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17、不易的默契

菊月箫人 收藏 12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7

这种默契是例外的少,有些出乎游有志的意料。

他对美军联络官的指手画脚,颐指气使看得太多了——特别是到了印度的蓝姆训练营以后。

可以说自从史迪威1942年在白宫晋见美国总统罗斯福领受任务,奔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战场——中国战场以来,美军联络官的这种骄狂自负,自上至下已渐成风气。

因为史迪威掌管的军援分配权——用清一色的美械装备配备武装中国军队六十个师——这对国民政府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当初,也就是这年的三月初,缅甸战局吃紧,蒋介石飞往缅北腊戌部署军事,还没正式上任的史迪威接到命令,从加尔各答登机直飞腊戌向蒋介石报道,而蒋介石只是表示真诚地欢迎他的到来,随意地问问中途天气如何,旅程顺不顺利,能不能适应远东的高温等等这些无关痛痒的话,却闭口不谈缅甸的战况和他的任命问题。从客厅出来,机敏的史迪威意外的发现,站在楼梯下的这帮高级将领,清一色都是嫡系,没有一个杂牌军,这可是蒋介石的心头肉啊!你史迪威是美军司令,还是罗斯福的代表?我要是指挥不了你,我怎么能把自己的心头肉割给你呢?蒋介石有自己的考量。抓住了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指挥权,史迪威还得“感谢”日本人在3月8日这天攻下了仰光,使得战局进一步恶化的这个残酷的现实。蒋介石当天晚上对他说,将军,入缅国军的指挥权归你。并提醒说,3月10日是日本陆军节,日军刚攻下仰光,士气正旺,我军应相机而动,如果敌军兵力弱小,我军可反攻,如敌军有三个师以上,反攻实属不易。此次作战要胜,不能败。军心民气之振靡,在此一举。

蒋介石如履薄冰,史迪威心花怒放。

蒋介石是千叮咛万嘱咐,好不容易把中国远征军的指挥权交到史迪威的手中。远征军编制内的第5军,第6军和第66军,是全国军队的精锐,配备的都是近年来苏联美国援助的新式装备,尤其是第5军,是中国第一个机械化军队,更是王牌中的王牌。这些军队毕竟是自己一点点积攒起来的老本。史迪威呢,怕夜长多,于3月11日下午匆忙离开重庆,飞赴缅甸前线。他想终于可以在亚洲战场上实现自己的宏伟抱负了。他雄心勃勃的打算,可以在梅苗指挥部通过无线电指挥中国军队,挽救缅滇公路,挽救全缅甸。而实际情况是早在2月底英军在缅甸仅有的两个步兵师中的第17师,在仰光以南已被日军歼灭,余下的仅有步兵师第1师,和从中东匆匆赶到的装甲第7旅,以及从印度调来的三个步兵营。英国人已经准备撤退,史迪威还蒙在鼓里,高喊进攻,实现曼德勒会战。

远征军的依据是最初从皮尤河前哨战中缴获一被击毙的日军联络官文件,得知将同中国军队对阵的是第55师团,第33师团与西路普罗美方面的英军接仗,18师团尚未跟进。第5军军长杜聿明以为在全局上,与中国三个军对抗的最多不过第55、第18两个日本师团,而当前局势下,第5军要对付的只是一个日本师团,于是他决定在同古放手大打。但出乎意料的是,日军第56师团在我军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于3月28日就迅速加入同古方向作战。日军第56师团在侧翼突破第6军的防线,抄了远征军的后方。在情况不明甚至已经误判的情况下,史迪威和罗卓英企图不顾后方受到威胁,欲集中主力击败当面日军第55师团、第18师团,使深入我后方的窜犯之敌的行动失去意义,并自动落入陷阱。如果按杜聿明方案,在日军第18师团和第56师团已经增援上来后,全部机械化的第5军同第6军联合截击第56师团,及时按杜聿明方案进行战场调整,中国远征军三个军同日军三个师团在密支那、八莫、昔卜、东枝、景栋之线形成对峙是合理的结局,把对手缠住还是有把握的,整个远征军的后方也不至于被抄袭。虽然不能消灭登陆之敌,攻占仰光,也不至于全军溃败至国境内、同日军在怒江对峙。但杜聿明没有坚持己见,服从了史、罗的命令。蒋介石曾指示他要绝对服从史迪威的指挥。另外,当第200师在同古坚守十二昼夜,急需主力增援集中歼灭日寇的情况下,英国人不但不予以配合,而且在运输方面百般刁难,又以假情报搅乱部署,使同古,平满纳,曼德勒多个会战计划破产。曼德勒会战的破产,中国远征军已处于极度危险之中。由于腊戌陷落,中国远征军已不可能沿滇缅公撤回国内。

