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八十九章 弥勒之乱(十二)

gaoyu19840128 收藏 2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因为罗士信的出现,江洛琪没有死在太原到扶风的半路上,而又因为江大美女的阴谋,向海明发动的弥勒之乱被整整提早了两年。正因为如此,千千万万个本来与罗士信扯不上任何关系的人,命运都因为他的存在而发生了改变。而这一切,却都是缘自数年前的那声惊雷,那声惊雷不仅彻底改变了罗士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因为罗士信的出现,江洛琪没有死在太原到扶风的半路上,而又因为江大美女的阴谋,向海明发动的弥勒之乱被整整提早了两年。正因为如此,千千万万个本来与罗士信扯不上任何关系的人,命运都因为他的存在而发生了改变。而这一切,却都是缘自数年前的那声惊雷,那声惊雷不仅彻底改变了罗士信一生的命运,同时也让历史的车轮,悄然的驶向了另一个未知的方向.......

西都大兴,皇城之内。

长安的禁宫虽然不似秦之阿房那般磅礴大气,亦没有东都洛阳甘泉宫那般精雕细琢,然其巍峨肃穆之气却要远胜于两者,作为数朝古都,长安禁宫拥有其他宫室殿宇所没有的底蕴,那是一种帝王之气,是由内至外而发,让人远观而心折,近处而顶礼膜拜。

夏日里天色亮得很早,今日正是早朝之期,恢宏的议事大殿内静立着文武百官,四周矗立着金瓜武士。

大殿上首端坐一人,四十多岁年纪,身穿锦衣龙袍,头戴金丝冕冠,剑眉鹰眼,狮子鼻,方海口,唇上两撇八字胡,面色中虽有些酒色过度的苍白,但是那种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霸气,却让人视之胆寒。举手投足间,不怒而自威。

此人正是那个集毁誉于一身、创造伟绩无数的“废物皇帝”——隋炀帝,杨广。

杨广自登基以后,励精图治,对内整顿吏治、兴修运河;对外抵御外族、开疆拓土。经过数年的努力,杨广自认为大隋江山已经被自己治理得很完美了,百姓衣食丰足,外族万国来朝,天下间就只剩下北边那个高句丽不识好歹,居然不肯称臣。这对于向来好面子的杨广来说,当真是生可忍熟不可忍。

一方面为了找回这个面子,另一方面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威吓那些存有异心的藩属国,杨广决定对高句丽用兵。备战工作已经开始了很久,既要从各地抽调精锐之师组成远征军,也要备够充足的军资粮草,所以现在杨广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上,朝会的议题也大都与此有关。

“若是没有异议,朕就暂且把起兵之期定在来年春暖花开之时。各位爱卿可还有本要奏?”

昨夜在后宫“辛苦”半宿,又与满朝文武开了一上午的会,现在杨广感到疲乏的很,很想回去补上一觉。若是往常,皇帝说了这样的话,满朝文武都会很识趣的恭送皇驾,可今天却有一人很不开眼,似乎没看出杨广的疲态,闻言出班奏道:

“臣有本奏!”

杨广仔细一看,说话之人原来是当朝内史令、正宫皇后萧美娘的哥哥——萧琮,萧温文。杨广对于这个大舅子那是信任得不得了,萧琮本人性感就宽厚仁慈、气度非凡的很,又有一个非常识时务的老爹,他老子萧岿本是西梁王,眼见杨坚大势已成,自知以西梁之地难以与大隋雄兵对抗,索性拱手把西梁让给了杨坚,捎带脚还送了个女儿给杨广,也就是那个传说中隋唐第一美女——萧美娘。萧岿死后,萧琮作为西梁后主,依然坚定的支持中华统一大业,对大隋朝廷没有一丝叛逆之心,再加上有一个当皇后的好妹妹,杨广对他的器重当真是非同一般。

“原来是萧国舅,不知爱卿有何本奏?”

“启禀陛下,昨夜陕西扶风传来八百里加急,言说扶风有邪教弥勒杀官造反,聚众数万作乱!扶风郡守被杀,下辖九县已丢其五,扶风鹰扬府鹰扬郎将请求朝廷速派援兵!”

隋炀帝闻言眉头微皱,言有不悦道:

“弥勒教?不过是一些乱民而已,扶风鹰扬府弹压不了吗?”

鹰扬府其实就是原先的骠骑府,是隋文帝设置的地方一级军事部门,中央的军制则由禁卫军和十二卫府组成,地方的骠骑府和车骑府皆受其管制。

“回陛下,扶风车骑、鹰扬两府的精锐都奉令北调,此时正驻扎在燕云一带待命。扶风本地的守备力量不足,让那些乱民钻了空子。”,萧琮微微一礼,掷地有声道。

“这样啊...老王叔好像有支人马在陕西附近是吧?”,杨广略一思索,向萧琮问道。

“正是,靠山王的两位太保苏成、苏凤正率部北上,此时应该行至扶风一带。”

“既如此,速令他们入扶风弹压乱民,将其扑灭之后再行北上吧!”,炀帝淡淡道。

..................................

