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三:第三章:第三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5 9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第三天,八路军五大队的王守义带一个排的士兵们来到了五莲山上后,吴志伟以及韩大海同王守义交换了看法,均对从济南来到沂蒙山的这一伙日军“特战队”表示出了极大的关切和顾虑,最后韩大海问道:“王大哥,看来贵部支队长官们在你们来之前并没有给你们有关的敌情通报或战况通报是不是?”


“没有,”王守义道:“昨天半夜我们动身之前并没有什么消息和有关命令。我觉得韩老弟刚才分析的很有道理:如果这一伙鬼子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又溜进了沂蒙山,就一定会对着我们的支队部和四大队下手的,但是至今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证实了你的推断是正确的。”


韩大海沉思了一下说道:“麻烦王大哥把我的想法和贵支队部的长官们反映一下并提醒他们不要放松警惕,四大队的六百多人在支队部的驻地处集结也应该再坚持一阵时间,什么时候有了这支鬼子‘特战队’的确切消息和活动位置后再恢复正常也不迟。”


“你说得对,韩老弟。”王守义道:“支队部在给我们通报时就特地指示了我们几个大队要高度地提高警惕,时刻准备提防这股鬼子包括附近常备的鬼子们前来进攻。我们支队的柳参谋长更是个足智多谋的老红军指挥官,一定会有提前的准备应付这伙鬼子的。”


韩大海听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又道:“你们吃完中午饭返回时就把我们的6位女兵带走。本应该在目前的特殊情况下想让你们带走一半,但是人太多了我怕引起她们的疑心,加上这阵子我们连队储备蔬菜和粮食的活儿也很多,连里的男兵们集中给军马打草,所以很多的后勤事宜就得靠她们帮着干。你先带走6人,其余15人在一个月之内我们找借口分三拨派走。”说到这里韩大海稍稍迟疑了一下说道:“经过半年的训练,这些女兵们锻炼的也差不多了,不仅在军事技术上射击和投弹等主要方面可以和一名普通的男兵们相比,更重要的还是这都是些很不错的医护人员和教师,所以,我希望到了贵部能让她们得到比较适合和比较安全的位置上发挥出她们的作用来。”


“你放心,韩老弟。”王守义何尝不了解眼前这位年轻而聪明的国民党军官的内心想法———一群被解救出来的年轻姑娘们同这些无畏无惧拼死杀敌的勇士们在一个营盘里练兵流汗,在一口大锅里搅勺子吃饭那种患难与共的深厚情分?一个大家庭的一份子谁又愿意让别人领走?仅仅因为她们是女人,仅仅因为眼下是战争、是祖国的万里江山正饱受着日寇战火硝烟摧毁之际的危难关头、并且是这些热血男儿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无时不在出征杀敌的危险境地------


王守义说完后又告诉了吴志伟和韩大海一件事情———田万忠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因为田万忠当兵不在身边,近日内一直在沂水附近果庄边上一个小村子里的亲戚家住,但最近一段时间偶患疾病,尤其是最近几天病情加重并不进水米,明白时还常常流泪念叨她那独苗的儿子------


韩大海听到后思忖了一下又和吴志伟商量了一下道:“趁着近几日内没有特别的情况,先让田万忠去一趟果庄看看老娘,反正离驻地也不远,如果没有太大的问题,两、三天内就可以回来了。”


“我没意见。”吴志伟道:“如果有了战斗任务没办法,但目前还是相对平静的时期,家里的老娘病重,我们做不出来装糊涂或者不允许当地弟兄在家里有了大事也不能回家看望的事情。明天就可以让他走。”


说到这里后,王守义看看天色准备带着一排下山,于是,吴志伟吩咐李宝亮到刚刚编成一个女兵排的女兵活动场地叫来了6人到了连部。


当吴志伟三言两语糊弄完了这6名女兵说她们将要代表连队去友军帮着带一些卫生兵并讲授文化后,见到这几位女兵们仍露出了恋恋不舍甚至幽怨的神态,韩大海不得不板起面孔说道:“你们也经过了半年多的部队训练,知道军人要服从命令是最起码的准则吧?你们几人是咱们连队女兵们比较出类拔萃的有医务技能和文化知识的人,去支援一下友军同胞们,帮助他们做一点事情,小里说是帮助友军培养出一批有关的骨干,大里说就是为国家的抗日事业做出贡献,为什么就有不高兴并且服从命令不彻底的样子?”


