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三十六节 朝廷斗争的漩涡(一)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URL] 平定东王府叛乱的第二天一早,乔桥便带着五位姑娘搬到中央御林军统领府居住。本来,乌恒要在卫队中挑十名卫士给乔桥做亲兵,被乔桥婉言谢绝。乔桥知道乌恒想笼络和控制自己,派“亲兵”给自己,那些所谓的亲兵便都成了乌恒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睛”。乌恒遭到拒绝,心中虽有些恼火,但也只好忍着。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


平定东王府叛乱的第二天一早,乔桥便带着五位姑娘搬到中央御林军统领府居住。本来,乌恒要在卫队中挑十名卫士给乔桥做亲兵,被乔桥婉言谢绝。乔桥知道乌恒想笼络和控制自己,派“亲兵”给自己,那些所谓的亲兵便都成了乌恒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睛”。乌恒遭到拒绝,心中虽有些恼火,但也只好忍着。现在他要笼络乔桥,什么事都还要对乔桥稍许顺着些。

中央御林军统领府地处皇城北边广场东面不远,和中央御林军营地连在一起。现在的营地很安静,只有三百余名士兵乖乖地呆在那里。因为他们都是“降卒”身份,还有人看着,也就没人随意说话走动。

统领府是一排五栋两层的大房子。中间一栋是“办公”场所,右边两栋为统领和各级将官及其家眷的住所,左边两栋为统领“直属卫队”的住所。

供统领居住的房子是二楼一排四间,很是宽敞,装修虽谈不上华丽,但也很不错。姑娘们第一次住上这么宽敞气派的房子,都好奇而且兴奋,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可怡因今早动身前由乌恒派了御医来看过伤换了药,现在似乎好多了,也加入了姑娘们的热烈议论。

刚安顿下来,便有西王府管家乌里带人前来拜会。乔桥将乌里让到自己房中,宾主坐定,那乌里对乔桥作揖施礼道:“王爷对大人很是关心,着小的专来问候大人及属下几位姑娘。王爷知几位姑娘还身着御林军服饰,着小的带了些女装来。大小兴许有些不合,王爷说先让姑娘们将就着,往后再择人另做。”

乔桥抱拳道:“有劳西王费心,乌管家辛苦了!”

乌里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些许小事,大人不必客气。王爷交代,大人往后有何需求,直接找小的要就是,或说与王爷本人亦可。大人刚到任,诸事繁忙,小的就告辞了。”

乔桥站起来送客。看着乌里出门的背影,乔桥想,这乌恒想要笼络自己,竟颇费心思,有些迫不及待。自己往后面对此人,可得小心应付。

乌里走后,乔桥叫来可人,吩咐叫姑娘们梳洗一下,换上刚送来的女装。

一会儿,可人、可玉、可芳、可慧四个姑娘都换了女装,嘻嘻哈哈地跑到乔桥房中。乔桥见她们梳洗后,穿了鲜艳的女子服装,个个显得漂亮而精神,活泼而可爱,也高兴地笑了起来,心中还涌起一种奇妙的幸福感。

见缺了可怡,乔桥问:“可怡怎样了?”

可人答:“公子放心,我等已帮可怡梳洗更衣了。”

乔桥点点头,又对可人道:“可人,姊妹们中你最年长,自今日起,你要常带姊妹们勤习拳脚剑法。平日出门,需结伴而行,诸事多长些心眼。这太平国不比从前我等在部族之中,世事浮杂,人心难测。”

可人见乔桥说得正经,便也肃容答应。

这时,一名在大门口值哨的士兵来报告:“禀大人,有位宫内太监来求见大人。”

乔桥想,宫内太监到来,定是皇帝要召见自己,心中有些不大情愿,但又不好拒绝,便道:“请他进来。”

值哨兵答应着去了。一会儿,一名太监来到门口,对乔桥略微弓了弓身,道:“乔大人安好!”

乔桥一看,那太监正是昨晚一直伴在皇帝身边的那个“小三子”,心想这家伙定是皇帝身边的红人,看他贼眉鼠眼的样子,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乔桥微微皱了皱眉,道:“公公别来无恙。公公亲来鄙处,有何要事?”

