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二章 复仇 第二章复仇13

芳草人家 收藏 3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size][/URL] 麦草走到人群中找个空档挤进去,桌前一个黑壮汉子正在跟胡鹞子掷色子。黑壮汉子把搪瓷碗拿在手里不停地晃着,“谁押,谁还押?快点儿押,老子可要开点了。” “我押大。” “我押小。” “我也押小。” “我还是押大。” “还有押的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麦草走到人群中找个空档挤进去,桌前一个黑壮汉子正在跟胡鹞子掷色子。黑壮汉子把搪瓷碗拿在手里不停地晃着,“谁押,谁还押?快点儿押,老子可要开点了。”

“我押大。”

“我押小。”

“我也押小。”

“我还是押大。”

“还有押的没有,快点儿,我可要开了。”

“我也押一个,也是大。”

对面的“油包四”无意中看到了麦草,把麦草打量了几眼没有在意,眼神继续随着黑壮汉子手中啪啦啦作响的搪瓷碗来回摇动。在一片呼天喊地之中,麦草感觉身后来了几个人,她斜眼一看,王乐泉还有几个队员站在了她的身边。麦草暗中向王乐泉做了个手势,王乐泉会意。趁人不注意,王乐泉附在麦草耳边悄悄地说:“马一刀给人杀了,几天前半夜里给抓了去的。”麦草的身子微微一颤。

麦草回身冲着刚才招呼的小二一点手,小二赶紧小跑过来,“这位客官,您招呼我。”

“给我来上一个烟泡,我的烟瘾上来了。”

“好嘞,客官您跟我来吧。”小二答应着。

“我不去里面,给我搬把椅子来我就坐在这里抽,我喜欢热闹,要让你们老板亲自过来侍候我。”麦草把一个银元托在手心里摊开在小二面前。

“好说,客官稍等片刻,马上就好。”小二急忙走到“油包四”身边趴在耳朵上耳语了一会儿,“油包四”瞧了瞧麦草这边点点头。

一会儿工夫小二端来一个灯盘子,盘子上放着一盏灯、一杆烟枪、一根烟签子。“油包四”走过来缓慢地从小二手中接过放着烟土的竹块块,“这位客官看着有些眼生,该是第一次来我的烟馆,我牛家烟馆在这一带可是响当当有名气的,和牛家油坊是一家,牛家油坊您打听打听方圆百里没有不知道的,以后尽管来,保准让您满意。”

麦草透过墨镜把利剑般的地目光射在“油包四”那张肥厚油腻的脸上,“我会常来的,点烟吧。”说着把银元当啷一声往灯盘子里一扔,坐在椅子上把二郎腿一翘等着“油包四”点烟。

“油包四”弓着腰,从灯盘子里拿起烟签子,在灯上炙烤了一会儿后,蘸着大烟搅拌,待裹起了一个烟泡,把烟泡插在烟枪上,把烟签子抽出来扶着烟枪上的烟泡小心翼翼地递给麦草,“好了,客官,这会儿您可以对在烟灯上慢慢享用了,小心别让烟跑掉。”

麦草慢腾腾地从“油包四”手中接过烟枪,并不对着烟灯着急吸。

“客官,您快闷一口,不然这烟跑了就可惜了。”“油包四”弓着腰赶紧端着烟灯凑上去对准烟枪催促着麦草,“一看您就是第一次抽这玩意,来,把烟枪对着烟灯赶紧吸一口才行,我把灯放这儿您慢慢吸。”

麦草拿着烟枪左看看右看看,不吸也不接灯,“油包四”也就只好在那里一直哈腰端着灯,脸上僵着笑。

对面牌桌上这时耍得正热闹。

“开了,是6,我的是6,我大你小,哈哈。”黑壮汉子咧开大嘴哈哈笑着把桌子上的钱扒拉到自己面前。

“再来,他奶奶的,我就不信老子赢不了你。”胡鹞子把胳膊一撸,伸手去夺汉子手中的搪瓷碗。

黑壮汉子把胳膊一抬,“我的点大,应该我先来。你不能抢,把手放开,你懂不懂规矩。”

“吆喝,够牛的,今天我偏要先来,我还就要把这规矩给破了。”胡鹞子来了蛮劲,咵嚓一下从腰里把盒子枪掏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你小子老实点儿,让你给你就给。”旁边几个汉奸特务也吹胡子瞪眼的在一旁起哄。

