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三十章 土匪也抗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


二连在张正耀的带领下向西发展,起初的几天没什么特别的,灭了几个土豪恶霸和铁杆汉奸,分了他们的田地等财产,选了村长建立了民兵组织,挑选了一部分青年加入部队,一切都按照出发时严骏的要求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这天,是出发后的第十六天,二连正走在一条山路上,前面是一个叫夹皮够的山沟,地势险峻。

在严骏的训练下,保国军的行军队伍和正常的大部队行进的队形是不一样的,以排为队伍行进单位、排里面又以班为单位拉开距离,并且前出的侦察小队派出的比较远,以便在出现意外情况时后面的队伍能够有充分的时间做出反应。

突然,前面山那面传来了一阵稀稀拉拉的枪响,紧接着枪声激烈起来,还夹杂着手榴弹和炮弹爆炸的声音。

跟随二排行走在队伍中间的张正耀刚打出手势命令部队就地戒备、做好战斗准备,就见一个侦察兵很快跑了回来。

“报告连长,前边发现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正在同几十个鬼子交火,火力很差,看来很快就抵挡不住了。”

听完侦察兵的汇报,张正耀命令道:“好,我们去看看,命令队伍加速前进。”

张正耀带领二排赶到现场的时候,一排已经在交战双方的侧面一个高地上布好了阵地,他趴下来,举起望远镜向战场看去,随口问道:“搞清楚情况了吗?”

趴在他旁边的一排长回答道:“清楚了,据新入伍的当地战士说,和小鬼子拼的是一伙土匪,领头的叫毛五。”


毛五这一伙土匪总共有一百来人,占据在附近的清风山上,平日里啸聚山林,抢劫过往的商队和富户,但这一伙土匪在当地的声誉却不错,绝对不做赶尽杀绝的事,图财而不害命,也极少骚扰当地的穷苦老百姓。其实,说白了也好理解,说是土匪,无非是一些当地实在没办法生活下去的山民猎户,聚在一起公推出了一个在当地极有名望的猎手毛五,立了寨子,在乱世中求个活命而已。

土匪对面的显然是一个小队的小鬼子,五十来人,虽然在地势上他们处于仰攻的不利地位,但凭借强大的火力,山坡上的土匪被压制着抬不起头来,只是漫无目标地在胡乱向下放枪,他们的枪也是猎枪和火铳,对鬼子基本上没有杀伤力。

毛五一脸络腮胡子的黝黑脸孔因为满是焦急、兴奋、激动而变得有一些红润,他大声地喊着,指挥着那些小喽罗往下放枪。看看实在抵挡不住,鬼子已经展开队形向上冲来,毛五大喊一声:“妈的,给老子放石头。”说着一把扯掉身上的衣服,光赤着上半身,挥动着唯一的一把驳壳枪一枪将一个鬼子打死。土匪们丢下枪,一个个学着毛五扯掉衣裳,口里使劲的喊着号子声,将早就准备好的石头向山坡下推去。

一百多颗巨石很快就推完了,毛五低身往下面一看,正在往上冲的鬼子们哭爹喊娘死了一大片,受伤的躺在地上哀号,侥幸没有受伤的正在往回跑,毛五哈哈大笑着,挥动着手枪,喊道:“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稀稀落落的枪声在崖顶传来,鬼子们的伤口上又被土匪狠狠地撒了几把盐。


“不错,打的真不错。”从望远镜里看着这一切的张正耀连声地赞叹着,一边下达着命令:“二排、三排迂回到鬼子后面,堵住他们。一排等二排他们打响后就从这里往下冲,注意配合,我们灭了这些狗日的小鬼子。”


看着身边战死了的几十个弟兄,刚开心了不到一分钟的毛五脸色马上又黑了起来,他阴沉着脸,举起手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瞄准着山坡上一个惨号的鬼子伤兵,“啪”的一枪将那个鬼子兵送回姥姥家,他正要再次举枪瞄准时,一个小土匪飞快的爬了过来,对毛五喊道:“大哥,鬼子从侧面上来了。”

毛五一激灵,怪叫道:“什么?鬼子从侧面上来了?”,看着已经伤亡了一半的土匪队伍,撤退吧也太没有面子了,打吧准备好的石头用完了子弹也快没有了。想想后,他猛地一咬牙,“给我狠狠打,没有子弹的弟兄们再准备石头。” 可是很快日军凶猛的火力打击彻底打碎了毛五的计划,鬼子的散兵线一边匍匐前进,一边利用起伏地形有条不紊的射击,土匪的火力本来就处于弱势,被鬼子逼近以后更加慌了手脚,鬼子们的火力压制得土匪们几乎抬不起头,土匪只能向逐渐逼近的鬼子散兵线盲目的开枪射击,一会儿的工夫,土匪伤亡惨重。

毛五正准备带着手下人逃跑,刚要下令,突然之间却听到鬼子后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紧接着鬼子侧面也响了起来。只见从鬼子侧面、后面冲出了很多穿着黑衣服的人,手中机枪“哒哒哒”地喷着火舌,弹雨无情地向鬼子倾泻着向鬼子冲来。被打懵了的鬼子刚要反击,就被不知从哪里射出来的子弹打中,还有不时扔在鬼子队中的手榴弹将鬼子炸的鬼哭狼嚎。毛五抓住机会,大喊一声:“弟兄们,杀鬼子,冲啊!”从地上抓起大刀就向乱做一团糟的鬼子冲了下来。

残存的二十来个鬼子,根本来不及做出有效的抵抗,还没等毛五冲到跟前,就全部被打到在地。

冲到一半的毛五极度郁闷地停下了脚步,抬手止住了土匪。狐疑地看了看那些穿黑衣服的人,想了想,向手下吼道:“弟兄们,咱爷们好歹也得去见见是哪里的弟兄们帮咱的,咱也去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小鬼子,看看小鬼子的模样,看看这些小鬼子们喝了咱滦河水是不是长高了一些!”