虽然正是晌午时分,可是天色却是阴暗得很,满天的乌云黑压压一片,似乎没有边际。

乌云之下,大路之上,此刻正有一支武威的人马在急行军,旌旗招展,枪戟如林。一旁的山腰上停驻着十几个骑士,为首之人身披黑铁鱼鳞甲,目光正焦急的注视着行进中的队伍。

“七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哥,这雨眼看就要下了,我们还是就地驻扎吧。等雨过了,我们再赶路不迟!”

“不行,此处地势低洼,一旦暴雨引起山洪,我们这两万人怕是就要仍在这儿了!”

“他娘的,开始要我们东进齐鲁,后来又让我们北上待命,现在又叫我们入陕平乱,朝廷的命令他娘的有没有个准啊!兄弟们的腿都要跑断了!”

说话两人原来正是靠山王杨林的七太保苏成和八太保苏凤,他们早上接到的长安八百里加急军令,让两人率部火速入扶风弹压弥勒教起义。两人的队伍刚刚行至此处山谷,乌云就压了下来。这里的地形就像一个大水渠,两边是近三十度的山坡,若是大雨下起来,这里非常一片汪洋不可。苏成心急如焚,可是已有半数人马入谷,此时想要回头,那更耽误功夫,没有办法,他只得下令部队加快速度。

“将军不用担心,就算雨下了起来,时间也足够我军穿过山谷!”,苏成身后一名偏将劝慰道。

“但愿如此吧......也不知道父王此时已经行到了何处,若是他老人家在这里,之前一定不会让我贸然率部入谷的!”

....................................

扶风郡,洛邑县郊的一处别宅中,罗士信、长孙无垢和江洛琪兄妹正围坐在一起品茶。自从逼反向海明以后,江洛琪便将扶风城郊的江家大宅一把火儿给烧了,然后带人隐身于此,静观时局的变化。

江大美女轻轻合上暗探送回来的情报文书,冷冷一笑,道:

“没想到他向家父子还真有一套,十天不到的功夫,居然被他啸聚了五万人,攻下了扶风五县,现在马上就要打到这里了。”

“妹子,要不我们也反了吧,向家那对儿蠢蛋父子都能弄出这么大声势,我们肯定比他们强啊!”

江大美女闻言秀美微蹙,无可奈何的瞪了江仲武一眼,轻斥道:

“哥,你不要这么笨好不好,你以为他们向家真的能闹出什么名堂吗?若不是扶风车骑、骠骑两府的精锐部队都被杨广调走了,向家那伙人早就被隋军灭了,还能蹦跶到现在?还有他那五万人,看起来声势浩大,其实大部分都是被裹挟的百姓,一冲就散,毫无战斗力可言!”

“呵呵...而且,他们向家父子不懂得收敛,起事以后一路攻城略地,岂不知树大招风,他们弄的声势越大,就越会引起朝廷的注意,一旦朝廷的大军开至,那他们败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罗士信呵呵一笑,在一旁补充道。

“嗯...”,江大美女赞赏的看了看罗士信,然后又冲江仲武道:

“哥,你看你,连他都比你聪明...”

“...............”

江洛琪这是在夸自己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洛琪姐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士信哥哥本就聪明的很,天下间没有几人比得过他的!”

罗士信还在那暗自不爽的功夫,小美女倒听不下去了,出言打抱不平道。

听到这话,罗士信心里是这个甜啊,还得是垢儿这小丫头向着自己,容不得别人说自己的坏话。罗士信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爱怜的看了看小美女长孙无垢,淫荡一笑,刚想“谦虚”几句,这时突然有个下人慌张的跑进院来,结结巴巴道:

“小...小姐,大...大...大事不好了...”

“有话好好说,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江洛琪脸色微微一阴,怒斥一句道。

“是!”,江大美女一句话就把这下人震得好像鹌鹑一样,老老实实摆正身姿,恭禀道:

“洛邑县中我们有些兄弟见他向家起兵后攻城略地,弄得有声有色,也耐不住了性子,要举旗响应,数位坛主弹压不住,派人来请小姐过去!”

“好大的胆子!”

江洛琪闻言一声娇喝,吓得江仲武和那通报之人都是一哆嗦,看来这丫头要是发起怒来,后果应该是很严重的,否则不会连她哥都噤若寒蝉。

“备马!本小姐倒也看看是哪个活的不耐烦了!哥,我们走!”

“现在外面到处都是乱军,我也陪你去吧!”,江洛琪兄妹正想动身,罗士信上前拦住道。

“嗯...”,江大美女与罗士信双目微微一对,会心的点了点头,应允道。

..........................

“小姐——罗公子——”

江洛琪、江仲武、罗士信带着三十几个贴身护卫正在前往洛邑的路上,这时身后突然有人高声呼唤。江洛琪等人停马回望,就见后方有一人一骑飞驰赶来,待他行到了近前,众人再看,来者原来是一个江家护卫。让众人吃惊的是,这护卫脸上身上全是血迹,一看就知道他经过了一场恶斗。

还未等江洛琪问话,那护卫就气喘吁吁道:

“小姐,大事不妙了,你们走后不久,我们的别宅,就被向海明的一股乱军给抄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