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演义 第九卷 兵锋台海 第十五章神树?方舟!

行天罚 收藏 0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


离寺豪他们约一个多小时路程的地方,仰头看着漆黑的夜晚,高内只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倒霉的人,白天不但把老豆的事情办砸了自己还被人灌得人事不省,而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置身于阴冷潮湿的密林中,又冷又饿,天上还稀稀拉拉地下着小雨,他老豆居然昏头把他派到这里参加什么探险队!将近四个小时的急行军,他几乎是被人拖着拖到这里,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了,从醉酒到现在还一口热水都没还喝到,他这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何曾受过这个罪!那两个日本人根本不让人休息,只管催促着让队伍急行军,稍不如意就打人,完全是在赶牲口!望着漆黑的夜空,高内只觉一阵昏晕。

这时前面传来了田木的声音:“吆西,大家原地休息十分钟补充体力,注意如果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千万不要碰!”听闻此言,高内一屁股坐在地上,四个小时的急行军他的那份给养早早就被他挥霍完了了,现在高内的嗓子里如着了火般逼得他直干咽唾沫。“乌木云娜,林跃凯!你们这对狗男女,少爷今日所受来日必加倍奉还!”高内在心中恨恨地发着毒咒。看看周围的的人也好不到哪去,大都端着水壶往嘴里狂灌,这些都是昭日会所谓的精英,就是高内也无法指使他们,可是今天高内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劈手夺过身边一人手上的水壶仰头狂饮,那人想要发作但认出是高内,昭日帮未来的主子,便撇了撇嘴到边上闷声发大财去了。就在此时,队伍里的某人突然扯着嗓子叫喊起来:“骨头!好多死人骨头!”他的叫声引起了一阵骚动,不少人开始围了过去,可是高内一缩脖子却躲得远远的,死人骨头多的地方表示那是个危险地!所以高内明智地选择原地不动。

“呐呢?岩山你去看看!”田木向岩山嘟了嘟嘴。

“嗨!”岩山向事发地走去。

岩山还没走两步,某人又喊起来:“哈,不是真正的死人骨头,是人骨形的晶体,不会是宝石吧,发财了!!”

听了此人的话,田木突然以非人的速度窜了过来:“八嘎!不要动那东西!”田木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某人的贱手快。“啊”某人惨叫一声,手背上顿时挂上了一条绿油油的虫子,也就在半秒的时间内,这条虫子砰的一声自己化成了粉末状,随风而散根本没给急窜而来的田木和岩山任何可端详的机会。

而与此同时,高内眼见着田木这非人的速度不由得目瞪口呆,心中震撼不已,双眼打着转开始动他那点不太高明的心思…..

田木看着随风飘散的粉末心中直呼可惜,凭自己生体战士敏锐的感知明显觉察到那条虫子化成粉末的瞬间曾爆发出一股让他心悸的能量,虽然这股能量总量不大但却使自己体内的生体反应堆一阵颤动,这条虫子无疑拥有极大的价值,而创造这条虫子的人或者力量在田木心中已经把它放在和原生体技术处于同一个阶次的水平上!

见被虫子咬伤的某人仍在撕心裂肺地嚎叫,岩山蹲下身查看查看伤势。

“中佐阁下,您看这是什么?”

田木顺着岩山的叫声看去,只见他捧着的某人的胳膊上无数泛着红色或银色的线条从伤口处向四周发散,只一会功夫就覆盖了整条胳膊!

“我曾经听我父亲说过,被这种虫子咬过的人都会中一种奇毒,中者一两个小时多则两三天必死无疑,某些特殊体质的人可抵抗很长时间,但最后都是无救,这种奇毒会将人的生命力慢慢耗光一般当这些线条入脑时就是死期至!”说话的是高内,自从这条虫子的出现他的身子就在狂打激灵,脑子也变得灵活多了,草!·居然被他们领进了死地!他仍远远得站着,不愿意靠近田木他们。

“真得无解?”岩山问。

“是的,而且这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剧毒,沾到皮肤上一丁点就会致命的!”听了这话岩山吓得将那人的胳膊甩开。

。 听了这话某人绝望地喊:“救救我!救救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此处省略5千字…)”

岩山走到田木身边一阵低语:“您看可以用那东西吗?”

“可以试试原质生物体(日本人对原生体的称呼)能否融合这些毒素,但必须要抹掉他的神识,此人素质太差即使成了宇宙战士也是废物一个,大日本帝国不需要此等废物!”

