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传说 卷二 祝寿风云 第二十三章 春风得意 携美江南(三)

流月水痕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25.html


那白衣小姑娘果然便是近期在江湖上肆意妄为的司空云雁,她前脚才在采石镇戏弄了丐帮小公主,这后脚又在九江城的地界上惹上了堂堂天龙帮帮主夫人,妙目悠悠四处一转,瞟见对方势大,司空云雁立时俏脸绽花,咯咯娇笑道:「你不就是想抢夺这颗雷峰塔的舍利子吗,小和尚,姐姐这就把它还给你!」


一言落毕,司空云雁变戏法似的掏出一颗发出淡淡光芒、浑圆如鸽蛋大小的金色佛珠,珠子似坚似柔,半透明的内部隐见缓缓流动似云似霞的血红色纹样,窗外一丝日光投射在司空云雁高高举起的手心之上,那金色佛珠竟呈现出白、黄、绿、红、蓝五道璀璨夺目的光芒,让人心神为之一夺,众人再瞧时,五彩光芒之中袅袅升腾起一个微微含笑、指若拈花的白眉老僧,一阵慈悲气息顿时弥漫整个楼间,那庄严宝相中蕴涵浑然天成的禅意,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五色舍利!法海禅师的真身五色舍利!」太白楼内并不乏见多识广之辈,雷峰塔藏匿着法海禅师的真身舍利一直只是江湖传说,无怪乎今日有幸目睹这佛门第一圣物的众多江湖豪客均莫能自已,无不手舞足蹈地大声叫嚷起来,然而便在楼上楼下众人目光如痴如醉之时,司空云雁却一把将那颗金光灿烂的佛门舍利塞在小和尚手里。


「不错,这颗就是五色舍利!对不住啦,颜姐姐,这宝物我已经物归原主,你要出手抢夺可别再找我咯!」司空云雁笑嘻嘻地望着颜梦霓,却是惟恐天下不乱地将天龙帮一干人窥视宝物的企图抖落个干净。


原来随着西湖地牢遭袭的消息传出,短短数日之中,这从雷峰塔逃出的忘机小和尚早已经名动江湖,小和尚的行踪更是被江湖上无数有心之人盯上,这颜梦霓即是其中之一。


在西湖地牢遭袭之前,其时枯木大师已经身中剧毒,自知命不久矣,为防止法海大师的真身舍利落入歹人之手,遂将全身残余功力转嫁在服侍自己多年的忘机小和尚身上,以期小和尚能够护送舍利子前往少林寺,未料小和尚虽然从地牢成功逃出,却是丝毫不谙世事,一出江湖便被假扮剑后的颜梦霓骗走五色舍利,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随后她不幸碰上司空云雁这个惯于顺手牵羊的女飞贼,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遭窃的颜梦霓岂能善罢甘休,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数日来天龙帮在九江一带秘密布控,这才将司空云雁和小和尚堵截在这太白楼之中。


颜梦霓额头上青筋隐现,转瞬间却又若无其事地妩媚一笑,眼波流转道:「你这鬼丫头,可真是狡猾如狐哩,不过——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哪料想颜梦霓才一放言恐吓,那厢司空云雁见机不妙,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当即朝楼下群豪大喊大叫起来,「大家快瞧啊,天龙帮要抢小和尚的舍利子啦!」


一时间楼上楼下数十道目光直唰唰地全聚落在小和尚身上,一个个就象看见稀世珍宝,眼中满是贪婪的欲望,毕竟众所周知那法海禅师乃百年前雷峰寺的一代圣僧,佛武通神,江湖传闻他坐化时所遗留的五色舍利,蕴含了法海禅师坐化前的全部法力,很是珍贵之极。