“那我们还能回来吗?”一班的李燕小声地问道。


“这个------”吴志伟刚说了一声似显得有些迟疑,韩大海忙道:“你们到了哪里都是咱们连队的士兵,干嘛不能回来?根据实际情况和战局情况,也许很短时间内你们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开全连大会隆重地欢迎你们回来呢!”


见到韩大海如此一本正经地说,这6个女兵立刻眉开眼笑起来然后相互看了看一起说道:“坚决执行长官们的命令!”


韩大海不由地在内心里长叹了一下然后很少见地转过了头没有看向这些女兵卷起了旱烟缓声说道:“现在你们回到你们的岩洞把随身所带的东西和武器等带好,十分钟之内和王大哥他们出发。”


十分钟后,在其他众女兵和吴志伟、韩大海等人的送别下,王守义带着一个排的八路军官兵和吴志伟连队的6名女兵下了山。这6位女兵和其他15名女兵们相互拥抱着,然后抹了把眼泪相互招着手下了山。她们是李燕、刘丽华、李小霞、孙小萍、刘静、于忠霞------


第二天,吴志伟和韩大海把田万忠叫到了连部告知了他的老母病重的事情,这个全连年纪最大、打起仗来凶猛如虎般的汉子听完,眼泪就刷地流了出来!


“老田,”吴志伟道:“果庄离咱们的驻地也不远,你骑上军马走山路差不多半天的时间就到了。连里给你拨出了5块银元,到了家里给老娘请个好郎中再买些好吃的补养补养。”


“另外,”韩大海也在一旁说道:“连里决定给你五天的时间———五天,在这个特殊的情况下也就不能再多了。我派刘海生、12班的孟起来陪你一同去。你们骑上马走山路,路上要格外注意———近日来沂蒙山一带会有情况出现,因此不仅你们要一路小心,五天以后立即归队也是这个原因。”


田万忠更被吴、韩二人的特别关照感动得喉咙哽咽,半天说不出话来。吴志伟见状也没说别的,扭头喊进了李宝亮让他通知刘海生和孟起来到了连部。半小时后,田万忠、刘海生和孟起来乘三匹军马全副武装下了五莲山向西南绕过五莲城沿山路向果庄的方向驶去------


目送着田万忠等三人渐渐消失的身影,韩大海又联想到了昨天刚送走的6名女兵,心里面不知什么原因浮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第四天的下午,刚刚与全连官兵一起打草的吴志伟和韩大海被连队值班的带班长马占军赶来小声报告:“五大队的王大哥和一连长田亮带着五个士兵赶来了说有重大事情告知,请两位长官速回连部。”


吴志伟和韩大海相互看看面色均不由一沉———“重大事情告知”,这几个字显示着不象是军事情况,似乎预示着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了!于是两人二话不说,急匆匆地乘马驶向了连部!十几分钟后,他们刚拐过一片树林,便看见了不到一百米处的连部岩洞外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是身材高大的王守义,只见此刻他正摘下军帽敞着上衣襟不断地来回走着,而他身边的六七名八路军官兵们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


远远地看见吴志伟等人前来,王守义大步地跨过山涧的木桥迎了上去,急匆匆地说道:“吴大哥、韩老弟,实在是对不起啊,我没有完成好你们的委托,我------”说着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也流出了眼泪!


“怎么回事、王老弟?”吴志伟急忙问道:“什么‘没完成好我们的委托?’你别着急,慢慢说。”说着他示意众人过桥进洞。


过了桥进了连部后,王守义擦擦眼泪说道:“我真是对不起你们、有愧于你们啊!你们让我带走的6名贵部的女兵和我大队一个排的士兵们全在前往支队部的途中遇上了小鬼子的部队而被杀害了啊!”说完他竟哭出了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大海面色铁青紧咬着下唇握紧了拳头砸在木桌上沉声问道,这种态度连吴志伟也暗自吃惊忙瞅了他一眼然后倒了几碗水递给了王守义和田亮等人们。


王守义喝了几大口水后说道:“我们回去的当天,了解了贵部的女兵有三个护士和三个教书的,就觉得在我们的大队是白瞎了人才,便立即飞鸽传信请示支队首长,支队首长回信说可以把她们护送到支队部再酌情安排。于是第二天我就派了一个排的士兵们护送她们。根据我们常走的路线,是沿着竖旗山、王家墩头、绕过闫庄镇和四十里铺准备到六大队的柴山,可就在龙家圈附近渡过了沂河的港埠口不远的山里碰上了一支鬼子部队------”


王守义说到这里抹了一把泪水扭头指着身边的一名八路军士兵说道:“这位葛青云是六大队的侦查班长,他当时正带着两个人在附近执行任务,听到了枪声后跑到了战场附近。”说完他对这位八路军的侦查员道:“葛班长,你向两位长官详细讲讲当时的情况吧。”


