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密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可均兄,说说看,你的看法?!”戴主任饶有兴趣地问问曾处长,走到沙发边上,“来,来,坐下来,我兄弟两好好研究研究。”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兄弟我今天就在浓兄这里班门弄斧了。”曾处长笑笑,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哦,那我就洗耳恭听可均兄的高见了哦!”戴主任身体往后靠靠,把自己深深埋进沙发里去。

“从表面现象来看,这个事情很有点意思,细细地想来,不外乎有以下几种可能。。。。”曾处长坐下里,把上身前倾着,又一只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会, “第一呢,这个情报不准确。这个可能性有多大?”看了看戴主任,他不动表情地很深沉状地摇摇头。

“那这种可能可以排除。第二呢。这个刀鞘呢,是在参加红军后接受到了相关的技术培训。这个可能又有多大呢?”看着戴主任,他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来。但还是一样的,戴主任还是深沉地摇着头。

“G党在这一块的技术人员和能力,我们这么多年来都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所以这样的 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当时GMD和GCD经历了十年的战争,地彼此的武器装备情况基本上都是清楚的。对对方拥有些什么武器制作能力当然是属于必须要掌握的情报了哦。

“第三呢、这个刀鞘接受到了苏联的技术培训。这个可能性又有多大呢?从这些技术分析来看,有很多东西都是世界军事技术上所独创的,连现在的苏联军队也没有能够生产和实现出来。所以这样的事情也不太可能!”戴主任赞同地点点头。苏联当时和中国GCG的关系也甚是微妙,为了能够拉住中国政府帮助其对抗来自东方的日本的威胁,苏联GCD并没有给GCD以实质性的支持,所能得到的也就是些道义上和所谓的理论上的支持而已。况且当时苏联面对来自德国的突起威胁,哪里还有哪个心思来帮助中国GCD呢1这个也是俄罗斯人的天性----没有好处的事情嘛,还是嘴上喊喊几句:“我们永远支持你们的正义斗争!”就行了,你又没有钱、又没有底盘割让给我,凭什么要得到别人的帮助呢?!

“第四呢、这个刀鞘本身有问题!他不是以前的那个红军的普通排长了!他就是个冒牌的红军排长!”曾处长迟疑好一阵,才说出这个第四个可能来。但是他说了出来后,又觉得自己所说的又是那么的不可思意,也忍不住摇摇头。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让让人不敢相信啊。对了啊,那又是谁,又是什么目的,要冒充一GCD的小小的特务排长呢?而且是什么时间开始冒充的?等等这样的问题又改道哪里去寻找答案呢?GMD,不可能!日本人,除非日本天皇神经不正常了!苏联人,也不可能,他们自己都忙得不可开交的!

“可均兄真不愧是中统的第一智囊啊!我戴雨浓也不得不佩服你的分析啊!”戴主任从沙发里把身子拔出来,坐直了,表情也显得很兴奋起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猛然间,他的话音停了下来,侧着耳朵,眼睛定定地盯住那紧闭上的办公室大门,似乎是察觉到门外有人,而且在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戴主任轻手轻脚地摸到大门边上,那动作,就象是个狸猫样的那么轻灵敏捷,猛地拉开了大门。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准确地说是个军统的文书,那女的还夹着一份文件啊。也许就好似个来送文件的 秘书吧,碰巧到了门口,好奇心来了而已!

“来人!”戴主任大声地喊叫了一声,顿时从隔壁房间里窜出几个人来,手中都拿着武器,他们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情况,都看着戴主任。

“这个,这个女人,居然在门后窃听党国重要情报!给我拿下!”一声呵叫斥,几个人把那女的扭住了,几支枪口黑洞洞地对准那个已经快要吓瘫了的女人。文件散了一地,一个特务在地上一张张地拣起来。

“我不想知道她都知道些什么!也不想别人知道她都听到了什么!”戴主任表情冷冷地,简单吩咐了这么一句,拿起文件来,转身进办公室了。那个女的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喊叫着饶命啊,被几个人拖走了。简单的话就这样决定了那个女人的性命。

“戴主任,这样做,妥当吗 ?”曾处长也被刚才那一幕给惊呆了,连称呼都改成了主任了。“可惜那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啊!就不觉得可惜?”

戴主任把文件简单地看了看,扔到桌子上,估计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太头看看曾处长,“哎,兄弟我哪里想这样做啊!可是不这样的话,哪里能够震慑那些千方百计地想探听机密的人啊!如果稍有不慎,后果不堪啊!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如果我们不能让他们保持一份安分的心的话,秘密是不会保守住的!”