太监道:“圣上宣乔大人进宫。辇车已在门口候着,请大人即刻上路。”

乔桥道:“既是圣上宣召,乔某即刻随公公进宫。请公公先去门外稍候,我与内眷交代两句,随后便到。”

那太监走后,乔桥交代可人等几位姑娘不可出门乱跑,要照顾好可怡等事,便出了门,坐上马车,与那太监一道往皇宫而去。

进了宫门,下得车来,那太监领着乔桥沿正中大道一直走到最北面的议政殿门口。太监对乔桥道:“乔大人在此稍候,等圣上宣召。”说着便进殿去了。

乔桥想,今日皇帝召见自己,是在这议政殿里,而不在什么颐养殿之类的地方,看来这皇帝真的有什么正经要事跟自己说了。

乔桥正在猜测皇帝要跟自己说什么事,去见那太监又回转来,在门口喝道:“宣,宫内一等侍卫、督造大臣、中央御林军统领乔桥觐见。”

乔桥走进这座皇宫中最高大的建筑,心中又有另一番感受。这座议政殿和他在东王府见到的处理公事的地方,以及昨天见到的皇宫颐养殿,都完全不一样。那些地方均装饰得富丽堂皇,而这里却不见任何装饰,四面墙壁和地面都是石头原色。殿分高低两级,上面一级呈圆弧形摆了五张石凳,想来是供皇帝和朝中地位极高的大臣坐的,下面一级则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地安放了百余张石凳,应该是供朝中其他百官议事时坐的。这样一种布局,朴素中见出肃穆。

乔桥心想,这座宫殿的最初建造者,定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从布局与风格来看,这里的一切都似乎在警示出入这里的每一位位高权重者,掌握国家权力是严肃的,握有国家权力的人则应是朴素的。这样想着,乔桥心中又有了万千感慨,既感叹眼前太平国的皇帝早已将其先人崇奉的东西抛到了九霄云外,又感叹后世的人们没有几人能领会当权的真谛。

这时候,大殿上面一级,正中的石凳上端坐着那太平国皇帝。皇帝左边两张石凳上依次坐着仓顼和孔箕两位大臣,右边的两张石凳则空着。乔桥猜想,那空着的两个坐位应是东西二王的。东王已被乌恒诱进京城抓了起来,那位子自是空着。可今日议事不见西王乌恒,便有点奇怪。看来今日皇帝要议之事,是要有意避开乌恒了,这皇帝当真并不糊涂。

乔桥走到皇帝坐着的台下,对着皇帝跪下行礼,三呼万岁。

皇帝待乔桥拜完,道:“乔爱卿免礼平身,请到上面看坐。”

乔桥起身,道:“臣谢陛下恩典!”说完便沿台阶走上去,到仓顼孔箕坐的一侧站着,对二人弓身施礼,道:“晚辈拜见二位大人!”

二人向乔桥抱拳还礼。仓顼看了乔桥几眼,转头笑着对皇帝道:“陛下,乔大人如何还是这副衣着?”

皇帝有些愕然地看着乔桥,见他还是一身御林军小校衣着,也笑了,道:“这个朕倒疏忽了。小三子,议事完后着百官司拣几套三品武官服给乔大人送到府上。现即刻给乔大人看坐!”

那太监答应一声:“奴才明白!”说完双手捧了一张小木椅来,放在孔箕左边,然后退下,从后面的一扇小门出了大殿。

皇帝对乔桥道:“乔爱卿坐吧。”

乔桥弓身施礼,道:“臣谢坐。”说完,便在木椅上坐了。

皇帝看了三人一阵,开口道:“朕今日召三位大人前来,是有两件要事须三位替朕谋划,贡献良策。一是东王父子及其部属如何处置,二是御林军如何重建,人数多少,正副总管及各门统领选谁为好。此二事朕心中实是委决不下。”

乔桥一听,知道这皇帝是要平衡朝中势力,主要想抑制西王势力的膨胀,防止西王独揽朝政,威胁他的皇位。因此上,商议这等大事,连西王也干脆不请。

乔桥心中虽明,但现在这种场合,他不便先说什么。他必须先听听仓孔二位怎么说。

仓孔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而后,坐在皇帝身边瘦削而精明的仓顼道:“陛下,东襄王木氏一族,在我朝历百有余年,根基深厚,在朝中关系盘根错节,朝中将军大臣多有对其忠心抑或与其亲厚者。且御林军及木家军旧部虽已缴械,然其它部伍中难保无人恋其旧情。再者,目前朝中形势,以陛下之圣明,自当十分清楚。东王既倒,西王势力便无人能与相抗。如任西王一人在朝中独大,到时我等大臣于国家大事上,怕难以为陛下分忧。故臣等以为,对东王父子及御林军的处置,陛下当慎之又慎。”

孔箕附和道:“陛下,仓大人所言极是有理,此二事请陛下审慎处置。”

皇帝有些不耐烦地道:“这个朕自然知晓。朕今日召尔等前来,是要尔等为朕想出具体处置之法,说些空道理又有何用!”