颜梦霓图谋五色舍利一事原本极端隐秘,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武林中窥此奇宝之人当不在少数,任谁一旦豪夺巧取势必会惊动天下,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因此颜梦霓才会如此处心积虑,未料还是让这司空云雁一嗓子哟喝坏了事,搅和得人尽皆知,这一来颜梦霓着实恼怒非常,当即跺脚嗔骂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马上将他们两人拿下!」


话音未落,立时便听见楼下有人大咧咧地叫嚷道:「直娘贼!我道堂堂天龙帮的四大混蛋怎么会和一个小和尚过不去!原来是为了抢夺人家的宝物!」


与此同时,楼下数道激昂声音纷纷响应而起,「帮主,宝物见者有份,我们也动手夺吧!」「是啊!帮主,千万不能让天龙帮的人独吞宝物!」「不抢白不抢!咱们抢他娘的!最好把荆逐流的娇美娘子也一起抢了!」一时间竟自炸开了锅。


一场夺宝风暴即将掀起,那处在风口浪尖的小和尚环视四周,映入眼帘的尽是群豪凶狠贪婪的目光,小和尚几曾遭遇过这等阵势,脑中不由一片空白,呆若木鸡地瞅了瞅一旁左顾右盼的司空云雁,全然不知所措。


「快动手!」眼见事已生变,颜梦霓当即不再浪费时间,说话间娇躯一颤,忽然幽灵般飘起,动作似缓实快,一双纤玉细手倏出彩袖,直欺小和尚面门迅捷抓来,这女人虽然娇媚如花,然而一出手却是狠辣无情,她觑准小和尚惘然无防的那一刹那出手,令人防不胜防。


未料那小和尚惊惶失措之时,神识却灵锐非常,仓促间竟然身形一矮,以一式赖驴打滚险险避开,那厢被楼下污言秽语气得暴跳的四大金刚也丝毫不再迟疑,齐齐跃起出手,凌厉指风从四个方位同时抓来,小和尚纵然身怀一身惊人业技,此刻却再无力避开四大高手的合击,不过小和尚倒是硬气得很,虽然被四大金刚擒拿个正着,却以一式[懒熊抱瓜]死命护住怀中五色舍利不肯交出,四大金刚岂是善茬,当下毫不犹豫以分筋错骨手法一起发力,小和尚吃痛之下终于守势不稳,当即仰面跌了个七荤八素,一旁颜梦霓截获正着,不禁大喜过望,立即出手如电,肆无忌惮地直抓那小和尚已无力护住的五色舍利。


然而便在这将要得手之际,一道极凛冽阴冷的掌风从背心直袭而来,颜梦霓大骇之余,身如惊鸿一般飞起,心中却着实恼透对方坏事,随即反手拍出一记劈空掌,两掌甫接,一股彻骨寒意迅快在掌心凝结,颜梦霓御空翩然一个转身卸去对方至阴寒的掌力,依旧不觉打个寒颤,不禁讶异脱口道:「大力阴风掌!」


那出手偷袭之人身材魁伟高大,潮红的脸上浓眉大眼,顾盼生威,不过神情中显出不可一世,眉宇间凝结着凶暴之气,他借助楼柱堪堪拿定脚步,粗声哼哼道:「想抢夺雷峰塔的五色舍利,须得先问过我漕帮众兄弟答不答应!」


「小和尚,你不用怕,今天有我沙连水在,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毫毛!」那漕帮素来是长江水运第一大帮,帮众数以千计,漕帮帮主沙连水更是以大力阴风掌享誉江湖数十载,在长江两岸的地界那绝对是可以横着走的主,沙连水说起这番话来自是一派冲天豪气。


颜梦霓施施然转身立定,有如实质的目光凌厉地扫视一番沙连水,面色微恼道:「沙帮主,天龙帮和漕帮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你的手也未免伸得太长了吧!」