“兄弟明白,兄弟明白。”戴主任回头再看了眼那已经关上的大门。似乎是还在担心那里会不会再出现个偷听的人。

“不过啊,圣人云,防民之口胜于防川。兄弟个人认为,光是防还是不行,防不胜防啊!”这个曾处长把圣人的话也搬了出来。

“哦,那可均老哥还有什好主义,说来我也听听,让兄弟也长长见识!”戴主任的兴趣更浓了,迫不及待地追问。

“这个事情啊,兄弟我有个浅见,还没有考虑成熟,不过呢,旧抛砖引玉,说出来,雨浓兄还得 参谋参谋啊。你看这样如何?”曾处长把身体靠过去,几乎就是贴着戴主任的耳朵在说话,说了好一阵子。那戴主任先是惊讶,然后是惊奇,最后表情是那么的惊喜和兴奋。

“好!好!你可均兄不愧高手,这个事情上我戴某人听你的!”戴主任把胸口一拍,“只要需要的,你老哥就吭声,要人要钱要装备,尽管说!”

“哈哈,那这样的话,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哦!不过如果你我双方把这个事情做好了,老头子那里还会少了兄弟我党饿好处吗?雨浓兄说是不是啊?”曾处长也很兴奋,他也为自己的急中生智而庆幸。没有错,要使者个事情做成功了,老头子那边一定会开心,那时候。。嘿嘿!

那曾处长到底说的是什么呢?让军统老大和中统的人居然变得如此的一心一意的?石头知道,现在还不能说。

。。。。。。

刘江现在可是又遇到麻烦了,而且这个麻烦还真是躲都没有办法躲,那张主席又来看他来了!能不见吗?别人怎么的说也还是挂着边区副主席的一个牌子,自己一个小小的工程师而已啊!再说怎么的也曾经是他的警卫员,刘江可以不管,刘小江可不能不理会的啊!

而去这回还不简单,居然是来请自己去去给他当警卫连长。他说了,其他人他都不相信,就是看上了刘江,一定要刘江答应,而且是答应和他一起去祭奠黄帝陵!

天,这样的啊?刘江犯愁了!他是知道的,这个张主席就是借口去祭奠黄帝陵,然后跑到了武汉去的,最后终于成了GCD的叛徒,郁郁终身,病死在加拿大的一个小小的养老院里的!

这次难道就是他逃跑的那次?时间上看,应该是差不多了!该怎么办呢?报告组织上说副主席逃跑到GMD那边去?!估计是不可能有人会相信这个所谓的预测!说不定还要把自己当成个特务或者是散步对GCD不满的人给抓起来呢!

答应不答应呢?要不要跟他一起去祭奠黄帝陵呢?要不要跟他一起跑武汉去呢?妈的个巴子的!刘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张主席了。

“张主席,这个。。这个我现在在枪炮厂里还有好多工作没有完成呢!这样走不太妥当吧?”刘江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拿枪炮厂里的研究工作来当借口了。

“小刘啊,你就放心的跟张主席去吧,这里还有我们呢!”怎么刘厂长也没有弄清楚形势呢?!怎么也不帮刘江圆圆谎呢?还帮着张主席劝着他,真是没有天理啊!

“哈哈,我旧说嘛,小刘啊,旧跟我一起去吧,去散散心!”张主席有些心不在焉,“再说,我已经和周处长和你们军工局都打了招呼了!他们也同意放人了!”

日哦,还真是把我往火堆里推啊?!居然组织上都同意了,自己反对那也是没有用处的了,还是认命吧!大不了老子见机不妙,自己脚底抹油溜回延安来!再不就去找刘大哥去,也不知道他现在在那个地方驻防呢?!升官没有啊?

不过当警卫连长,还是比较威风的!看着几十号全副武装的手下,骑着高头大马,挎着盒子枪,嘿嘿,居然还有两把不多见的汤姆逊冲锋枪,好真不错,这样的装备和人员,就是遇到马家军的一个连,也绝对可以拿下!

出发之前,刘江去了趟医院,把一封给小云的信交给了医院的领导,让他们帮忙转送给前方的小云,如果可以的话,把那个给她做的玩具也一起送过去。出门时和长娥碰上了,刘江尴尬的笑了笑,那女孩把头一扭,就当是不认识刘江一样走开了!哎,这样也好,少得烦恼!

。。。。。。。。

黄帝陵,是中华民族始祖黄帝的陵墓,相传黄帝得道升天,故此陵墓为衣冠冢。位于陕西黄陵县城北桥山;1962年,国务院公布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编为“古墓葬第一号”,号称“天下第一陵”。黄帝陵古称“桥陵”,为中国历代帝王和著名人士祭祀黄帝的场所。据记载,最早举行祭祀黄帝始于公元前442年。自唐大历五年(770年)建庙祀典以来,一直是历代王朝举行国家大祭的场所;中共建立政权以后,每年清明、重阳均在此进行祭祀典礼,特别是清明祭祀已成中华民族传统祭祀盛典,2004年开始每年对黄帝陵祭祀升为国家公祭。(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