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四一章 麦城突围战

guohj92 收藏 10 1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关羽二爷下令让那人进城来,那人进来后,关羽二爷一看,原来是诸葛师傅的哥哥诸葛瑾,老熟人了。双方见礼之后,关羽二爷眯着丹凤眼问诸葛瑾:

“子瑜此番意欲何为?”

诸葛瑾连忙直身拱手回答:

“回关君侯,谨此番前来,乃是奉吴侯之命劝喻将军,自古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将军所统荆州九郡,皆已被吴曹两家占领,君侯只有小小的孤城一座,人口不过三千,兵马不过数百,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我家吕大都督破城只在片刻之间。将军何不从谨之言,归顺吴侯。吴侯有言,若将军归降,定当以将军复镇荆襄,望关君侯深思。”

关羽二爷眼睛也不睁,接过周仓递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慢慢言道:

“关某昔日不过乃解州一武夫,蒙我大哥以手足相待,云长自当尽力相报,我大哥必不弃我,救兵旦夕就至,到时我与我大哥内外夹攻,看吴侯如何应付。”

诸葛瑾叹了一口气:

“唉,关君侯,你以为刘皇叔还会有援兵来救将军你吗?吕大都督这几日不急于攻城,就是为了让你明白刘皇叔根本就没有援兵来。”

关羽二爷面有怒色:

“关某与吾主当年桃园三结义,对天盟誓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吾不负吾主,吾主岂能负关某!”

诸葛谨摇摇头。

“君侯糊涂。岂不闻鸟兔尽,走狗烹。昔年越王勾践在吴为奴,与范蠡等人卧薪尝胆,三千越甲终吞吴,可那些立下汗马功劳的范蠡等人下场如何?刘皇叔取下西川之后,具千里沃野,易守难攻,独留君侯在外守卫荆州。荆州为兵家必争之地,需重兵防护,可刘皇叔却不断把荆州精兵调至西川,君侯发动荆襄大战时,荆州有多少精兵关君侯比谁都清楚。刘皇叔命君侯北上攻取曹兵之后,刘皇叔本应上庸等地出兵策应君侯,谨敢问君侯,可曾有皇叔出兵的消息?君侯兵不过数万,将不过数十员,而曹军有百万大军,将官数千,即使君侯用兵如神,以一当十,即令曹操逐次败退,以十换一,敢问君侯消耗到最后谁是赢家?君侯,前几月,荆襄大战正酣,刘皇叔本应派人派将支援,而刘皇叔非但不派一兵,反倒派人取走了荆襄各家家小?重兵屯于成都,君侯可能告诉谨此为何故?”

关羽二爷脸色变了几变,仍未睁眼:

“汝勿多言,速请出城,吾欲与孙权决一死战!”

诸葛瑾仍未死心,依旧上前言道:

“昔日君侯曾言虎女安嫁犬子,吴侯不予计较,仍欲与君侯结秦晋之好,同力破曹,共扶汉室,别无他意。君侯何必执迷不悟?”

诸葛瑾话音刚落,旁边的关平拔剑上前,就欲斩了诸葛瑾。关羽二爷摆手止住关平:

“彼弟孔明在蜀,佐汝伯父,今若杀彼,伤其兄弟之情也。”

于是关羽二爷也不再搭言,命左右逐出诸葛瑾,诸葛瑾满面羞红,上马离城而去。

又是一日,关羽二爷计点所剩马步军兵,能上阵厮杀的只有四百余人,而粮草也只能够一顿的了,夜幕来临,城外吴兵中又在呼唤城中各军的名字,到处是荆襄乡歌之音。关羽二爷心中无奈,对王甫言道:

“吾悔昔日不用公言,今日危急,将复如何?”

王甫垂泪哭告:

“今日之事,虽子牙再生,亦无计可施也。”

旁边的区翔大怒:

“公何出此言?垂泪而哭能哭死敌军乎?关将军,我家公子早已命我兄弟三人伏于临沮一带,我兄弟三人尚有数千死士在那里接应,为何不趁夜突出重围?”

关羽二爷面色不变,问区翔道:

“城外小路通往何处?”

