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军工

jhy881102 收藏 1 12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吴在部队里呆了多少年,连长都说不清楚。但老吴不是兵,不是军人,他仅仅是个帮助部队维护菜地的农民,说得好听点,就是一名没有编制的军工。

老吴却一直窝在连队里,带着两个流水来去的兵,忙碌着连队里的那一亩三分地,让这人迹罕至的山沟里的兵们总能够吃上新鲜的蔬菜。老吴可是个种庄稼的好把式,那地里的菜不仅仅供应着连队,也时常有团里的车跑过来,把那些吃不完的蔬菜运送到其他的连队去。 每到这时,老吴总是站在一旁,叼着烟卷,很骄傲的看着蔬菜被搬运上车。

运输车每次都会给老吴带来几条香烟,所以兵们爱去老吴的屋子里蹭烟抽,闲暇时忍不住就问老吴这样那样的问题。兵们很诧异老吴的记忆,除了连队的历史,几乎每个呆过的兵,老吴都清晰的记得他们的名字,那厚厚的几本相册里,有着老吴和士兵们共同的历史。甚至有好多张黑白的照片,都已经泛黄了,老吴仍旧能够准确的记得士兵的名字和他的故事。 其中有一张泛黄的照片,是老吴和一个穿着老式军装军人的合照,这可能是老吴唯一不记得的名字了。因为兵们问了几次,老吴总是眯着眼使劲的抽着烟卷,不吭一声。但观察仔细点的兵回来却说,一提到这人,老吴那眯着的眼睛总会有些亮亮的色彩在闪动。 这便成了大家心里的一个谜。

那年开春,司令部早早的跑到连队来布置任务,几个上校级的军官在连部晃来晃去,吓得兵们气都不敢出,兵们似乎就在阅兵的时候见过这种级别的官,但现在那个他们仅仅见过一次的团长和政委,都缩着脖子跟在那几个上校的身后转悠着。兵们反复猜测,估摸着这回得有个大场面了。

不久,这大场面还真的来了,军区的副司令员居然幸临这块几乎快被遗忘的角落。老兵们激动得巴掌都拍得快肿了,连长和指导员更是忙前忙后的一路小跑着忙碌的介绍。在连队的历史上,这大概还是第一次接待这样的大首长,大领导。副司令员却一语惊人:“我就是从这个连队走出去的!”这不仅仅令兵们诧异,就连连长和指导员都张大了嘴,竟然不知道在连队的历史中,还出现过这样的一位大人物。

午饭过后,副司令员便主动要求去菜地看看,并主动谢绝了所有欲前往陪同的人。那天,副司令员在菜地居然呆了整整的一个下午。 据看见的兵说,老吴和副司令员一直在菜地旁站着抑或蹲着,烟不停的抽,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似乎很动情,临别时还相互拥抱在一起好久。有人突然醒悟过来,那张泛黄的照片上,那名年轻的军人,那眉眼,那身高,不就是年轻的副司令员么?

于是乎,兵们嗟叹了又嗟叹,都说老吴该享享福去了。这么多年,部队欠老吴的实在太多太多。

果然,没多久老吴就请了几天假出去了,回来以后的老吴总是心事重重。很快,老吴要告老还乡的消息便如炸弹一般炸响了整个连队,迅即,团里的批文也下来了,准许老吴回家,并规定一定要按照军人退役的方式送行。

走的这天,连队扎起彩花,全连的战士都出来为老吴送行,锣鼓喧天,这个憨厚诚实的老吴,引得大家都眼泪涔涔的。老吴却怔怔的看了大伙半晌,眼角的老泪默默的顺着脸颊流着,背着手,在连部,菜地转了好一会,然后扭头坐上连队那辆破吉普车,绝尘而去。 这老吴啊,都忘记给我们握手了,真的是要去享福,连我们都看不起了。几个老兵半是认真半玩笑的摇着头。

春节到了,团里的文艺队来慰问边远的连队。

吃饭的时候,一个很帅气的文艺队员提到老吴,说,你们这的老吴真是个传奇啊,在部队干了一辈子的义工,患了肺癌,去世时都不肯拖累部队,拿着给的几千块钱全给了学校。据说为这事,副司令员都气得病了好几天。

桌上吃饭的兵们全楞了,放下碗来,再也吃不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