杜聿明无可奈何,5月1日 给所属部队下达了从曼德勒总突围的命令。同月7日蒋介石直接电令杜聿明指挥第5军和第66军两个师沿铁路撤退。计划抢占缅北要点密支那,尔后夺路回国。9日部队到达卡萨,接近了密支那,可日军已于8日攻占了密支那。这个消息对杜聿明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

次日,杜聿明决定各部队分路回国,自寻生路。他率领其中第5军军部及廖耀湘新22师离开密瓦公路,改道向西北方向而去。行走数日,情况不妙,道路越走越狭窄,两旁林木遮天。一日,来到一个小村庄,再往前走就是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看着停在路上的车辆,大炮,坦克他好不心疼,有的坦克,大炮在缅甸都还没来得及打一炮呢!白白扔掉,那是割自己心头的肉啊!想到接到蒋介石命令自己撤回国内的电令后孙立人曾建议自己向印度撤退,自己断然拒绝,有些后悔,折道返回,颜面何在 !直到太阳偏西杜聿明才下达了那道让他悔恨一辈子的命令:弃车上山。

进山十多天后,一直给部队当向导的当地土人竟然迷失了方向,粮食奇缺,马匹杀光,人烟荒芜,军心动荡。败将难当啊!某日重庆来电云:日军已侦知远征军回国路线,高黎贡山各山口均布下重重重兵,军队北撤凶多吉少,现令第5军及新22师改退印度。杜聿明打心眼里不愿兵退印度,打了败仗,兵退印度,岂不丢大脸了吗?可是,“兵”之不存,“脸”将焉附?救军要紧!回国路线业已截断,地形复杂,沟壑纵横,五月伊始,暴雨肆虐,原始森林,茫茫无际。兵退印度,也是高山峻岭,崎途岖径,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皆不见啊!然而为远征军计,兵退印度,晨光依稀,可作一搏。杜聿明思忖良久,斩钉截铁地说:“穿过野人山,朝印度前进!”

撤退的结果是,十万远征军失去了统一指挥,各自为战。野人山吞噬了近五万多人的生命。其中杜聿明率长官部部分直属部队及新22师败走野人山,遭到了灭顶之灾。在莽莽森林里转了近三个月退到印度时,仅余两千余人,其余的都葬身林海,尸骨露野;其他各部队几乎溃散,最后退到滇西集中,万人之师仅存两千,十分之七的将士把热血撒在硝烟纷飞的缅甸战场;孙立人的新38师退到印度,减员十分之三,也只剩下了七千余人。

游有志是兵败如山倒中的一颗侥幸存活的小树。

这年的8月游有志所在的新38师先期到达印度的列多,随后与后期从野人山逃脱的新22师会合,8月中旬,部队开拔蓝姆伽,接受训练。在此期间,游有志对美军联络官的这种指手画脚,骄横自负更是深有体会。

反攻缅甸,至此绝境,能否杀出重围,绝地再生,柳暗花明,委实未知难料。游有志对联络官斯诺莱克中校的称赞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他笑得很勉强,很尴尬。幸亏是晚上,看不见,如果被人看见,也许都会认为他这个笑比哭好不了多少。他也学着美国人的动作,耸了耸肩,淡淡地摊了摊双手。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