岩山听闻此言上前一挡,正好将所有人的视角挡住,而此时田木的腹部覆盖地一层薄膜瞬间散开,露出一个精致的小圆盘,圆盘上整齐地排了一圈深蓝色晶体管,他小心翼翼地抽出其中的一根,对岩山说:“把这个给他种上,记得在注射时捏碎尾部的囊管,释放纳米神经芯片!”

“嗨!”

岩山走到正在嚎叫的某人跟前,见那些毒丝已经蔓延到胸部,看样子不用半个小时就会毙命,他拿起晶体管对着颈部扎了下去,晶体管中深蓝色液体被快速注射进此人的颈部大动脉中,做完这件事,岩山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针管,对着某人另一支健康的胳膊扎了下去,针管中的液体是高纯度海洛因,这样在原生体入侵大脑时这个倒霉的人会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注射毒品就能救他吗?”一个声音幽幽地从边上飘来,不知什么时候高内已经来到了岩山的身边,他对岩山的行为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而田木也没阻拦,因为在高内走近之前岩山已经完成了原生体注射。

“不知道,但至少不会马上死!人的潜能是无限,毒品并不是一无是处……”岩山回答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毒线的反应,显地很是无理。

“哼!要在这死亡密林中生存必须精诚团结,藏着掖着会害死人,那虫子死一条炸一窝,再不走这里会变成死地!”高内的话还没落音,周围已经传来稀稀拉拉的嗦唆声音,这可把高内吓了一大跳,他急忙跳到田木的身边颤声道:“中佐阁下不会不管我吧,我至少可以给你们一些帮助,尽管非常有限…”

“当然,高森先生的知识非常有用,你可以待在我身边确保安全……”田木并没有对周围的异声流露出畏惧神情,听声音这窝虫子并不多,凭一己之力完全能应付下来。

“谢谢!谢谢!”高内感到抓到了了救命稻草,自己无意中翻了几页高森家族的机密文件居然派上了用场。

可是,周围的索索声突然变大,一向沉稳的田木立即脸色大变:“八嘎!这绝对不是一窝虫子而是整个族群!我们被包围了!所有都到我身边来!!火焰发射器准备无差别喷射!”

还没等所有队员都集中到田木这里,周围草丛中的虫群开始潮水般得向田木等人发起进攻,密密麻麻的虫子发疯似地高高弹起向人群扑了过去,顿时武器发射声音响彻天空,有两个人动作稍慢了点,瞬间被天蚕淹没,凄厉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岩山骇然地看着这两个倒霉蛋,然后对两位手持火焰喷射器的队员下了个简短命令,这两个倒霉顿时被炙热的火焰所包围,不一会就没了声息,而他们身上的天蚕受高温影响纷纷爆炸了。田木眯眼看着纷纷爆炸的天蚕:“强大而又脆弱!烧!给我狠狠地烧!不要让虫群靠近一步!尽量给我拖延点时间,我有办法对付它们!”此时反背着手的田木正暗暗凝聚起一个透着阴冷之气的小球。

但是田木的话音刚落,那位被天蚕咬过的某人突然失去理智嚎叫着往一名手持火焰喷射器的队员身上猛撞过去!没等田木反应过来,在那队员惊恐的喊叫声中,两个人都甩出田木所能顾及的距离,“轰”!燃料全满的火焰喷射器爆炸了,硕大的火球直冲高空,可以将人瞬间烧焦的热力把在场的所有人吞没..…

时间已经快午夜了,寺豪一行人在身后稀稀拉拉时断时续的枪声伴随下又行进了约一个多个小时,除了浑身透着古怪的老族长末林祭以及他那孤僻的重孙女未云、壮得如牛的安鲁、手持衍生物+天蚕丝的寺豪和素梅外,其他的人都已经显出疲态,人们心中大都疑虑丛生,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但都不敢向老族长发问。出人意料地老族长突然抬手挥了下说:“我们到地方了!”

“到地方了??”众人疑惑不解,这里和前面走过的地方没什么不同呀??泰雅人的神树在哪里?

“神树就在前面,自从二十年前发生了那件事情后神树就把自己给藏起来了,没有人带路根本就甭想找到她!”

听了这句话,所有和二十年前有关人都不由得把眼眉一挑,终于到了关键地方!大家静静地等待老族长进一步举动。此时,所有人注意力都在老族长这里,没人注意到未云的神色,未云惊恐地看着前面,似乎那里凭空存在着某些东西,一滴冷汗从鬓角留下:“模拟防护罩!而且还启动了二十年!说明里面蕴含着无法估量的能量,创造这片区域种族的文明等级绝对是四类顶级!”未云头颈部位附着的某种生物也在不安地抽搐着!