区翔答曰:

“路通西川,半路分叉,斜向西北,翻山越岭至张三爷的巴西。斜向西南,则是成都大路。”

关羽二爷起身上城一观,见城北灯火稀少,就下城来聚众将道:

“今夜往北突围。”

于是遣众将各去准备,独独留下周仓耳提面命一番,又奋笔疾书一封交与周仓。

一会,中军官来报众将准备完毕,可以出发,关羽二爷就把我送他的甲胄套在周仓身上,自己依旧穿上跟随自己多年的锁子甲,外罩刘备伯父送他的绿战袍,手提青龙刀,跨上赤兔马,来到军前,沉声说道:

“众将士,汝等跟随关某多年,征南讨北,血战无数。今日因关某无能,陷汝等于吴狗重围之中,关某今日欲突围而去,此番一去,生死难卜。有不欲跟随关某者,请自便,关某绝不勉强。”

这时,中军官来报:

“报于将军得知,那些受伤不能随队突围的兄弟都……都自杀而死了。”

关羽二爷一听,在马上晃两晃,摇三摇,突然张嘴,哇的吐出一口血来,要不是旁边的周仓手快扶住了他,关羽二爷就要从赤兔马上栽下来了。

下面那些军士皆是大恸,关羽二爷虎目中也是泪痕连连,连声痛哭:

“是关某无能啊。各位将士,现在请自便,过会一旦大战开始,恐怕就无回头之路了。”

那些军士刀枪高举:

“吾等誓死追随将军,宁死不降。”

关羽二爷擦了擦虎目中的眼泪,就欲率兵出城,旁边的王甫哭曰:

“主公于路小心,某率部卒在此牵制吴兵,城虽破,身不降也,专望君侯来救援。”

关羽二爷垂泪就要答应,区翔忙道:

“君侯,此是夜间,吴兵摸不清我军虚实,此地已为死地,留下百余人亦不能有所作为,不若带他们一起走吧。冲进临沮的山里就安全了,走一个算一个吧。”

王甫还要坚持,区翔又是劝说一番,关兴等人也同意区翔的看法,关羽二爷就听从了区翔的建议,慨然说道:

“王司马,不必再多言了,大家要死一块死,且随关某出城死战,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言毕,关羽二爷挥刀指挥这几百人悄悄打开北门,由区翔领着暗暗前行。这一夜,可惜天公也不做美,一轮弯月悬挂天上,万里无云,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到二三百步外的动静。关羽二爷横刀跟着区翔走在前面,关兴、关索、周仓护住中军两翼,王甫、赵累、关平断后。行至初更以后,约走二十余里,只见山凹处,金鼓齐鸣,喊声大震,伏兵军到,足足有二千余人,为首一员大将,正是东吴朱然。朱然催马挺枪大叫:

“云长休走!趁早投降,免得一死!”

关羽二爷一听大怒:

“朱然小儿竟敢如此猖狂,看关某取尔的狗头。”

说罢,拍马轮刀就来战朱然。朱然也不接战,拨马便走,关羽二爷大刀一挥,乘势追杀,区翔也阻拦不住,只得跟着关羽二爷下来。追了一阵,突然一通鼓响,四下伏兵大起,皆呼 “活捉关羽”,朱然也返身与关羽二爷手下交战,关羽二爷大怒,就欲亲自斩杀朱然,区翔劝道:

“君侯,杀鸡焉用宰牛刀,此贼交给翔即可,君侯速速转向临沮小路。”

说罢挺枪催马来战朱然,朱然哪把区翔放在眼里,摆枪指挥手下的副将来取区翔,自己依旧指挥手下军卒围攻关羽二爷手下的军兵。区翔也不含糊,丈八点钢枪运转如风,不到五合即刺朱然副将于马下,接着挺枪朝朱然冲去,所到之处,吴兵皆不敢战,纷纷让开。朱然大怒,拨马来战区翔。区翔看看关羽二爷已经率众退入了临沮小路,也不再与朱然交战,枪交左手,右手从百宝囊中拽出三支飞镖,猛然喝道:

“招镖。”