沙连水却是一派牛鼻朝天地哼哼冷笑道:「荆夫人倒打一耙的功夫确实了得!我漕帮世居九江城,似乎伸手太长的是你们才对吧!」


「帮主说得好!你们天龙帮的外乡佬,趁早点滚蛋吧!」一个肩扛鱼叉的精瘦汉子走上楼来,在他身后还有十数个身材魁梧的渔家汉子跟随而上。


才一上楼,那精瘦汉子放肆的目光便与颜梦霓身后一道冷厉寒芒在虚空中相撞,立时便听见一声闷雷似的暴喝:「岂有此理!游直,你竟敢当面对夫人放肆!信不信老子一刀斩了你这狗娘养的!」


那出言不逊的精瘦汉子乃是太湖双龙之一的混江龙游直,此人乃是漕帮数一数二的水上好手,不过这亦是个骄横惯的家伙,「哟喝!敢跟老子这么说话?想耍横是吧?来来来,看老子不把你活剐了喂太湖鱼虾!」


与此同时,一旁手持分水刺的翻江龙游爽亦帮腔讥讽道:「这不是浪里王八老范吗?什么时候驴胆上长毛了?不过咱们兄弟俩最讨厌就是自以为是的家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在这三江五湖里讨生活,各帮各派培育了无数水中高手,不提老一代的洞庭钓叟屈改之和长江飞鱼阮百川,新生一代中就有浪里白条范歌和太湖双龙游氏兄弟,这三个死对头在九江水运称雄十数年,也争强斗狠了十数年,随着漕帮与天龙帮的冲突日渐浮于明面,长江原本不平静的水也因为这些互不相容的水上蛟龙搅得波涛汹涌。


范歌脸上森寒得足能掉下冰渣,狠咬的牙缝间终于蹦出话道:「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找死!」


「慢着!」铿锵脆音如珠落玉盘,却凛然透着不可违抗的决断,颜梦霓眉间的朱砂红痣闪过一抹艳光,浑身玉色真气萦绕,秀眉深蹙道:「沙帮主,如果双方今日战端一开,恐怕谁也讨不得半分好处!咱们明眼人不说暗话,这颗五色舍利已经是我们天龙帮属定之物,你们当真硬要横插一手的话,只会挑起两帮死战成不死不休之局,不如咱们双方各退一步,你说个价,只要能够全两帮同城相处的情面,一切都好商量!」


混江龙游直当即嗤嗤讥笑一声,叫嚣道:「呸!这些年来你们天龙帮步步紧逼,明里暗里抢走我们属于我们漕帮的东西还少吗?一帮强盗今天居然讲起情面来了?真是可笑之极!」


一番话将四大金刚气得恼怒不已,竹节铜鞭卫宿当先将手中铜鞭一摆,抖直的鞭尾犹如一柄利剑深深插入楼面地板,沉声叱道:「不知好歹的东西!别给脸不要脸!夫人已经仁至义尽,你们还要得寸进尺不成?」


混江龙游直依旧傲然叫嚣道:「九江城的事情,怕是还轮不到你们天龙帮的人说道!总之今天的这颗五色舍利,我们漕帮偏偏要定了!」


「狗仗人势的家伙!你当我们天龙帮怕你们不成!」范歌狠狠呸了声,其实他说这番话是有因头的,因为那漕帮身后的大靠山乃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的云梦温家堡。


九江位于长江南岸,乃江南重镇,素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随着近年天龙帮势力的快速崛起和壮大,已经公然挑战漕帮在长江水运上的霸主地位,漕帮帮主沙连水为了攀上温家堡这根高枝,不惜将自己的亲妹妹、有[桃花仙子]之称的沙小莹嫁给温师道做宠妾,沙连水也一跃而成三江盟副盟主。


翻江龙游爽适时在沙连水耳旁密语道:「帮主,只要我们今天夺到五色舍利!温堡主一定会对我们另眼相看,这样一来,咱们以后行事再用不着看那姓沈的脸色!」


沙连水瞬时目光一凝,随即面容冷寂地点点头,毕竟他觊觎三江盟盟主之位已不是一日两日,想当初那沈长风亦不过是同他平齐而坐的小小三江帮帮主,如今竟然成为他的顶头上司,更连带偌大漕帮也从此成了人家威风八面的陪衬,这口气沙连水怎么也咽不顺。


