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终结日 终结日,终结来临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




终结日,终结来临前。


我决定不再看以前的故事了,因为故事就要在这一刻停止了。记住啊,我说的是停止,而不是终结了。

其实任何一段时间,都不会结束的,因为时间是一个相对永恒的东西,它怎么任由人们挥霍、耗费,也不会有终结的那一天。但是,舒梁就不一样了,他的时间是可以有终结的,就像所有人一样,死。

可是,舒梁的死却又和别人不一样,谁没有死过啊?一般人还真没有死过,只要死了就再也不可能是死过了,然而舒梁却一次又一次的死过。直到有一天,舒梁再也没有力气剪断自己的喉咙了。

生命只有一次,这是公平的,但是生命的质量则是在于每一个人自己的过程,舒梁的生命过程并不美好,即使是死,都和别人不一样。

舒梁明白了很多,但是唯独没有明白生与死!

。。。。。。


当舒梁这一次看到秦芳的时候,他没有像以往那样逃跑,而是迎着秦芳来的方向走去,步伐是那么坚定,让别人看来就像他很渴望秦芳似的。而秦芳呢,更是无所畏惧的向舒梁这边走来。

秦芳,舒梁,枉死地狱。

当再一次面对舒梁的时候,秦芳的笑容出奇的得意,她像在审视自己的战利品一样的看着舒梁。

“你?回来啦?”秦芳洋洋得意的问着舒梁。

“回来了?回哪里来了?”

“哟~~~~!你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啊,枉死地狱啊?!”

“这里是枉死地狱,我知道!”

秦芳忽然觉得不对劲,她前后上下的打量着舒梁,把舒梁看得糊里糊涂的。

“你在看什么?”

秦芳停下了脚步,站在舒梁的面前,她的个头儿和舒梁差不多,她突然抓住了舒梁的脖子。

“你干什么!?!”舒梁挣脱了秦芳的双手。

“你!你!你的脖子!”秦芳似乎很失望的盯着舒梁。

“我的脖子怎么了?!”舒梁厌恶的回望着秦芳。

“你的伤口呢?”

“你失望了?我没有伤口!”

“你怎么会没有伤口?你的剪刀呢?你的剪刀呢??!!!”秦芳大声的吼叫着。

“你能怎么样?你还能怎么样?!”

秦芳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舒梁的后衣领,瞬间之后,秦芳那对儿明媚的双眸消失了,无瞳怪人的恐怖大脸席卷而来。舒梁猛然低下了头,迅速转身,向来的方向跑去。

那座楼依然矗立在一片草地上,就那么一座楼。

舒梁向那边跑去,秦芳发出了刺耳的鸣叫声,在身后追赶着舒梁,不绝于耳。

。。。。。。


“政委!快回来啊!”刘庆突然在卫生间里大叫着。

“怎么了?”回话间,政委已经跑向了卫生间。

童明和老殷也跟了上来。

“镜子!镜子!”刘庆慌乱的语无伦次的。

政委等人挤进了卫生间,他们看到了,刘庆的手伸进了镜子里,镜子面上泛起了一阵阵的波澜。

“快!镜子可以通过了!”童明喊道。

“我们可以回去了吗?”刘庆问道。

“可以了可以了!快点回去啊!”童明有些激动。

“老殷,你先去!”政委让老殷先走。

“不不不,你们先走!”

“哎呀,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你快点啊!”政委有些着急。

“哦!那好!”老殷吃力的迈上了洗手台。镜子里面并不能照出这些人,而是空空荡荡的洗手间。

老殷要穿过镜子了,自己想一想都觉得可笑。当他的手触碰到镜子的时候,果然伸了进去,老殷一闭眼,走了过去。

“童明,你快点,你过去!”政委叫着童明。

“等等,你们先过去吧!”同迷宫一边答应着,一边向卫生间外面探着头。

“你别等了,快点吧!”刘庆也催促着。

“你听什么呢?”政委问道。

童明的确在听着什么,因为他隐约中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我觉得有人正在往这边来?!”童明说道。

“什么人?”政委也很疑惑,但是他并没有听到什么。

“舒梁!”刘庆脱口而出,但是他也灭有听到有什么声音,他只是猜测。

“没错,就是舒梁!应该是舒梁!”童明似乎很认可刘庆的猜想。

“那我留下,你们都快点回去!”刘庆推着政委和童明。

“不!我熟悉这里,你们回去,我等着舒梁!”童明也在拼命的推搡着政委和刘庆。

“你熟悉什么你熟悉?!”政委生气了!