仓顼与孔箕互相看了一眼,沉默不言。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乔桥看着仓孔二位的神情,心想这二人话中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抑制西王势力,有可能还想趁此机会为自己争点权,可是如何处置东王与御林军,却又不明说,显得很是圆滑。他想起义姊谷阳公主对二人“正直”的评价,心中有些不以为然,。从今日的表现看,这二人正不正还不知道,直却根本谈不上。但乔桥转而又想,也许他们这种态度是有原因的,是一种所谓“政治智慧”。

那皇帝见仓孔二人如此态度,却是有些恼火,但目前形势他还得依靠这二人,不便对他们发火,于是转头对乔桥道:“乔爱卿,你对此有何高见,说来与朕听听。”

“这个……”乔桥心中虽已有了想法,但还没有想好说与不说。

皇帝道:“爱卿有何想法尽管明言,不必顾虑当与不当。朕先赦你无罪。”

仓顼也道:“乔大人后起之秀,胸中定有灼见,不妨说来听听,我等一起参详参详。”

乔桥见二人如此说,心想从自己与义姊的关系考虑,也得帮这皇帝稳住地位。于是道:“臣谢陛下。臣以为,木腾反叛,罪在不赦,当处极刑,不如此不足安天下平民愤。至于东襄王,陛下可昭告天下,言其于木腾反叛一节并不知情,然后课以教子不严大失臣职之罪,削去王爵,贬出京城,着其仍领征东大元帅之职,领本部人马镇守东港,然兵马不得超出二万之数。同时陛下着一得力大臣领军一千,于东港监军。如此,那木洋必感激陛下不杀之恩。即或有反心,亦不敢轻举妄动。即或妄动,区区二万之数,亦不致酿成大祸。”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孔箕插话道:“乔大人此言甚好。如此,一来可显陛下待臣下之宽容。二来么,东王还在,虽削王爵,那西王也……”说到这,他便不再说下去。

皇帝眯着眼,沉思片刻,道:“如此处置东王父子,倒也妥当。乔爱卿,御林军重建,你意当如何?”

乔桥道:“陛下,臣以为,兵在精而不在多,御林军可由原五万削减至二万。臣先请将臣属下中央御林军减至五千。至于各军统帅,臣刚到,于军务不熟,不敢妄言。”

“兵在精而不在多,妙!”皇帝说着,转头对仓孔二人,“乔爱卿此言,二位大人以为如何?”

仓孔二人是文臣,没有兵权,对削减武力自是赞同。仓顼道:“乔大人的确见识不凡。目前我太平国周围并无劲敌,如适当减些兵马,练几支精兵,在不损战力之前提下减轻国库压力,自是天大的好事。”

皇帝点头,道:“如此,就依乔爱卿所言办理。御林军统兵人选,慢慢再议不迟。再则,此事无论如何也还得与西王商议。三位大人,可还有话说么?朕有些困了。”

乔桥想,话说到这地步,自己为皇帝出主意平衡朝中势力,也还得为仓孔二位争些权利。这样做,一是为自己将来在朝中回旋留下余地;二来,既然义姊说仓孔二位是朝中正派力量,自己现在虽不全信,但义姊身为公主,深悉朝政,她的评价即算有偏差,也不会差太远,自己为他们巩固地位,于国于民应该都有好处。

这样想着,乔桥便对皇帝道:“陛下,臣尚有一言。”

皇帝打了个呵欠,道:“爱卿有话快说!”

乔桥道:“臣斗胆相问,朝中可有办理军机之机构?”

皇帝道:“朝中并无此类机构,以往军务皆由朕及左右辅臣办理。爱卿如何问及此事?”

乔桥道:“臣以为,陛下日理万机,诸事不必亲力亲为。朝中可设军机一处,以西王为首,仓孔二位大人为辅。军机大事先由军机处三位大臣商议,诸事须得三位大臣均赞同方可实行。如三大臣难以达成共识,再报陛下定夺。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一听乔桥此说,仓孔二人都面露喜色。

皇帝沉吟片刻,对仓孔二人道:“二位大人以为如何?尔等可愿尽心为朕分忧?”

仓孔二人几乎同声道:“乔大人高见,如此甚好。臣等愿竭力为陛下分忧!”

皇帝道:“既如此,便照此办理,朕明日即发诏书。”

这时,一太监走了进来,在皇帝耳边说了句什么。皇帝听后笑了起来,对乔桥道:“乔爱卿,你尚须辛苦一趟,带着你的宝贝枪械,到后宫让玉妃开开眼界。”

乔桥一听要他去后宫,且又是为了满足一个妃子的好奇心,心中极是不愿,道:“陛下,这个……”

皇帝道:“爱卿就走一趟吧。我那位玉妃可是位非同一般的女人!”

欲知那玉妃是何等样女人,请看下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