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兵中的俄罗斯人佐领

投笔请缨 收藏 2 11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清代八旗兵中的俄罗斯人佐领


提起清代的八旗,稍有历史常识的人,便会知道其中有满八旗、汉八旗、蒙八旗之分。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在驻守北京的满八旗镶黄旗中,还有一支特殊的人群,那就是俄罗斯旗人。他们是清代最早在北京定居的俄罗斯人。


阿尔巴津人来京


1665年,原为流放犯,当时任俄国一个煮盐场管事的尼基弗尔·罗曼诺维奇·切尔尼戈夫斯基在杀人劫财后,为了逃避俄国当局的追捕,伙同84个亡命徒,一起流窜到了当时属于中国领土的阿尔巴津城。阿尔巴津,在中国文献中称“雅克萨”。雅克萨城,原是索伦部达斡尔人的居地。顺治八年(1651年),沙俄哥萨克侵占该城,并以城主阿尔巴西之名称为“阿尔巴津”。


切尔尼戈夫斯基在阿尔巴津设立了弹药库和粮库,随后不久很多俄国的亡命徒便前来投奔。这伙亡命徒盘据雅克萨以后,四出掠夺,骚扰地方。到了1676年(即康熙十五年),阿尔巴津人骚扰得越发厉害了。康熙二十四年,双方展开了激战。都统郎谈三面烧城,最终瓦解了阿尔巴津人的军心。经过统计,全城一共有151个俘虏。都统郎谈开始询问每一俘虏,问他们愿意为哪国君主效忠。俘虏中有101人希望返回俄国,50个人愿意效忠满清。郎谈做出了如下处置:愿意返回俄国的这部分人,全部跟随他返回京城,而那些表示愿意效忠清朝的人,则一律发往盛京。郎谈对他们说,你们连服侍了这么多年的君主都不效忠,那你们还会忠于谁。那101人跟随郎谈进了北京。


脱胎换骨般的旗人生活


康熙年间,八旗满洲佐领的标准丁额为100人。在北京的俄罗斯人达到百人,正好符合编设一个佐领的条件。公元1685年,清政府发布了命令,这些阿尔巴津人被编在了负责保卫京畿的八旗兵的镶黄旗中,为满洲第四参领第十七佐领,驻地在北京东直门外的胡家园胡同。不仅如此,清政府对俘虏中的军官分别赐予了四品至七品的官衔,同时像对其他满人一样,赐予了他们房屋、土地,并隔一定时间给予津贴补助,并且将步军统领衙门里的女犯赐予他们为妻。


不管是从把这些俄罗斯人从俘虏提升为上三旗的旗人的角度,还是从政府对于他们吃穿用度特别照顾的角度,都可以看出,清政府并没有把这些外族人当作外敌。甚至比对汉人要显得亲近得多。


阿尔巴津人在北京的迅速汉化,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们身边女人的作用。配与他们为妻的,大部分是步军统领衙门(掌管满族人刑事案件的机构)的女犯。步军统领衙门在清朝是比较高级的衙门,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拘捕人的,因此这些女人绝不是等闲之辈。而这些昔日的猎人虽然能征善战,但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处世。他们只能完全依赖自己的妻子了。这些女人不仅教他们汉语和中国习俗,而且还大力灌输自己的宗教信仰,他们开始学习中国的生活方式。这样一来,他们的第二代,就成了彻底的中国偶像崇拜者。不消三代,野性难驯的阿尔巴津人就彻底丧失了民族的特性,开始了安逸的旗人生活。


中俄文化中转站


清政府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怀柔远仁赐给阿尔巴津人的 “圣索菲亚”教堂,最终成了俄国放入北京城中的“阿尔巴津木马”,成为俄国刺探清朝的一个特务机构。


清政府尊重这些战俘的消息传到俄国以后,引起了俄国教会方面的高度重视,并于1695年千里迢迢地送来了承认“圣索菲亚”教堂的证书。传播正教与沙皇的远东战略计划不谋而合。“圣索菲亚”教堂正好可以作为窥探清政府的政治动向的窗口。沙俄随后派出了俄罗斯正教驻北京传道团。而 “驻北京传道团”来华传道、学习的更像是具有政治任务的特工人员。


在1840年以后的外国列强瓜分中国领土的热潮中,沙俄凭借着对于我国领土情报的多年积累,在谈判桌上可谓准备十足,一开口就头头是道地说出了非常具体的割让土地的地理位置和要求。因此最终的谈判结果应该说是被俄国人蒙走了大片的土地。


现在的北京城里已经很难找到当年俄罗斯旗人的踪迹了。汉化的俄罗斯旗人,大多改为罗、何、姚、杜、贺等姓。1951年新中国进行民族识别时,所有的阿尔巴津后代都被归入了满族。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