“政委,你们别和我争,快点走吧!”

“童明,你和政委回去,我等着舒梁!快点儿,求你们了!”

三个人已经互相推搡着乱了套了。

突然,童明大吼一声了一声,喝住了政委和刘庆。

“你们快走吧,你们是活人,我不是了,我和舒梁一样,都是枉死地狱的鬼魂,不再隐瞒你们什么了,快点回去吧!”童明一句话说出了关于自己的实情。

政委和刘庆都傻了,呆立在卫生间里,他们一直觉得童明和老陈都是被救活了的人,可是童明现在却说出了自己也是枉死地狱的鬼魂,难道整个这件事中还有很多他们未知的谜团吗?或者是干脆他们就不可能知道的谜团依旧充斥其中。

“快走,再不走也许就来不及了!”童明这时候是真着急了。

镜子的另一侧,殷月也出现了,她回到了卫生间,看到了爸爸过来了,欣喜之余她也看到了镜子的另一端,政委等人在相互的推搡着,她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政委对刘庆说道:

“刘庆,我们走吧!”

“可是,那,舒梁呢?他怎么办?”刘庆还是很惦记着舒梁。

此时,政委和刘庆也听到了脚步声了,童明拼命的把政委和刘庆推向了镜子。

“哎呀!快点儿走啊!你们不能留在这个地发啊!你们要急死我啊!!!”童明的咆哮想必那个脚步声的主人也会听到,因为那脚步声已经很近了,而且还听到了无瞳怪人那特有的刺耳的鸣叫声,不绝于耳。

政委和刘庆在童明的奋力推搡下,终于被推进了镜子里。镜子的另一面,老殷一直在看着他们,一看到政委和刘庆的脑袋伸出了镜子,急忙上去抓住了两个人,使劲的向自己这边拖拽着。

政委和刘庆回到了这边的卫生间。

刘庆摔倒在了卫生间的地面上,额头磕出了血,他不顾一切的又爬起来,冲向了镜子。

“童明,你快回来!”刘庆的叫声甚至叫出了哭声。他一头就撞向了镜子,紧接着,同样倒在地上的政委,站在一旁的老殷和殷月,都被眼前的变化惊的哑口无言了。

镜子,被刘庆撞碎了,碎玻璃碴子洒落在卫生间的各个角落,有几块儿稍微大一些的镜子掉落在洗手台上,镜子框上镶嵌的镜子只剩下一块儿不到A4纸那么大的部分了。

镜子碎了,刘庆也傻眼了。这似乎意味着镜子的另一侧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回到这一边了,政委看着洗手台上的镜子碎片,每一片上都能照出自己的模样来,这些镜子碎了之后却恢复了镜子本身的功能。

刘庆大喊着童明和舒梁,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为自己撞碎了镜子而感到扼腕痛心,但是确确实实是因为自己撞碎了镜子,而使得他们失去了回来的路。

殷月的眼泪夺眶而出,她看不到舒梁了吗?老殷抱着女儿,也哭了,就这么短短的不到一分钟,老殷有了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其实何止老殷啊,政委和刘庆也是如此啊。在最后的时刻,童明的那一句话,说清醒了政委,也说糊涂了政委。

殷月向前走了一步,她觉得仍然镶嵌在镜子框上的那一片镜子应该还是能看到对面的吧。她试了试,果然照不到自己。

“这里!这里!还能看到对面!”殷月说道。

大家都把脑袋凑过来了,争相的看着镜子的按,可是那边什么也没有,看不到童明了。

。。。。。。


童明在把政委和刘庆推过去之后,他就没有打算跟着也穿过镜子了,他要等等看,来的人是谁。

脚步声近了,刺耳的鸣叫声也近了!

402房间的大门,被猛然的推开了,舒梁跑了进来!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