这位身穿八路军军服的年轻人先向吴、韩二人敬了礼然后道:“两位长官,大前天我奉罗大队长的命令带两个人前往沂水县城去侦察敌情,在山上过了黄家铺不久,就突然听见了前面的山洼处响起了很激烈的枪声!其中有三八大盖、汉阳造、但更多的是密集的‘花机关枪’和鬼子歪把子轻机枪几乎与步枪是同时响起来的枪声!我带着二人急忙向山洼处跑去,但也就仅仅十分钟的时间,下面的枪声完全停止了!我们三人顺一条沟跑下山洼在一排矮树丛后察看,只见大约一百米处有大概三十个鬼子正在抬尸体,其中好像有十个鬼子的死尸,还有六个身穿你们同样服装的人,但当时我们没有分清是女兵,更还有几十个身穿我们一样服装和乡亲们服装的尸体都一动不动地躺着!


鬼子没有动这些我们的战友尸体,也没有捡他们的武器,只是不时地用他们手里的‘花机关枪’射子弹补枪!我身边的两个士兵按捺不住想打一下,但我想我们三人都是手枪,人又少,侦察任务还没完成,就没让动手。过了一会,我看见这30多个鬼子居然架起了电台,然后一个鬼子军官听了报务员哇里哇啦的什么话,便大喊着让这些鬼子用工兵锹挖了个大坑先把十个死了的鬼子割下来一只耳朵然后就把他们埋了,却把6具穿你们一样服装的尸体扛在肩上然后向西南方向走去。鬼子们在把这6具尸体扛在肩上时,我看见有几具尸体的军帽滚落在地上,露出了长长的头发,才知道这牺牲了的女兵是贵军的人!


当天晚上我们回到了大队,我向大队长和教导员汇报了这件事后,大队长立即向五大队和支队部放出了信鸽,后来又让我骑马到了竖旗山找五大队,同时又派出了两个连的兵力去寻找那几十个鬼子并掩埋五大队阵亡的几十个同志------”说完这个葛青云也流出了眼泪。


“六个兵啊!六个临走前还活蹦乱跳的女兵啊!”吴志伟喃喃地流着泪说道。


“碰!”地一声,这边韩大海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木桌上然后铁青着脸低头沉思着。


足足过了五分钟,韩大海抬头问葛青云:“你是说,整个的战斗过程仅仅是十分钟?”


“是的,韩长官,”那八路军的侦查班长小声说道:“我们几个人还没跑到战场附近,枪声就停了。再响起来的就是鬼子们的补枪声。”


“你看清楚鬼子们的装备了吗?”韩大海又问。


“看清了。”葛青云道:“鬼子们背起六名的尸体抬走时我看得很清楚:他们除了一人抗一挺轻机枪,剩下的全部在右肩膀上挎着‘花机关枪’,同时左腰间还挂着一支王八匣子手枪,身上有四个很长的弹匣,加上枪上的一共有五只,身上的两边好象有------四颗甜瓜型的手榴弹和一把小佩剑!”


韩大海又思忖了一下,然后对王守义缓声说道:“请原谅我刚才的失态,王大哥。我和吴长官并没有责怪谁的意思,你们同样也损失了30多个弟兄。只是我想:你们的30多个士兵加上我们的6个女兵,竟然在仅仅十分钟之内的时间就全部阵亡,而这些也算说得过去的双方士兵们用几十条生命换来的代价却仅仅是10个小鬼子!这不是我们的无能,而是我们碰上了强大的对手、一支有了专门训练并有着特殊装备的小鬼子的‘特战队’!所以说:下一步我们就要好好地思考一下要怎么来对付他们给我们的兄弟姐妹们报仇的事情了!”


“不知韩老弟可否有了主意?”王守义小心地问。


“暂时还没有。”韩大海道:“对这个敌手我们基本上还一无所知,仅仅知道他们来了、他们的的装备、人数和战术手法,并且这个战术手法还了解的很不全面。不过你放心王大哥,”韩大海说到这里递给了王守义和几位八路军官兵们一人一支香烟微笑着道:“我会尽快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拿出主意的,有需要贵军相助时我会通知你们一起行动的。”说到这里韩大海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轻声道:“如果不把这伙鬼子彻底地尽快铲除掉,我们无论身在何处、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任何的安全保障来做别的事情!”


送走了王守义等人后,韩大海扯过来了油灯仔细地查看起了桌上的地形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