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登上东京都厅大厦第四十五层的展望台,居高临下,那里是俯摄东京绝佳所在。我正忙于拍摄,然而“煞风景”的是一群不时乌鸦闯入我的镜头。此后,在东京屡屡见到从空中招摇而过的乌鸦,而且不时发出“呱、呱”阵阵聒耳的鸦噪声。据测定,东京的乌鸦最多时达三万六千只!不过,在定义“东京的乌鸦”时发生困难,因为日本科学家在给乌鸦戴上无线电发射器进行跟踪之后,发现白天在东京上空盘桓的乌鸦,大多数在夜晚飞往东京之外的神奈川县或者千叶县歇脚,这样的乌鸦算不算“东京的乌鸦”呢?

乌鸦们把家安在神奈川、千叶,看中的是那里良好的“居家环境”——繁茂的树林,而每天飞往东京“上班”,则看中那里是食物丰富的“免费餐厅”。人口众多的东京,每天产生大量的生活垃圾,尤其是东京那么多餐馆,人们的残羹剩菜,正是乌鸦们的美食。越是食物发臭,偏爱食腐的乌鸦越是如得甘饴。东京是在早上收垃圾,于是家家户户把垃圾袋堆在街头,而乌鸦们也就赶“早班”飞往东京市区,用锋利的喙啄破垃圾袋,享受着“美味佳馔”。吃饱之后,在东京的楼宇间“散步”,反正东京无鹰无隼,人们对乌鸦们也很友善,所以乌鸦在东京充满“安全感”。直到暮霭降临,乌鸦这才“下班”,飞回远郊安身养神。大阪市习惯于深夜收垃圾,那里的乌鸦则改为上“夜班”。

科学家们经过无线电跟踪,除了发现到东京“上、下班”的乌鸦之外,还有真正的“东京的乌鸦”。比如,有些乌鸦夜晚在东京著名的明治神宫“安寝”,而“就餐”则在附近的新宿歌舞伎町,因为那里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就有三十多顿,足够乌鸦们饱食无忧。也有的“东京的乌鸦”在东京的公园里绿树蓊郁之处建立爱巢。这些“东京的乌鸦”没有“上、下班”的路途劳累,更加优哉游哉,心广体胖。所以人们在总结“东京的乌鸦”的特色时,归为三点:量多,嘴大,肥硕。

说实在的,对于乌鸦我没有什么好感,这倒不是出于中国人向来把乌鸦视为“凶鸟”,而是在于那毫无美感的一身乌黑以及刺耳、沙哑的聒噪。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日本、特别是在东京,乌鸦竟是那么的多?

听任乌鸦肆无忌惮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日本人把乌鸦当作“吉祥鸟”、“神鸟”以至日本的“立国神兽”。日本足球协会采用八咫乌图案当作会徽,参加世界杯足球赛的日本队员的球衣上绣着八咫乌,而八咫乌就是一只三脚乌鸦。日本对于乌鸦的尊敬,可以追溯到日本第一代天皇,即神武天皇。据日本古书记载,神武天皇在东征时,进入和歌山县熊野一带的山林中,迷失了方向。天神派八咫乌为他引路,破解迷阵,走出了熊野山。从此,日本人视乌鸦为神鸟。

日本的乌鸦聪明绝顶。据说,乌鸦的脑袋比较大,所以在鸟类之中算是“高智商”者。比如,在“水泥森林”东京难以找到筑巢用的枯枝,乌鸦们就地取材,居然看中阳台上的铁丝晾衣架,不客气地叼去作为建窝的“栋梁”,再配以在都市里的“特产”诸如塑料袋、香烟的过滤嘴之类,筑成十分暖和而富有“东京特色”的新巢。

日本人爱乌鸦,而乌鸦却“目中无人”。日本人向来爱干净,乌鸦却在锃亮的轿车、充满花香的阳台甚至漂亮的衣服上,毫不留情投掷“臭弹”——那充满恶臭的排泄物。乌鸦们啄破垃圾袋,用喙和爪翻找食物时,把垃圾乱丢一气,一片狼籍,然后扬长而去。饱食终日的乌鸦还在春情发动的时刻无端攻击妇孺,甚至攻击上野动物园里的熊猫。

乌鸦的繁殖力颇强,越来越多的乌鸦给东京居民带来诸多麻烦,东京终于设立“乌鸦对策专门官员”来对付乌鸦。按照日本当今的科技水平,根除东京的“鸦患”易如反掌。然而,“乌鸦对策专门官员”只是端掉一批乌鸦巢,处理掉一批乌鸦蛋,却马上遭到东京动物保护协会的强烈抗议。正因为这样,乌鸦仍然成批在东京上空悠悠盘旋,成为这座高度现代化的大都市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