“我先进去,你们都跟上吧,不想进去的就视为放弃,我不勉强!”说完,老族长抬脚向前面走去,前方的空间突然象水面似的出现了层层波纹,老族长的身子瞬间消失在那层层波纹中!见此情景,未云的心中狂突,她明明看见自己的祖爷爷在身体消失的刹那间正回头诡异地朝她笑!

这样的情景同样也震撼着其他人,尤其是素梅在美国没少看那些杂七杂八的科幻片,这样的情景她可是看得太多了,但现在真的出现在眼前其震惊程度远超其他人,再加上之前天蚕给的震撼,一向头脑清醒的素梅开始变得晕晕乎乎:“老公我不是在做梦吧??太阳在西边呢?”

寺豪轻轻拍了拍未婚妻的肩膀说:“冷静,没什么好惊讶的,我们世界本来就已经变得无法理解了,再说这可是我们崇拜的神树呀。”寺豪说完,上前一步用手在前面一划,一道水纹又出现了:“没什么的,都进吧!”说完寺豪钻了进去,素梅也跟着进去然后是安鲁、云娜、林跃凯…看着众人一个个消失,未云的心中翻滚不定:“进,还是不进?自己身上的那东西已经发出了警告,自己进去会有危险,但义父的任务也必须完成!”想到这里未云一咬牙低头钻了进去。

防护罩内的情景更是惊人,整个防护罩覆盖覆盖了方圆一千米的面积,中央孤零零矗立着一颗高达百米的巨型榕树,在距离榕树300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分界线之内围着榕树座落着一百座正规泰雅人坟茔,而分界线之外一直到防护罩边缘竟全是累累水晶人骨以及三人围或五人围的残木!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情景简直就是地狱!老族长末林祭站在人骨堆中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说:“这里就是当年两百泰雅勇士血战3000日本鬼子的地方,那道分界线就是当年的战壕,泰雅勇士在3天的鏖战中没让敌人越过这道战壕一步,终于用人类的血腥之气和泰雅勇士的殉难唤醒了神树!剩下的近2千鬼子顿时灰飞烟灭!”说到这里老族长已是泪流满面,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当日弹尽之时,连石头都扔光了,只剩不到一百人的泰雅勇士们宁死不屈,纷纷用早已准备好的绳结在神树上自缢,自己和四位长老本来也是要殉难的,但莫那族长却阻止了我们,他说唤醒神树的条件即将达成,就差他的鲜血了,他让我们留着性命复兴泰雅人,说完莫那族长在神树下自刎,他的鲜血浸透了神树下的那片土地,当莫那族长最后一滴血流尽时,神树终于苏醒!”此时,末林祭突然睁开眼,目光中透着一丝疯狂,甚至连身体都在颤抖:“奇迹!奇迹出现了,凭空出现的无数天蚕瞬间将两千多日本鬼子撕成了碎片!数不清的参天巨树被一种看不见的能量瞬间推倒!所有的一切都随风飘散!”

“族长!”见末林祭摇摇欲坠的样子,人们都担心不已。

“我没事!”族长把手一摆说:“过了那么多年,这里的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那么一丝血腥味!当年这里可全是参天大树,可最后除了中间的神树外什么都没剩下!可怕的毁灭力!都跟我来吧,地上的人骨还是不能碰的!”众人无语,都顺着老族长的脚印小心翼翼地向里面走向,心中都在琢磨这神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真的是一棵树吗?

泰雅坟茔前,按老族长的指使,众人在每个坟茔前放上祭品,最后的祖灵祭也就正式开始!焚香、颂词、填土、扫尘、亡者后裔描碑、整套程序一丝不苟,比起白天的那场祭奠少了些浮华多了庄重和简约,作为莫那族长的玄孙和准玄孙媳妇,寺豪和素梅一起郑重地为莫那族长描碑。按习俗要等焚香完全烧掉整个祭奠才算功德圆满,趁这时候,大家围坐在坟茔前开始听老族长讲这神树的来历。

“从哪说起呢??关于这颗神树来历都是族长世代相授,往上追溯的话至少有一万年了….!”老族长说这话时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汗、一万年、人类那时候处在什么水平?”素梅率先冒头。