那厢翻江龙游直已经煞气十足地指派起来,「兄弟们,操起你们手中的家伙,咱倒要看看今天谁是九江城的孙子谁才是大爷!」


瞧见这一幕的大力神史猛不禁面露喜色,这家伙在一旁掠战多时,早已憋足了满肚子战意,当即捏着指头咯咯作响,瓮声瓮气地哼道:「一群讨厌的土狗,一起上吧!咱老史要一拳砸扁了你们!」


「且慢,还有人没发话呢!」无视双方剑拔弩张的挑衅,旋即听见颜梦霓绵绵如百转黄鹂的声音转而询问道:「秦爷,今天发生在太白楼的这件事,你怎么说?」


「啧啧啧,想不到颜婊子和司马家的人也有一腿啊!」「八成啊!这太白楼也早已经是天龙帮的产业了!」太湖双龙两兄弟曾多次吃瘪在天龙帮手下,这当儿一旦蓄意挑衅起来,说话一个比一个下流。


一直在楼间冷眼旁观事态发展的秦钟不由勃然大怒,吼声如连珠炮响:「岂有此理!竟敢在我太白楼内撒野!简直欺人太甚!来人,将太湖双龙给我抓起来!」


「放肆!」「住嘴!」「找死!」伴随四大金刚怒喝而生的,是三支呼啸飞来的羽箭,忠心护卫在颜梦霓身旁的褚云峰不愧有[神箭]之称,除了射向沙连水的一箭被其挥掌劈落,射向太湖双龙的两箭则要势大力沉许多,正说得眉飞色舞的两人几乎同时狼狈不堪地倒地滚开,身后躲避不及的帮众随即传来两声凄厉嘶叫之声,两个倒霉鬼竟被羽箭射飞,钉死在三丈远外的大门柱上。


然而太湖双龙还未来得及爬起身,忽听弓弦再次响动,耳畔传来帮主沙连水的大声吼叫:「双龙小心!」


原来那褚云峰怒极太湖双龙适才的出言不逊,竟一口气接连两次射出[夺命三连珠],太湖双龙才在夺命羽箭之下逃生,正是心神最松懈之时,此时纵然听见示警也已经无能为力躲闪。


太湖双龙眼睁睁地望着羽箭挟着尖啸声飞来,心中无不惨叫道:「我命休矣!」


「不可伤人!」蓦地一道清亮喝声响起,倏然人影闪动,僧袍卷起一道刚烈劲风竟然将势在必得的两支羽箭扫落在地,却是一旁小和尚及时负伤出手,救了太湖双龙的两条性命。


小和尚本着一腔慈悲之心救人,却将自己再次置于险地,他原本已被四大高手重伤,此时勉力使出佛门铁袖功后,好不容易调匀的内息再次紊乱,虽然强压下体内翻腾的血气,却已然是脸色酡红步履摇晃,四大金刚无不对这位武功高绝的小和尚心存忌惮,四道气机齐齐锁定在小和尚身上,让一旁正打算趁乱逃走的司空云雁抓狂不已,肚子里登时一个劲地暗骂开了:「蠢和尚,猪脑子,不自量力,活该倒霉……」


「好功夫!小和尚,那你也来尝尝我老史的雷暴拳如何!」大力神史猛乃是天生的武痴,尤其他瞧见小和尚多次施展佛门绝技,当下再也忍耐不住技痒,话音一落即功运全身,抬手直直轰出一记雷暴拳!


