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潜艇沉没49周年[转帖]

客路青山外 收藏 3 1217
导读:[size=16]1959年12月1日,舟山群岛东福山以东海域内一片寂静。上午时远处海平面上隐隐出现了几个黑点,3艘护卫舰以24节的速度劈浪而来。这是一次秘密的海上军事演习,担任演习任务的东海舰队某部,要进行一项重要的作战演习:反潜攻击。攻击的目标为一艘苏制M型潜艇。此刻,它正密潜于60海里以外的海底,在艇长张明龙率领下饰演蓝军主力。目的是躲避海面护卫舰、驱逐舰的追踪攻击。 这是一艘当时国内最先进的潜艇,编号为“418”。“418”号上的指战员接受过前苏联海军专家的训练,个个资历颇深,在东海舰队服役5年来

1959年12月1日,舟山群岛东福山以东海域内一片寂静。上午时远处海平面上隐隐出现了几个黑点,3艘护卫舰以24节的速度劈浪而来。这是一次秘密的海上军事演习,担任演习任务的东海舰队某部,要进行一项重要的作战演习:反潜攻击。攻击的目标为一艘苏制M型潜艇。此刻,它正密潜于60海里以外的海底,在艇长张明龙率领下饰演蓝军主力。目的是躲避海面护卫舰、驱逐舰的追踪攻击。

这是一艘当时国内最先进的潜艇,编号为“418”。“418”号上的指战员接受过前苏联海军专家的训练,个个资历颇深,在东海舰队服役5年来,曾经数次出色地完成了海底实战演习。

1时50分,海面舰艇开始集结,准备返航,并向“418”潜艇发出了演习结束信号。可是在水下40米处的“418”突然中断了无线电联络。指挥台呼叫了数次,潜艇没有回答。演习指挥部决定采用艇外信号联络,由“昆明”号向它发出信号。潜艇指挥舱中,几分钟前畅通的频道忽然间杳无音信。预定的演习内容已经结束,可上浮命令迟迟没有下达。张明龙让士兵检查了一遍雷达、声呐系统,一切运转正常!过了10分钟,海面出现三声爆炸的艇外信号,张明龙命令联络员向指控舰发出上浮信号,可是没回音。他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认为无线电台坏了。既然收到艇外命令,还是先浮上去再说。他拿起指挥话筒,命令各舱做好上浮准备。“418”号潜艇开始上浮。轮机军士长得到口令,开始启动排水系统,机舱内响起一片轰鸣声。排水系统先把15个大气压的高压迅速注入水柜,海水被高压挤出水柜,潜艇悄悄地向海面浮去:30米、15米、8米。转眼间,深度表显示了潜艇已处于半潜状态。按操作程序,此时需减缓浮速,并升出潜望镜观察海面。可是,潜望镜升起来了,减速程序却轻易地忽略了。当潜望镜刚刚露出水面,一堵黑乎乎地铁墙寒住了整个视野。副艇长王明新惊呼:“速潜!”但是来不及了。在如此短的时间和如此近的距离内完成下潜是不可能的,没等艇员们反应过来,潜艇脊背撞上了护卫舰“衡山”号的舰道底板。海面上的“衡山”号正停机漂浮着,巨大的舰体犹如一座浮动的冰山。当“418”号潜艇与它相撞时,“衡山”号只略微地颤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但就在这一瞬间,钢刀般的舰道底板把“418”号舰劈成了两半。整个潜艇像是被一只巨手猛地砸了一拳,顷刻间瓦解了。爬上扶梯想观察情况的艇长张明龙“扑通”一声被倾泻的海水冲回艇舱,一位优秀的指挥员顷刻间结束了军人生涯。其他人同样无法逃脱厄运,他们被海水掀起又抛下,血肉之躯猛烈地撞击着艇舱。4分钟后,潜艇便沉没到40米深的海底。

海面上,几艘舰只等待着“418”号潜艇浮上来后一起归队。大家正疑惑着,“衡山”号报告刚才忽然受到海底撞击,与此同时,海面出现了巨型大量水泡。舰队司令员马上意识到“418”号潜艇出事了。他命令各舰密切注视着海面情况。过了一会儿,另一个信号证实了这次海难事故。“成都”号发现了呼救浮标,浮标四周,漂满了大片油迹。

当天夜里,舟山地区刮起了8级北风,海面浊浪排空。一夜之间,呼救浮标的钢缆被扯断,漂浮到东福山的海湾里去了。呼救浮标是一只圆形浮筒,内有一部电话与潜艇相连,救援人员借助它与潜艇的幸运者通话,以确定潜艇方位。浮标钢缆的中断,预示着已无法在短时间内测定失事舰艇的方位,延误了抢救时间。

“418”号六号舱内的10名指战员等待着外援。一小时前,他们聚在一起留下遗言约定由生还者把这些话送出去。

15个小时过去了,舰舱电能即将耗尽,氧气严重不足,水兵们尽是避免活动,以减少氧气消耗。有人开始张大嘴巴喘气。干下去恐怕还是办法,看来只能弃艇逃生。

从水下潜艇中逃生是十分危险的。潜艇深入海底,人在进入海水的一刹那将要经受数个大气压的挤压,在强大的压力下,柔软的肺部极容易撕裂。而此刻潜艇的深度表上的指标只有8米。8米,意味着大家有了更大的存活率。

可是深度表上的刻度给水兵们开了个最后的致命玩笑。当潜艇沉没的时候,深度表已经失灵。而在舰桥断裂处,卷了边的钢板摇摇欲坠,在海浪冲击下,不时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舱内有人注意到了那个声音,认为这是浅层海浪冲击发出的。这些都致命陷入困境的水兵们深信不疑地认为潜艇沉没在8米的海底。

2日凌晨5时,潜艇失事已经过去16个小时,王全发和王传经两人经过短暂的讨论,决定全体水兵开始作离艇准备。命令传达后,10名幸存者穿上救生服,胸前挂着氧气瓶,排成一列,由王传经打头,王全发压阵,3名新兵夹在中间。临出发前,王全发告诫大家要镇定,上浮速度要尽是缓慢。他在想,时值凌晨,救援船极易发现他们,而且只有8米的水深,这些优秀水兵的生命是能保住的。舱盖打开,王传经第一个爬出舱口,他用力一蹬腿,身体立即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这10名水兵在最后的灾难中仅王全发一个人逃脱了死亡。他本来也是无法幸存的,但是在前面9名水兵离开潜艇后,王全发从食品柜里摸出些罐头的压缩饼干,又找到了防水手电筒和一把防鲨刀,他把这些海上急救工具别在身上,最后离开了“418”号。这些准备使他上浮的速度相对减弱了,从而在缓和的水压变化中幸存了下来。

海难事故过去75天后,上海打捞船把“418”号潜艇打捞出了海面。沿着“衡山”号劈开的舰桥下到各舱,人们看到的是一幕惨烈的情景:6名军官、23名士兵全部牺牲在狭窄的潜艇中。

如今,修葺一新的“418”号潜艇安置在青岛海军军校的操场上,成为新一代潜艇学员的生动教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