三支飞镖成品字形向朱然飞去,朱然吓得赶紧就躲,躲过了哽嗓咽喉的,另外两支可没有躲开,一支扎在他的大腿上,一支扎在马眼里。当时那马就咴溜溜暴叫,前蹄人立而起,把个朱然摔在马下。区翔这一手也是受五溪飞军所授,射人先射马,没有无耻,只有更无耻。要是放在平时,区翔非得上去结果了朱然不可,可这时哪有时间啊,再往前冲就陷在吴军阵中了。区翔不管朱然了,拨马跟随关羽二爷大队而去。那朱然也算强悍,很快又换了匹马,强忍着疼,率兵在后掩杀。关平、赵累、王甫、区翔轮番与那吴兵交战,那吴兵也不硬冲,看关平他们站住,他们也停住,只管用弓箭射击。两边路上也不时有伏兵出来,也不靠近周仓、关兴他们,射上几轮箭,呐喊几声就往回撤。周仓他们也不敢前去追赶,只能任他们离去。慢慢的,关羽二爷所随之兵,渐渐稀少,受伤不能动的,全都让关羽二爷保重,然后自刎而死,绝不拖累关羽二爷人等。又走了四五里地,前面喊声又大震,火光大起,一员东吴大将潘璋骤马舞刀杀来,口中还骂骂咧咧。关羽二爷大怒,轮青龙刀相迎,只三合,潘璋即转身而走。关羽二爷也不恋战,急忙拨马望山路继续而行。刚刚拨马,背后关平赶来,报说赵累、王甫已死于乱军中。关羽二爷不胜悲惶,遂令关平继续断后,关羽二爷和区翔在前开路,这时随行只剩得不到二百人了人,就连区翔带来的那十余人也死了三个了。行至决石,两下是山,山边皆芦苇败草,树木丛杂。时已五更将尽。区翔刚刚过去,关羽二爷正走之间,一声喊起,两下伏兵尽出,箭矢如雨,长钩套索,一齐并举,关羽二爷先是中了几箭,不过伤还不重,要命的是那些长钩套索,把关羽二爷坐下马绊倒。关羽二爷翻身落马,正被被潘璋部将马忠所获,马忠哈哈大笑:

“捉住关羽了。”

区翔闻言大惊,拨马转身挺枪来救,枪未到,镖已至,那马忠应声而倒,关兴等人也赶到,一起杀散吴兵,救下关羽二爷。后队的关平听见前面动静,也火速来救;背后潘璋、朱然趁势率兵率兵齐至,意欲围杀关羽二爷等人。关羽二爷受了箭伤,流血不止,强忍着又上马意欲最后死拼。区翔告诉关羽二爷,且慢慢后退,进了此山谷,就是他们兄弟的地盘了,关羽二爷点点头,就指挥关平他们且战且退,把那些吴兵引进来。果然潘璋和朱然就像闻到腥的猫一样,紧紧跟着进了山谷。突然山上一阵棒子响,箭雨越过关羽二爷等人的头顶,倾泻在吴兵当中。那些吴兵哪有防备,眨眼间被射倒了一大片。同时也有不少大石头从山谷两边的山上被推下来,又砸死了不少吴兵,堵住了吴兵的退路。那潘璋和朱然的大队被截为了两段,朱然被困在了山谷之内。朱然也不含糊,见后路被截,挥军就往前冲,意欲拿下区翔这些人。就在这时,一支兵马从林中冲出,盔明甲亮,为首的正是区翔的结义兄弟周飞与郭云,他俩也不管朱然是谁,刀枪一举,大呼;

“有我无敌,杀。”

关兴热血也沸腾了,他熟悉啊,这时当年泰虎营的冲锋口号。他就告诉关羽二爷:

“父亲,这肯定是三弟赵统的精兵,这下朱然有苦吃了。”

他话音还没落,周飞和郭云率领的冲阵中飞出一片短把的斧子,刹那间朱然军的头顶就被一片斧云覆盖了,一阵斧头入肉的声音后,朱然军的军阵一下子稀疏了很多。周仓、关平等护住关羽二爷,其余人等也随周飞和郭云开始对朱然反冲锋,那朱然只进来不到2000人,刚才的箭雨、石雨、斧雨突然攻击下就躺倒了一大半,周飞带的这些人是从交州挑选的精兵,全都是以一当五甚至当十的家伙,而且经过了高宇、胡驹等人的严格训练,一下子就冲垮了朱然剩下的那些人,朱然在区翔、关兴等人的围攻下,本来刚才就中了一箭,接着又先是中区翔一枪,正措手不及的时候。又被关兴一刀劈为两半,当场尸落马下。眨眼间,那些吴兵也被清理干净,战场也不打扫了,捡走了斧头后,立马开拔。

一路上又打垮了几波东吴的追兵与伏兵,好不容易有了一天没人骚扰的时间,可是没料到的是,关羽二爷却昏过去了,额头也烫的不行,原先受伤的胳膊也肿了起来,新受的伤口也变成了脓肿,只能把关羽二爷抬在担架上往前走,关羽二爷身高体重,四个人一起抬他,也需要走不了多远就要换人。

这日没走多远,前面一阵鼓响,又是转出一支队伍拦住了去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