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政府官员在讨论控烟这一公共卫生政策时,烟草公司的代表就坐在旁边。这就好像让狐狸坐在鸡笼里,讨论如何保护小鸡”


11月22日,在南非德班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落下帷幕。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得了一个尴尬的奖项——“烟灰缸奖”,此奖由与会的非政府组织代表评出,专门颁给控烟不积极的国家。中国“获奖”的原因是,“宁要漂亮的烟盒,不要公民的健康”。


但几天以后,中国政府代表团却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挽回了声誉——他们放弃原本的反对立场,转而支持框架公约第5.3条(防止烟草业影响政府的公共卫生决策)实施准则,这意味着中国决心防止烟草业影响公共卫生政策。中国代表团步出会场时,迎接他们的是非政府组织代表们的热烈掌声。


这戏剧性的一幕显示,作为世界上吸烟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控烟的一举一动在国际社会面前都引人注目。不过,作出政治承诺,固然是求解控烟“中国难题”的关键一步,亦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中华烟包装内外有别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宜群也来到南非参加此次控烟会议,不过,她的身份是中国非政府控烟组织的代表。在简单的行囊中,她特地带了几个烟盒。


其中一个,是著名的“中华”牌香烟出口到泰国的外包装,但它迥异于国人习见的红底白字烟盒:正面上方赫然一张特写图片,那是吸烟者溃烂的嘴唇和几颗被熏黑的残牙,而且面积逾半,人们熟悉的“中华”二字则局促地居于下方。


吴宜群介绍,出口到另外一些国家的“中华”烟,还要印上吸烟者脚部溃烂的图片等。在国内鲜为人知的是,同为中华烟,国内的包装典雅大方,被视为身份的象征;出口到国外时却要打上令人惊心甚至作呕的图片,被当作有害之物低调售卖。


“外国人是真心把烟草变得很丑,而我们却把卷烟打扮得很漂亮。”吴宜群说:“‘中华’烟包装内外有别说明了什么?说明外国真正把烟草当作一种危害健康的东西,而我们却忽视了国人的健康权。”


事实上,烟盒的方寸之地,正是国际控烟战役的重要战线之一。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专辟第11条规定:烟草制品的包装和标签必须印上警示语,宜占据50%以上面积,但不应少于30%,最好有警示图片。此外,还应注明其他烟草有害的信息。


此次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将审议第11条的实施准则作为主要议题之一,目的是通过更细致严格的规定放大烟草包装的警示效果。作为框架公约的缔约方,中国应该在批准公约三年后,即2009年1月9日,履行公约第11条关于烟草制品的包装和标签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