老族长怪素梅打断他的讲话,一瞪眼说:“不清楚!”素梅吐吐舌头不言语了。

老族长下面的话却给了所有人一个震撼:“那时候世界上有三个超强国家,一个是称霸海洋的亚特拉迪斯人,也就是西方传说中的大西洲,第二个是囊括了全美洲和姆大陆的玛雅人,是现在所有印第安人的祖先,最后一个就是华夏,虽然领土比不上前面两个国家,但传说是神裔受到所有人类的尊重,也是相对于其他两个强国比较平和的民族,他们是所有华人的祖先!大家一定觉得似曾相识吧,和现在的世界多么相似呀!当时人类的文明程度远比现在要高,一个民族就是一个国家,所有人类统合成了9大民族,每个民族都有一个信奉的主神,其中某些主神的名字现在还都为世人所熟知如西北欧地区的奥丁神、地中海地区的神王宙斯、埃及地区和玛雅人共同信仰的RA也就是太阳神、以及亚特兰蒂斯人信奉的海神波塞冬;而华夏因为是神裔所信奉的主神多达四位!盘古、伏羲、女娲、神农!那个时代被称为神话时代,而且神也都不是虚幻的!”说到这里,老族长故意顿了顿,见大家都听痴了再也没人来打断他的讲述,感到非常满意,时间紧迫呀就这一炷香的时间….

“神话时代各国之间虽然也有争端,但也都是小矛盾并没有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只要不过分主神是不会干预的,对那时候的人类来说那是个黄金时代…可是好景不长,天外人的入侵开始了,三大强国在主神暗中支持下苦苦支撑了近三百年,虽没有被彻底打败但人类文明却遭到了严重损伤,当主神们发现这是场阴谋的时候已经晚了,最后的打击已经开始。12位主神奋起迎击,这场最后战斗被后来的西方人称为诸神的黄昏!!咱们的喊法有些隐晦叫做女娲补天!因为这场战斗使9大主神陨落,大西洲、.姆大陆被摧毁,最后女娲牺牲自己绝命一击将天外人击退并消匿了灭世天劫,这就是所谓的女娲补天的由来!”

“陨落的9大主神再加上女娲一共是十位?这么说还留了两位主神??”寺豪提出疑问。

“应该是留下了两位,具体是哪两位就不得而知了…”

“汗…后世人类信奉的神也不少,这两位主神混在其中可是很安全那!释迦牟尼?上帝?玉皇大帝?真主?”寺豪有些哭笑不得,这哪是哪呀!!既然是落难神就应该低调,这几位神可都嚣张的狠!门下信徒众多!!

老族长继续说下去:“虽然战争结束了,但天地巨变使得地上的人类文明继续衰退,两块大陆被摧毁引发了滔天海啸和洪水,不知名的瘟疫泛滥、陆地上还有天外人遗留的怪物作祟。人类人口剧减,不到六百年的时间便衰退到原始状态,神话时代的各种文明遗迹也被海啸和陆地上的洪水抹得一干二净,只有少数几件留了下来,可后人还不认识!!那时我们的祖先原是华夏派驻姆大陆的使团,姆大陆被摧毁时奉命撤回华夏,却被滔天海啸阻隔在了一个海岛上,这个海岛就是现在的台湾!当时海啸淹没了整个台湾岛,只有神树这片方圆千米的地方幸免于难,使团避难的地方正是这里!”

寺豪听到这里大脑中闪出了一个词“方舟!”这明显是和西方传说中的诺亚方舟是相类似的,而且铁定是发生在同一时间内!

“凭着神树的护佑我们祖先躲过了滔天洪水和无名瘟疫的袭击,并在神树的帮助下清除了威胁祖先生存的天外人遗留的怪物,我们的祖先得以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存,并和幸存的当地土著融合形成了泰雅人。只可惜古代科技知识由于漫长岁月的损耗以及闭塞的环境,最终还是没有保留下来!而神树的价值也慢慢被先祖们所认识,并成为我们泰雅人崇拜的图腾之一,没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有人臆测是主神陨落的残骸,神话传说中那些主神死后不是都化做什么山水林木的,也有人说是主神遗留的战车,反正是说什么的都有!”老族长抬头看了一眼坟茔前的香,刚好燃尽而时间也到了午夜12点,他站起身说:“好了,大家现在可以去拜会拜会神树了。”


( 作者弱弱地说:“我想要推荐...已经从来没要过,行行好,动力给的太少了最起码给点评论正面负面无所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