小和尚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拳劲汹涌而至,当即胸口一缩,双脚一错,整个身形已向右飘开,击空的拳劲将他身后的木窗穿出一个斗大的窟窿,那史猛出拳虽然毫无花巧,但拳劲刚猛,霹雳如电,犹如天降雷暴,气势极为骇人,小和尚纵然躲开第一拳,但狂飚四溢的汹涌拳劲使他立足不稳,眼看紧接而至的第二拳小和尚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及。


司空云雁正犹豫着出手之时,沙连水和太湖双龙已经大喝扑出,漕帮三大高手联手一击当即生生迫使史猛无功而返,掠阵的三大金刚随即出手相助,然而在双方混战伊始,一条人影鬼魅般飘出,悄悄欺近小和尚身后,赫然便是那无时不刻在处心积虑夺取五色舍利的颜梦霓!


「荆夫人,请手下留情!」那颜梦霓狠施辣手之时,一道温婉轻柔的声音蓦然在耳畔响荡,这一惊着实非同小可!颜梦霓想也不想便回手拍出一掌,同时脚下急旋一点,飘身滑出丈许距离。


颜梦霓一派凝神戒备地循声望去,只见楼间窗口的窟窿处,一道纤尘不染的清丽身影孑然而立,衣袂飘飘,出尘脱俗,说不尽的轻灵飘逸,俯眺清流,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滛池仙子,楼间混战的刀光剑影掩映她精致如画的眉目,只见琼鼻瑶口,敛尽世间灵秀,虽身处险恶闹地,却是一派适适怡然。


那天仙女子所立之地,正是颜梦霓反掌劈中之处,加之混战的双方竟无一人发现此女何时到来,显然她是在发掌之后才从窗外跃入,适才耳畔之声不过是对方玩凝声成线之类的鬼把戏而已,想到自己被对方一言唬退,竟是上了对方的大恶当!


「谋夺他人宝物已是不该,伤人性命更是造孽!这位小师傅背负护送五色舍利之责上少林,荆夫人与少林寺为敌,似乎是很不智呢!」天仙女子言谈间神态澹然,波澜不兴,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竟自说不出的从容自若。


颜梦霓脸上神情变幻不停,目光掠过她肩后背负一柄造型古朴典雅的长剑,加之对方淡定超尘的卓然气质,心中没来由地一阵紧缩,此刻拿捏不住对方来路,但显然来者不善,为免节外生枝,颜梦霓当下不得不忍气吞声,盈盈秋波一转,冷冷吭了声:「多管闲事!」


话音一落,颜梦霓再次出手直抓正在调息疗伤的小和尚,她对五色舍利兀自不死心,此番凌空扑击来势之快,简直无与伦比,然而更快的是一道天外飞虹般的剑光,那天仙女子出剑毫无半分征兆,幸亏颜梦霓留了心眼,方才半途变招躲过断臂之劫,饶是如此,一截丝袖也被那惊鸿乍现的剑光斩落掉地。


凌厉剑光一闪既没,颜梦霓却目光一滞,她脑中异常清晰地浮现出那天仙女子抛剑入鞘的最后一幕,不禁脱口惊呼道:「玄心剑诀!」


玄心剑诀四个字一出,四大金刚各自击退漕帮帮众的纠缠,几乎同时飞掠至惊魂未定的颜梦霓身旁,卫宿如临大敌地瞪视着那天仙女子,不无狐疑道:「夫人,此人竟然会玄心剑诀,难道她是剑后……」


颜梦霓一双明媚的风眼紧盯着那天仙女子的每一举手,每一投足,摇着头一脸很笃定地说道:「你不是剑后连冰心,你到底是谁?」


「小妹秦夜柔,不瞒各位武林朋友,连冰心是我同门师姐!」天仙女子此言一出,包括秦钟在内的楼上众人无不瞠目大愕,武林新一代剑后连冰心的盛名江湖无人不知,这名叫秦夜柔的女子竟然自称是剑后师妹,但百年以来从未听说剑阁同时派出两位传人,难道此人是假借剑阁的名头吓唬天龙帮众高手,倘若她冒充剑阁之人,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然而众人细瞧那秦夜柔一派宜淡素雅、清冷自若的神韵,绝不似那种信口开河之人,尤其她一双星眸莹洁如玉,宛如一泓明净得一尘不染的盈盈秋水,比天上最璀璨的星星还要明亮,让人油然而生一种亲切与真诚之感!


