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疤叔

中国跑腿人 收藏 20 132
导读:妈说:“你疤叔快不行了,你去看看吧。”我丢下手中的行李,顾不上跟家人打招呼就让妈带我奔疤叔家而去。 疤叔是个孤儿,没有名字,是我爷爷从路边捡回村子里来的,父亲兄弟姐妹八个,爷爷的负担也很重,在那去那个年代,爷爷实在是没有能力再去养活疤叔,就这样,疤叔就在我们村子里安下了“家”说是疤叔的家,其实只是过去老生产队的公家牛棚。疤叔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但还是在我家吃的饭多,爷爷也很照顾他,把叔叔们的衣服给疤叔穿。疤叔没读过书,也不知父母是谁,小时候就跟着我爸爸、叔叔们一起玩,一起长大,平时就给生

妈说:“你疤叔快不行了,你去看看吧。”我丢下手中的行李,顾不上跟家人打招呼就让妈带我奔疤叔家而去。


疤叔是个孤儿,没有名字,是我爷爷从路边捡回村子里来的,父亲兄弟姐妹八个,爷爷的负担也很重,在那去那个年代,爷爷实在是没有能力再去养活疤叔,就这样,疤叔就在我们村子里安下了“家”说是疤叔的家,其实只是过去老生产队的公家牛棚。疤叔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但还是在我家吃的饭多,爷爷也很照顾他,把叔叔们的衣服给疤叔穿。疤叔没读过书,也不知父母是谁,小时候就跟着我爸爸、叔叔们一起玩,一起长大,平时就给生产队放牛,爷爷去世,疤叔哭的很伤心,所以,疤叔对我家的感情特别深。


疤叔是个哑巴,面部很丑陋,听爸爸说,疤叔小时候给生产队放牛时,有次牛棚失火时,疤叔为了救火把脸给烧伤了,从此在脸上就留下一个大伤疤。村里的人都叫他“老疤拉”,小时候,成群结队的小朋友在后面追着疤叔从石头扔他,我总是护着疤叔,为此还常跟别的小朋友打架。小时候我家兄弟姐妹也多,常常连饭都吃不饱,疤叔总会带着我去外面偷人家的地瓜烧熟来吃,每次疤叔还会带回来一个,偷偷塞给我,至今还能记得疤叔每次带给我的地瓜总是热乎乎的。


疤叔很疼我,小时候我很淘气,老爸总是打我,每次疤叔都会护着我,护不下去时,疤叔会拉着我跑,小时候我就犟,老爸打我时我偏不跑,疤叔就会很着急,会上去拦住老爸,嘴里哇哇地叫着只有疤叔自已才能听得懂的话。疤叔喜欢喝酒,给生产队放牛时,疤叔老是喝酒误事,天都大亮了还没有把牛群赶出去,每次生产队长就会狠狠骂疤叔,我每次都看不惯,所以,小时候我很恨那个生产队长。疤叔也喜欢抽烟,疤叔家里的墙上挂着很多干烟叶,屋前屋后晒的到处都是,疤叔就用纸来卷烟叶抽。我总是会偷老爸的纸烟为疤叔抽,虽然那时老爸抽的是不到两毛钱一包的大前门,每次疤叔都会如获至宝似的拿着香烟闻来闻去,久久舍不得抽。


疤叔很可怜,一生无儿无女,孤独一人,生产队解散了,每家都分到了土地,没有了生产队,也没有牛群,疤叔就“失业”了,平时疤叔就给别人做短工,跟着别人去到处建房子,倒也能养活自已。疤叔很善良(我是这样认为),我们农村人的素质很低,村里常有打骂老人的那些混蛋,父母老了,认为是累赘,不养活老人,疤叔每天都会给那些孤寡老人挑水劈柴,而那些混蛋还跟在疤叔后面骂他多管闲事,疤叔虽然不会说话,但疤叔对那些混蛋的表情很冷漠。疤叔也很勤劳,农忙时,不论谁家去找疤叔帮忙,疤叔都很乐意去干活,只要能给疤叔酒喝,疤叔除了有吃有喝之外,有时候还能落包香烟。


疤叔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毕来后去部队的前天,我把疤叔找来喝顿酒,那次疤叔喝多了,说着那些别人听不懂的话,还掉了泪。第二天,疤叔一直把我送到集镇上,看我上了来接兵的车。每次在外回家后,我都会找疤叔喝酒,当然还不会忘记给疤叔带上两条香烟,每次疤叔好开心,冲我竖大拇指。从部队转业后,一直在外面奔波,为了生活就很少回家了,渐渐也淡忘了疤叔,有时候偶然想起疤叔,心里还是有点放不下,也许在疤叔身上有我太多儿时的记忆,也许在疤叔身上总相连着那么一丝“乡愁”、、、、、、


疤叔现在的家是老生产队的一间破仓库,已经摇摇欲坠了,看得出疤叔平时没少修修补补,屋里很阴暗,透着一股子霉味,墙上还是挂着很多干烟叶,进门就是一张三条腿的桌子,上面还有一碗早凉了的面条。旁边是个灶台,看得出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火了,蒙着塑料薄膜的窗户下是口棺材,已落了很厚一层灰尘(妈说那是疤叔自已做的,平时疤叔没事的时候就会拿块布擦啊擦的),棺材旁边是张木床,上面有露着棉絮的被子,疤叔就绻在被子里.疤叔看到我,动动了身子,眼睛里有屋雾蒙蒙的湿气.我点烯一支烟,送到疤叔嘴上,疤叔坚难地抽了半口,疤叔是不行了,连抽烟的力气都没有了,疤叔头发全掉没了,骨瘦如柴,本来就丑的脸显得更加恐怖。妈说自从疤叔有病后,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每天就是妈给疤叔送几碗饭,可到最近一段时间,疤叔开始不吃饭了,妈问我咋办,我没说话.疤叔的手从被子里坚难地伸出来,给我一个布包,我打开一看,是一卷钱.疤叔的头转向棺材的一边,看了好久,转过头来又看看我,我明白疤叔的意思,不用说什么,我也会让疤叔入土为安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再去看疤叔的时候,疤叔已经去世,我很平静,找了村子里的几个伙伴,我们把疤叔下葬了,从头到尾,我给疤叔入棺、捧头(抬棺最前面的一个,也是用力最大的一个)、下葬,我把疤叔交给我布包里的二千四百元钱全买上了炮仗和纸钱(冥币),在疤叔的坟前足足放了半天,惹得村里的人都来看热闹(说实话,村里有人下葬时还从没有过这疤叔这样的动静)。疤叔一生凄苦,我要让疤叔死后风风光光,为疤叔在黄泉路上打开通道,好让疤叔下辈子投胎一户好人家。


我最后给疤叔坟上添了把土,点支烟插在疤叔坟头,疤叔,您一路走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