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工会:美国的烦恼,中国的尴尬!

百草止水 收藏 110 157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底特律是美国的汽车城,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齐集于此。然而,世界最负盛名的三大汽车巨头的首席执行官们,最近却接连在美国参众两院作证,祈求给予250亿美元的紧急贷款,以帮助他们度过危机免于破产。显然,三大汽车公司一起面临破产的风险,与当下的美国金融危机密切相关。这场危机不仅使三巨头融资困难,而且销售状况也差强人意。可是,据百草止水所知,金融危机只是一个引信,过度扩张和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才是三巨头危机的真正根源,其中劳动力成本的居高不下又是欧美国家企业由来已久的老大难问题。


在欧美国家,工会势力非常强大,工人因为有了工会力量的加持和保护,工资、福利和劳动环境才一直迅速而又稳定地提升着,并最终提升到令欧美企业极为头疼的程度。当1936-1937年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通过一系列罢工取得与通用和福特等汽车公司为工人权益谈判的“唯一代表权”后,底特律各大汽车公司就被迫慷慨解囊,在不断提高工人工资的前提下,还要提供了丰厚的福利待遇,“三巨头”的成本负担于是不断加重。到目前为止,通用和福特汽车工人的小时工资为70-78美元,比丰田和本田在美国工厂的人力成本高出近30美元。此外,通用等汽车公司还要背负沉重的退休金和医疗福利负担,医疗福利的支付对象包括了雇员、退休员工及其家属,丰田、本田的此类负担却小得多,从而让通用等的汽车成本每辆相对增加了1000美元。就这样,背负着比本田、丰田沉重得多的人力资源成本,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市场占有率急速下滑,通用汽车在美国市场的份额由50%以上降至20%左右,丰田和本田的的市场份额却分别攀升到19%和11%。迄至于今,美国三大汽车巨头年年亏损,其中通用汽车公司2005年以来已累计亏损730亿美元。


欧美工会正在让欧美企业的人力资源成本居高不下,从而跃居为制约企业竞争力的最主要因素。由于人力资源成本在企业运营成本中的比例越来越高,不堪重负的欧美企业便纷纷出走,争相将工厂迁移到中国等劳动力成本极低的国家。工厂搬迁严重影响到欧美工人的就业,可欧美工会既无力也无权干涉企业搬迁,唯有鼓励工人通过选票迫使政府和议会为他们拿主意。可政府和议会的有效策略也不多,最终政府、议会、工会和工人们将矛头一致对准了以中国为核心的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指责那里的工会制度不健全,工人工资严重偏低,从而强烈地吸引着欧美企业前往剥削。所以百草止水一向认为,以工会和工人为主要根基的美国民主党上台执政,必将意味着中美间新一轮的人权和体制争端的强烈冲突,而且中国工人工资及工会体制将成为新一届美国政府和工会的关注重点。


但是,欧美企业不可能无限制地朝中国等国转移工厂,不仅因为他们的根在欧美,而且他们的技术研发和融资保障也在欧美。朝中国等国转移工厂只能解决一小部分的成本问题,以此为借口要挟工会放松或降低劳动力成本的增长步伐也是欧美企业的重要策略。可是工会的实力太过庞大,降低庞大劳动力成本的可能微乎其微。不仅如此,工会的权力还会延伸到工资和福利之外,比如前几年,汽车工人联合工会就一度为工人争取到在生产线上吸烟的“权利”。


众所周知,早期的资本主义世界,工人的日子可没现在这样好过。那时没有工会,工人成为任资本家鱼肉和盘剥的弱势群体,资本家的幸福就这样建立在工人们的痛苦之上。当此之时,马克思主义横空出世,《资本论》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激励着西方工人组织起了自己的工会,从而正式走上了为自己的命运而抗争的路途。通过漫长的血与火的斗争,西方政府被迫承认了工会的合法地位,工人阶级的权益才在工会组织的领导下迅速提升。


反观中国,这个通过工会组织工人罢工和发动农民起义建立起来的国家,不仅取消了农会,还将工会置于政府的直接领导之下。因此,我们的工会成了官方的代表,它与工人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当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之后,工人的社会地位和工资待遇一步步沦落到社会最底层,从而让中国工人重新体会一番早期资本主义的悲惨遭遇。


是的,作为一个机构,我们的工会还存在着。但是它已经不是解放前的那个工会了,因为工会的领导成员已经不再由工人选举,工会领导们的收入也不再来自工人缴纳的会费。显而易见,谁让他们当官,谁给他们发工资,他们自然就要听谁的。当他们的地位和收入与工人毫无瓜葛时,他们的角色和功能就从服务于工人转变为协助企业管理工人。就这样,当工人工资象蜗牛一样增长迟缓时,工会不会为工人出面;当工人们的福利待遇较差时,工会不会为工人说话;当工人的正当权益受到损害时,工会不会挺身而出;当工人被迫签署严重违背劳动法精神的劳动合同时,工会早就不见了踪影。所以百草止水才说,中国有工会,却又没有工会!


更为吊诡的是,改革开放后我们以适应市场经济为名给企业减负,几乎将所有的企业曾经承担的职工重要福利予以废绝。可是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大企业都为职工退休后继续发放数额不菲的退休金,为职工支付医药费不仅涵盖所有家属而且贯穿职工一生。这就产生了一种极为奇怪的对比:中国新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正在为企业剥离所有与工人有关的负担,而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企业却在大肆地搞“企业办社会”,这不正和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理论背道而驰了吗?在工人的地位和待遇方面,欧美的工人奔向了天堂,中国的工人却冲向了地狱!欧美越来越像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我们越来越走向早期的资本主义时代。


事实上,在工会制度上,中国和欧美走向了两个极端。欧美的工会过于强势,反而让企业处处受到了强烈压制,从而严重削弱了企业竞争力;中国的工会成了企业的管理机构,他们走到了工人的对立面,所以中国工人才会沦落到任人欺凌和宰割的境地。以欧美的民主法制社会为根基,百草止水认为最正确的工会机制应该是一个半官方的机构:工会和国家政权一样从中央到地方层级分布,而且所有工会领导成员都必须由工人选举产生;工会的财政来源是工人缴纳的会费,缴费标准和工会领导成员的工资福利必须依据议会批准的政府文件;基层工会的会费按一定比例朝上级工会提交,以此类推以保证各级工会的正常运转;工会代表工人跟企业进行工资待遇谈判,并有责任和义务维护每一位企业员工的正当权益;工会无权组织工人罢工,如果劳资双方谈判不成,上级工会就可介入;如果上级工会也协商不成,就可提交司法进行仲裁。很明显,这样的工会机制只能适用于以法制为基础的民主国家。至于中国,百草止水也无可奈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