颜梦霓与她莹如秋水的眼神一触,不禁一阵失神,喃喃自语道:「天池剑阁竟然同时派出两个传人,这是为何?难道她们已经知道……」一念及此,颜梦霓望向对方的目光当即多了一丝狠厉果决。


那厢秦夜柔温婉目光一凝,「荆夫人,你先前冒充我师姐夺走五色舍利之事暂不追究,但小妹实在不理解,纵使你今日能够夺得五色舍利,但是为了一颗佛门舍利,让天龙帮与少林寺结下不世之仇,这值得吗?此事还须请夫人慎思!」


颜梦霓细密的睫毛微微一扬,唇角微含冷笑道:「剑阁的人倒是长着一副伶俐的口齿,但我们天龙帮的事情似乎还轮不到阁下操心!非是天龙帮不给剑阁面子,总之这颗五色舍利我今日势在必得,纵使拼着帮灭人亡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说得好!夫人果然深知我心!别人怕剑阁女人和少林寺的秃驴,老子偏偏不怕!五色舍利既然是被夫人看上了,谁敢不给就是与天龙帮为敌!」楼下大门口传来一阵豪气干云的朗朗大笑声,旋即一个全身青衣的男子沉步走入堂中,剑眉凤目,唇若涂丹,容貌十分俊朗,年纪许是三十开外,颌下三缕美髯飘然,平添几分睥睨物表的威仪。


闯入太白楼的这位不速之客一派旁若无人地举首四瞄,楼上楼下众人纷纷侧目不已,心中无不在暗自念叨:果然是天龙帮帮主荆逐流来了,这厮简直疯了!竟敢一并得罪天池剑阁和少林寺,倒要看看他此事如何收场!


秦夜柔瞥望楼下一眼,不禁摇头喟然叹息一声,缓启檀口,幽幽开言道:「看来荆帮主和夫人为了一己私欲,已经执迷不悟了!」


「秦丫头,我瞧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你不妨朝窗外看看,老子就不信你今天能够插翅飞上天去!」荆逐流说这番话显然是有备而来,离窗口最近的秦钟当先探头往外看,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原来天龙帮帮众以太白楼为中心结成了一个半圆形防御阵型,密密麻麻的结阵人群或蹲或站,布了两排,人人弯弓搭箭握满弦,指定了太白楼各处窗口,实不下百人之数,即便是附近屋檐高处也伏满了弓箭手,剩下唯一的大门口却被汹涌的长江水横断阻隔,不明敌人虚实谁敢贸然冲阵,荆逐流这般布置实是先立于不败之地。


「楼上的人听着,天龙帮已经在太白楼外设下周天星辰箭阵,现在楼外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个神箭手在盯着你们!谁要是胆敢轻举妄动,我立刻下令将他射成刺猬!」荆逐流悍然瞪着楼内躁动不安的众人,双目隐隐威棱四射,一股冷厉的煞气随着恫吓之言充斥整座楼间,竟弹压着楼内众人噤若寒蝉。


突在这时,楼外一阵疾如雨点的嘈杂马蹄声临近,随即听见一道洪亮长啸遥空传来:「风雨楼铁骑统领风少昊在此,谁敢对秦仙子无礼!」


「管叔,你带领铁骑队立刻驱散这帮闹事的家伙,我先进去找寻秦仙子!」太白楼外一阵唏律律的马嘶声中,一只大鹏鸟似的紫色身影御空飞掠箭阵而过,一闪没入楼内。


<下一章剑后仙踪燕逢蝶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