手下的土匪一片哄笑,看着手下嘲笑的笑脸,毛五感到无比的满足。

毛五终究还是没有机会近距离看到活着的小鬼子,只看到了满地的死尸。


就在毛五和手下的一伙土匪愣愣地看着满地鬼子死尸的时候,张正耀来到了他们面前,拱了拱手,说道:“是毛大当家吧,兄弟张正耀。”

“原来是张当家的,兄弟正是毛五。不知张当家的在哪里竖旗子啊?”毛五把张正耀他们也当作是哪里的土匪了,看着他们手上的武器,心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同样是土匪,手上的武器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呵呵,兄弟不是山上下来的,我们是保国军,鄙人忝为连长,专门打鬼子的。”

毛五一听,大吃一惊:“啊,保国军?就是前一阵在易县杀鬼子的保国军?”

张正耀心里那个得意啊,没想到保国军名头那么大,连山里的土匪都知道了,当下说道:“正是我们。”

“佩服,兄弟我实在是佩服。”毛五连说几个佩服,便自顾自地将一伙手下带到了一边开始嘀嘀咕咕。张正耀也没有再理他们,看着战士们打扫战场,大声地说着:“打扫干净啊,把死鬼子拖到那边,埋了。”


二连打扫完战场,特意把战利品分作了两份,张正耀刚要让人把毛五请过来时,毛五自己走了过来。

“张连长,今天你们救了我们,弟兄们非常感激。我的山头就在前面不远,能不能给个面子,到我的寨子里喝杯酒,让兄弟我略表心意?”

张正耀心里开始琢磨,想了想,答应了。

带着缴获的战利品,在土匪的带路下,走了大概两个小时,来到了半山腰一处隐蔽的山崖下毛五他们的寨子。

说是寨子,其实也就是在山崖下较为平坦的地方盖的十来间茅屋,周围用一个个树桩围了起来而已。除了刚才下山打鬼子抢劫的那些土匪外,寨子里还有一些人,甚至还有几个女人和孩子,个个衣裳褴褛,面黄肌瘦。

到了山寨后,土匪们和几个女人孩子哭哭啼啼地把三十几个战死的弟兄下葬了,然后才开始开火做饭。这是什么啊,看着端上来的饭菜,保国军的战士们不禁感叹,黑黑的杂粮窝头、一人一碗稀饭、还有几个用山里的蘑菇野菜等炒的菜,只有张正耀和几个排长以及毛五与两个小头领坐的这一桌上了一个唯一的荤菜,是用一个大盆盛着的一只煮熟了的狍子。

稀里呼噜一会儿功夫就吃完了,张正耀看到两个女人把他们吃过的狍子骨头等又仔细地单独收拾在了一起。


吃完后,毛五和几个头领以及张正耀和几个排长坐在一起,闲聊了一会儿,张正耀了解到,毛五以及他的手下都是一些被逼得走投无路生活不下去的山民百姓,无奈之下只得当了土匪。谈话中,他发现毛五等几个土匪头领有点心不在焉,似乎有什么要说,但却一直没有开口。直到张正耀说要告辞的时候,毛五看了看另外两个小头领,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张连长,兄弟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答应?”

张正耀疑惑地看了看他们,说道:“当家的请说。”

“其实是这样,咳咳,张连长。我们这帮弟兄也是实在被逼得没办法才做了土匪,要是有吃有喝的,谁愿意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土匪啊,是不是?”毛五有点语无伦次地说道,一边打量着张正耀的表情。

“是啊,都是小鬼子闹的。苦了老百姓了。”

“不知道贵军还招人不?”下定决心的毛五终于问道。


张正耀一听这话,明白了这些土匪想什么。考虑了考虑,然后说道:“招,我们队伍现在正缺人。”

毛五一听大喜,马上说道:“那张连长你看,我这一帮兄弟……”

其实张正耀也想过这个问题,出发时严骏就强调过,如果有坚决打鬼子的土匪、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完全可以招安过来。自己只是刚才看他们的那样,一个个面黄肌瘦、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才没有说,既然他们自己提出来了,那就先答应好了,一方面扩大打鬼子的力量,另一方面也绥靖了地方,何乐而不为呢。

想了想后,他抬头说道:“我们非常欢迎毛当家的和弟兄们,但是你知道,队伍上规矩大。”

毛五一听张正耀答应了,马上说道:“这个我知道,弟兄们一定会守规矩的,说到底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老百姓。”

“那好”张正耀接着说道:“欢迎弟兄们和我们一起打鬼子。”


接下来的两天里,张正耀从近一百个土匪中挑选出了包括毛五和几个头领在内的六十五人加入了自己的队伍。其余的土匪以及女人、孩子则在一个班的战士护送下,肩扛手提地带着行李家什物资先赶往驻地。张正耀则带着队伍继续进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