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卒子 第18章 黑山替身 第18章 黑山替身

最后的眼泪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7.html[/size][/URL] 第18章 黑山替身 三日后一个傍晚,蒲甘一座不起眼的别墅里,门口除了和其他别墅一样站着两名警卫之外没有什么特别,越往里走,越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用戒备森严这样的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在该别墅最底层的一房间里,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7.html


第18章 黑山替身


三日后一个傍晚,蒲甘一座不起眼的别墅里,门口除了和其他别墅一样站着两名警卫之外没有什么特别,越往里走,越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用戒备森严这样的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在该别墅最底层的一房间里,康贵大校正底着头垂着手,恭恭敬敬的站立着。与之对应的沙发上,坐着一虎背熊腰,梳着大奔发型,手握雪茄的男子,该男子似乎异常的生气,不停的对着康贵大校吼叫着什么,甚至连雪茄的火熄灭了都没有意识到。

康贵大校不停的点头,再点头,并讨好的掏出一刁钢火机,“铮”的一声打燃替男子点上。

抽雪茄的男子正是康贵大校的老板,他猛吸几口烟后,态度稍微缓和了些,“康贵啊,我待你如何这几年你最清楚。不是大哥今天我骂你,是你这次办的事实在太令我失望了。先是让人从眼皮底下溜走,随后又被人闯到你的老窝用枪指着头。说实话,要是换了别的人,我他妈的一枪早就毙了,我看你这几年是养尊处优惯了,连我们行当职业警惕性都减少了。你不会连当年你我打天下时的手段都忘了吧......”

康贵大校连声应和,“大哥教训得极是,康贵已牢记在心,以后再不会令大哥失望”。

“好了,下去吧,好好准备准备,那郑忠能成为LM的左右臂,又能在中国公安手中从容逃生,实力可想而知,我不想让你也成为龙昆。”

康贵大校点点头,眼里满是感激,转身出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关上。对于郑忠,他当然知道那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可是对于黑山,这个昔日纵横一方的枭雄,他又怎不战战兢兢,弄不好,谁都可以要了自己的命,遗憾的是自己根本无法选择,这也就是所谓的江湖中人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叹了一口气后,康贵大校在心理暗暗作了个决定,等这次郑忠的事办妥后,自己一定要苦求黑山,让自己告老还乡,颐养天年,再不过这种刀口舔血,将脑袋勒在裤腰带上的生活。可是黑山能答应吗?江湖中人,那些自己欠下血债的后人们能答应吗?他不知道,这个曾经风光一时,以手段毒辣凶狠而名燥一时的职业军人第一次为未来陷入了极度的恐慌和无助之中。

当夜,蒲甘百乐园一反百年之态,竟然在赌场外挂起了装修停业的牌子。偌大个赌场与平日相比立刻变得冷冷清清。

十七时许,百乐园里早已灯火通明。黑山在康贵大校的陪同下,带着卫士一层层一岗岗的检查各个口点人员配置情况。

十九时许,郑忠在康贵大校的带领下再次来到百乐园。门口,两个卫兵将康贵大校和郑忠同时拦下,并对两人全身进行了检查,郑忠的枪和康贵大校的枪被同时留了下来。郑忠也不计较,他明白这是黑山的规矩,也是这个行业的行道。

通过几个荷枪实弹的口点后,两人被带进一空大房间内等候。落座没多长时间,门外随即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接着就是一彪形大汉在一队卫兵的簇拥下步入房间。

来人打着哈哈,“郑爷威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愧是交际老手,第一次相见就给人一种多年好友之感。

郑忠忙起身应答,“不敢不敢,你黑山大爷之名那才名动天下......”

竟然能说出这些奉承的话,连郑忠自己都感到脸红,不过世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喜欢听奉承的话,喜欢戴特高的帽子,即使明知道那是骗人的。

一番客套之后,黑山单刀直入,直奔主题,“东西带来了吗?”

“什么东西?”郑忠明知故问。

“别装了,难道你身上除了那无价配方之外,还有什么宝贝?”郑忠不置可否。

“东西确实带在我身上,不是口袋,而是这里”,郑忠说着指指脑袋, “问题是你要用什么来交换?”

“说吧,多少钱我都给?”黑山眼神比先前黯淡了许多,“你别无选择。”

“黑爷的意思是今天我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郑忠听出了黑山的弦外之音。看来自己先前的打算是彻底没戏了。

“不错”,黑山一挥手,数十支长短枪立即对准了郑忠。黑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黑爷何必如此”,在这样的场景里郑忠竟然能笑得出来,“我本只打算在黑爷手下做个技术指导之类,在黑爷庇护下混口饭吃而已。既然黑爷现在就要配方,我写给你就是,只是我这人一被枪吓着就会什么都记不起来,黑爷还是让他们把枪收起来吧”。

见黑山不再吱声,郑忠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两个卫士旁,拍拍他们的肩膀,“收了吧,兄弟,小心走火”。

话刚完,一卫士手中的枪已眨眼就到了郑忠手中,没有人看清郑忠用的是什么手法夺过了枪支,众人回过神来时,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上了黑山的头。

“你,你要做什么?”黑山料不到有如此变故,“有什么的好说,好说。先把你手中的枪拿开”。

“我看和你们是没什么好说了”,郑忠冷冷的说:“现在你立刻命令他们放我离开”。

“恐怕现在就不是他能做主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康贵大校此时已经枪在手,脸色阴沉的说:“投降,交出配方,给你一条活路,否则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难道你不在乎黑山的死活?”郑忠反问:“你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他”。

“呵呵,你试试”, 康贵大校厉声说:‘立刻放下枪,否则杀无赦”。

“垮拉,垮拉”枪栓拉上膛的声音。

郑忠明显的感觉到了怀里黑山的颤栗,这不禁让他多出了几分顾虑,“难道,难道此人不是黑山?”

正欲出声相问,怀中之人已经开口,“别杀我,我不是黑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