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被遗忘的硝烟 第一卷 第十一章 艰难行军

oursenser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size][/URL] 洒洒扬扬的雪花终于在中午刚过的时候停止了飘落,赵子亮带领着部队又是一个下午的急行军,战士们都累得够呛,但没有一个抱怨的,这让赵子亮心里禁不住涌动着一股暖意。在一处山腰平坦一些的位置,赵子亮冲战士们挥挥手,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多好的战士啊,有许多战士都是跟自己一样带着伤的,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


洒洒扬扬的雪花终于在中午刚过的时候停止了飘落,赵子亮带领着部队又是一个下午的急行军,战士们都累得够呛,但没有一个抱怨的,这让赵子亮心里禁不住涌动着一股暖意。在一处山腰平坦一些的位置,赵子亮冲战士们挥挥手,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多好的战士啊,有许多战士都是跟自己一样带着伤的,但依然咬牙挺着。。。


但雪虽然停了,厚重的云彩却依然压抑着大地和这些山峦,透着一股大雪或者暴雨即将来临的气息。果不然,就一会的时间,豆大的雨滴便筛豆般落下,穿透稀疏的树木,砸在这些正棉衣敞开着怀,气喘吁吁的战士们身上。


辛召雷皱眉抬头对着头顶的乌云和雨线凝视了一会,忍不住骂道:“这他娘的什么天气!又是雪又是雨的。”


“朝鲜半岛属于海洋性气候,这种天气很正常。”楚向禹一旁说道,随手把头上的帽子翻了下来,努力遮挡着雨水的抨击,这类简单的地理知识还是很清楚的,没白上那两年大学。


辛召雷“嘿嘿”对楚向禹一伸大拇指,“有文化就是不一样,你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么?”


楚向禹摇摇头,“这我不知道,但这气候不像我们内地,雨要停下来也是一阵风的事。下雨突然,停雨也会突然。”


“呵呵~~那祈祷佛主保佑,来点风吧,让兄弟们少挨点冻。”张胜强听到此话,念叨了一句。


“我说唐山崽,咱革命的队伍不信这个,这个不管用。”辛召雷冲张胜强玩笑道。


张胜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这是习惯了,说管用我手里的这杆才管用呢,我说排长,咱们这么老淋着不行,要找个村子或者避雨的地才好。”


“这还用你说!”此时赵子亮回头看了几人一眼,把手里的望远镜向辛召雷递了过来,说道:“老辛,南边的山脚的小河对岸有个小村子,我看着没有异常,你再看看,我们今晚去村子里宿营。”


“哦。”辛召雷急忙接过望远镜顺着赵子亮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直线距离1000米左右的一个村庄,大约十来间房屋,静悄悄的被掩盖在厚重的云彩之下,宁谧,萧条,也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


“有些不对劲,老赵。现在正好是做饭的当口,怎么不见烟筒里冒烟。”辛召雷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说道。


赵子亮说道:“这个情况正好,不见烟火那么也肯定没有敌人,空村子的话就更好了,省的打扰那些当地人。”


“也是这么个理。”辛召雷说道,随后对楚向禹说:“你和唐山崽、野猫、大个先去探探道,我们随后就到。”


楚向禹赶紧把肩上的枪抓到了手中,“是!”


刚下完的雪此时已经被雨水冲刷的不见了影子,下了山是一条小河,河水很浅,哗哗流淌着,虽是在有些灰暗的雨中,也能看出河水的清澈和河底若隐若现的被水冲刷的早已失去了棱角的石块。村庄就在小河对岸的南侧山坡之间,一棵看起来像槐树一样的大树矗立在河对岸和村庄那侧一条小道的边上。


楚向禹四人很快就来到了河边,几人猫腰蹲下,机警的看了看四周,除去“哗哗”的雨声及河流流水的声音,一切都寂静着,没有什么异常。


楚向禹伸手指了指左侧有些规则的分布在河水之间的大石块,说道:“那边应该是村里人过河的地方,我们从那过去?”


野猫一摆手,“不能从那走,我们踩水过河,你和张胜强先掩护。”楚向禹楞了一下,随即点点头,野猫说得也有些道理,这是防止设伏。


“哗啦”一声,张胜强拉开了枪栓,把枪口指向了河对岸,随即说道:“你俩先过去就快点!”


大个冲张胜强“嘿嘿”一笑,端着机枪同野猫快步扑了过去,淌水过河后,抢到那棵大树底下伏了下来,随后冲楚向禹和张胜强挥了挥手。俩人会意,也快步抢到了树底下。


“不对呀,怎么连声狗叫都听不到。”野猫纳闷着。


楚向禹紧紧持着手中的步枪,感到了些紧张,心里祈祷着自己可别死在这地,急忙做了几个深呼吸,稳了稳心神,然后看向了前面的村子。确实同野猫说得那样,雨中的村庄沉静着,房屋的墙壁发着灰白色的光,一片死寂,不闻任何人烟气息,甚至连牲畜的声音都没有。


“可能村子里的人都随着北朝鲜人民军撤离了吧。”楚向禹说道,“现在我们的位置应该距离熙川不远了,南朝鲜第八师就向这边开来,人民军撤离肯定也会掩护群众一起撤的。”


张胜强听到此话点点头,“有些道理,先不管这些了,进去看看不就得了,放机灵着点,咱手里有家伙怕啥。”说完持枪猫腰冲左侧的一间房屋扑了过去,抢到房屋院子的栅栏门前蹲下身,抬眼看了看房屋的屋门,然后冲三人招手示意过去。


三人踩着脚下的积水“扑哧扑哧”的跑了上去,刚在栅栏门的两侧蹲下身,张胜强把食指竖到嘴边嘘了一声,说道:“这屋子里可能有人,门是关着的,外面看不到锁。”


楚向禹急忙抬头查看,果然如此,不禁对张胜强的经验暗暗称赞,问道:“那我们下步怎么办?”


张胜强冲野猫一摆头,“进去,我们掩护。”


这是野猫的长项,野猫点点头,在石块堆成的矮墙上面一搭手,“唰”的一声已跳进了院子中,几步绕过院子中间的用树枝和茅草达成的天井,来到了屋门前,然后冲三人摆了摆手。


楚向禹伸手便要推开那个低矮的栅栏门,却被大个急忙拉住了,小声说道:“翻墙过。”


张胜强“嘿嘿”一笑,拍了一下楚向禹的帽子,说道:“上!”说完从墙上翻了过去,竟然也是那么利索。


楚向禹吸了口气,跟着翻墙而过,三人冲到屋门的两侧,大个端着机枪在墙根下蹲了下来,枪口冲外,小声说道:“敲门!”


野猫点头,一侧伸手过去,在门上敲了几下,“咚咚”的声响在雨中格外的沉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