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号世界艾滋日。让我们关注艾滋。远离歧视!携手面对

yaoj03 收藏 3 242
导读:很沉痛,很愤慨.

是我转的帖子。看了后心里很酸。希望大家增强意识。携手面对!


昨天是星期六,抽出时间顺便上了医院去看望那些正在住院治疗中,我的那些朋友和战友们。其实原本是因为上个星期去的时候,一个刚刚20岁还叫我叔叔的孩子“小辉”希望我能为他带去一些关于艾滋病治疗方面的书籍,他以前所在的学校就是学医科的,还在医院进行了实习,可就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导致实习后一直在家进行治疗而不能正常参加工作,实现他做一个医生的梦想。他希望能在医院里多看一些书,以便对于他的治疗有一些帮助。我整整一个星期都想着这件事,直到前天我才腾出时间来把家里所有存货都翻了一遍,给他找了几本我认为还不错的这方面治疗书籍,一大早就赶去了医院。


因为他是结核感染,而且病情比较严重,连续将近2个月都在高烧不退,所以一直单独住在原本3个人住的病房,其他的病人都不能和他住在一起。天冷了,每每到这个时候竹子对我说医院里都会住进来很多病人的。我没住过这里,开始还有些不相信,可这些天不仅陆续把原本仅有的6张床住满了不说,还要腾出别的屋子来让这些病人住下。看着这么多的病友在这里治疗,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为了能够把每个病人都照顾到,索性先去了人多一些,病情不是太严重的病房。那是一个既有孩子,又有新确诊的,也有老病号的病房。我的到来就像是给他们带来欢乐果一样,大家迅速的从无奈的输液表情中全部坐了起来,和我愉快的攀谈,闲聊,我也仔细的询问他们病情的恢复情况。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真好。我努力尝试着用各种积极的心态和自己的身体状况来证明着生活对于我们来说依然还很重要,会很美好。根本没必要整天为这些无聊的烦恼去放弃原本安稳的生活和曾经拥有的美好。虽然这些话已经不知道给多少人说过了多少遍,重复对于我来说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对于我其实纯粹也是一种茫然。可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像我一样,最起码看起来还是那么阳光,笑容还是依旧灿烂。


不知不觉聊的开心就忘记了给小辉送书的事情,直到临近中午吃饭的时间才想起来还没去的地方,随即和大家打过招呼就上了隔壁。走进病房第一眼看见小辉,心就是咯噔一下子,眼泪差点挤出来。我就是这么一个多情善感的人,不能看见别人有一丝眼泪。小辉的爸爸见到我就忍不住掉着眼泪告诉我:“他一直发高烧,我已经把“柯立芝”给他停掉了,实在是没有任何好办法,结核控制不住,照样也会要了他的命!”由于小辉长时间服用抗病毒药物长达几年时间,加上依从性根本无从谈起情况下导致一线药早已耐药,常年CD4仅仅保持在50个以下,各种机会性感染症状经常发生。没办法,不得不自费在今年夏天提前换上了唯一的二线药物“柯立芝”,虽然承受着高昂的自费药,却不能得到完全的二线药物治疗,依然不能摆脱疾病给他带来的痛苦。在服用“柯立芝”仅仅2个多月,身体刚刚稍微好转,CD4上涨到100左右的时候,他的父亲刚准备松一口气,却因为“柯立芝”带来的副作用又感染了结核。从今年过年一直到现在唯一看见小辉开心的时候仅仅是那么短暂的一段时间,体重也增加了不少,白胖了许多。他只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说希望上我家里和我聊天,而我却因为有事情没能满足他的要求。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要求到了现在也没能实现,孩子还依旧躺在了病床上,又变得瘦骨嶙峋,几乎是只能呼吸,看着我勉强睁开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已经变得有些浮肿看不出原来的形状,看着孩子我的心都要碎了!


无奈,只能是无奈!没有免费的二线药,自费也无处购买TDF,用来挽救孩子的生命。结核尽管很容易治疗,但是恰恰因为服用柯立芝而不能服用结核药物“利福平”导致现在的结果。在眼看着结核就要拖垮孩子的时候,不得已只好又把唯一的“柯立芝”给停下来改用结核药物治疗。可我们大家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停药对于我们这样的病人来说将会是个什么结果,况且停下的药还是小辉目前唯一希望延长生命的“柯立芝”。他的爸爸拉着我的手走出了病房,说:“别看了,出去吧!那样心情会好一些,你的身体也不好!”“我准备带小辉出院了,把他拉回家,死马当做活马医,不准备在医院受罪了,死也要死在家里,死在我们身边!”做为父母,小辉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这辈子唯一的希望,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助他们,去为他们做些什么。无奈,还是无奈!我不能给孩子希望,我眼巴巴的看着孩子在床上挣扎,我看着他的父母亲在我眼前落泪,我惭愧啊!


写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该再写些什么了!就象徐奶奶说的话一样:“也许现在为了艾滋病防治事业真正在努力的人越来越少了!几乎短时间内看不到什么希望,只能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能挽救一个生命就挽救一个,毕竟我们的力量还是有限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多一点光明重新到来!二线药呼吁了这么长的时间,有这么多的病人需要2线药物的治疗,国家却始终不知道是何原因无动于衷,眼看着这么多的病人就在无奈的等待中盼望死神。书本上已经包括的28种抗病毒药物在我们国内目前普遍能够拿到的也仅仅就只是6种而已,尽管是这6种也只是唯一的一种选择,几乎没有更换的价值。为什么,为什么那些高喊着为我们艾滋病人做贡献的人,总喜欢睁着眼睛看笑话呢?国家每年用在艾滋病防治事业上的钱也不算少数,都用在哪里去了呢?连二线药都不能免费供应给需要的病人吗?难道非要把这些人折磨的体无完肤,伟大的中华民族就像非洲一些国家拥有50%的艾滋人口才能安心吗?河南做为全国艾滋病人最多的省份,治疗水平偏偏全国倒数第一!我不愿意在这里说这些看似制造紧张空气的话,我希望我身边每一个朋友都能够开心的生活下去,等待着希望降临到我们每个人身边。在我的身体还算争气,在我的手脚还算灵活的时间里我一定会去努力帮我的朋友们去争取“活着”的权利!我要用顽强的生命去缔造生活![/center]

 


编辑掉不宜言论

本文内容于 2008-12-1 21:46:31 被新六军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