“今天老子还就不吃这一套了,兄弟们,上,做了他。”说着那黑壮汉子从怀里刷地亮出枪来对准了胡鹞子。汉子身边几个男子一听呼啦都把枪拔了出来。

胡鹞子等人一看不好也都把枪握在了手里。“油包四”听到动静不对一看两伙人拔了枪,慌了,撂下烟灯急跑过去把双手一拱冲着胡鹞子和黑壮汉子只作揖,“各位爷,都消消气,千万不能在这里打起来呀,我牛包四担待不起呀,求求你们了,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哈哈,我刘大夯偏就是吃软不吃硬的茬,他胡鹞子今儿个算是惹怒了我了,听说特务队厉害着呢,手腕黑,可我偏不信那个邪,我就是要看看今天的胡鹞子到底是不是孬种。”

“刘大夯?你,你就是刘大夯。”“油包四”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哈哈,我就是土匪头子刘大夯。今儿个是专门从爬爬屋土山上下来到你的大烟馆来借点儿银子花花的,不知道牛爷给不给面子。”说着刘大夯把枪口对准了牛包四。

牛包四的头上开始冒出冷汗来,汗珠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土匪来了,有土匪呀。”外面不知道谁转了嗓音的喊了一嗓子。接着传来了清脆的枪声。

啪的一声枪响大厅里的灯被打灭了,里面的人一片混乱,刘大夯和胡鹞子的人冲着对方开了火。牛家的打手们抄着枪也呼啦啦加入了进来。一时之间满耳的都是刺耳的枪声和被打死人的惨叫声还有被吓得不知东西南北的赌客们、烟客们的哭爹喊娘声。

黑暗中麦草躲在一张桌子后面借着不断闪烁的枪火,寻找“油包四”。外面花瘤子还有小球球带着一帮土匪包围了牛家烟馆和外面牛家的护院打手接了火,里里外外枪声大作。

黑暗中胡鹞子和刘大夯的人不断死去,王乐泉几个人藏在暗处趁着混乱向土匪和特务开冷枪,见谁打谁。“油包四”一看不好,缩着身子先是藏在一把椅子旁边,身边头上嗖嗖乱飞的子弹吓得他体如筛糠,肥硕的身子蹲在地上哼哧哼哧地喘不上气来。他摸着黑连滚带爬地摸到了一个单间里,里面一个面如姜黄色的大烟鬼直挺挺躺在炕上吓死了过去,这时麦联抱着脑袋一头钻了进来。“牛老爷,土匪头子刘大夯来了,打起来了,打起来了,要了命了。”

“谁说不是呢,咋就把土匪给招了来了,看来胡队长他们的威风也不管用了。这下我的烟馆要完了,完了,我油坊辛辛苦苦挣下来的汗珠子呀,要摔没了,简直要我的命啊!”

麦草在大厅里没有找到“油包四”,打死迎面而来的一个土匪后,转到单间里挨个寻找。单间里的烟客看到手里拿着枪闯进来的麦草吓得有的磕头有的作揖。麦草从一个个单间里失望地撤身出来,后悔“油包四”在给自己点烟枪时没有那会儿就废了他。

“麦老头,快过来帮我用桌子把门给顶死了,刚才我的腰给扭了,使不上劲。”麦草在一个单间门口听到了“油包四”低低的说话声,她蹭地一个箭步上去使劲用脚把门踏开,举起枪来对准了“油包四”,“‘油包四’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门内的“油包四”被麦草冷不丁用力一推,不提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抬起头来颤颤巍巍地看清了进来的人,“客官,你误会了,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这话啥意思呀。”

“好个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哈哈哈。你认为我和你没有冤仇的话,那这个人和你有没有冤仇呢?”麦草一指躲在炕角吓得体如筛糠的麦联。

“油包四”扭回头看看麦联,“我和他一个酒鬼加赌鬼的老糟头子有啥仇恨的,麦老头,你说对不对?”

麦草瞪着麦联,泪水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眶里打着转儿,差点儿滚落下来。

“没有仇,这位小爷,我和他真的没有仇。你饶过我吧,不要杀我,我和他没有啥关系的。”

“可我听说你强迫这老头的闺女给你做小老婆,人家不答应你就……”

“没有,没有的事,他的闺女是巴不得我用花轿把她抬进我牛家的大门的,可她没这个福气,被日本兵给糟塌后没了脸就投河死了。”

“住口,‘油包四’,你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麦草一把撕下了粘在嘴上的胡子,解开上身的男衣,露出了里面的女儿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