火车?”曾处长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是的,看到这个消息太让他振奋了!

“是的,可均兄,才收到的西安站发过来的密信!”戴主任还是那么的沉着冷静,看那曾处长的表现,还真是有些可爱!

“奶奶的,机会来了哦!”曾处长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还是急不可耐的说道。

“是的,是个机会!不过这个机会我们该怎么样去把握呢?总得找个什么有意义的借口才行啊!”戴主任看着那燃烧的电文,陷入沉思中。

“上次我们安排的那个计划已经开始见效了,那个人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我们给他的诱饵上了!”曾处长又想起一些事情来,“这些GCD还真是无空不入啊!”

“你那边又要损失些人手了哦!老哥不心痛?”戴主任顿了顿,“不过这个牺牲也值得,如果能够成功的话!”

“这个事情啊,我看已经有八成的把握了!”曾处长坚信他的计划是完美的,在这个计划中,GCD没有理由不对那个诱饵发生兴趣。

“能找个什么借口呢?”戴主任还在为这个事情考虑着。“要不要请101的刘旅长出面?毕竟他们是结拜兄弟嘛,容易说话些!”

“这样也行,不过不能心急,我们先得从侧面了解清楚刀鞘的性格、爱好、政治倾向,等等,然后再不露不显水的情况下了解他的技术能力和军事素养。逐步地引诱他上我们的船!”曾处长不愧是个老中统了,出的主义不能不说好。

“对的!对的!可均兄的这个主义太好了!我想再加上张GT的引导和劝说,慢慢地来,问题就不大了!”戴主任同意了他的这个计划建议。

“还有啊,你的那个计划还要抓紧,要把GCD的神经都完全吸引过去,让他们以为自己的判断方向是正确的,而且是急迫地!”他补充了一些东西。

。。。。。。。。

话谈完了,那个周副主席脸色阴沉地出了门,把刘江叫到了一边。

“小同志啊,你好象是叫刘小江吧?!”呀,居然偶像还知道自己的名字,太幸福了,刘江傻忽忽的笑着。

“你呢,是GT同志的警卫连长,以后,他的安全组织上就交给你了!有没有信心啊?”天啦,被卖了!刘江晕忽忽的,看着偶像,“这个,这个。。。”半天说出话来。

难道自己就要和那张GT同志一起,从此就要离开那个将来必然会坐天下的GCD了?天啦,那还不如我先找刘大哥,混个连长当当,排长也行,至少老子安稳些!

“不过你放心,到了武汉后,有那边的同志和你联系的,到时候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做就行了!”偶像补充得太及时了,要不然刘江就要准备下车找刘远天去了。

日个瘟殇哦,老子上不了前线,难道要变成地下党了,那可不行啊,我怕老虎凳子和辣椒水啊!要叛变的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